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节:瞧这一家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远远望去,这宝月楼位于整个江家大宅的中心位置,共上下三层,京城首富的江家主院,自是装饰的富丽堂皇,堪比宫

    以初远远的观望,不由得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

    还没待进入就有人在前面招呼着,“二少爷,您慢着点,这全家人都到了,就差您和二少了,老太君让我出来迎迎你们,这刚走到门口,你们就到了。”

    珊瑚迎上二位满脸堆着笑,侧站到一边,给二位让出了道来。

    江逸之轻咳两声,手指珊瑚虚弱一笑,“以初啊,这位珊瑚姐姐是老太君的贴大丫鬟,跟了老太君有些年了,服侍老太君可谓是尽心尽力,这近几年我久病卧,也都是珊瑚为我煎汤熬药,很是辛苦。”

    珊瑚手帕一甩,颔首带笑:“二少爷您说的哪里话呀,这是我们做奴婢份内的事,以后啊,您可千万别这么客气,只要二少爷子好起来,只要老太君她老人家脸上挂笑,我们这做奴婢的子也好过不是。”

    以初眉毛一挑,上前两步就抓了珊瑚的手,“珊瑚姐姐这嘴巴真是抹了蜜似的,以初刚刚过府,诸多规律礼节甚是不懂,以后还望珊瑚姐姐多多提点才是。”说罢就在袖口里摸出一个镯子放在了珊瑚手里。

    珊瑚急忙推托,“哎呀,二少,这可不行,照顾好主子本是我们做奴婢份内的事,您这太客气了不是。”

    以初含笑;“不客气,不客气。以后还少不了麻烦珊瑚姐姐,小小礼物,还望珊瑚姐姐收下才好。”

    “珊瑚啊,二少有心,你就收了,咳咳……”江逸之头扭别处又是几声干咳。

    珊瑚见状急忙上去给江逸之抚背,似是一脸关心之状“好,那珊瑚就斗胆收了,二少爷您没事?可否招大夫过来瞧瞧?”

    江逸之摇头摆手,意思是说不用,便在二人的搀扶下进了厅堂。

    果真如珊瑚所说,受老太君之邀请一起用早饭的,并不是只有他们这一对新婚夫妻,厅堂之内已经前前后后的坐了一群人,以初躲在江逸之后偷偷环顾四周瞄了一眼,心想:“奇了怪了,怎么清一色的全是女人啊?难道这江家就是传说中的盛阳衰吗?”

    心想这江家一大清早的,婆婆的都摆开了阵势,自己这新过门的媳妇,定是要给长辈敬茶,参拜一下,这手里空空,不送点礼物自己这脸面上过不去,也给娘家爹妈丢人不是。

    于是赶紧招呼墨玉过来,使她跑回墨轩楼,把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拿来,一想到要把自己的宝贝分发给大家,这就心疼的直抽抽,她不财,但喜欢宝贝,喜欢古董,忽又想到皇上赏的那几马车嫁妆,自己还没来得及去瞧,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东西,待空了要去瞧瞧,把好东西抽出来放进葫芦里才行,不然都落到江家手里,真是便宜他们了,哼!我的嫁妆得我自己收着才行。

    入了厅堂,以初扶着江逸之缓步前行,只见江逸之似越走脚步越沉,呼吸也有一些急促,甚至开始气喘吁吁。

    “逸之啊,你子还行不?不要行礼了,来这边坐。”坐在正堂之上的老太君伸手招呼着。

    只见江逸之双眼呆滞,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回道:“,我,我还行,劳挂念了。”接着走到厅堂中间微微颔首虚弱的唤着:“,母亲,二娘,三娘。”

    以初见状也不敢怠慢,依着他的顺序,挨个低福了福,又瞟了江逸之一眼,不仅心中腹诽:丫的江逸之,没见到爹,娘到是不少。

    “逸之啊,快来这边坐。”老太君手指旁的椅凳笑中含泪,“我们逸之这有些天没有下走动了,今儿看着气色还不错,这我呀,我高兴啊,看来呀这喜事还没有办错,以初啊,逸之的子能有所好转,要谢谢你啊。”

    以初望着老太君那一头银白的头发,府行礼,目光带笑,以示回答。

    老太君扯着帕子,低头抹泪,坐于老太君侧的妇人赶紧安慰道:“婆婆莫急,您看这昨天刚办了喜事,今天咱们逸之就能下地走路了,待再调料一段时间,子自会好起来的。那沈大夫也说了,逸子的子要慢慢调理,定会康复的。”

    “嗯,我信,我信。”老太君点头如捣蒜。

    江逸之带着以初刚刚落坐,丫鬟就端来了茶盘,并伸手呈给了以初。以初自是明白这是要她敬茶,虽然只做尚书府三年的女儿,但这三年可不是白混的,虽然她一直是个不守规矩的女儿,但这点规矩她还是懂的。

