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屠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圆月宗的合击阵法,厉害便厉害在能够以奇形法宝为媒个引动巨量的天地元卝气为己用。虽然精英弟卝子夫量死亡之后,已经无法结成威办最夫的三才无生夫阵,但是此时由杨碧空和韩凤龙两名筑基期修士主持,十绝杀阵的威力同样不容小视。

    哪怕是数名筑基中期修士被困在阵中,也难逃一死的下卝场。

    但是,岳连山的防御灵符,乃是得自上古修士洞府的强大符策,那一道防御金卝光的强悍程度确实惊人。杨碧空全力引动天地元卝气,轰击金卝光护罩,却仅仅只是轰得金卝光微微摇晃而已,根本无法破开。

    有如此强夫的金卝光护罩保护,岳连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安然地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xìng)的飞剑,分别祭起,催动法卝力((操cāo)cāo)纵组合。

    以岳连山的如今的修为,要((操cāo)cāo)纵五柄飞剑结成凌霄剑阵,差不多需要半盏茶的时间,耗时不可谓不久。

    事卝实上,这正是凌霄剑阵最大的缺陷所在。结剑阵的过程之中,没有任何攻卝击能力,如果没有有效的防御手段的话,非常容易被人趁机杀死。

    不过,一旦阵法成形,登时杀伤力大的惊人。以岳连山筑基前期的修为,便是面对三五个筑基中期,也可以从容斩杀。

    现在,在防御灵符的保护之下,岳连山从容祭起五柄飞剑,结成了剑阵。

    剑阵一成,圆月宗门派大(殿diàn)之中,登时有一股五色之气腾空而起。金木水火土五种世界本源力量互相交织,开始的时候泾渭分明,渐渐地便融为一体,形成一个五彩斑斓的大圆球,然是好看。不过五彩圆球释卝放出来的阵阵能量波动,也十足震卝撼卝人卝心。在场的人每一个偶读不怀疑,五彩圆球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摧山崩海的力量。

    杨碧空和岳连山相交近二卝十卝年,对于凌霄剑阵成型后的威力,更是知之甚详。此时见到五柄剑浑然一体,交织成球登时面色如土。知道自己主持之下的十绝杀阵,再也没有可能跟对方抗衡了,此时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跑路,有多远便跑多远。迟了的话,绝对小命不保!

    想到这里,杨碧空再也顾不上什么剑阵、门人、掌门威仪,猛然抛下自己的奇形法宝撤除十绝杀阵,使出全部的力气朝大(殿diàn)门口冲去。

    十绝杀阵中,每一个人对大阵都是息息相关。

    此时杨碧空一跑,原本流畅运转的夫阵,登时破裂,本来引动的天地元卝气,也轰然而散。众卝弟卝子看着掌门一溜烟般逃走都感觉一阵心卝寒,一阵齿冷。

    与此同时,岳连山却哈哈夫笑起来:“杨兄,现在才想要逃走,不显太迟了些吗?我知道你对我们凌霄派的剑阵一直充满兴趣今天便让你亲(身shēn)卝体会一下,满卝足你的好奇心!”话音落下,岳连山双眼微微眯起凝聚浑(身shēn)精气,和五彩剑气球气息相连然后用手一指杨碧空的背心,夫声喝道:“去!”

    五彩圆球之中,登时有一道土黄囘色的剑芒激囘(射shè)而出。正是顶级法囘器土魄剑飞出杀敌。不过,在五囘行和合之力的加成之下,土魄剑反散发出来的威势,早已经超越了顶级法囘器所能够达到的程度,甚至比起下品灵器来也毫不逊色。再加上去势快若闪电,仅有筑基前期修为的杨碧空,根本没有丝毫抵御的可能。

    只听“嗤”的一声,土魄剑不费吹灰之力,便刺穿了杨碧空的护(身shēn)罡气。飞剑去势不见,狠狠地刺入了杨碧空的背心之中。杨碧空只来得及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便沉底(身shēn)死命陨。

    “哼,无胆鼠辈,死有余辜!如果你全力催动十绝杀阵的威力和我抗衡,至少能够挡得住凌霄剑阵五成的力量。可你只顾着逃跑,只用凌霄剑阵二成的力量,便已可以轻囘松取你狗囘命!”岳连山盯着杨碧空惨死的尸体,眼睛里只有鄙夷,毫无同(情qíng)。

    催动五彩圆球,将土魄剑重新纳入剑阵之中,岳连山转过(身shēn)来,冷冷地目光在场中圆月宗弟囘子(身shēn)上一一扫过。众圆月宗弟囘子看到他眼睛里蕴含的杀机,心中登时涌起一阵阵寒意。

    “斩草不除根,(春chūn)风吹又生。为了杜绝后患,你们圆月宗弟囘子,今(日rì)就统统陪杨碧空一起去死吧!”岳连山说完这一句,陡然袍袖鼓囘起,须发飘扬,将自(身shēn)法囘力狂猛催动起来。

    凌霄剑阵受到法囘力催动,五彩圆球的旋囘转越来越快,金木水火土五色元囘气,如同连珠箭一般从圆球中不断激囘(射shè)而出,全场扫(射shè)。

    没了合击天阵支持,这些大多数修为还处于练气期的圆月宗弟囘子,哪里挡得住凌霄剑阵的剑气轰击?

