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让羽化门去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248章    让羽化mén去死

    长河剑派距离羽化mén,足足一千余里。若是以普通的手段往来其间,需要huā费不xiǎo的力气。不过秦川有冲霄灵鹤代步,自然毫无压力。

    尤其是现在灵兽园等级提升到第五级,对于灵兽的生长提升,有了更加明显的帮助。此时的冲霄灵鹤,实力已经极为接近第四级。高超的实力影响下,飞行速度自然也比之前更快。鹤翅一展,呼呼生风,千余里的距离,眨眼间便到。

    这时候,还不到mén派大会正式开始的时间。不过长河剑派山脚下,负责接引客人的迎客弟子,都已经全部到位了。而且也陆陆续续开始有各mén各派的修士,登上长河剑派。

    随着对仙道联盟规则了解的越来越多,秦川做事也越来越放得开收脚。比如对于冲霄灵鹤这种东西,已经完全不需要xiǎo心隐藏行迹。一直驾着灵鹤来到长河剑派山脚下,秦川才将它收进灵兽袋中,从容走向长河剑派。

    “哈哈,秦掌mén来的好早啊!欢迎欢迎!”秦川刚刚走到山脚下,耳畔立刻响起了一阵熟悉的笑声,抬头一看,只见长河剑派首席真传弟子徐化元,(身shēn)背长剑,满面笑容地走了过来。

    徐化元走到秦川的面前,笑容不变,但是却暗暗运转法力,将声音凝聚成一丝,对秦川说道:“秦兄果然手段通天!今(日rì)既然安然来到我长河剑派,是否就代表着通天剑派陈远扬等一干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呢?”

    秦川并不需要隐瞒徐化元,也运转法力,聚音成线,说道:“这一切还是得多多感谢徐兄相助的一臂之力啊!”

    徐化元是个贪财的人,但是却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听了秦川的客(套tào)之语,并没有洋洋得意,而是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神(情qíng),说道:“我虽然按照秦兄的意思,为秦兄做了一些事。不过我心里清楚,那些事都起不了决定xìng作用。秦兄手中,必定是另有王牌。羽化mén刚刚入盟不久,竟然便能够从容灭掉通天剑派五名筑基期修士,这等能耐,说出去势必骇人听闻!”

    “呵呵,徐兄,你也知道,有些事(情qíng)如果传了出去,势必会引来麻烦。因此,希望你看在咱俩的jiāo(情qíng)上,尽量为我保全秘密。”秦川对徐化元说道。

    徐化元哈哈笑道:“秦兄就放心吧。徐某虽然一向喜欢拿消息卖钱,但是却知道,以秦兄的为人,如果能够为秦兄保全秘密的话,得到的好处绝对比卖出秘密要大得多。因此,这件事徐某绝对不会向外透lù一个字的。”

    秦川点点头说道:“徐兄也请放心,秦某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两人是一边说话,一边向山上走的。不一会儿,便走到了长河剑派用来举行mén派大会的群英(殿diàn)。

    秦川来的已经算是早的了。不过显然有人比他更早。群英(殿diàn)之中,此时已经聚集了十数个(身shēn)穿不同服饰的修士,显然各自代表着不同的mén派。

    秦川暗暗打量着众人,心中不(禁jìn)略微有些感慨。上次来到这群英(殿diàn)的时候,数百个mén派首脑,济济一堂。但是这一次聚会,人数注定要少上一半多了。

    当然,秦川也明白。能够成功度过仙道联盟前期的三次任务考验的mén派,绝对都是拥有一定实力的。将来羽化mén和他们之间,还不知道会发展到何种地步,因此对于这些人,每一个都要留心。

    这时候,徐化元开口道:“秦兄,徐某还有一些别的事(情qíng)要去忙,你便在这里稍作等待吧。”

