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借牙吃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237章借牙吃

    通天剑派的灭绝雷光大剑阵,必须众人全力催动,才能够运转起来。此时陈远扬等五人,自然无法留手。

    随着剑气雷球在大片区域中酿成雷电风暴,轰击四面八方,陈远扬等人体内的法力,也飞地消耗着。没用多久,原本法力充盈的体内经脉,便变得如同干涸的河流一般。

    当然,陈远扬等人法力剧烈地消耗着,和他们进行战斗的天蜃魔蟾,也同样不轻松。天蜃魔蟾纵蜃气,幻化种种景象,精妙诡异,但也同样是需要消耗大量法力为支持的。

    本来,按照天蜃魔蟾的感应,对方只是一批还没有迈入筑基后期的低阶修士,自己完全有把握能够把他们轻松困死在海市蜃楼之中,成为腹中之餐。哪知道对方的合击剑阵,威力居然如此之大!纵然全力催动蜃气动进攻,居然也无法奈何对方半分。

    现在,他们双方面已经完全陷入了胶着的状态,全力以赴之下,谁都没有了退路。必须咬紧牙关将对手耗死,自己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否则的话,一旦自己法力先耗尽,将立刻死在对方的强猛攻势之下。

    这样的状态,不论是通天剑派那五人,还是天蜃魔蟾那只智慧并不弱于人类的妖兽,心中都充满了无比的担忧。但是,站在场外观战的秦川,却是最高兴的人。

    耗吧,耗吧,你们双方尽地耗吧!等你们耗到油尽灯枯的时候,就是羽化门出来为你们的战斗收尾的时候!

    当然,高兴归高兴,秦川的精神却丝毫也未见放松。一双眼睛,始终紧紧关注着天蜃魔蟾的幻象和通天剑派的剑气雷暴。

    “掌门师兄,通天剑派的雷暴开始减弱了!”

    咬着牙硬撑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之后,通天剑派众人的法力,终于无法再支持如此巨大的消耗。四方雷电轰击的威力,迅地开始减退。邱成风现这种迹象之后,立刻忍不住开口,像秦川禀报。

    秦川当然也看的清清楚楚。立刻点点头,神郑重地说道:“通天剑派不行了,战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各位师弟师妹,待会儿在我出命令之后,你们立刻走出这紫色野草的范围,催动法宝向沼泽地的西南角起冲锋。”

    紫色野草,乃是天蜃魔蟾幻化出来的海市蜃楼中,生门之所在。现在周围蜃气滚滚,幻象无数。一旦走出这紫色野草的范围,陷入蜃气的围困之中,绝对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如果现在布命令的人换成通天剑派掌门陈远扬,不论他如何保证,其他四位长老肯定都宁可抗命不遵,也绝对不会拿着自己的xìng命去冒险。

    但是羽化门的这几位长老却不同。他们对于秦川,无可置疑的信任。既然秦川叫他们出去,那一定有有足够的理由,足够的把握。因此,即便秦川并没有给出任何许诺,他们也没有丝毫质疑,都顺从地点点头,表示坚决执行命令。

    秦川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不有所感动。他们这无声的点头,代表的,却是对自己绝对的忠心!

    不过,这时候事的展,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抓捕五级妖兽的机会,稍纵即逝,秦川并没有时间去给大家详细解释。只得将这份感动藏在心中,密切关注战场中的变化。

    一切果然和他预料的相同。剑气雷球威力虽猛,但法力的消耗更是严重无比。经过刚才那般疯狂的轰击之后,此时此刻,通天剑派五个人体内的法力,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雷球的光芒大幅度减弱,劈出来的雷电,也不再像刚才那般粗如手指,变得只有头丝一般细。

    剑阵的衰败、五个人的倒下,只在瞬息之间。

    秦川看出来通天剑派的剑阵已经是强弩之末,妖兽天蜃魔蟾当然也看出来了。它虽然消耗同样剧烈,但毕竟法力深厚,还有一点余力。嘴巴一张一合,喷出最后一股强大的蜃气,幻化出上百个新的地魔,纷纷挥动疾风魔刀朝通天剑派五人砍杀过去,准备毕其功于一役。

    看到这一幕,秦川的眉毛猛然突突突地跳动了几下。等得就是这一刻,现在好机会终于来临了!

    “各位师弟师妹,快冲出去!”秦川手臂一挥,大声下达命令。

    诸位长老得令之后,毫无迟疑,立刻便纷纷催动自己的法宝,义无反顾地扑进了滚滚的蜃气之中。

    刚一陷入海市蜃楼,原本专心控蜃气攻击通天剑派诸人的天蜃魔蟾,立刻惊讶地察觉到,自己的幻境之中,竟然又有别的人员闯入。虽然魔蟾此时也已经临近油尽灯枯的程度,但是本能地以为羽化门这几位长老,乃是通天剑派的援兵,因此还是不惜使出吃的力气,竭力控蜃气幻象,对他们进行围堵、攻杀。

    羽化门这几位长老,综合实力远远弱于通天剑派那五人。蜃气一动,登时眼前千变万化,仿佛陷与地底魔族千军万马的围困中一般。无数的铁臂獠牙,无数的疾风魔刀,简直阻隔了一切生机。

    几位长老哪里敢懈怠,立刻全力催动自己的法宝,和铺天盖地而来的地魔相抗衡。

    与此同时,秦川也同样出手了!

