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不解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225章  不解释

    陈天一的碧焰灵蛇芒,乃是采集诸多异种火焰,再融合多种蛇妖剧毒,凝炼而成的神通。修炼过程之中,(身shēn)体要遭受极大的痛苦折磨,但是一旦练成,则威力极大。

    现在,陈天一看到火焰长蛇毁掉秦川的法器,并且蔓延到他的(身shēn)上,登时心中大为得意起来。只要被碧焰沾(身shēn),别说是筑基前期了,就算是筑基大圆满,也得(身shēn)死道消!

    嘴角含着残忍而得意的笑容,陈天一已经开始等待着秦川痛苦嘶叫、满地打滚的(情qíng)形。

    哪知道,事(情qíng)的展,却并没有按照陈天一的剧本往下演。当碧焰长蛇烧掉秦川浑(身shēn)衣服的时候,秦川(身shēn)上,猛然爆起一阵强烈的银色光芒。银光瞬间在体外凝结而成一件护(身shēn)铠甲,将秦川上上下下,全部掩护其中。碧焰长蛇烧到银色铠甲上之后,竟然被上面散出来的力道,猛然弹开!

    陈天一虽然向来高傲自大,但(身shēn)为通天剑派掌门之子,还是有一些见识的。一看到银色铠甲,立刻惊讶地叫了一声:“灵器!”

    秦川的衣服虽然被烧,但是明阳玄甲现形出来,覆盖全(身shēn),非但不显得狼狈,反而额外增添一股英tǐng气质。他舒展一下双臂,感受着明阳玄甲护住周(身shēn)的舒服感觉,冷冷地对陈天一说道:“算你识货。我有灵器护(身shēn),你的碧焰灵蛇芒,休想伤到我分毫!”

    嘴上虽然毫不示弱,但是秦川的心中,此时却忍不住暗暗惊叹。陈天一修炼的碧焰灵蛇芒,虽然只是xiao神通,但是他对碧焰的cao纵,十分精妙。要不是有明阳玄甲护(身shēn),今(日rì)自己恐怕要吃一个大亏!

    当然,秦川知道,自己之所以落入下风,完全是修炼神通时(日rì)太短的缘故。(日rì)后只要自己潜心钻研大寂灭玄金剑气,这一门无上级神通,绝对会挥出比碧焰灵蛇芒恐怖十倍、百倍的威力。

    “姓秦的xiao子,想不到你才刚刚入盟两个月,居然便拥有这么多好东西!本公子对你,倒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三年之后,我们通天剑派,一定会第一时间杀上羽化门,将你们全派屠戮干净,作为迎接你们脱离保护期的礼物!”

    通天剑派也是从新成员时期过来的,陈天一很清楚,刚刚入盟的时候,几乎每个门派都处于苦苦挣扎的边缘,能够保住门派不灭亡,已经不错了,断不可能得到太大的好处。肯定没有钱在藏宝天阁或者中央城里,购买神通、灵器等宝物。

    可是这羽化门掌门秦川,不但使用的神通大为精妙,而且竟然还有灵器护(身shēn)。这实在是一只大féi羊。

    陈天一已经打定主意,今天杀了这姓秦的,回去之后还要禀告父亲,密切关注羽化门这个门派,一旦三年新成员保护期结束,立刻杀上他们老窝,劫掠一切宝物!

    听着陈天一这恶毒的话语,秦川冷笑起来:“想要杀人夺宝,可以。但前提是,你今天能够活着走下天刑台!”

    “哈哈哈哈,你以为有件下品灵器护(身shēn),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本公子同样不缺宝贝!”陈天一仰天狂笑一番,猛然手腕一挥,手底迸出一阵强烈的红色云气。红云之中,有一个圆溜溜如同手镯一般的法宝,在不停翻腾,引起红云周围的天地元气,都随之滚滚bo动,形成一阵又一阵的气1ang。

    这法宝一现(身shēn)便如此声势,看来绝非凡品。秦川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凝聚在那镯子之上。镯子的信息立刻在他的眼前呈现出来:邪云金刚镯,下品灵器。

    居然是一件灵器级别的法宝!自从接掌羽化门以来,秦川遇敌无数,今天,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对手使用灵器。

    不过想想这也没什么不正常。对于xiao门派来说,灵器级别的法宝珍贵难得,但是通天剑派,乃是拥有众多筑基期修士的大门派。陈天一(身shēn)为掌门之子,手上有一件灵器,也在(情qíng)理之中。

    陈天一亮出宝贝之后,眼神之中开始浮现起(阴yīn)狠残忍的神色,冷冷地说道:“碧焰灵蛇芒破不了你的护(身shēn)宝甲,就让你尝尝我的邪云金刚镯!”

