第045节:“那个”太频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以初两手一摊:“师娘,您就别折磨我了,想我嫁进江家之前也曾听到一些流言蜚语的,但是这是皇上赐婚啊,即使我再不同意,我爹娘也不敢驳了圣意的。哪知这到了江家才晓得,原来这深宅大院的水却是这般的深,上上下下的一群女人,偶有两个男丁,病的病,呆的呆,叫我这个诧异啊,还有这芷兰和紫苏,想我嫁进来这些时也只是听老太君提过,是是非非的我也不敢多问,可不问并不代表我不想知道啊,毕竟和逸之这以后的子还是要过的,对于他的过去,我怎么会不想知道个一二呢,还望师娘成全,免得后我们之间增加一些不必要的摩擦或误会是不?”

    以初说的满心诚恳,言语之中也透着对凌氏的信任和依赖之意,那凌氏自是欢喜,手臂一扬:“好吧,师娘我就好人做到底了,今儿个啊,我就成全了你,也好让你心里透亮些……”

    以初赶紧福:“谢师娘成全,想我自小没有离开过娘亲边,这一朝出嫁,虽不是千山万水却也难与亲相聚,我看着师娘您就亲,看见您,还真是想我娘……”

    凌氏瞧着她低头不语了,眼露了几分心疼之色,便抓上了以初的手臂:“以初啊,你年纪尚小,有些事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的想不明白,我和我家老头子这些年对逸之像亲儿子一样,所以呢自然也就不把你当成外人,我是过来人了,有些事心里自然是透亮的,所以我对你也就不藏不瞒的直说了……”

    以初当即点头,一脸的感激之色:“师娘,您旦说无妨,以初只求个心里明白,定不会有其它想法……”

    凌氏刚要开口,却又猛的一顿:“以初啊,你要答应师娘,芷兰已经是不在人世的人了,纵是逸之再对她百般深,她也不在了,死者为大,你可不许吃醋,更不许因为芷兰而和逸之闹别扭啊。”

    以初自是轻轻一笑,表示不在意的摇摇头,凌氏才放心大胆的说下去。

    “要说逸之吧,真是一个聪慧勤奋的孩子,那一年秋天他才14岁,和他哥哥还有几个家丁上山打猎,结果因为追一只猎物追的入了神,匆忙之中竟然和其它人走散了,一个人骑着马在山上转悠了一下午也没找到下山的路,结果天近黄昏时,被正在山上采药的老头子和芷兰撞上了,就这样三人结伴下了山,也就是从那会儿起,成就了我家老头子和逸之两人之间的一段师徒缘份,也成就了逸之和芷兰的一段姻缘……”

    正在锅边架着柴火的以初抬头一愣:“那芷兰和师傅师娘是?”

    “唉,其实我们和芷兰也没血亲关系,”凌氏揉捏着手里的菜饼,眼露了哀色:“芷兰也算是我和你师傅的徒弟,但她不学武功,只偶尔学学行医采药,是我和老头子外出办事时无意中搭救的,早逸之一年认识,她说无父无母,就自愿随我们留在了山中,这一呆就是七八年,一直到嫁进了江府……”

    以初挑了眉:“那她和逸之是久生?”

    凌氏点了头,“应该算是吧,自从逸之拜了师,就隔三差五的来山上小住,我和老头子膝下没有儿女,自是把逸之和芷兰这两个孩子放在心口窝里疼着,要说逸之他人聪明,悟也高,对师傅教的口诀路这些东西,嘿,他还真是一学就会。”

    “口诀路?难不成逸之还会功夫?”以初有些诧异的看着凌氏,心想怪不得我这个会些散打功夫的人,在他有防备的况下也是打得不过他,原来他是会功夫的,可为什么又不像会功夫之人……以初摇摇头,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凌氏见以初摇头,当即撇嘴并真真的说道:“会,怎么不会?14岁就跟着你师傅学,虽然不是呆在山上,但也是断断续续的学了七年,加上他人勤奋,肯动脑筋,你师傅上的功夫也被他学去了六七分呢,能学得我家老头子的六七分功夫,那也可以称得上是练家子了……”

    以初一愣:“师娘,您说的这是真的吗?可我为何看不出逸之他会武功呢?也从未见他比划过呀。”以初越想就越觉得奇怪了,既然逸之是习武之人,为何还要装成病歪歪的样子,而且从她嫁入江家就未曾发现他比划过拳脚,更别提内功了,他的旁就连一刀一剑也未曾见过啊。

    “莫急,待我说给你听:这山中的子过的快啊,不知不觉中啊逸之和芷兰围绕我们边已有七年之久,眼见他们互有好感,也都到了该娶该嫁的年龄,我和你师傅就从中给他们做了主,待说与老太君时,虽是门不当户不对,芷兰还是个清苦人家的孤儿,但老太君念在我家老头子与逸之这七年的师徒份上,还有逸之也是真心愿意的况下,也没有诸多为难,算是勉强同意了……”

    “没想到老太君居然这般的通达理呢。”

    “可不是呢。”凑氏说着一撇嘴,继续向锅里贴着菜饼:“这同意是同意了,两个人也顺利的成了亲,成亲时不久呢,这芷兰也就有了动静。一切看来都是好得不得了,这芷兰喜,逸之乐,老太君见逸之要有后了,更是高兴的合不笼嘴……”

    “那后来呢?”

    凌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就是逸之的精神一天比一天萎靡憔悴,腿一天比一天发软,人一天比一天消瘦。”

    以初听得有些迷糊:“这是为何?”

    “一开始啊我们还以为这新婚燕尔的,恐是‘那个’事太频繁了,也没有太当回事,老太君见状也是一个劲的给逸之补啊补的,结果是人越补越瘦,越补越没了精神……”

    以初有些咋舌,又有些微微的脸袖:“师娘,这,这不会真是你说的‘那个’原因吧?”

    凌氏捞起锅里一张已经翻熟的饼子撇了嘴:“哪是啊,是我们猜错了,真正的原因是他中了毒……”

    “啊?他也中毒?”

    “可不是,要说这富贵人家真是呆不得,处处机关陷阱,真叫人防不胜防……”

    求收藏推荐!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