    端起茶盘,莲步轻移至老太君面前,掀开茶碗,徐徐倒入,颔首府:“老太君请用茶。”

    老太君点头微笑,“以初啊,过了门就是我们江家的人,逸之是我的心头,你呢也就是我的孙媳了,后直接唤我便可,方也显得一家人亲切些。”

    以初浅笑,“是,。”

    老太君对后的珊瑚使一眼色,珊瑚便从袖口摸出一袖包,

    放于茶盘之上。

    这时去取木盒的墨玉也来了,以初打开盒子,抽出一只镶着夜明珠的丹凤金钗呈到老太君面前,“,这钗名为‘游龙戏凤’乃已故工匠,号称巧夺天工钗圣手的李步摇所造,世上绝无第二支。后机缘巧合落到以初手里,以初一直觉得配不上这钗,就一直收于盒中未曾戴过,听闻乃是当今皇上的皇姑母,乃真正的人中龙凤,故才想到将此钗赠予,还望莫嫌弃。”

    “好好好,”老太君笑的甚是开心,“孙媳真是有心了,珊瑚啊,快给老我带上。”

    “是,老太君。”珊瑚接过金钗小心的戴到老太君的白发之上,立刻引来一片选美之声。

    随后老太君对珊瑚咬了几下耳朵,珊瑚就出去了。

    以初面上带笑,其实心里那个疼啊:丫的,这可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淘来的宝贝,那做工,那材料,那夜明珠,简直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啊,就这么白白便宜那老太婆了,心中不免有些懊恼,可转念一想,也没办法啊,想以后的子发过点,难免要做点牺牲。好,今天就将它送与你,待后使劲捞了你们江家的油水,我再走人,反正你们江家是家大业大,也不怕损失在我手上的这么一点点。

    每个人都有虚荣心,不分年龄,不分地位,即便是高高在上的老太君也是如此,在大家的赞美声中,她美丽的丹凤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以初啊,这位是你的婆婆刘氏,快过来行礼。”

    以初赶紧端着茶盘上前奉茶,心想:好你个婆婆,真是冤家路窄,拜堂之时不但说我不懂规矩,还被你抽了一巴掌,待我以后再和你算这笔账。

    “婆婆,请用茶。”心中嘀咕,但依旧面带微笑,府行礼。

    刘氏表不温不火,接过茶碗,轻啜一口,便从后的丫鬟手里接过袖包,放到茶盘之上。“儿媳啊,我知道你是尚书之女,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诸多规律不用我教你也该懂是,逸之呢,子弱你要好生照料着,这女人呢就应该有个女人的样子,疼夫婿,传宗接代,相夫教子。”

    “是,母亲,以初记住了。”以初也是不温不火,任她看不出一丝破绽。

    “这位是二娘吴氏。”老太君依次介绍着。“这二娘啊和老一样,是个佛守佛之人,我看她常年理佛,乐于清静,这几年啊连请安的事都免了,就让她专心理佛了,若不是家里有什么大事,还真难得见到她的面。”

    吴氏对以初略一点头微笑,也送上了袖包。

    “这是三娘何氏。”

    以初一边倒茶,一边瞟了江逸之一眼,心中暗骂,个腿的,你爹还真能娶,居然娶了三个老婆,还有没有了?一块都来,不晓得你以后想娶几个。

    对于以初投来的目光,江逸之只当没看见一样,只是不时的来几声装腔作势的咳嗽。

    害得以初不时投来鄙夷之色。

    这一轮奉茶,收袖包再送礼的过程总算是结束了,肚子正在抗议的顾心初心想,总算是可以用早饭了,没想到门口又忽忽拉拉的进来一群子人。

    一个四五岁的男娃娃首先跑了进来,并且懂事的行起礼来,“祖,二,三,二叔……”最后还小大人般的跑到以初面前唤了声,“二婶。”

    以初一愣,转而看他那可的模样,便摸上了他的头,“你叫什么名字呀?”

    “二婶,我叫宁儿。”男娃乖巧的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二婶呢?”以初好奇的蹲下来问他。

    宁儿抓了抓后脑勺,可一笑:“我娘说了,二叔成亲了,迎娶了一位漂亮的二婶,我看你这般漂亮,定是二婶没错了。”

    宁儿的话自是惹来大家一阵笑声,以初自然也不例外。

    “宁儿,休得胡闹。”门外走来一年轻妇人笑骂着宁儿不懂规矩,这般没大没小。

    “以初啊,这是你大嫂段氏,可怜我的大孙儿逸驰走的早,就留下了她们孤儿寡母的。”老太君的眼神带着一丝哀伤。

    求收藏,求推荐,龙眼儿鞠躬感谢!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