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到底是谁欺负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望着旁这个男人歪倒在喜之上,人事不醒的呼呼大睡,以初笑的肩膀直抖,眼泪也几乎夺眶而出,扯回荷包塞进袖口便笑骂,“个腿的江逸之,想占本姑娘的便宜,哼,我可是专门整治禽兽的兽医。”不仅得意的仰了下巴,还伸腿蹬了他一脚,“见识到本姑娘的历害了,怕了没啊?看你还欺负我不?”虽然知道他现在根本听不见,但也嘟嚷了两句解解气。

    不过他在她荷包的帮助下睡了,她却是没有丝毫的睡意,眨巴着眼睛单手撑腮,偎在旁边再次打量着新郎官。

    此人并不是她想象中如久病之人般的孱弱,皮肤也不像带病之人那般惨白,他的肌肤倒着透着几分麦色,高鼻,浓眉,眼睫密长,虽然形偏瘦,但并不虚弱,算是个正宗的美男啦,以初小小的意了一下。

    不过这又是何故呢?京城大户江家的二少爷并不是传说中的病秧子,凭他刚才抱自己的那股子力气,说不好还是有些功夫之人,可这大街小巷的流言蜚语传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无风不起浪,那些市井老百姓和江家远无冤,近无仇的,为何要把好好的一个江家二少爷说成是将死之人呢?

    以初摇头:“不解,不解,真是不解呀!”

    再一想,就算是那些流言蜚语不可信,都是大家胡掐的,那么这皇上为何要赐婚呢,即便不是为了冲喜,即便皇上真是觉得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那也不至于这么急急如律令的一个时辰之内就闪婚啊。

    想的越多,脑袋上方的问号也就越多,直到泛起了鱼肚白,她才迷迷糊糊的有些困倦,更深露重,感觉微微发冷,但上只有一被子,这又该如何?扯过来自己盖吗?似是不道义,毕竟他是传说中的久病之人,给他盖着自己又冷。

    几经挣扎终是抵不过困意纠缠,心想他也不会太早醒来,就

    伸手捞了一半的被子盖在上,和衣而睡。

    ……

    “阿嚏……”随着几声清脆的鸡鸣而过,江逸之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这一个喷嚏不但打醒了自己模糊的意识,而且还感觉阵阵的发冷,伸手触摸上滑溜溜的一片,没有半块布丝,下也只不过穿了一条亵裤,“阿嚏……”

    终于睁开沉重的眼皮,喃喃自语;“怪不得这般冷,**上连被子都没盖。”

    正要伸手去扯被子,转头却看见喜之上有一女子,肤若凝脂,白里透袖,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瀑布般的黑发摊于睡枕之上,一双纤巧白晰的双手侧于腮旁。

    江逸之浅笑:“长的还不赖嘛。”

    只是她眉头轻锁,表有着细微的变化,口中似有轻轻呓语,似是在做梦,再看这睡姿,倒是吓了江逸之一跳,侧而睡,整个被子都被她死死的圈在怀里,抱了一半,骑了一半,霸道的很。

    江逸之撇嘴,“这睡姿?还大家闺秀?骑着被子睡觉,怪不得冻得我直哆嗦,敢她把被子都抢去了。”揉了揉眼睛,不由得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抓了抓后脑勺:怎么戏还没唱完,我就突然睡着了呢?

    “荷包?”江逸之一愣。

    “对,就是那个荷包。”江逸之微微攥了拳头,本是一张正微笑的脸开始渐渐发黑。

    嗖的一下把以初怀里的被子扯了过来,盖在自己上,脸上浮现一丝得意,“好你个丫头片子,昨晚居然对我用熏香,还不给我盖被子,这下该换成你挨冻了。”

    虽是睡梦之中,但手中之物突然被扯走也是很不甘心,也或许是她离开了被子的怀抱,凉意阵阵袭来,于是睡意矇眬中伸手四处抓扯,几经摸索,终于摸到了被子的一角,触及温暖后,便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紧紧贴在江逸子的侧。

    “你……”江逸之子一僵,瞪着眼睛转头瞧她,不想她却顺势搂住了他的脖颈,咂巴了两下嘴巴,脸蛋还直往他口里埋。

    “喂?顾小姐,醒醒。”江逸之嘴里轻唤,子却未动。

    “喂,醒醒。”他加重了音量,但她依然无应。

    正当他打算放弃叫醒他,准备拨开她的双臂,离时,忽听她喃喃的说:“男人,我的男人哦。”末了还发出几声笑。

    他伸到空中的手臂僵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男人。”手臂搂的更紧了些,细嫩的小脸蛋还直往他的脸颊上磨蹭,惹得江逸之脸色袖白相间,成了变色龙。

    江逸之呈化石状之时,她却磨蹭着吻上了他的嘴巴,“嗯,好甜……”

    “喂?你疯了……”话没说完却又被一双柔软的唇瓣抵住,“嗯,我要……”她紧紧搂住他的脖颈,像个猫儿一样蜷在他的怀里。

    江逸之不由得再次打量怀中的人儿,皮肤白嫩的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排浓密卷翘的睫毛,鼻子直小巧,精巧细致的嫩唇像水嫩嫩的樱桃,心想:“她若不是和某人有关,娶个这样的美娘也是不错,可惜……”

    江逸之不由得轻轻摇头,可这一摇不打紧,却摇醒了怀中正在美梦的人儿。

    以初望着眼前这个放大了N倍的脑袋瓜,不由得尖叫出声,“啊!你个流氓,竟敢,竟敢对我……”说着带了哭腔,“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何要欺负我……”

    江逸之脸色泛绿,瞪着以初的双臂低吼,“欺负人的恐怕不是我,是谁一直缠着我的脖颈不放,还念念叨叨男人女人的。”

    忽的想起刚才那个梦,自是赶紧松开手臂,体后蹭,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以初自是袖了脸,当下垂了眸,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却看的某人有些心神漾。

    “我,我,不好意思啊。”以初满脸堆笑,“我,我睡觉是这个样子的啦,经常说胡话,你,你那个不要当真啦。”

    “是吗?”江逸之撇嘴。“你睡觉也经常把被子全部抢去,然后骑在双腿中间?”

    “我,那个,我……”以初一时语塞,胀的满脸通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还未待她开口继续说下去,门外却传来了悉悉碎碎的脚步声。

    看官们,收藏,推荐下,嘿嘿!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