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定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264章定计

    圆月宗对羽化门的战争赔偿商议已定之后,此次太(阴yīn)峰之战,便算完美收官。 ~

    虽然现在杨碧空已经完全臣服了,但是秦川并不信任他,不会在他的面前暴露羽化门的虚实。因此,暗中悄悄的命令天蜃魔蟾收了蜃气幻境,然后将它收入灵兽袋之中。

    从始至终,都没有让杨碧空见到天蜃魔蟾的面。

    越让他不明虚实,那么对他的震慑力就越大。保持足够的震慑力,至少可以让杨碧空不敢轻易地谋划反扑。

    圆月宗此时已经成了羽化门的附属门派,不管杨碧空是否甘心,至少表面功夫是一定要做足的。他将秦川等人,悉数迎入门派大(殿diàn),然后奉上灵果、灵茶,好生招待。

    “秦掌门,这茶是我们太(阴yīn)山的某一处峡谷之中,天然生长的。不但茶香浓郁,沁人心脾,而且质地纯净,富含先天灵气。对修士体质毫无干扰。您请尝尝。”杨碧空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亲手将一杯茶送到秦川面前。

    秦川生xìng谨慎,连对不熟悉的朋友,都会保持戒心,更何况杨碧空这样的仇人了。接过茶盏,却并不饮用,放在一旁,开口说道:“杨宗主,喝茶什么的就免了。我羽化门中事务繁忙,跟你jiao代完最后一件事,就要动(身shēn)返回了。”

    杨碧空赶紧识趣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事?还请秦掌门示下。”

    秦川并没有直接说,而是反问道:“当初在先天宗密云谷之中,我看到杨宗主和凌霄派掌门似乎十分熟悉亲近的样子。不知道你们两派之间,是何关系?”

    杨碧空回答道:“在进入仙道联盟之前,凌霄派和我们圆月宗,位于同一片区域。由于我们两派之间实力很接近,如果相互争斗的话,必然两败俱伤,因此便达成协议,和平共处,以便让我们都能免除后顾之忧,专心对付其他的敌人。另外我和凌霄派掌门岳连山曾经联手渡过一次生死危机,相互之间十分信任。”

    说到这里,杨碧空不(禁jìn)在心中暗暗叹息。事实上他跟秦川所说的这些话,只是一部分而已。当初两个门派同时接到升仙令,加入仙道联盟的时候,还曾经约定过,进了联盟,也要精诚合作,联合对外,共同成长为联盟之中的霸主。

    哪里知道,霸主之路还没有正式开始,圆月宗却已经沦为了羽化门的附庸……

    秦川听了杨碧空的话,沉yín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杨宗主和凌霄派掌门之间关系匪浅,却不知如果我让杨宗主去对付凌霄派的话,杨宗主会做出何等选择?”

    杨碧空脸上的表(情qíng)变了一变,继而谄媚地笑着说道:“如今我圆月宗已经是羽化门的附属门派,一切事宜,自然全凭秦掌门吩咐。秦掌门如果需要我们圆月宗去打凌霄派,我绝不敢有任何迟疑!”

    秦川点点头,说道:“很好!那我便明确跟杨宗主说,从今天开始,你一边筹备给我羽化门的战争赔偿,一边着手准备,歼灭凌霄派!”

    “真、真要打凌霄派?据我所知,凌霄派和羽化门之间,好像从无冲突、怨仇,小的冒昧问一句,秦掌门为什么要灭凌霄派啊?”

    秦川冷冷一笑,说道:“杨宗主这是明知故问了吧?凌霄派和你们圆月宗,一同接受通天剑派的条件,来对付我们羽化门。虽然凌霄派不像圆月宗动手这么快,但也同样心怀不轨。先制人,是本掌门的行事原则之一。难道非要等到凌霄派对我造成威胁了,我再动手吗?”

    杨碧空一听此言,额头上登时又有冷汗冒了出来。连忙躬(身shēn)说道:“秦掌门说的是!说的是!小的愚昧了!”

