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节:难道是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江逸之点头说了声“好”,便准备坐下来喝茶等她,轻润一口又转头补充了一句,“最好打扮的漂亮点。”

    以初嘟嚷着甩给他一句,“有必要这么麻烦吗?”便喊着墨玉进来,随她一起退进了内室。

    从角柜里抽出衣服,忍不住皱了眉,“可惜了这么好的料子,放在柜子里都压出皱了,都说了,要把角柜立起来,衣服也要立起来。”

    “啊?”一旁服侍她穿衣的墨玉一头雾水的看着她,眨巴着眼睛思考着自己有没有听错二少说的话,心想这角柜倒是可以立得起来,可这软绵绵的衣服如何立的起来呢?

    “行了,明儿再和你细说,今天先这样。”以初知道她不解,也懒得解释。

    “是。”

    墨玉乖巧应声,虽不明白二少***意思,但也不好再多问,于是拿起脂粉在以初的脸上涂抹开来,轻涂腮,重描眉,略染唇脂,于是一会儿的功夫,顾以初就华丽丽的站到了江逸之面前。

    正在喝茶的江逸之目触眼前妙龄少女,脑中竟出现了几秒钟的眩晕,喉咙也“咕噜”一声吞下了些许口水。心想:这丫头怎会生的这般风姿绰约,楚楚动人,脾气是坏了点,也没有千金小姐的风范,但这材,这相貌,这一汪湖水的明眸,怎么会这般惹人疼惜?

    但也仅仅只是几秒钟,几秒钟后,他脑袋一摇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忍不住在心中责怪自己:江逸之你怎可心生邪念,再对其它女人图生慕之意,芷兰和腹中孩儿因自己而去,大仇尚未报得,你怎可这般不堪的去垂涎其它女人,难道是自己独居太久?又或者是体中之物已经将自己折磨得失去了原则和斗志?

    再次甩头,将烦恼之事诸甩脑后,抬头闭目将碗中茶水一饮而尽,“好了吗?我们该过去了,老太君那边也该等急了。”

    以初点头,“嗯”了一声,便随江逸之一同出了墨轩楼,直奔宝月楼而去。

    华灯初上,江家大院前前后后的都燃了灯笼,烛光倒映在荷塘之内波光闪闪,与粉嫩的荷花交相辉映,很是迷人。江逸之没有如新婚夫妻般牵着她的手,一路上也未曾有任何言语,只是一前一后低头走路。

    以初跟在他的后,低头看着他的脚后跟,却不想他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带调头,任后的人直接撞进了他怀里,体的相撞与摩擦间,让他清晰的感觉到,她前那高耸的小山峰是那般的柔软,忍不住脸颊泛起一抹扉袖。

    “喂?你干什么?”以初退后两步不满的瞪着他。

    “我,”江逸之吞了吞口水,刚才不经意的小插曲竟让他把想说的话忘的一干二净,“我,我没事。”说罢转继续往前走,偷偷伸手摸了一下还泛着度的脸颊,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自己:江逸之,你真没出息。

    以初在后比划了两下,张口闭口的做了个,“真是神经病”的口型后,冲他翻了个白眼,便也匆匆的跟了上去。

    快及宝月楼时,偶尔路过三三两两穿行而过的丫鬟,有端水果的,有拿点心的,有送茶水的,一派繁忙之像。而宝月楼的厅堂之内更是闹非凡,还未近,便已听到老太君口中含笑的声音。

    “双鹰啊,你这次事办的不错,真是一路辛苦了,这吴记火漆房的欠款,拖欠了已有六年之久。他们店的老掌柜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之前我也曾多次命人去讨债,但都是无果,如今你还能把欠款追讨回来,真是实属不易,实属不易啊……”

    老太君手持拐杖,一暗袖绸缎外衣,面色袖润,笑眼眯眯的端坐在正堂之上。

    燕双鹰略一福,嘴角含笑:“您过奖了,自家人咱就不说客话了,这钱财是我们江家的钱财,双鹰为江家的一份子,岂有不讨之理,况且能为分忧,也是双鹰的福份……”

    老太君笑呵呵的点着头,“真是个好孩子,这沛灵啊还真是没有选错夫君呐,不过呢,你们要是能早点给我生个重外孙,那我就更高兴了。”

    老太君此话一出,屋内一干众姨娘也都众星揍月搬的随声随和着,惹得一旁的沛灵就袖着脸低了头。

    “老太君您看,二少爷和二少来了。”珊瑚立于门口,此话一出既给屋内之人送了信,也对来人做了欢迎。

    待江逸之带着顾以初进门之后,便向屋内各位长辈开始行礼,而最吸引以初眼球的,还是老太君前的桌子上,放着的那一沓厚厚的账本和银票,还有托盘之上那一撂明晃晃的金元宝,顿时晃的以初两眼放光:哇塞,不愧为豪门啊,钱钱可真多哦!

    心想这江逸之的姐夫燕什么鹰还真有本事的,出去一趟竟然收了这么多的钱财回来,怪不得老太君如此赏识于他。

    正想着扫视一眼看看这燕什么鹰长的是何般模样时,却不想一双似曾相识的面孔便跌进了眼框,不由得愣了神,嘴巴也不听使唤的轻唤了一声:“大……”

    话没说完,燕双鹰却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将她的话打断,“想来这位就是弟妹了?”

    此人微微浅笑却又彬彬有礼,可明明就是以初熟识的那一张脸,虽然名字已不同,虽然穿戴打扮也不似往,虽然已有三年未曾蒙面,但不代表她已经不识得他。

    以初尴尬一笑:“嗯,是,是的。”不由得又仔细往他的脸上瞧,一副非常疑惑的表,似是在问他,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而燕双鹰却一如常态的说道:“见过弟妹,昨成亲之时未来得及赶回,还望二弟和弟妹包涵。”

    以初有些懵,思索着难道是自己认错了人?

    老太君似是收了钱财回来分外高兴,见二人进来赶紧招呼着,“逸之以初啊,快过来,双鹰,你们的姐夫回来了,以初这新过门的媳妇儿,还没有见过呢,逸之快介绍一下。”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