    一时之间,只听圆月宗门派大(殿diàn)内惨叫囘声此起彼伏。就连刚刚建成不久的夫(殿diàn)本(身shēn),都被五囘行剑气(射shè)囘到千疮百孔,摇摇(欲yù)坠。

    不得不说,这凌霄剑阵如果顺利结成的话,确实霸道无比。转眼之间,大(殿diàn)中十余名圆月宗弟囘子,已经悉数变成死尸。便是掌刑长老韩凤龙这样的筑基期修士,也同样难逃一死。

    岳连山此时杀机正盛,凌霄剑阵又正是剑气充沛的关头,索(性xìng)大肆施展,五柄飞剑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四处激囘(射shè)。不一会儿,只听“轰隆隆”几声响,圆月宗的门派大(殿diàn),就此轰然倒塌。

    岳连山这才冷哼一声,收了凌霄剑阵,继而对(身shēn)旁的门人吩咐道:“和第二组的人联囘系,命令他们立刻进击太(阴yīn)山,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圆月宗弟囘子!”

    “遵命!”岳连山(身shēn)旁,立刻有一名弟囘子躬(身shēn)领命,然后抽囘出一张传音符,使用起来,将掌门的命令传达给埋伏囘在太(阴yīn)山外的另外一组精英弟囘子。

    命令传达完毕之后,第二组人马立刻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朝圆月宗杀过来。而岳连山等人,则从太(阴yīn)峰峰顶上杀下来。两帮人马上下夹击,登时在圆月宗内酿成了极夫的混乱、惊慌。一群又一群的弟囘子,横死在凌霄派的飞剑之下。

    圆月宗里杀声阵阵,惨叫连连的(情qíng)形,此时一直潜伏囘在太(阴yīn)山附近查探的羽化门弟囘子,自然不会察觉不到。

    如今负责监察任务的几个弟囘子中,以内门弟囘子朱青文为首,丰领着几名外门弟囘子。

    朱青文等人修为均不高,无法近距离监囘视太(阴yīn)山周遭的动静,不过有三级灵兽火鸦在子,可以让它负起监囘视的责任,朱青文等人只是起一个总结整理,并传递回羽化门的作用罢了。

    火鸦高高飞在天空之中,来回巡视太(阴yīn)山的几条重要通道。除了田中基去找岳连山告囘密的时候,走的是秘密路径,火鸦没有发现以外,其余的人员动向,都没有逃离火鸦的眼睛。

    因此,当岳连山丰大队人马来到圆月宗的时候,朱青文等人便立刻得知了消息。岳连山前来赴会而已,居然携带数量众多的派中高手,这种(情qíng)形连朱青文也觉得奇怪,因此一得到火鸦的消息,他没有迟疑,当场便回传到羽化门外事堂,然后由堂主刘冠玉亲自呈给秦川。

    秦川得到消息之后,凝神不语半晌,突然轻轻叹了一。气:“唉,我的担忧果然不是杞人忧天,这借刀杀囘人的计划看来是注定要失败了。”

    站在一旁的刘冠玉忍不住说道:“掌门师囘兄,这一点(情qíng)况或许只是巧合,并不足以证明岳连山已经察觉了我们的计划。”

    秦川苦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冠玉师囘弟,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这一点异常还不足以一锤定音。不过直觉告诉我,用不了多久,圆月宗应该便会有坏消息传来了……”

    刘冠玉对于秦川的判断,一向是极其信服的。刚才之所以那样说,其实主要的意图还是想宽慰一下秦川。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站在一旁,陪秦川一起默默等待朱青文等人传来新的消息。

    果然,事囘实再一次证明秦川是对的。一会儿之后,朱青文果然又传来了新的消息。秦川展开看过,然后便递给了刘冠玉。

    刘冠玉接过来一看,脸上登时浮起一丝苦涩的表(情qíng)。纸条上赫然写着:“岳连山率领大量凌霄派弟囘子严密封囘锁太(阴yīn)山,在圆月宗展开大屠囘杀。”

    收起纸条,刘冠玉不(禁jìn)说道:“掌门师囘兄,果然还是你的推断正确。看来岳连山果然从某种途径得知了消息,从而先下手为强,彻底灭了圆月宗。”

    秦川淡淡道:“圆月宗是一个大宗囘派,人员庞杂,和我们羽化门又有夫仇,即使每人((逼bī)bī)他们吃一枚忠心丹,都不一定能够保证秘密不外泄,更何况我们才只用了两枚忠心丹而已。”

    “幸好掌门师囘兄英明,事先已经((逼bī)bī)囘迫杨碧空将大多数的门派资产赔偿给了咱们。因此岳连山这次就算杀光了圆月宗弟囘子,也得不到多少好东西。”刘冠玉想起这一点,略显沉重的心(情qíng)有好了一点。

    秦川从座位上站起来,眼睛之中开始闪动森冷的光囘芒:“既然走捷径不可以,那就让我们羽化门和凌霄派硬碰硬分个高下吧!”!~!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