    说完便告辞离去。

    秦川慢慢走入大(殿diàn)之中,在一个没人的椅子上坐好,早有长河剑派负责接待的弟子奉上香茶。秦川端起茶碗,漫不经心地喝起了茶来。

    其实,表面上漫不经心,但其实目光却在仔细地打量着大(殿diàn)中的每一个人。和自己相熟的栖霞宗宗主孙金鹏,此时并不在大(殿diàn)之中,但是秦川依然发现了两个熟悉的人,就是当初在兑换筑基丹之前,密云谷中遇到的圆月杨宗主,和凌霄派的岳掌mén。

    当初在密云谷中见到两人的时候,秦川留过意,知道他们两个不过都是练气期大圆满修为而已。可是此时一看,立刻察觉到他们两个人(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连忙凝聚目光,展开信息界面,详细查看二人的信息,果然发现自己的感觉没错。那位杨宗主和岳掌mén,竟然都已经成功晋升至筑基前期!

    得到筑基丹才不过短短几天而已,这两个人便都筑基成功了。而且从他们流lù出来的气息判断,这二人的修为,恐怕都在炼器长老邱成风之上!

    看来他们平(日rì)里的积累必定很雄厚,境界也十分稳固。所以一旦筑基成功之后,修为都异常雄厚。

    本来秦川便从《仙道联盟资料详解》一书中了解过圆月宗和凌霄派的信息,知道这两个mén派底蕴很深,实力也很强,均拥有数个练气期大圆满层次的修士。现在二人双双筑基成功,mén派综合实力,更上一层楼。

    而且,当初据他们所说,一个得了两枚筑基丹,一个得了三枚筑基丹。这就代表着,他们的mén派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此时便已经诞生出了更多的筑基期修士。

    虽然都是刚刚加入仙道联盟不久的新mén派的,而且羽化mén已经提前拥有了两名筑基期修士,但是很显然,有些新mén派还是不能xiǎo视的。

    除了那杨宗主和岳掌mén之外,群英(殿diàn)中其他mén派的首脑,竟然也有很多人已经达到了筑基前期的修为。之前地魔尸体兑换筑基丹的任务,看来已经让整个新mén派成员的平均实力,上升了一个层次。

    这样的(情qíng)况下,如果大家均埋头安心发展的话,三年之后,未必不能够跟那些老牌mén派相抗衡。但是如果进行争斗,却势必会相互拖累。因此,按照秦川的意思,最好是不解除新成员保护期。但是,他从徐化元的口中已经提前得知,这件事将由所有mén派联合投票来决定,一个人的主意改变不了什么。

    只能希望,所有的新mén派都能够冷静下来,忍耐住战争和掠夺的渴望才好。否则现在头脑发(热rè),将来三年一过,大多数人都将沦为那些老牌mén派的刀下鱼ròu。

    正当秦川心中思考着的时候,群英(殿diàn)外忽然传来了一声高呼:“长河剑派墨九如墨掌mén到!”

    呼声刚落,白须白袍的墨九如,已经在几名弟子的簇拥之下,飘然入(殿diàn)。mén派联合大会,此时正式开始。

    “各位掌mén今天能够站在这里,足够说明,你们都是jīng英中的jīng英。老朽在这里,首先向你们表示祝贺。前三次任务考验通过,(日rì)后展现在你们面前的,就将是一种新的生活。下面老朽会把相关的物品,全部发到你们手中,你们务必要仔细阅读,因为这将和你们的mén派(日rì)后能否发展壮大,息息相关。”

    墨九如说完,宽大的袍袖一挥,登时有无数的金sè光点,从他的袍袖之中涌出来,四处飘浮,最终不偏不倚,恰好落在了每一位mén派掌mén的手中。

    众人见墨九如说的郑重,都赶紧低头来看。发现原来是一本书和一个储物袋。

    书籍上的内容,秦川早已经从徐化元的口中听说了,知道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都是(日rì)后如何接受自由任务、如何兑换成联盟贡献值,以及贡献值都有何种作用的内容。这时候只是粗粗一看,便收入了纳戒之中。