    心中冒起一阵又一阵的寒意。

    他并不知道,秦川这番话,乃是根据从徐化元口中得来的消息,自行推测出来的。还以为羽化门在通天剑派之中同样安net细,真是吃惊万分。

    受了这番震慑之后,杨碧空心中再也不敢有什么花花肠子,暗暗打定主意,(日rì)后最好老老实实地听从秦川的指挥。因为这个人的手段,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万一自己触怒了他,得不到忠心丹的解yao,真的小命不保,那可就划不来了。

    秦川之所以要跟杨碧空说这些,为的就是反复弹压震慑于他,让他不敢轻易玩花样。现在看到自己的手段收到效果,心中满意,又对杨碧空接着说道:“杨宗主,让你们圆月宗来对付凌霄派,你有没有把握?”

    杨碧空面露为难之色,说道:“不瞒秦掌门,那凌霄派之中,拥有一(套tào)功效强大的飞剑剑阵,名叫凌霄剑阵。分别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属xìng的飞剑组合构成,厉害无比。我们圆月宗的精英弟子共同结成三才无生大阵的话,也不敢说稳赢他们的五德终始阵。现在精英弟子大部分死伤,已经远不是凌霄派的对手了。所以……所以……”

    对于凌霄派的凌霄剑阵,《仙道联盟资料详解》一书之中,同样有着详细的记载。

    这凌霄剑阵,和圆月宗的合击阵法并不是同种类型。而是一种由一个人cao纵五柄剑攻击敌人的单体剑阵。

    按照正常(情qíng)况来说,一个人cao纵五柄剑的话,战斗威力远远不如cao纵一柄剑。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说,分心二用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分心五用了。

    飞剑是如此,法宝也同样是这个道理。因此大多数(情qíng)况下,一个人拥有再多的法宝,也不会同时使用,还是以专心netbsp;   但是凌霄派的凌霄剑阵,(情qíng)况却截然相反。他们门派秘传的阵法书之中,记载有一种独特的cao纵五柄飞剑的法门。不但不会因为分心而混1uan,反而可以让五柄飞剑连结成阵,大幅度增强威力。

    通过凌霄派的御剑之术,即便是五柄普通的飞剑,联结成一体cao纵起来,也威力强。若是能够分别找齐金、木、水、火、土五种属xìng的飞剑结阵,五行齐聚,变化万千,威力更是恐怖难言。 ~

    正是仗着这种独特的御剑之术,凌霄派才得以纵横多年而不败。

    杨碧空曾经亲眼见识过这种组合式飞剑法宝的威力,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之处。现在己方门派损兵折将,却要去对付凌霄派的凌霄剑阵,这实在让他有些头皮麻。

    不过秦川却(胸xiōng)有成竹,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了几下,说道:“杨宗主,不能力敌的话,我们可以智取嘛。你想想,今(日rì)之事,只有你我两派知道,只要严格将消息封锁起来,不让凌霄派知道,那么凌霄派必然不会对你有戒心。然后,你再随便找点理由,邀请凌霄派的岳连山到圆月宗里来做客。到时候客厅里埋伏和你们的大衍五行阵或者十绝杀阵,杀对方于毫无防备之下,难道不是轻而易举吗?”

    杨碧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秦掌门说的太对了!直接开战不行,还可以走迂回路线!”

    秦川道:“杨宗主明白了就好。那么对付凌霄派的事,就着落在你(身shēn)上了。正所谓夜长梦多,不宜拖延。七天之内,我要你把岳连山的脑袋送到我的面前。做到的话,一切好说。但是如果做不到,本掌门一向执法从严,铁面无私,到时候就难免要给杨宗主一些惩罚了。”

    杨碧空打了一个寒噤,连忙说道:“秦掌门放心,小的一定办妥。否则的话,甘领责罚!”

