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骗灵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226章  骗灵器

    庄强见到从天刑台上走下来的人是秦川之后,心中已经知道不好。但是仍然不敢相信陈天一已经死了。

    听了秦川让他收尸的话之后,庄强立刻冲上天刑台,果然看到陈天一已经(身shēn)异处,死得不能再死了。

    庄强简直惊恐万分。陈天一不但是通天剑派的少掌门,而且是年青一代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今(日rì)死在这里,他也要担上天大的干系!

    庄强忍住剧烈跳动的心脏,先将陈天一的尸体收了起来,然后冲下天刑台,伸手指着秦川,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姓秦的,你竟然真的杀了我们少掌门!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们羽化门全派老xiao,全都死定了!”

    秦川根本懒得理会庄强这种跳梁xiao丑,一手拉着苏浅雪,一手招呼孙金鹏:“走,到我们羽化阁中,大家好好喝上一场,庆祝今天开张大吉!”

    三人并肩转(身shēn),扬长而去。

    庄强又气又惊,不过知道事关重大,半刻钟也不敢耽误,连忙赶往通天剑派在中央城中的传送阵,火返回通天剑派。

    通天剑派门派所在地,名为“剑山”。剑山山如其名,不论是主峰还是副峰,都tǐng拔陡峭,如同出鞘长剑一般,直netbsp;   通天剑派在剑山之上,已经展经营了数十年。门派**拥有筑基中期修士两名,筑基前期修士五名,其余练气期弟子更是众多。

    在仙道联盟一星区域,通天剑派的实力仅仅处于中游水平。不过这样的水平,用来压迫新入盟的门派,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正是因为如此,庄强在中央城里的敲诈勒索行为,才会无往而不利。

    但是,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想不到今天碰上秦川这个硬茬子,不但敲诈勒索不成,还搭上了少掌门的xìng命!

    此时,庄强已经预料到,自己将这个消息上禀门派之后,绝对会面对无比剧烈的雷霆怒火。但是隐匿不报,他更是不敢。只得一边擦汗,一边驾御飞行法器,火登上剑山。

    (身shēn)为门派内门弟子,庄强可以直接登上通天剑派主峰。上了主峰之后,他直奔门派大(殿diàn),寻找掌门,却从轮值弟子口中得知,掌门因为有要事,已经下山去了,不知哪一天才会返回门派。

    庄强不(禁jìn)急的满头大汗,这种大事,实在不敢耽搁,想来想去,只得去禀报掌门夫人。

    通天剑派门派之中,达到筑基中期修为的修士共有两名。其中一名是掌门陈远扬,另外一名便是掌门夫人王灵芝。

    王灵芝虽然是女流之辈,但是修为却还在丈夫陈远扬之上,在通天剑派中,极有言权。另外,她也极为溺(爱ài)自己的儿子陈天一。

    通天剑派之中,共有灵器级别的法宝两件。其中一件,在掌门陈远扬手中。另外一件邪云金刚镯,本来属于王灵芝,但她却出于对儿子的疼(爱ài),给了陈天一,不惜自己使用法器级别的法宝。

    现在,庄强前来拜见了王灵芝,不敢隐瞒,从自己受陈天一指使,在中央城里敲诈新开的店铺,到秦川不受威胁,再到陈天一和秦川上天刑台决斗,最终(身shēn)异处的事(情qíng),原原本本地讲给了王灵芝听。并且将陈天一的尸体取出,呈给王灵芝看。

    王灵芝一见儿子尸体,简直差点当场昏厥过去。伏在尸体上痛哭一场之后,立刻跺脚而起,咬牙切齿,煞气冲天:“畜生不如的羽化门!居然敢杀我儿子,老娘让她全派上下,血流成河!”

    虽然整件事(情qíng),乃是陈天一作恶在先,而且上天刑台决斗,双方又是你(情qíng)我愿,生死自负,但是王灵芝哪里会管这些。

    别人的xìng命,在她眼里如同草芥,但她儿子的xìng命,却看得比自己的xìng命还重。本来,当初给儿子取名的时候,寓意便是“天下第一”。

    哪知道现在儿子还没成长为天下第一修士,居然便已经半路夭折。王灵芝此时心中,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秦川。

    吩咐(身shēn)边弟子,将陈天一的尸体好好装殓起来,王灵芝怀着满腹的仇恨,狠狠地踢了庄强一脚,咬牙切齿骂道:“你这该死的东西,还不前面引路!等我教训了姓秦的,回来再跟你算账!”