    至于那一个储物袋之中,则盛装着大量的银白sèyù牌。

    这些yù牌,都是仙道联盟特制的,功能便如同当初地球之上的银行卡一般。所有的贡献值录入、jiāo易,都需要使用yù牌来进行。

    yù牌分为好几种不同的规格,有掌mén专用版式,有核心成员版式,也有普通mén人弟子版式。将yù牌分发给mén人之后,mén人弟子赚取到的贡献值,也便可以由掌mén统一进行管理。

    这yù牌的发放,对秦川来说倒正是时候。只要将yù牌和二级仓储阁贡献衡量功能绑定在一起,那么(日rì)后管理各个弟子对mén派的贡献,就方便的多了。

    发放完yù牌和规则书之后,墨九如果然又提起了关于三年新成员保护期的问题。让(殿diàn)中的诸多mén派掌mén,都慎重思考一下,是否要解除新成员保护。

    当然,这个解除并不是完全解除,只是在新mén派范围内解除,解除之后,新mén派与新mén派之间,可以不受任何限制,肆意行事。不过那些老牌mén派,依然不被(允yǔn)许攻击新mén派。

    老牌mén派和新mén派之间如果想要发起战争,必须等足三年以后,才可以彻底不受束缚。

    墨九如的话刚刚结束,整个群英(殿diàn)之中的气氛立刻变得微妙起来。

    这些新mén派掌mén,在加入仙道联盟之前,无一不是本来区域内的佼佼者,难免心高气傲,自视甚高。

    入盟之后,他们畏惧的,也只是那些拥有强大实力的老牌mén派而已。对于和自己(身shēn)份相同的其他新mén派,却并不是太放在心上。

    尤其是在获得了筑基丹,成功迈入筑基期之后,大多数人更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

    因此,墨九如在这种时候抛出新mén派范围内解除保护期的论调,登时让很多人的心蠢蠢yù动起来。

    除了那些服食筑基丹冲击筑基期却失败的mén派之后,其余大多数mén派,都觉得这个提议实在很好。既不用担心过早遭受到老牌mén派的攻击,又可以毫无顾忌地通过掠夺他人资源提升自己的发展速度,何乐而不为呢?

    秦川不动声sè地观察着大(殿diàn)内诸多mén派掌mén的反应,心中不(禁jìn)暗暗叹息。瞧大多数人脸上那兴奋的样子,显然是赞成解除保护期的。一旦赞成的人占了多数,新入盟的这些mén派,从此便将正式体会到修仙界的弱ròu强食、血雨腥风!

    不过,秦川心中虽然并不赞成解除新成员保护期,但是真要解除,他也不怕。羽化mén依然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走自己的路。赤luǒluǒ的杀戮和掠夺,秦川并不喜欢。但是如果有人不开眼,敢惹到羽化mén头上的话,自己也绝对不会对他客气!

    铁剑宗、通天剑派等一些mén派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正当诸多新mén派的首脑人物,齐聚在长河剑派,开始投票决定自今往后是否在新mén派范围之内,解除三年保护期的时候,通天剑派之中,王灵芝也正站在自己的修炼室之中,十分焦急地走来走去,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

    “报——启禀夫人,庄强已经返回,正在外面求见!”一个年轻的内ménnv弟子,从外面走进来,躬(身shēn)对王灵芝禀报。。

    王灵芝(身shēn)躯不易察觉地震了一震,连忙说道:“快快让他进来!”

    nv弟子应声退下,不一会儿,庄强便走了进来。

    还未等庄强开口,王灵芝连立刻冲到他的(身shēn)旁,急切地追问道:“怎么样,天魂宗的搜索结果如何?”

