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节:难道你要以身相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夕阳西下,临近黄昏。

    “好,我承认我欠了你的人,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我顾以初无以为报,要不然咱俩就……”

    顾以初倚在门框之上,一脸的复杂。

    “就怎样?”刚刚一觉而起,正在盆架处净面的逸之先是僵了一下,继而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诧异的盯着她,嘴角微微挂上一丝坏笑,见以初直而立停止了言语,就又继续追问着,“就怎样?别告诉我你要以相许?”

    “啥?”以初瞪了眼。

    “我说难道你要以相许?”

    以初转而又狠狠瞪他一眼,嘟了嘴:“什么以相许啊,二大爷你能不能思想纯洁一点啊,都什么年月了还以相许那一,早都过时了,现在呀报恩的方式多着呢。”

    “那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我就吃亏点,咱们俩达成一个协议。”

    “协议?什么协议?”逸之蹙着眉头一脸不解。

    以初顿了顿才抬头解释道:“我是说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对不?”逸之点头表示同意后,以初歪了脑袋继续说道:“既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所以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对不?”

    逸之摊手,“那当然,不过是我连累了你才对,否则你不会中毒的。所以你也不用觉得欠了我多大的恩,是我害你中毒,所以为你解毒也是我该做之事。”

    以初抿了嘴,“不,你没有连累我,他要对付的人是我,但并不是因为我成了你的媳妇儿,而是之前早有过节,他怕的是我这嘴上没有个把门的,将他的丑事张扬出去,毁了他在江家的地位,所以才会想着法子让我消失的……”

    “过节?什么过节?”逸之将手中的帕子挂到盆架上,转来到八仙桌前坐了下来,蛮有兴趣的准备详听以初的下文。

    以初挑了眉,“二大爷,既然我们已经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那我也不把你当外人了,给你讲个故事,你可要听?”

    一听此话,逸之却马上黑了脸,不管她后面讲了什么重要的内容,他完全没有听进去,而是把重点都放在了‘二大爷’这三个字上:“你今天叫我几次二大爷了?以后不可再这样唤我了,你见哪家的娘子有叫夫君二大爷的,这不成了乱了辈分之事。”

    “我这不是没人的时候叫的吗,又没有别人听到。”以初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没人的时候也不行。”逸之有了点怒色。

    以初见状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憋了嘴巴不解的问,“那我叫你什么?夫君?有点麻。老公?你听不懂。亲的,估计你接受不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那我到底该叫你啥?。”

    “叫我逸之。”

    “逸……之?”以初表古怪的重复着,“你真的决定让我这样称呼于你?”

    逸之认真的点着头,以初则奇奇怪怪的又重复了一遍,“逸……之?”继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说到,“那你也不可再叫我丫头片子,我可不是什么丫头。”

    心想:丫的,你才24岁就叫我丫头,我都活了两辈子了,可比你大多了,哪轮得到你叫我丫头啊。

    逸之点头,抿了一口茶说道:“好的以初,可以讲你的故事了。”

    以初点着头,也回到八仙桌前坐下,轻啜了一口茶,才张嘴说道:“早些年前,我爹曾收过三个徒弟,这三个徒弟都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都曾经在京城的路边行乞为生,我爹见他们可怜,又都天资聪慧,就叫他们留在了家里收为徒弟,平时空了就教他们读书写字,我爹和娘多年来一直把这几个孩子视如己出,吃食穿戴几乎是和我以及弟弟一模一样,后来我爹的官越做越大,官场上的事也多的难以应付,但为了不影响几个师兄的前程,家里就专门请了教书先生来教他们,于是,这几个人在我家一呆就是十几年,在爹娘眼中他们就是儿子,在我和弟弟眼中,他们就是自己的亲哥哥。”

    逸之点了头,满脸敬佩的说道:“想不到顾大人还是一位乐善好施又才助才的大好人。”

    以初继续说道:“此三人都比我年长,所以我习惯唤他们为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大师兄唐剑和三师兄李思源非常聪慧,书生气息也浓一些,所以我爹就让他们学了文,希望有朝一他们能考取功名,造福百姓。二师兄高远材结实,骨骼奇特,适合学功夫,就在清林山拜了一位高人为师,开始了习武生涯。”

    “那后来呢?”逸着抬手书着茶,眼神不时在以初的漂亮脸蛋上扫来扫去。

    以初蹙了一下眉又继续说道:“三年前大师兄唐剑,和三师兄李思源同年参加科举考试,并且两个人都名列了三甲之内,我爹看着自己的弟子们,相继考取了功名,心里非常的高兴,但是高兴之余愁事也相继而来。”

    逸之摇头不解:“为人师者最盼弟子有所出息,弟子二人高中三甲之内顾大人应高兴才是,为何事愁?”

    “因为我爹当时已是吏部尚书,正是主管人事,对于两位师兄选拔官吏和调配之事极为头疼,当时怀安正缺一位知府,是很多官员眼巴巴想得到的肥缺,而我爹一直在大师兄和三师兄之间犹豫不决。最后到了不得不做决定之时,我爹给皇上拟了奏折,奏折的内容大致是,李思源心宽阔,懂得隐忍和为他人着想,比较适合做父母官,故派他去怀安任知府。”

    说到这以初低了头,眼角闪过一丝难过,逸之欠了欠,低头关切的问,“是不是后面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嗯。”以初点头,“后来这封还没有呈上去的奏折,在我爹的书房里不知怎么的被唐剑发现,这个败类居然绑了我弟弟轩儿,并且擅自篡改了圣旨,着我爹送到皇宫去。我爹怕轩儿出事,无奈只好照着他的话去做,结果我爹前面刚走,他后面就在我全家人吃的水井里下了大量的毒药,幸好被老管家看见了,然后老管家偷偷溜出了家门,跑去与我爹是世交的单将军府求救,求单将军赶快找到爹,并赶回府里。单将军快马赶去皇宫,正好在宫门口碰见我爹,并说明了况,待我爹与单将军带着兵马赶回我家时,唐剑已经闻得动静逃之夭夭了……。”

    “世上竟有这等禽兽不如的败类,待自己这等至亲的亲人也要谋害,真是丧尽天良,”逸之拍桌而起,一脸的气愤。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