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节:对付睡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逸之带着以初准时来到听风阁,此时桌上也摆满了一桌的素宴,一干晚辈们先后给长辈行了礼,便也就先后落了座开始用餐了。席间一家人围在老太君侧七嘴八舌的说着家常,沛灵和沛夏两个嘴巧的丫头,不时逗得老太君哈哈大笑。以初见此内心却感叹着,表面上看上去多么风平浪静,温馨和睦的大家庭,其实**里却是机关算尽,波浪暗涌,如果老太君知道,一定会为此心寒……

    以初围着席面左右环顾一圈后,发现所有的人几乎都保持着原来的风格,二姨娘手持佛珠,三姨娘还是不说话,大嫂段清秋依旧一素雅,表淡漠,沛雪文静腼腆,至于那燕双鹰,怎么看他都有一种贼眉鼠眼之态,只是这席间依旧没有逸川。

    逸之因之前灵珠马求药一事,他也不好再将子装的那么孱弱,席间不断高呼,姐夫带回来的药方真乃神药,他服了一些时果然子渐佳,几次起向燕双鹰行礼表示感谢,而燕双鹰则一脸古怪,皮笑不笑般的念叨着,“做姐夫的为弟奔波,乃是应该。二弟子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就这般逸之很高调的成了宴席上的主角,忙前顾后,招呼这个叫着那个,又不时往以初碗里添着菜,还喜滋滋的同老太君小酌了两口,老太君也自是心大好,从头至尾眉开眼笑,以初见此机会忙起行礼上前告假,“,明儿里,我想和逸之一同出府去后山探望沈师傅,想我病中多亏沈师傅赠药相救,以初感恩在心,如不去探望相谢,以初实在寝食难安……”

    老太君未加思索便认真的点了头,“对对对,以初说的对,咱们江家向来是知恩图报的,该去探望,该去感谢。珊瑚啊,传话过去,让江南准备好明早二少爷和少用的马车,再备好厚礼,再命江林带人随护着二少爷和少,去后山那一段路也不是很太平,小心点为好。”

    “是。”

    珊瑚的声音哆哆嗦嗦,充斥着一种怪异,大家都忍不住寻声去瞧。只见她艰难的点头应着,脸色苍白,嘴唇发抖,一脸吡牙咧嘴之状,两只手使劲的捂着肚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翻滚而落,样子极为狼狈……

    老太君瞅着她便拧了眉,“珊瑚啊,你,你这是乍得了?”

    “回,回老太君,奴婢,奴婢子不舒坦,还望老太君能容奴婢回,回房,奴,奴婢,哎哟疼死了……”

    “行了行了,你下去……”老太君皱着眉头挥了手,珊瑚便迈着拧劲的步子踉跄的离开了听风阁。

    看着珊瑚痛苦的背影,逸之忍不住转头看以初,而以初却当成什么都没看见,不但不理他,还将一汪得意洋洋的眼神瞟向了边漂亮的大嫂段清秋。这一瞟不要紧,却瞟到了段清秋的手腕处,那一块巴掌大小的淤青。以初当即一愣,这可是一个怪事,段清秋为江家的长孙媳,每的生活自是养尊处优,上怎会有伤?但以初也明白,自是不便多问的道理,于是扫了一眼段清秋那无过多表的脸,便埋头继续吃饭了。

    酒过三巡,老太君,燕双鹰和江逸之等人都有些微醉,就各自散去了。江逸之便由以初和墨玉扶着回了墨轩楼。

    待帮他擦脸,脱衫,退鞋,盖好被子后,此人早已发出均匀的鼻息声。墨玉便也下去休息了,留下以初一个人在屋子里打着转转,再三思量后,她来到砚台前,伸手开始磨墨执笔。

    父亲母亲大人,见字如面,女儿嫁到江家一切尚好,只因有一事不与父母言明,女儿甚是担心。江家有一女婿名为燕双鹰,其人与唐剑甚为相象,因此女儿疑此人必是唐剑更名换姓所为。此人在江家常有兴风作浪之事,故女儿担心他歹心再起,会对爹娘有所不利,故书信一封,望父亲母亲有所防备,最好能召二师兄高远回府,以护爹娘和轩儿弟周全。女儿夜书。

    书完后,以初小心的将墨汁吹干,并将信纸折好后塞进信封,放于贴处,这才转准备上休息。

    走到边却傻了眼,本以为某人应该呼呼大睡并且打着鼾声时,结果看到的却恰恰相反,他不但没睡,而且还眼睛瞪得很大,并且在边坐的非常笔直,精神头异常的充沛。

    以初诧异的瞪了眼,“你,你不是睡了?”

    “又醒了。”他面无表的回答着。

    以初翻了白眼,“刚才你,你没喝醉?”

    “你很希望我喝醉吗?”对方反问着。

    “嘁,懒得理你。”以初丢下这句话后,便伸手去找被子,可左看看右看看,连角柜里都找了,就只有上的一个被子。“咦?前两那些堆成小山的棉被都哪去了?”

    “可能被墨玉收去了。”逸之边说边回躺好,并扯着被角覆在了上,还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丫的,我去找她要,好不容易弄来几被子,又被她统统收了去,我盖什么啊?”以初说着就**转出门去厢房找墨玉,刚迈几步后就传来了逸之半睡半醒的声音:“如果你不怕墨玉明天告诉老太君你我分而睡,那你就去找,到时候我可不负责解释啊。”

    “你……”以初停住脚步愤怒的摊手:“那怎么办?又是一被子两人抢?”

    逸之用一种昏昏**睡之态说道:“对付睡。”

    以初瞪了眼,“对付?怎么对付?”

    “再将就一晚,明天我想办法就是……”逸之的声音很含糊,而且很轻,似要睡着了一样。

    “当真,你明天当真想办法?”

    对方没了声音,以初不甘心的上前推搡了他一下,结果他只是随意的转了个,砸巴了两下嘴巴,并把后背留给了以初,同时也让出了半张的位置。

    “怎么是个属猪的,说睡就睡了……”

    以初在地上嘟嚷了几句后,便感觉困意来袭,便也经不住的**,只好顺着沿躺了下去,同时也把后背留给了他,并顺手扯过一个小小的被角,搭在上,闭了眼睛。

    月上三竿,夜凉如水。

    睡梦中的以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后便多了一只大手,把多半的被子盖在她上,自己也向她的方向靠了靠,正准备一夜无梦到天明时,对方却转搂住了他的脖子……

    *******************

    亲的看官们,赶快收藏一下!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