    庄强咬咬嘴chún,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夫人……天魂宗搜魂**修为最高的两位长老,分别利用陈掌mén和四位长老的sī人物品,施展搜魂**。但是搜索的结果,都说……都说……”

    “少给我吞吞吐吐!他们都说了什么?”王灵芝一见庄强吞吞吐吐的样子,立刻大为焦躁起来。

    “他们都说,已经完全无法和掌mén以及四位长老的灵魂意念建立起感应,也就是说,掌mén和四位长老,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庄强见王灵芝动怒,不敢啰嗦,连忙将结果一口气说了出来。

    “什么?都已经不在人世了……”xìng格一向暴躁的王灵芝,这次听了之后,却并没有发怒,反而双tuǐ一软,跌倒在地上。

    其实,这些天来,陈远扬和四位长老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王灵芝联想到之前秦川撂下的话,心中早已经慌了神。不过不到最后关头,她始终无法相信,自己那修为已达筑基中期,手中拥有灵器级别法宝的丈夫,竟然会死在秦川手中。

    为了确定(情qíng)况,她不惜huā费重金,让庄强带着五人的sī人用品前往天魂宗,请他们宗内的长老施展压箱底秘技——搜魂**,来感应那五人的下落。

    本来心中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但是现在天魂宗传来的消息,却让王灵芝彻底崩溃了。

    筑基中期修为的陈远扬,以及四位筑基前期修为的长老,竟然真的全部死在了羽化mén的手中!

    王灵芝向来脾气暴躁,头脑简单。此时她并不去想,秦川到底有何底牌,凭那么低微的mén派实力,竟然能一口气杀掉五名筑基期修士。现在她的心中,只有浓浓的仇恨,不杀了那姓秦的,不将他的羽化mén满mén杀绝,夷为平地,绝不善罢甘休!

    其实以王灵芝的xìng子,现在恨不得立即便率人去攻破羽化mén。只不过她就算再蠢,也明白违反联盟规则的眼中后果。恐怕还没等自己真的杀上羽化mén,仙道联盟的执法队,已经先将通天剑派的mén人诛杀干净了。

    三年不到,想要亲手屠杀羽化mén是不可能的。但是杀夫之仇,外加杀子之仇,王灵芝无论如何也忍不了三年。

    “庄强!我早就命你想出一个现在就可以对付折磨羽化mén的办法。现在这么多天过去了,你到底想出办法来了没有?”自己没有办法,王灵芝便转头去朝庄强咆哮。

    庄强不敢迟疑,连忙说道:“启禀夫人,xiǎo人已经想出了一个最好的办法!”

    “既然有办法,那还不快说!难道等着要我赏你几巴掌,你才想说吗?”

    庄强的脑袋上,立刻渗出了冷汗:“夫人息怒。以xiǎo人来看,短期内咱们想亲手收拾羽化mén,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新mén派下手。夫人也知道,新mén派在经历了三次任务考验之后,便会集体投票来决定是否提前解除三年的保护期。我们可以派人去仔细探听消息,如果他们选择解除了保护期,那相互之间便可以肆意攻杀。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huā费重金,收买一个或者几个有实力的mén派,让他们替我们出面,彻底灭杀了那羽化mén!”

    虽然现在已经确定,掌mén陈远扬以及四位长老,都是因羽化mén而死。但是庄强的看法和王灵芝一样,都认为他们只是中了秦川的诡计。因此,依然不把羽化mén的真正实力放在眼里。

    “这个主意可行,你给我立刻去办!记住,不论huā费多大的代价,都要让羽化mén去死,一定让羽化mén给我去死!”王灵芝咬牙切齿地说道。

    庄强立刻说道:“夫人放心吧,一切包在xiǎo人(身shēn)上。”

    他之前为了能够多多勒索新mén派的店铺,榨取利益,在中央城里huā费了大量的心力。因此对于诸多新mén派的实力,也颇为了解。找出几个能够对付羽化mén的mén派,自然不是难事。这时候,脑海中已然浮现出两个mén派的名字——圆月宗、凌霄派!

    [w  w  w  .  b  o  o  k  .]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