    只见他的后,至阳飞剑那耀眼无比的光芒,陡然腾空升起,照耀四方。

    强光之中,秦川伸手一抓,飞剑立刻福至心灵,被他准确地抓。

    “魔蟾,吃我一剑!”秦川吼叫一声,大寂灭玄金剑气中的瞬杀**法诀,在心中流转不息。整个人的移动度,忽然提升了许多倍。前一刻似乎刚刚出剑,下一刻竟然已经迫近到天蜃魔蟾藏的那一片石水域,就如同瞬间移动一般。

    虽然现在秦川剑气修为还浅,不能真的达到瞬间杀人的程度,但是这度,也已经足以远同层次的修士。

    天蜃魔蟾正运转最后的蜃气,想要将通天剑派那五人,以及羽化门的几位长老同时击垮。哪知道忽然之间,周杀气浓郁,竟然被人近到五丈之内!

    这让天蜃魔蟾万分惊恐,毛骨悚然。它几乎所有的战斗力,都在蜃气之上。如果近搏的话,甚至连一只四级的妖兽都打不过。

    危急关头,已经顾不上杀人了。连忙收回所有的蜃气,全数攻向秦川,要将这个近之敌,优先灭杀。

    所有的蜃气都朝秦川进攻,顿时秦川便陷入了恐怖幽深的幻境之中。不过,秦川早已经料到会是如此,不慌不忙,手掌极为快地在腰间一挥,顿时一阵白光便从他的腰间诞生,然后迅扩大冲霄灵鹤!

    冲霄灵鹤之前一直安静地待在灵兽袋之中,此时一现,对着前方那滚滚的蜃气,立刻就是一阵清亮的鹤啸。

    这清亮的鹤啸之声,可不是普通的鸣叫,乃是冲霄灵鹤得自灵兽园中的天赋技能——破魔清音。

    这破魔清音,对幻象攻击类型的法术,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本来,冲霄灵鹤只有三级,和这只五级的天蜃魔蟾差距极大,即便全力施展破魔清音,也是破不掉天蜃魔蟾的幻境的。

    但是现在却不同。经过连番的剧烈消耗,天蜃魔蟾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冲霄灵鹤则一直在养精蓄锐,此时嘹亮的鹤啸声一响,音波锐利无比,瞬间便将蜃气洞穿、瓦解。

    蜃气被破之后,笼罩于这一方天地之间的所有幻象,顿时如同潮水一般迅退却,沼泽地的真正形貌,再一次清晰地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退了!退了!幻境终于退了!”远处,陈远扬看到周围环境改换,变成茫茫无边的沼泽地之后,欣喜地喃喃自语了一句,忽然觉得四肢软,无法控制。原地摇晃了两下,便“扑通”一声,瘫软在地上。

    他一倒,紧接着又是扑通、扑通几声,其余四位长老也无一例外,全部瘫倒在地。嘴巴大张,眼睛微眯,口中几乎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若不是有秦川忽然出手,这时候恐怕他们已经全部昏迷过去。

    秦川虽然对通天剑派这五人充满愤恨,但是此时却无暇理会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只天蜃魔蟾上。

    蜃气一破,天蜃魔蟾的形也顿时显现出来。它趴在石群中,一条的缝隙里面,浑碧绿晶莹,如同用宝石玛瑙雕刻出来的一般。体周围,一直有淡淡的蜃气萦绕,显得有些朦胧、神秘。而且此时它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惊恐的光芒。显然没有想到,秦川居然能够如此迅地便瓦解它的海市蜃楼!

    “嘿嘿,东西,饶你法力强横,也比不过本掌门算无遗策!赶紧弃暗投明,加入到我羽化门这个前途无量的大家庭里来吧!”秦川嘴上调侃,手底下却丝毫不慢。和冲霄灵鹤双双联手,将天蜃魔蟾所有逃脱的路线全部封的死死的。

    天蜃魔蟾当然不甘心束手就擒,本来还想要尝试着逃跑。但是左有中品灵器至阳飞剑的锐利剑锋,右有冲霄灵鹤能够劈裂巨石的翅膀,根本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绝望之下,天蜃魔蟾忽然猛地跳起,狠狠地撞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顿时,“啪”的一声,肚皮仰翻,口角流血,竟然自杀死了!

    这时候,羽化门几位长老已经完成任务,凑了过来,正巧看到天蜃魔蟾自杀这一幕,立刻心中大惊。

    这一路上费劲周章,总算曙光在望,要收获一只五级妖兽了,哪知道对方竟然xìng高傲,宁可自杀,也不愿意被擒拿!