    秦川点点头:“我也相信,杨宗主能办好这件事。不过你一定要谨记,此事想要成功,最为要紧的就是保守秘密,不让今(日rì)之事泄露到凌霄派的耳朵里去。这是重中之重,必须万分小心,明白吗?”

    “明白!小的一定谨记在心!”

    “那好,就这样吧,你立刻进行准备事宜,本掌门也该回山了。”说完之后,秦川便站起(身shēn)来,朝大(殿diàn)外走去。众位长老跟随在后,杨碧空也赶紧送了出去。

    在杨碧空谦卑无比的恭送下,秦川率领众位长老下了太(阴yīn)峰,进入传送法阵,直达中央城里。

    接下来,秦川并没有继续传送,返回飞羽山。而是率领众人来到了羽化阁之中,暂作停留。

    按照羽化门这几年来形成的习俗,每当门派中有喜事生的时候,便会举行全派欢庆活动。这一次收服不但收服圆月宗,而且还得到了大量的战争赔偿,当然是喜事一件。因此,秦川准备在中央城里采购一些物品,带回门派,用来大摆庆祝宴席!

    羽化阁中,有内事堂安排的弟子常驻,负责经营事宜,也有外事堂安排的常驻弟子,负责搜集打探消息,人员众多。秦川只需要将命令吩咐下去,立刻便有大量的弟子在城中各处奔波忙碌起来。

    秦川先在羽化阁中略作休息,然后信步走出大门,准备在城中逛一逛,看看(情qíng)况。哪知道刚刚出门,迎面恰巧走来一个熟人。

    秦川一看,登时浑(身shēn)一震,脸色大变:“孙兄,是你!几天不见,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迎面走来的老熟人,正是栖霞宗宗主孙金鹏。

    孙金鹏的确切年龄秦川并没有问过,不过估计在三十岁左右。虽然孙金鹏的长相算不上英俊潇洒,但也绝不难看。尤其是孙金鹏资质也不错,进入练气期大圆满境界已经好几年了,神完气足,境界巩固,不论什么时候看到他,都是一副炯炯有神的样子。

    可是,今天的孙金鹏,却大异于往常。不但双目无神,走路度迟缓,而且原本满头漆黑的头,竟然掺杂了些许白在其中!

    看着孙金鹏浑(身shēn)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深深的疲惫感,秦川心中实在是讶异,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竟然变成了现在这番样子?

    孙金鹏看到秦川,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说道:“唉,说来话长。本来孙某打算亲自上羽化门和秦兄告别一番,既然今天在中央城里遇上了,那择(日rì)不如撞(日rì),秦兄就请孙某痛饮一场如何?”

    两人之间,也算颇有jiao(情qíng)了。一顿酒,秦川当然不会吝啬,两人结伴而行,径直去往这一带最有名气的酒楼——醉仙居。

    “孙兄,你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方便的话,不妨说给我听听,或许我也能帮上一点忙。”两个人在雅间里坐下之后,秦川先开口说道。

    孙金鹏叹息一声,摇摇头:“是我资质不济,没人帮得上忙的……”

    秦川一向心思细密,听了孙金鹏的话,心中猛然一震,想起了一件事——当初本门炼器长老邱成风筑基失败的时候,好像也是人苍老了许多,精神疲惫颓废了许多。现在的孙金鹏,和邱成风当初的(情qíng)况有极大的相似。

    莫非……莫非孙金鹏竟然筑基失败了?

