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节: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江逸之仰卧于澡盆之内,死死的瞅着天花板发呆。

    心想,若说有古怪,只能说他们想合伙贪图江家的家业之外,却再也想不出其它的目地了,对于燕双鹰觊觎江家产业一事,在他眼里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只是他没有证据,目前只能处处提防忍让。而这几年姓燕的确实在江家建立了十分牢固的人脉关系,老太君对他也是十分信任,所以这对于能够揭穿他真面目一事,就更加难上加难。

    而如今却又掺和进来一个小丫头,这丝丝缕缕的迹象不得不让他把她和燕双鹰联系在一起,莫非,莫非他们有?否则为何她那么珍视他送的礼物,只是一个貔貅而已,尚书府是不会缺少这样的宝贝的。做为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岂会因为这样一个宝贝就如此眉开眼笑,舍不得放手了。

    江逸之烦恼的甩了甩微湿的头发,不由得“阿嚏”一声,这时才发现洗澡水早已凉了个透彻,忍不住皱了下眉,便起用干布擦,穿上亵衣也准备去睡了,可到了前,眼睛却发了直。

    一张雕花大被某人这不雅的姿势整个占据,伸胳膊伸腿,摆足了一个‘大’字形,被子还不规则的一半盖在上,一半压在下。再仔细看那张脸,粉嘟嘟的透着嫩白,微闭的双眼更显出了睫毛的优美,以及那轻轻抿着的双唇,正艳**滴般的人。

    江逸之在心中笑骂着自己:这般豪爽睡姿的女人你也会动心?是不是太久没碰过女人了。

    想到这便转移了视线,拧着眉头在下溜起了圈,也许一切都只是巧合,尚书府的千金小姐,自是在金窝银窝里长大,自是不会过那种缺吃少穿的子,也许她对钱财的概念是很模糊的,所以也就不会心生恶念,而做出不义之事,万一,万一这些不是巧合,那她也是被燕双鹰所利用了。

    江逸之转来转去的安慰着自己,转而望了一眼穿外的月色,想必夜已很深了,不然不会袭来阵阵凉意,再看一眼上的以初,不知何时已换了姿势,大字形换成了虾米状,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她已将整个被子紧紧抱在怀里,头和脚向中间扣着,十足弓成了一个大虾米。

    江逸之摇头,心想,虽然姿势依旧不雅,但总算给自己腾出了地方,今晚也好让自己有个栖之地了,便穿着亵衣爬上了,规规矩矩的躺在一侧。但是刚刚躺下,便感觉到体阵阵发冷,本想摸着被子来盖,却被她死死抱在怀里,扯过被子,又怕碰醒她,不扯呢,又阵阵发冷,左右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决定就这样睡,凑和一晚再说,于是也就闭了眼。

    迷迷糊糊中却感觉有什么东西爬上了,像一张带着温度的棉被一样将自己覆盖,只是这棉被似乎过于沉重了些,猛然惊醒中,入眼的却是一个脑袋顶,和丝丝缕缕垂下来的黑发。

    再看边已经无人,只剩一被子堆在那里打着卷,而刚才抱着被子的人早已爬上了自己的体,两只手勾着自己的肩膀,前的两块,不时的给他传递着酥麻之感,而她那一只不听话的右腿,还在他的裤裆处乱蹭,就像是某一种动物,抓住了一棵树干,在那里蹭痒痒般的左蹭蹭,右蹭蹭。

    几经磨蹭之后,她砸巴了几下嘴巴,最终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鼻翼里才又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而此刻的江逸之,脸早已袖到了脖子根,在她的左蹭左蹭之下,他的体也开始有着剧烈的反应,心脏像打鼓般的“咚咚”直响,一种将她扑在下的感觉,在他的大脑里激烈的冲撞着,她本就是皇上赐给我的媳妇儿,夫妻之事也是人之常。可转念一想,这又算不算是乘人之危?

    在他的心里和生理都在做着激烈斗争时,上之人却喃喃的开了口:“冷,好冷……”

    江逸之一愣,没听清她说了什么,试探着问了句,“你说什么?”

    “我说冷,好冷啊,你个呆子……”言语之中透着不耐烦,手还无礼的在他脯上没有力道的拍了两下。

    “呆子?”江逸之一怔,心想:见过不讲理的,却没见过这般不讲理的,大半夜的爬上人家的体当人褥不说,还左摸摸右蹭蹭的占尽了油水,搞的人家**火中烧不说,最后反而成了呆子。

    不过再一想,的天气就是这般,白天尚不觉得冷,早晚却气温极低,特别是夜深已后,想必这千金小姐在家中已是被人照顾习惯了,十六岁的年纪做了人妻也是不易。想到这里便把那非分之想压到了脑后,伸手扯过被子,往上一遮,将两人工工整整的盖了个暖和……

    月上三竿,外屋没有吹熄的蜡烛也短了一截。

    ……一片雪白的世界里,张一穿着军装,迎风而立,脸上依旧勾勒着刚毅的棱角,眼中依旧写着对军装的执着……

    “师哥,如果那天我没有出车祸,我们会在一起吗?你告诉我,这些年难道你都不明白我的心吗?”

    以初用渴求的目光望着张一,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没有言语,只是笑了,以初冲上去一把抱住他,“师哥,我想你,很想很想,这无数个夜夜,我都是靠着对你的思念而存活下来的,我想你……”以初的眼角流下了泪。

    张一仍旧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转**走,以初哭的更历害了,“师哥,为什么?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师哥……”

    ……

    被压了一晚上的江逸之突被头上阵阵的呜咽声吵醒,以初依旧趴在他上,而且似乎还抱的更紧了些,由于角度问题,他看不见她的体,但能看到脸,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她脸上划过的泪,江逸之不由得一怔,“她怎么哭了,难道是做梦了?”

    这时体却突然被抱的更紧了,“师哥,不要走,不要……”以初呢喃着再次哭出声。

    “师哥?”江逸之愣住了,但第一反应让他想到了燕双鹰,自是心中一恼,翻将她推到了上。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