    不过,诸位长老心中惊讶惋惜,秦川的脸色却丝毫不变。反而笑yínyín地走上前,扯着天蜃魔蟾的一条腿儿,将它拎起来,然后另一只手手掌一握,一伸,掌心处立刻出现了一枚红彤彤的丹药。

    这丹药几位长老都认得,乃是炼丹长老曹懒亲手炼制而成的下品丹药“麻醉丹”。服食一颗,足足能让人浑麻醉,一天一夜不能动弹。对于妖兽,药效还要更持久。

    拿出麻醉丹之后,秦川立刻捏着天蜃魔蟾的嘴巴,将丹药塞了进去。然后,这才打开灵兽袋,将冲霄灵鹤和天蜃魔蟾,一同收入其中。

    “嘿嘿,东西,你这一手儿自杀的表演,确实真。只可惜我早已经掌握了你所有的底牌,你是瞒不过本掌门的。”秦川收了天蜃魔蟾之后,心中暗自喜乐。

    天蜃魔蟾的自杀表演虽然很真的,但是秦川早在地底世界详图之中便看过记载,知道这天蜃魔蟾最为狡猾,也最为怕死,绝不会自己结束自己的xìng命。因此,不论它表演的多真,都一定是在诈死。

    现在,麻醉丹下肚,饶是五级妖兽,也得乖乖地睡上一天一夜。秦川了却一桩心愿,欣喜万分。

    门派升级第五级的主线任务中,要求拥有一只五级妖兽。本来以羽化门的门派实力,即使倾全派之力,也根本打不过五级妖兽的。不过现在拿着通天剑派当枪使,终于如愿以偿,将五级妖兽抓到手了!

    只要动用灵兽园的驯化功能将天蜃魔蟾驯化了,不但任务条件得到满足,而且门派的整体战斗力,又将大大提升!

    收好被麻醉了的天蜃魔蟾之后,秦川心满意足,慢慢转过,目光落在远处已经全部瘫软在地的通天剑派五人上,神渐渐开始变得冷酷起来。

    其余几位长老,站在掌门后,也一个个摩拳擦掌。刚才一路走来,通天剑派这五个人嚣张的不可一世,口口声声要将羽化门置于死地。可是现在,他们却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也该轮到羽化门来制裁制裁他们了!

    秦川慢慢移动脚步,走到了陈远扬的面前,低头俯视着陈远扬闭目装死的样子,冷笑着说道:“陈大掌门,果然修为深厚啊。贵门其余四位长老,都丝毫不能动弹,但是你却能够暗暗运转法力,调息体。厉害,确实是厉害!”

    陈远扬听了这话,不眉头一颤,睁开了眼睛。他本来想要不动声色的恢复一些法力,然后趁机逃离这里,哪知道一切都没法瞒过秦川,还是被他现了。

    这时候,他只得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秦川,说道:“姓秦的,你想怎么样?”

    秦川冷笑道:“不想怎么样,只是想替我这几位师弟师妹,将一路上受到委屈全部讨回来!”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像你这种窝囊如猪的杂碎,想不到居然也会有机会在我面前装模作样!”陈远扬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

    秦川听了,不哈哈大笑起来:“龙?虎?你真看得起你自己!这一路走来,你完全是被我牵着鼻子来到这里的,难道直到现在你还没有醒悟么?半点脑子都没有,你才是一头彻彻底底的蠢猪!”

    陈远扬的脸色不一变,咬牙切齿地说道:“姓秦的,你果然险狡诈!是男人的话,出了虚渊,跟我到天刑台上一决生死!实力不济,只会玩弄谋诡计,算什么好汉?”

    秦川用手点点自己的脑袋,说道:“难道你以为,实力就只是蛮力么?智商,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临死前懂了这一点,你也算死的不冤了。”

    陈远扬忽然森森地笑了起来:“你有胆子杀我么?一旦对我动手,你们羽化门的三年新成员保护期立刻失效,后人人可杀!如果你真像你自己刚才说的那么有智商,就一定不会浪费这安稳展的三年,过早暴露在诸多强大门派的爪牙之下。所以,我相信,你一定不敢杀我!”

    秦川脸上浮现起一副惋惜的表,摇着头说道:“陈远扬啊陈远扬,你的智商,实在是有限。今天我就教你一些既可以杀人解气,又不必担心规则束缚的方法!”

    话音一落,秦川的眼睛里陡然掠过一抹浓浓的杀机,朗声叫道:“邱师弟、陈师弟!”

    “属下在!”邱成风和陈浩立刻齐齐上前一步,躬应答。

    “你们两个到附近转转,抓几只地魔回来。记住,一定要生擒!”秦川命令道。

    “遵命!”二人再一躬,立刻结伴走开,去执行命令。

    陈远扬的脸色渐渐变了,虽然依旧强自保持镇定,但瞳孔深处的那一抹恐惧,已经有点延时不住了。

    “姓秦的,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川微笑道:“我想,地底魔族时不时便要被我们仙道联盟的成员杀戮,也委实活得有些不容易。今天本掌门就一善心,给他们提供一顿免费的大餐。我想,筑基期修士的血,地魔们一定会很喜欢吃的!”

    “你你你想借刀杀人?!”

    “不是借刀杀人,只是借牙吃而已。这周围的地魔很多,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和你的长老们,就可以亲体会一番地底魔族牙齿的锋利程度了。”

    秦川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