    这一脚王灵芝动用了真元,庄强被她踢中,疼痛万分,感觉骨头都要折断了。但是却丝毫不敢吱声,连忙一拐一瘸地走在前面带路。

    王灵芝又招来四名内门弟子,通过传送阵,一路杀气腾腾地奔向秦川的羽化阁。

    和陈天一在天刑台上的决战,让羽化阁在方圆一带,登时名气大增。此时虽然已是中午时分,但是阁中的生意依然非常好,有近十名修士,正在羽化阁中挑选货物,讨价还价。

    王灵芝杀气腾腾,怒火满xiong,冲进羽化阁,立刻放声大吼:“姓秦的,你给我滚出来!敢杀老娘的儿子,老娘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生吞活剥!”

    众多修士立刻明白,这乃是通天剑派得知陈天一的死讯,上门寻仇了,一个个害怕惹火烧(身shēn),赶紧走出羽化阁,在外面远远地围观。

    羽化门中的弟子,也连忙进入后堂,将消息禀报给正在和孙金鹏、苏浅雪二人吃饭的秦川。

    秦川在杀陈天一的时候,便已经做了个充分的思想准备。此时见通天剑派上门兴师问罪,并不意外,神态安然,慢慢走到前厅。

    王灵芝见秦川走过来,瞪着已经充血的眼睛,盯着他问道:“你就是那姓秦的?”

    “不错,我便是羽化门掌门,秦川。你在我羽化阁中喧哗叫嚷,又是何人?”秦川面无表(情qíng)地反问。

    “我是何人?我便是通天剑派掌门夫人王灵芝,被你杀死的陈天一的母亲!”

    “王道友,今(日rì)之事,谁是谁非,你在周围店铺中打听一番,便可知晓。不是我秦某人残忍好杀,实在是被你们通天剑派弟子欺上门来,不得不出面应对。再说,天刑台上的赌斗,生死各安天命。(身shēn)为仙道联盟的修士,我想这规矩你一定知道。”秦川对着暴怒无比的王灵芝,言辞冷静,有条有理。

    当初庄强上门敲诈,被吓走后又找来陈天一继续挑衅,秦川便已经知道,不论如何,通天剑派这个仇家是结定了。

    陈天一口口声声三年后要灭亡羽化门,秦川杀他自然也不会手软。此时跟王灵芝解释,也不是被对方筑基中期的气焰震慑到,只是要完全占据“理”字。

    王灵芝此时哪能听进秦川的话,怒骂道:“狗一样下((贱jiàn)jiàn)的东西,竟然跟老娘讲规矩?你也配!敢杀我儿子,我定要将你羽化门满门屠尽,jī犬不留!”

    秦川本来也没奢望王灵芝能够明辨是非,此时听她泼fù骂街,也并不意外,只是淡淡说道:“就算你实力再强,想要屠尽我羽化门满门,也得等到三年之后。至于现在,请你离开羽化阁。否则的话,我会立刻招来中央城执法队,告你扰1uan经营!”

    “执法队又如何?就算万法仙尊亲临此地,老娘也不怕!来人,给我砸了这羽化阁!”王灵芝张牙舞爪,状若疯魔。

    “夫人,砸不得!砸不得呀!一旦惊动执法队,我们吃不了兜着走!”王灵芝要疯,庄强可不疯,一听她命令砸店,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劝告。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王灵芝一巴掌已经甩到了庄强的脸上:“狗一样的东西,老娘用得着你来提醒吗?”

    庄强被一巴掌打得嘴角流血,却半声也不敢吭,捂着脸站到一边。

    王灵芝虽然嘴上嚣张叫嚷,其实也并不敢真的违反中央城的规矩,转过头去,狠狠盯着秦川,说道:“姓秦的,现在由得你得意。不过我保证,早晚有一天,让你死的比谁都难看!我们走!”

