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节: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逸之也微笑向徐掌柜还了礼,“徐掌柜客气了,今天带内子来看看店里有什么新款式的装,想选几件穿穿。”说话间他一直没松开握着以初的右手,还不时向她漂亮的脸蛋上扫上几眼,真有几分眉目传的感觉。

    徐掌柜赶紧弯腰,脸上便堆起了笑,“小的徐裁缝见过二少,二少您喜欢什么衣服,什么料子,尽管知会一声,小的定当竭力办好。”

    以初浅眸微笑,便抬头瞧着逸着,“夫君这可有装?”

    不待逸之开口,徐掌柜赶紧咧嘴答话,“有有有,二少爷二少里面请,这今年天的款式真是多的很,二少尽可慢慢挑选,保您满意呀……”徐掌柜的非常的将二人引到了内室。

    进了内室,映入眼帘的确实有很多的成书衣装,长裙,纱装,外,比甲,腰带等等,不但色彩鲜艳,而且做工精巧,看得以初倒是十分的喜。而江逸之进了内屋之后却没有提衣服的事,而是瞅了瞅以初便说道:“娘子,拿出来。”

    以初不明所以,抬眼一愣,“啥?”

    逸之嘴角挂上一湾浅笑,“信啊,难道你昨天写的信不用送出去吗?”

    以初马上一脸尴尬,“这,你,你知道我昨晚写信?”

    逸之又是一笑松了她的手,没有言语。以初无奈只好将信掏出,递与逸之。心想:正愁着这封信没法送给老爹,他能帮忙送也好,反正信上除了燕双鹰之事,也并无别的内容,也不怕他看。可是一想到昨晚这家伙居然装醉,还偷窥自己,心里就有气,当下使劲的瞪了他一眼。

    而接过信的逸之,看都没看,甚至连信封上的字都没看一眼,便直接交给了徐掌柜,直接吩咐道:“麻烦徐掌柜按二少给你的地址,务必将信送到,三后,二少来你这里取衣服,顺便取上回信。”

    徐掌柜点头接过信,嘴上说着请二少爷二少放心之类的话,手上也赶紧扯了纸和笔过来,放于桌上让以初写上送信地址。以初执笔而写,逸之却头转一旁去挑选衣服,待以初写完之后,逸之才手指一件淡蓝色碎花长裙转头笑道:“以初,你看这衣服如何?”

    还不待以初开口,徐掌柜便又上前接了话,“哎呀二少爷,您可真是眼光了得,这淡蓝碎花裙,可是今年最新的新款式啊,简直是供不应求,就连宫里的娘娘,也都争相买这件呢。”

    一旁的以初见状笑着接了话,“徐掌柜,瞧您这张会做生意的嘴巴,简直比女人的嘴还要巧,要说您这店铺会生意不好呀,打死我都不信,不过这衣服确实不错,我喜欢。”

    徐掌柜听了一脸的眉开眼笑便抬手行礼,“哎呀承蒙二少夸奖,您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那就这件,这件,还有这件,按二少***尺寸各做一件。”逸之手指几件衣服对徐掌柜比划着。

    以初却笑着抓上了逸之的胳膊,“夫君,我可否再多要一件这个?”她用手指了指逸之挑中三件衣服之一的,那件粉嫩嫩的裙装。

    逸之一愣,低头问她,“可以是可以,不过要两件一样的衣服干嘛,你还怕穿破了买不到不成?”

    “哎呀不是啦,我要送给沛夏一件。”以初有些撒般的摇了他的胳膊。

    “好好好,那就四件,”说着从怀里掏了一定金元宝放到桌上。

    徐掌柜一见金灿灿的元宝,赶紧摆手,“哎哟二少爷这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用不了……”

    逸之浅笑,“衣服和信的事就麻烦徐掌柜了,信一定要派可靠之人去办。”

    徐掌柜连连点头;“小的明白,二少爷大可放心就是,我徐裁缝办事绝对不惹您烦心。”

    逸之也没有再和徐掌柜多说什么,只是抛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后,便扯着以初的手就出了店铺,出门的时候,以初特意抬头瞧了一下,门面上写着:徐记裁缝铺。

    接着逸之又牵着她走进了一家木棉庄,以初也不问他要做什么,只是自己的手由着他牵着,只见他买了两棉被,并让掌柜的包好,付过钱后直接让店小二扛着送进路边的马车里。

    出了木棉庄走了没几步,就迎上了正在东张西望的江林,江林也看见了他们,一个箭步跑了过来,“少爷,少,你们,你们去哪了,叫,叫小的好找。”

    “逛了一下而已,”说罢逸之直接扯着以初钻进了马车,还有店小二扛的那两棉被,也一起丢了进来,马车“吱哟”一声后,便又开始赶路了。

    马车内,以初好奇的盯着逸之,“二大爷,你就不想知道我写信与谁?不想知道信的内容?”

    “你若想我知道,自会主动告知,若不想我知道,问也无趣。”

    以初砸巴了两下嘴巴,没有发声,马车内有了暂时的沉默……

    不一会儿,一行几人穿过了繁华的闹市,马车一路向北而行,映入眼帘的是一些郁郁葱葱的植物,和弯曲的羊肠小道。

    “二大爷,你骑灵珠马求药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想到这些以初的心里不免又心生感激,连看他的眼神也清澈了许多。

    逸之点头,“是的,就是这条路。”

    “对了,还有那匹灵珠马,改天我要去看看它,它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逸之挑了眉,“那天是况紧张,否则老太君是不让任何人靠近那匹灵珠马的,已经有十几年了,那匹马就这样好草好料的供养着,没有人敢骑上它的马背,那天若不是我跪求老太君,又见你况十分危机,恐怕也是不行……”

    以初十分不解,歪着脑袋便问,“这是何故?难道那是老太君的马?真看不出来她还会骑马呢?又或者那马和老太君有什么渊源不成?”

    逸之蹙眉,“不,不是***。是我爹的。”

    以初似有所悟,“噢,怪不得老太君那么护此马,原来是你爹爹生前的珍之物,这倒是可以理解了,算是对已故之人的一个念想。”

    “也许,也许我爹还在世上……”逸之若有所失的低了头,可这一句话却把以初惊的不轻。

    “啥?二大爷你说啥?”

    求收藏推荐哦!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