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节:说我不是男人的代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嘁,天下若有这种绝技,那这个世上就不需要男人了,女人能顶一个天!”顾以初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

    “那就是喽。”江逸之摊手,“还不是离不了男人,没男人连娃都生不了嘛。”

    “江逸之,我嫁到你们江家不是来做母猪的,生生生!怎么就知道生,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哼,你休想!”以初抓着澡盆的边缘用力一敲,那澡盆之内的清水便震出了片片涟漪。

    “是吗?那你来我们江家目地是什么?”江逸之时不时的撩着水,完全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目地是什么?江逸之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没病装病,老太君会去找皇上赐婚吗,”说着她便撇了嘴,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害得我这个窦初开的无知少女,就这么被骗进了这个如监狱般失去自由的大宅,说来说去都是因为你。”

    “监狱?”他不明白这个丫头是城府太深,还是太过于口无遮拦,或者真是患有轻微的失心疯,怎么会时不时的就冒出一句他理解不了的词语来呢。

    以初瞪了他一眼,“不明白了?”

    逸之微微点头。

    “就是牢房,真是无知的很。”

    “我无知?”江逸之诧异的脸色开始发青,“我说丫头片子,你知不知道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像你这般在我面前嚣张过,特别是女人,还从没见过像你这般在夫君面前大呼小叫,如此不懂规矩的女人,难道你不知道什么是矜持吗?别以为你是尚书大人的千金,我就不敢……”

    以初一喜赶紧抢话过来,“不敢怎样?是休了我吗?好啊好啊,你赶紧休,赶紧休,”说着她便跑到砚台边抓了开始磨墨,“我来给您老人家磨墨,等您来写这一纸体书,你要是不写,我瞧不起你!”

    江逸之满脸胀的通袖,缩在澡盆里嚷嚷,“你,你别以为我不敢,我可告诉你,这休书一旦写了,你即便是没与我圆房,在外人眼里也是残花败柳之,没人再敢娶你,到时候你的双亲说不定也容不得你如此败坏门风,成了过街老鼠的那天,可别怪我心狠。”

    以初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心想:丫的,还恐吓我,嘁,我会怕吗?我就不信磨不到你给我写了这张纸。

    “二大爷,你只管写你的休书便是,至于我是不是残花败柳之,不劳您老人家费心了,只要我能走出这江家大院,就是一件欢喜之事,至于名声不好嘛,可不好也总比整天面对一个幼稚,无知,迂腐,虚伪,粗暴,不是男人的男人强。”

    以初遥头晃脑,一脸的龙飞凤舞。

    “你,说,什,么?”江逸之一字一顿,额头上已明显看到了因为愤怒而暴露的青筋。

    以初脑袋一晃翻了个白眼,又对他吐舌做了个鬼脸才道:“我说您老人家幼稚,无知,迂腐,虚伪,粗暴,还不是男人,现在听的还不够清楚吗?”

    “我无知?我粗暴?我不是男人?”江逸之从牙缝里挤出那几个字后,眼眸中的烈火明显已烧的更旺了些。

    以初没有回答,瞧他那激动的样子,只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哗啦……”水溅到地面的声音。

    以初闻声望去,不知何时江逸之已如白条鸡般赤,的站到了澡盆之外,任她观赏。

    “啊……”

    一声尖叫后,她迅速的抬高双手捂住了双眼,“江逸之,你耍流氓,你,你……”

    以初的声音里已带着哭腔,而江逸之则得意的换了个姿势,“丫头片子,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吗?这下看清了?我是一地地道道的男人,全上下各部位完好无损,随时欢迎你观摩。”

    以初的子僵了两分钟后,便慢慢放下双手,露出一双瞪得如牛眼般大小的双眸,恶狠狠的走到江逸之面前,她没有低头,尽量避免瞧见她不该见的部位,然后吡牙裂嘴,一字一顿的说道:“江逸之,你够狠,你就想和我做对,就想斗是,如果你觉得欺负我你会舒服,那我成全你,本姑娘我还就和你死磕到底了……”

    说罢右手一用力,直接摁在他的前上,“哗啦”一声水响,他一个不稳,直接摊回到了澡盆里,张了张嘴巴却没发出声音,伸在半空中的手,也轻轻的缩了回来,就眼看着以初耸着肩膀,钻进了帐,“扑腾”一声卧倒,整个人埋进了被子里。

    而卧在澡盆里的人,眼瞧着帐内一动不动的影则发了呆,心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她才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又是尚书大人的千金,她没必要也没理由去和燕双鹰同流合污,可他们为何又装做不认识,这燕双鹰自小便被尚书大人收为弟子,在顾府一呆就是十年,这是一段不容抹去的历史。

    他回忆着探子向他禀报的关于燕双鹰的报:燕双鹰小时名为唐剑,自小无父无母,流落街头杂耍,后偶遇尚书府顾大人,见他聪慧过人,便为他赎了后领回府中收为弟子,并悉心教养。十多年后,不知何故唐剑离开顾府,成了膝下无子的富商燕老爷的养子,更名为燕双鹰。但没过多久燕家便家道中落,燕老爷也不幸撒手人寰,留下了燕双鹰,和当时尚未成年的妹妹燕婉儿,而江燕两家本就是生意上的熟人,几经碾转燕双鹰与沛灵相识并投意合,经老太君同意便招了个入赘的夫婿回来,而自从他来到江家以后,这江家大宅便接二连三的发生了一些怪事。

    江逸之叹着气,摇了摇一时思绪混乱的脑袋,冲喜之事是燕双鹰提议的,被称做老神仙的和尚也是他找来的,而这冲喜的新娘又是他多年的师妹,最奇怪的是他们还装做不相识,这一系列未免太巧合了。

    还有他送来的礼物,以初视若珍宝,还坚决不和自己圆房,难道说这其中真的有古怪?

    收藏,推荐,票票哦。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