    王灵芝扔下一句诅咒,率领几名弟子离开了羽化阁。秦川望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一声,也重新返回后堂。

    后堂之中,孙金鹏长叹一声,说道:“秦兄,事(情qíng)恶化到这一地步,(日rì)后通天剑派跟你们羽化门,绝对是不死不休了。”

    秦川微微笑道:“孙兄,你错了。其实从我拒绝接受庄强的敲诈勒索开始,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你想,整个仙道联盟,完全是弱rou强食的世界。通天剑派将我们新入盟的门派,完全当成féi羊来看待。不老老实实给他吃,他势必要杀一儆百,确保震慑力。因此,我杀陈天一,并不是恶化局势,反而是趁机削弱对方的实力。”

    孙金鹏仔细一想,恍然大悟。脸上不(禁jìn)浮现起佩服的神(情qíng),说道:“秦兄不但勇气过人,而且虑事周密,大局在握,孙某真是佩服之至。”

    秦川道:“孙兄过奖了,这不过是秦某一向做事的原则而已。对朋友绝对仗义,对敌人绝不手软。”

    王灵芝率众退去之后,秦川和孙金鹏、苏浅雪吃完了饭,也各自开始忙碌各自的事(情qíng)。下午时分,秦川正打算和苏浅雪清算开业一天的收入,悉数纳入门派仓库,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秦川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青袍、背长剑,留着三缕长髯的中年人,在几个随从的陪同之下,走进了羽化阁之中。细看此人面容,竟然和在天刑台上被秦川杀掉的陈天一,有五六分相像。

    秦川心中了然,这个人,八成就是陈天一的父亲,通天剑派掌门!

    将目光凝聚在来人(身shēn)上,他的基本信息,立刻在秦川的面前呈现出来:

    姓名:陈远扬

    门派:通天剑派

    职位:掌门

    灵根:金

    修为:筑基中期

    神通:碧焰灵蛇芒

    陈远扬……

    果然是陈天一的父亲来了。

    王灵芝中午刚刚来闹了一场退去,这陈远扬又来干什么?莫非还要再闹一场?

    秦川知道,自己杀了对方的儿子,仇怨绝对无法化解。因此不动声色,静静等待对方出牌。

    “这位道友,进我羽化阁来,不知有何需求?”苏浅雪虽然不能像秦川一样查看来人的(身shēn)份信息,但是从秦川的神(情qíng)变化之中,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秦川不说话,她则主动上前招呼。

    陈远扬伸手捋了捋胡须,并不理会苏浅雪,反而朝秦川走过去,拱拱手说道:“在下通天剑派掌门陈远扬。这位青年才俊,想必便是羽化门秦川秦掌门吧?”

    “原来是陈掌门到了。不错,在下便是秦川。”秦川也拱拱手,说道。

    “在下近(日rì)来出门办事,今(日rì)下午返回门派,立刻便听到了犬子死于秦掌门之手的消息。按理说,天一乃是我辛辛苦苦二十年才养育netg人的,死于秦掌门之手,我不气不怒绝不可能。不过,我向来也知道,犬子举止不端,行事恶劣,想说为他讨还公道,实在无言开口。更何况,秦掌门和犬子乃是在天刑台上公平比斗,生死各安天命。因此,在下思量再三,冤家宜解不宜结,希望秦掌门和犬子的冲突,不要展成你我两派之间的斗争。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秦掌门你看可好?”

    陈远扬(身shēn)为通天剑派掌门,掌握着极强的实力。现在儿子被一个新入盟的门派杀掉,他居然说出这样一番和气的话,苏浅雪站在一旁,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这陈远扬,竟然是一个敦厚谦和,明了事理的人?

    可是,如果他真是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纵容儿子和门人,在中央城里敲诈勒索好几年?

    陈天一和庄强的敲诈勒索行为,要说陈远扬不知道,苏浅雪是绝对不信的。再说,几年前也曾有过门派不受勒索,三年保护期过后,立刻被通天剑派灭门,这也是一个明显的佐证。

    综合诸多条件,苏浅雪认为,这个陈远扬,恐怕敦厚谦和是假,装腔作势是真!

