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节: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珊瑚端着药罐和墨玉一前一后退了出去,江逸之立马来了精神,“嗖”的一下翻坐起,直奔药碗而去,端起药碗,掀开蒙着小白鼠笼子的黑布,便把药汤倒进去了一些,随后又把剩余的倒进了净室。

    一旁观看的以初傻了眼,“喂,不喝就不要叫人家熬,这熬药的活我是知道的,又脏又累又费时间,好心好意给你送药,你却去喂小白鼠,白鼠喝不了就倒掉,你丫的想把白鼠喂的又肥又胖放出来吃人不成?”

    逸之歪头冲她嘿嘿一笑,“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你帮我保守秘密就行了。”

    以初一听仰了下巴,眼珠一歪,“凭什么?我才不会帮一个欺负我的白眼狼保守秘密呢。”

    逸之将碗放回桌上,“凭啥?就凭咱俩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了事了,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所以你还是乖乖配合我,丫头片子。”

    以初眉毛一拧,一脸的不乐意,“江逸之我告诉你,刚才你对我动手动脚的,我还没记恨你呢,你现在就别和我卖关子了,出事?就你们这江家大院,庭院深深的,风吹不到,雨淋不到,养大爷的地方会出什么事?恐怕你想出事都难。”

    江逸之抓了一把粮食洒给了小白鼠,漫不经心的说道:“看似平静,并不代表安宁,平静的背后或许会隐藏更大的暴风雨,豪门宅院的斗争毫不逊色于战场上那些明刀明枪来的血腥,可是处处危机四伏。昨天还不是有人将我用麻醉散迷晕,就差点没要了我的小命,事出地点就在这宅门之内。”

    江逸之斜眼瞧着以初,一脸的得意之状,似是在说,别以为你那点伎俩我会不知道。

    “啥?”以初顿了顿,眉毛一挑来了兴致,“喂?你怎么知道那是麻醉散?”心想:这我百发百中的“独门暗器”居然被他识破。

    逸之一脸不屑,“雕虫小技!”

    一听此话,以初倒是不服气了,“嘁,雕虫小技你还不是被迷晕,本姑娘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求我这半吊子的伎俩能登上什么大雅之堂,但是,我们伟大的邓爷爷曾经说过,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能抓到耗子它就是好猫。”

    “猫?”江逸之错愕,不明白说麻醉散,和猫又有什么关系,转而又看了一眼笼中的白鼠,眉头一皱,“莫非,莫非你想养猫?邓爷爷又是谁,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以初怒着鼻子敲了一下头;“和你说话真是脑袋疼。”

    逸之起拍了拍沾着一些粮食沫子的手,“丫头,若你是假装纯良,就不必在我面前演戏了,因为我们现在已是夫妻,虽然还并未成夫妻之实,但是你我以后自会朝夕相处,这演戏之事,演得了一时演不了一世。”

    以初一愣,砸巴了两下嘴巴,完全不知所云。

    逸之继续说道:“如果你真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那么你就要当心了,豪门之内就是一个小战场,处处机关陷阱,处处须小心提防,方能保自己个周全。嫁给我,也算是你的不幸。”

    以初撇嘴,“我说二大爷,其实我真的知道你不想娶我,我也再强调一次我也不想嫁,但是你也没必要吓我,话说回来你就是把我吓死了,我也不敢离开你们江家啊,除非我不要我爹娘的命了。”

    江逸之摊手加摇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二大爷!”以初一脸正色,“我今天就掏心掏肺的和你说了实话,我爹是吏部尚书,对他来说皇家之事大于天,我莫名其妙的被皇上指婚嫁到江家,这也是没办法。至于你说的你豪宅之内的恩怨,和我顾以初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更不想掺合进去。再坦白的说,我就是等机会,等一个我可以离开江家,又不会伤害我家人的机会。”

    “机会?”江逸之冷哼了一声。

    “是的,就是机会,所以还求二大爷成全,让我等到这个机会,并且让我保持完壁之。”以初一脸乞求之态。

    “机会倒是有,只是……”

    以初眉毛一挑,“真的?”

    江逸之顿了顿,“只是有点难度。”

    以初欠了欠,一脸欣喜,“说来听听。”

    “这机会有三个。”江逸之挑眉,竖了三个手指头出来,以初点头如捣蒜,颇有兴趣的等待着下文。

    “这一嘛就是我死了,你就有机会了。”

    以初再次皱眉:“啊?”

    “难道不是吗?”江逸之反问,“我死了,你就是寡妇,还是一个有着处子之的寡妇,若老太君和你的双亲同意,你完全可以返回娘家另觅他人成亲。”

    以初吞了吞口水,一脸的别扭,瞪着他“丫的,就你这活蹦乱跳像头驴似的,等你死了,我还不得头发都白了,再说了就算是你真死了,老太君也得让我守孝,这一守至少是三年,唉,再鲜艳的一朵花儿呀,都得打蔫,不通不通,这条行不通。”

    “哦,那就只好等皇上死了。”江逸之一脸无辜,转一P股坐到了上。

    “啥?”

    “皇上死了,新皇帝继位,自然就没人关注此事了,老太君再历害,那个时候她也压不住你爹,你就自由了。”

    “等皇上死?”以初顿了顿,一脸的不高兴,“等皇上死那就更没时候了,整天山珍海味的大补着,还不得比你阳寿还长啊?”

    “那就只好等老太君死了……”江逸之摊手。

    “丫的,死死死!江逸之你能不能说点好听又实用的来听听,不是等这个死就是等那个死,我要等到什么时候,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动物。”

    以初叉腰以对,火冒三丈。

    “哟呵,丫头片子,年纪不大,火气还不小,这个不行那也不行,你自己想办法好喽。”江逸之摊手转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以初低了头,双肩微垂,丝帕在双手之间扯来扯去,想着想着开始眼眨泪光,难不成自己的人生就要在这深宅大院里度过了吗?看着歪在上的江逸之,吞了吞口水,开了口,“那个,二大爷,只要您能答应我这个要求,我会尽量配合你的,你也可以再娶几个过府,应了老太君传宗接代之事,也可以觅一个你喜欢的,我绝对不从中搞破坏,绝对成全你们。”

    以初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江逸之有些错愕的看着以初,只见她脸上写满诚恳,并没有什么虚假之像,江逸之便有些浑浑噩噩起来:不过是昨晚才成亲,还是一个这般不懂规矩,毫无大家闺秀之范,更是口无遮拦的丫头片子,更重要的是她和燕双鹰是旧相识,难保她会站在燕双鹰一面,可为何她大方的说让我再娶一个,我这心里会有点不是滋味呢?

    “不会不会。”江逸之使劲摇头,“我怎么会喜欢她呢,我喜欢的可是芷兰那种温柔恬静,又极富淑女之气的女人。”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