    果然,秦川正在暗暗猜测着的时候,孙金鹏已经自己说了出来:“秦兄,上次筑基丹任务之中,我栖霞宗费尽力气,总算得到了一枚。之后的许多天里,我用尽一切办法做准备,然后服食筑基丹,尝试筑基。哪知道依然功亏一篑,筑基失败了……”

    秦川心道果然如此。是否能够筑基成功,对于修士的一生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想不到孙金鹏的 运气居然如此不好,竟然倒在了这一道关卡之上。

    以孙金鹏这样的年纪,便能够迈入练气期大圆满境界,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青年俊杰。别说是在新门派之中,地位会很尊崇,便是放在一星区域那些老牌门派之中,也绝对会被当成重点培养的对象。

    可是,一旦筑基失败的话,却又是另外一种(情qíng)况。

    由于筑基丹的功效特殊,每个人都只能服食一次。因此冲击筑基期,不能一次成功的话,基本上就意味着再也没了别的机会。

    一个注定了不能够进入筑基期的弟子,立刻就丧失了所有的培养价值,肯定不会再被当做重点弟子看待。而一个不能够进入筑基期的宗主,恐怕也将在门派中大大丧失威信。

    由此可知,孙金鹏余下来的(日rì)子一定不会好过……

    孙金鹏为人正直,又和秦川颇有jiao(情qíng)。对方遭逢不幸,秦川心中也十分替他难过。

    其实,如果让孙金鹏登上五行台,化解堵塞经脉的残余yao力的话,那么他就将再获得一次服食筑基丹,冲击筑基关卡的机会。

    但是,五行台涉及到特殊建筑的核心机密,一旦保密不严,被外人得知的话,恐怕立刻便将掀起一阵滔天巨1ang。羽化门再想像现在这样安稳的展变强,那是想也不用想了。

    事关重大,秦川实在不敢拿整个门派的命运冒险。因此,他并没有对孙金鹏提及与五行台有关的任何事,只是问道:“筑基失败,影响实在太过巨大,不知道孙兄(日rì)后有什么打算?”

    孙金鹏苦笑道:“还能有什么打算?筑基失败,就等若宣告孙某的修仙之路,已经走到尽头了。现在孙某已经将栖霞宗宗主之位让出,这次和秦兄见过面之后,便打算闭门不出,从此再也不在修仙界中露面。”

    秦川听了孙金鹏的话,不(禁jìn)眉头一动,轻声问道:“孙兄已经将宗主之位让出了?却不知让给了哪一位?是贵宗的钱长老,还是赵长老?”

    栖霞宗的资料,《仙道联盟资料详解》一书中本来便有记载。再加上秦川和孙金鹏jiao好,对栖霞宗的(情qíng)况了解更多。他此前便已知道,论修为、权力的话,栖霞宗里除了孙金鹏便要数钱千寒、赵长风两位长老了。孙金鹏选择继承人选,必然要从这两人之中选取。

    只是不知道会选哪一个?

    按照秦川个人的观察,钱千寒此人为人(阴yīn)沉,完全不像孙金鹏这么好说话,如果他继承宗主之位,(日rì)后羽化门和栖霞宗的jiao(情qíng),能不能继续下去,恐怕就不好说了。

    不过赵长风这个人,不论言谈行事,都颇显正气。如果是他继任宗主的话,或许和羽化门之间的jiao(情qíng),还能继续维持。

    只听孙金鹏说道:“宗主之位,经过我和几位长老的共同商讨,已经jiao由赵长风继任。他的修为不弱于我,在门派中也素有声望,应该可以带领我们栖霞宗,不停地展壮大下去。”

    秦川点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下去。不过心中却升起不祥的预感。按照他掌握的信息来看,钱千寒和赵长风之间,各方面条件差距都不大。其中一个出任宗族,另一个恐怕很难心服口服。尤其是钱千寒为人(阴yīn)沉,恐怕更难以坦然接受这种结果。万一处理不好,恐怕将是一个大麻烦。

    当然,这是栖霞宗内部的事,自己无论怎么说都是外人,最为相熟的孙金鹏又要隐退了,也用不着替人家多netbsp;  忽然,秦川心中灵光一闪,想起了门派升级第五级的主线任务。孙金鹏筑基失败,不论对他来说,还是对栖霞宗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坏消息。但是,说不定却可以演变成羽化门的好消息!

    趁此机会,不如便尝试一下,看看能否将孙金鹏拉拢到羽化门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