    毕竟,再明了事理的人,得知儿子死了之后,也不可能保持如此冷静平和的态度。

    他一定是心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羽化阁中表演来了!

    对!一定是这样!希望掌门师兄,可不要被他虚伪的表演给门g蔽啊!

    苏浅雪暗暗在心中说道。

    这时候,秦川也开始说话了:“陈掌门如此通(情qíng)达理,秦某深感欣慰。事实上,我羽化门刚刚加入仙道联盟不久,无缘无故,绝对不敢去招惹像贵派这样的老牌门派的。实在是被人欺上门来,不得不出手自保。”

    “秦掌门放心,我夫人那里,已经安抚妥当,(日rì)后,绝不会有通天剑派的人再找羽化门的麻烦。”

    “双方能够化解冤仇,实在是再好不过。另外,不管怎么说,贵派少掌门,毕竟是伤在我手中,如果你我两派能够化解冤仇,我羽化门愿意献上一定的财物,作为补偿。”

    听了秦川的话,陈远扬摆摆手说道:“秦掌门客气了,赔偿什么的,完全不必。只要肯将犬子手上的邪云金刚镯归还,在下便感jī不尽。”

    原来这陈远扬故作大度,真正目的是想骗回他们的灵器邪云金刚镯!哼,恐怕法宝刚一到手,他们通天剑派立刻就会撕掉伪装,重新翻脸!掌门师兄,千万不要上他的当啊!

    这种时候,苏浅雪不适合cha嘴,只能在心中暗暗着急。

    其实,以秦川的智慧,看到陈远扬的反常表现,再听到他现在的一番话,怎么可能猜不出他的真实意图。邪云金刚镯乃是灵器级别的法宝,十分珍贵。留在羽化门,对羽化门的自保能力,将大大增强。而如果归还通天剑派,反而会让通天剑派拥有更强的力量来打击羽化门。这种蠢事,秦川绝对不会做。

    陈远扬可以说的冠冕堂皇,秦川自然也会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陈掌门,邪云金刚镯乃是你们通天剑派之物,按理说完全应该归还。不过,令郎这几年在这一带,强取豪夺了很多门派的东西。现在诸多门派脑,已经一致商议,决定将镯子卖了,换成灵石,平均分配给每一个人,用来弥补损失。因此归还之事,我也做不了主。我看不如这样,陈掌门便将令郎这几年敲诈勒索得到的物品,全部拿出来,归还周围各家店铺,然后,我再将邪云金刚镯归还,你看如何?”

    “很好,很好。”陈远扬一边点着头,一边缓缓说着。不过,之前的谦和语气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冰冷的仇恨语气,“秦掌门说话做事,滴水不漏,果真是英雄出少年!这等手段,敢对我通天剑派下手,也就不足为奇了!邪云金刚镯,我不要了,你就自己留着吧!希望这镯子在你手中,可以保你几(日rì)平安!”

    说完之后,陈远扬袍袖一甩,冷哼而去。

    秦川望着他的背影,也不(禁jìn)冷笑:仅凭这点手段,就想骗回去一件灵器,未免想得太美了!

    不过,他的心中,也暗暗戒备。相比起泼fù一般的王灵芝,显然陈远扬这种人更加(阴yīn)险,更加难对付,自己(日rì)后,必须分外xiao心才行。

    秦川和苏浅雪猜测的都不错,陈远扬自从得知儿子丧命秦川之手后,冷静分析一番,知道羽化门出于新成员保护期内,很难奈何得了秦川,上门威胁痛骂,毫无益处。因此,他才想出了这样一个主意,至少先将邪云金刚镯这个灵器骗回来再说。

    哪知道,那姓秦的居然油盐不进,一番表演毫无用处,简直让陈远扬气炸了肺。

    不过,(身shēn)为加入仙道联盟几十年的老牌门派,陈远扬才不相信,自己会被一个mao头xiao子给拿捏住。就算处于新成员保护期内,要整死他也一样可以找到办法!

    想到这里,陈远扬立刻对周围的弟子出命令:“调转方向,不回剑山,去长河剑派!”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