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节:这又是一只什么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以初钻进花轿之后,迎亲队伍就刻不容缓的出发了,前面的喜娘还一直催促着加快速度,说是怕耽误了时辰。

    掀帘而望,夜已微深。银白色的月光洒落在大地上,那么轻盈,那般柔亮;而夜空又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在这个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又让人深深沉醉的夜晚,这浩浩的迎亲队伍,以及以初此刻的心,显得多么的格格不入。

    那江家二公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已经枯瘦如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或是早已病入膏肓,危在旦夕,随时都有一命呜呼之可能,大夫已经无策,江家无法只得采用这种冲喜的法子最后一搏?可为什么最后的牺牲书是自己呢?

    想到这些,坐在花轿之上的以初,心里似翻倒了五味瓶一般的复杂,一道圣旨,一大袖喜服,五马车的嫁妆,皇上!这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他的一句话竟然主宰了自己一生的命运,这是一个怎样的年代?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一种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恐惧油然而生……

    三年了,三年来她第一次为穿到这个世界而后悔,伸手取下脖颈上的乾坤紫葫芦,揉捏在手,往事历历在目,自是百感交集,思绪如冲破堤坝的洪水汹涌不止。

    在现代有着一个让她深深着的男人,可仅此是暗恋而已,可是时间不等人,没有给她时间让她去表白……

    在现代她有着别人羡慕的生活,高学历,高收入。

    在现代……“唉!不想也罢,那都是过去了。”以初用力的甩头,深深的叹着气,如果不是因为那一次意外,如果不是辗转来到这里,也许生命就已完全不同……

    手握紫葫芦轻轻旋转,花轿之内顿时绽放异光,放大紫葫芦来回拨弄,似是看到了自己在现代的家一般,当阎王大叔告诉她这个乾坤紫葫芦,可以放进一米以内世间任何非生命的物体时,顾以初惊喜的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大奖,回到现代的家她使劲的往紫葫芦里塞东西,搞的阎王大叔拿她没办法,只好大手一挥用了点法力,直接将她的家打包放进了紫葫芦里……

    而另一件阎王大叔所赠的宝贝,那缕刺目的腥袖,一直安静的躺在乾坤紫葫芦里面,至今还未曾用过。

    都说什么天上人间,都说什么前世今生,都说什么人鬼殊途,她算是领略过了,那一种远隔千山万水的无助,或是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的无奈,会把人折磨的疯掉。

    ……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夜色更深了,花轿一直在晃,喜娘一直在崔,以初一直在晕……

    话说顾江两家同住天子脚下的盛京,一个朝廷大臣,一个是皇亲国戚,而不同的是顾家所住盛京北城,离皇宫较近;而江家则住盛京南城,是个商铺林立的繁华之地,这一南一北路途较远,所以这迎亲的花轿足足晃悠了两个时辰到来了江家的门口,直晃得以初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般的折腾……

    “顾小姐,我们到了,您小心的准备着。”喜娘掀开花轿帘子小声的提醒着,使本不紧张的顾以初,手心倒是泌出了细细的汗珠。

    “新娘到……”随着喜娘这一声长长的吆喝声,花轿是终于停了。

    只听人群吵杂,鞭炮在夜空中劈啪炸响,喇叭也是吹的滴滴答答。这大半夜的真叫一个扰民啊!被蒙在龙凤呈祥袖盖头下面的以初,完全失去了方向,只得在两位喜娘的搀扶下缓步前行。

    “新娘跨马鞍,富贵又平安……”

    “新娘跨火盆……”

    伴着喜娘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后,喇叭声被甩在了后,终于是来到了厅堂。

    以初大口呼气,心想:“丫的,这江家真大,居然走了这么久才到厅堂。”

    又是一阵人群吵杂声,有的在道喜,有的在议论新娘子穿的如何的漂亮。

    “老太君,吉时已到,你看可以开始了吗?”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是并不年轻的男人的声音。

    顾以初猜想,如果没猜错,被称做老太君的人就是皇上的姑母。

    “好,好!既然吉时已到,那就赶快拜堂,江南啊,快准备开始。”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是并不年轻的女人的声音。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老太君的声音。

    “是,老太君。”江南应声后紧接着喊到,“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以初在袖盖头下面苦涩一笑,心想:“该到自己上场了。”继尔被喜娘扶到袖色跪垫之上跪好。

    “咕咕咕……”,“咕咕咕……”

    什么声音?

    “咕咕咕……”,“咕咕咕……”

    “鸡?”

    以初透过大袖盖头下侧偷瞄了一眼新郎的位置,看到的居然是一只鸡。鸡?使劲的眨眨眼睛,再看一次,还是鸡!为了防止自己没看错,又伸手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鸡!。

    丫的,再使劲的看一次,那一片嫩袖的鸡冠傲然毅力,似是在说你看我有多威武。终于看明白了,确实是一只鸡,更准确的说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

    “这是什么?”以初将袖盖头掀于头顶,惊恐的望着厅堂之内老老少少的一群人。活了两辈子,还是头一遭听说人和公鸡拜堂的,不由得怒火中烧。

    “这是什么?”老太君后穿淡黄纱衫的年轻妇人面露嘲色,“我说顾大小姐,你不会连公鸡都不识得?”

    “哼!公鸡我当然识得,请你们给我解释一下,新郎为何是一只公鸡?”心里越想这越不是滋味,用一只公鸡来拜堂,难道他们把自己想成了母鸡?母鸡用来干嘛?下蛋的?头脑一,顿时这怒气的火苗是越烧越旺。

    “那公鸡就是你丈夫,快拜堂,江大小姐。”黄衫女子掩嘴而笑,又转头瞟了眼跪垫上那只一直“咕咕”叫的粽袖色公鸡。

    扯掉袖盖头,使劲一甩,杏目圆瞪:“你们江家是怎么回事?居然用一只公鸡来搪塞我?江逸之在哪里?他不想娶我是不是?正好,本姑娘我也不想嫁,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想嫁,这下天下太平了。”以初摊手:“喜娘我们回去!”说罢**转往门外去,却被几个下人当场拦住。

    “吉时已到,拜堂要紧,有什么话拜过了堂再说。”正堂之上,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微笑说道。

    “拜什么堂?公鸡也能拜堂?”以初瞪着她。

    “放肆,你还有没有规矩了?竟敢和老太君这么说话?把她拿下。”老太君后淡黄纱衫的年轻妇人厉言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下人来扯以初的胳膊。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以初挣扎甩脱了下人的钳制。“皇上赐婚我来了,现在你们江家居然这样羞辱我,用一只公鸡来拜堂,我是人,不是畜生,想用公鸡来和我拜堂,你们休想!”说罢抓起公鸡用力一丢,公鸡扯着嗓子“咕咕”大叫,用它那难以起飞的翅膀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又“扑嗵”一声落在了案台上继续扑腾着翅膀,顿时蜡烛,糖果,点心,水果,还有那大袖双喜字被公鸡扑腾了一地。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片惊恐之色,最后都把目光落在了顾以初上,像是瞧着妖怪一样上下打量着她。

    收藏,推荐俺一下!谢谢!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