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节:纠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龙眼儿 书名:春光美
    提供    ( )此时,一向财的顾以初,也顾不得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奇珍异宝了,她恨不得再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来确认这事是不是真的,可刚才拧手臂的时候明明很疼……

    “哎呀真是恭喜顾大人,恭喜以初姑娘了,这些是皇上以及江家送的聘礼,皇上说了,由于事出仓促,怕是顾大人来不及准备,就连着喜服也一块送来了,以初姑娘只管梳洗打扮,着上喜服,一个时辰后,花轿自会来府上迎娶。”贺公公扯着一副娘娘腔笑嘻嘻的说着。

    “一个时辰后?贺公公这,这是不是有点太过于仓促?顾某人还什么都没准备,就连嫁妆也……”对于这突然从天而降的圣旨,一向稳重的顾展堂也有些焦头烂额,细密的汗珠瞬间从额头泌了出来。

    “一个时辰后上花轿?贺公公,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母亲柳氏已经脸色苍白,双手微抖。

    贺公公佛尘轻甩,“哎哟顾大人,顾夫人,皇上已经找人算过子了,这个月之内就今天是个成亲的好子。再说嫁妆这事皇上也都替您备好了,你瞧。”贺公公抬手向门外指去,“瞧门外那五辆马车,装的全是皇上为以初姑娘准备的嫁妆,这是清单,顾大人你看看。”

    顾满堂面色沉重,又不知所措的双手接过嫁妆清单,并未看清上面写了些什么,只得携家人再次叩谢。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柳氏的声音里已经有了些哭腔,事太过于突然,一个时辰内让她把心的女儿嫁掉,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是一件多么心痛的事啊。

    就在顾展堂携一家人撅着P股磕头谢恩时,顾以初却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三步并作两步的挤到顾展堂前高声嚷嚷着,“爹,你就这么答应了?这是我嫁人,怎么都没人问问我,哼!我不依!”她嘟着嘴巴,一脸的愤怒,全然不顾贺公公的存在。

    “放肆!”顾展堂双手抱拳,与头顶持平,“皇上赐婚,是我顾家何等的荣耀,就连嫁妆皇上都细心备好,这是公主般的待遇,乃你几辈子修来的神气,还不赶紧磕头谢恩。”说罢顾展堂赶紧双手接过圣旨。

    “不!我就不,爹是答应过我让我自己选夫婿的。”她眼眶里擒满了泪水。“我要自己选夫婿,我不要什么皇上赐婚,爹,你去和皇上说,我不要啊……,爹我求你了。”以初扑通跪地。“只要这事您依了女儿的愿,以后我再也不给爹爹闯祸,爹……女儿宁愿终不嫁,宁愿在爹娘前孝敬一辈子,也不想嫁给江公子,人家,人家都说他是……”

    “住口!”顾展堂的眉毛皱成了麻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之事乃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何况这是皇上赐婚,岂由得你说不。”

    以初终于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扑籁籁的落了下来。“那,那我去求皇上收回成命还不行吗?大不了横竖就是一死。”她的眼泪后面透着一股难以征服的倔强。

    顾展堂边抹着眼泪的妇人柳氏走了过来,上前拉扶起她,顺势抓了她的手轻轻的叹了口气,“初儿啊,横竖都是一死说的容易,这可是皇上赐婚,哪有你拒绝的道理,爹娘年纪大了不怕死,可你才十六岁,轩儿他才八岁啊!”

    以初随着妇人的目光看了一眼边摸着小脑袋,以一种似懂非懂的眼神望着大家的弟弟顾以轩。

    是啊,弟弟才八岁。以初叹着气。

    虽然她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可这三年里她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这个家庭带给她的温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她的体几乎成了一具躯壳,若不是母亲以继夜的照顾,若不是父亲方原百里寻访名医,岂会有今天的她。

    她不喜欢像别家的女儿一样闷在屋子里,母亲放她自由;她不喜欢学女袖,母亲不叫她学,她喜欢逛寺庙,看古董,窜商行,母亲就特别买了个会点拳脚功夫的青儿丫鬟保护她。还有老爹,这个天底下最善良的爹啊!他宠她,宠到溺。她想掏鸟蛋,爹教她爬树,她喜看书,爹为她准备了两个大书房,她喜欢宝贝,爹就到处帮她找,算命先生说她是个克夫命,爹说养她一辈子……

    而她为爹闯了多少祸,用弹弓打断过别人的鼻梁骨,砸过教书先生的私塾,帮助隔壁家的卖新娘逃跑,害得爹跟着吃官司……每次娘的鸡毛掸子快抽到她的股上时,都是爹为她挡着。

    还有弟弟轩儿,他才八岁,何以忍心让他因为自己受牵连,可是,可是我的男人怎么办?三年来经常在她梦中出现的男人怎么办,他说他要她……

    想到这里以初的心里纠结得开始绞痛,眼泪如冲破堤坝的洪水汹涌不止,上前一把抓住爹娘的手,“娘!爹!我心里好难受啊……”

    “初儿,我的初儿……”柳氏抱着以初也是泣声不止。

    此时一旁的轩儿似是也看出了什么倪端,跑到贺公公面前,用稚嫩的小拳头用力的敲打他的大腿,“是你,是你,都是因为你欺负我姐姐,害得我娘和姐姐都哭了,你是大坏蛋,我要打死你……”

    “轩儿休得胡闹!”顾展堂见状急忙上前拉开轩儿,不想用力过猛,却把轩儿拉倒在地,双手手心硬生生的蹭到了青石板上,顿时有血丝渗出。

    “爹爹和这老头一样也是坏人,爹爹欺负轩儿……”轩儿双腿一蹬就开始大哭起来。

    “大喜的子都休得再哭闹了,让贺公公看了笑话。”顾展堂轻拉以初及柳氏的衣袖,示意她们赶紧带着轩儿回避。

    以初和柳氏见状,知道事的严重,急忙拉着轩儿回了内屋。

    顾展堂面露愧色的看了一眼贺公公,“贺,贺公公见笑了,都怪老夫平时太宠这两个孩子了,真是失礼,失礼,还望公公不要和小孩子计较才好。”

    贺公公面不改色的微微一笑,“童言无忌嘛,顾大人好说好说,老奴这就先回去交差了,我看顾大人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就不多打扰了,顾大人,老奴这就告辞了,您就好生准备着。”贺公公抱拳做告辞状。

    顾展堂惭愧一笑抱拳还礼,“有劳公公了,恕顾某不远送。”

    见贺公公准备开溜了,这可急坏了内屋的顾以初,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赶紧跑到门口惦着脚尖高喊:“喂,贺公公,难道那个江逸之江公子也不介意我顾以初是个克夫命吗?他就不怕我克……”

    以初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后的一只手捂上了嘴巴,只得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而这时,贺公公的轿子已经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春光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