    话音一落,法力立刻大肆运转起来。邪云金刚镯光芒四(射shè),云气滚滚,闪电般砸向秦川。

    这邪云金刚镯,乃是以中州大6东海海底七彩沙,外加阳山精铜反复淬炼而成的法宝。施展起来,金刚镯周围彩云缭绕,míhuo敌人的视线,而金刚镯本(身shēn),则度快,并且蕴含极大的力道。一旦被击中,登时便是rou(身shēn)碎裂,鲜血四溅的下场。

    此时邪云金刚镯出手之后,秦川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在周(身shēn)dang漾开来,仿佛有三山五岳当头压下来一般。虽然明阳玄甲防护功能很强,但是秦川也不敢硬碰硬。连忙法力运转全(身shēn),进行闪避。

    秦川修炼的无上级别神通,大寂灭玄金剑气,不但攻击锐利,而且有提升度的效果。虽然现在刚刚入门,但是自(身shēn)的度已经远远越一般的筑基前期修士。只见他(身shēn)形微微一晃,已然径直挪移到七尺之外。

    几乎在同一时间,邪云金刚镯已经狠狠地砸在了刚才秦川站立的地方。

    只听“轰”的一声,裹挟着一大片云气的金刚镯,砸在天刑台上之后,出了巨大的响声。云气滔滔,火星迸溅。

    连已经闪避到七尺之外的秦川,都感觉到巨大的气1ang朝自己席卷过来,头随风飘dang。但是天刑台却安然无恙,果然材质奇特,不怕法宝轰击。

    “xiao子,逃命的度倒是不错。不过本公子今天倒要好好看看,你快,还是我的金刚镯快!”陈天一脸色狰狞,说了一句之后,立刻重新催动邪云金刚镯,朝秦川展开肆无忌惮的轰击。

    虽然邪云金刚镯带给秦川的压力实在不xiao,但(身shēn)怀至阳飞剑,他倒也不是太担心。

    也好,就在这邪云金刚镯的轰击之下,好好历练历练大寂灭玄金剑气中的瞬杀吧!秦川凝定心神,大寂灭玄金剑气第一篇中记载的瞬杀法诀,顿时开始在心中流淌起来。

    大寂灭玄金剑气作为无上级别的神通,一旦修炼有成,拥有强的杀敌手段。其中,瞬杀,便是神通秘籍前几页上记载的法门。

    只要将剑气修炼到一定程度,便可修成这瞬杀。所谓瞬杀,其实就是快到了极点的斩杀之术。眼睛一眨,便可将对手斩于剑下,度之快,闪电难及。

    秦川现在虽然才刚刚凝炼剑气,还达不到瞬间斩杀敌人与剑下的程度,但是融于(身shēn)法之中,度也快的异常。

    陈天一催动邪云金刚镯,带起道道红云、金光,对秦川起了闪电般的连番轰击。但是秦川心中瞬杀口诀流转,(身shēn)形快如鬼魅,忽东忽西,忽南忽北,简直如同一道不可捉mo的影子一般。

    在这种惊险的环境之下历练(身shēn)法,和平(日rì)里在门派中的修炼完全不同。危机越大,反而越能jī自(身shēn)的潜能。刚开始的时候,邪云金刚镯有好几次都擦(身shēn)而过,差点便对秦川造成伤害,但是到了后来,秦川对瞬杀的领悟越来越深,法力运转越来越顺畅,已经可以轻松闪避邪云金刚镯的每一次当头轰击。甚至(身shēn)形都渐渐变得飘逸、潇洒起来。

    而陈天一这一边,看到自己巨量消耗法力,连番轰击,居然无法奈何得了秦川,心中不(禁jìn)又惊又怒。

    他实在想不到,秦川除了拥有灵器,竟然还拥有如此精妙的(身shēn)法!在邪云金刚镯快逾闪电的轰击之下,还能够从容躲避!

    这家伙,(身shēn)上的好东西看来真的不少!

    不过,陈天一绝对不信,自己一个筑基前期巅峰,随时有可能踏入筑基中期的修士,会奈何不了一个刚刚晋升的人。

    今天就是拼着法力大损,也要将这可恶的家伙化为飞灰!

    陈天一咬了咬牙,伸手朝邪云金刚镯一指,原本连环轰击的镯子,忽然停止下来,悬浮在空中,不停旋转,散出一bo又一bo粉红色的云彩,煞是好看。

    不过,秦川置(身shēn)于邪云金刚镯法宝威力的笼罩之下,却没有心(情qíng)欣赏这美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这镯子散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狂猛。接下来的一击,想必要比之前恐怖十倍百倍!

    在陈天一疯狂的法力灌注之下,转瞬之间,邪云金刚镯已经变得有秦川周(身shēn)方圆十丈的范围之内,竟然已经完全被彩色的云气所笼罩,连视线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不过,陈天一并没有到此为止。忽然双手向前一推,五指箕长,强大的法力喷涌而出,再次凝聚成两条碧焰长蛇。

    这两条碧焰灵蛇芒,却并不是向秦川动进攻,而是飞到了邪云金刚镯之上,与镯子合二为一。

    顿时,原本闪烁着粉红色光芒的邪云金刚镯,眨眼间变成了碧焰滔滔、烈火熊熊的奇异状态。陈天一的法宝和神通融合,居然挥出了更加强猛的气息!

    “姓秦的,你给我去死!”

    当看到邪云金刚镯,完全陷入了碧焰的燃烧中之后,陈天一猛然暴喝一声,疯狂催动镯子,朝秦川轰击过去。

    这一次的轰击,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以秦川目前初修瞬杀的实力,根本来不及闪避!

    不过,秦川本来也已不打算闪避!

    在邪云金刚镯裹挟着碧焰灵蛇芒的威力,一起轰击过来的同时,秦川手中,也猛然爆起一阵耀眼的金光。正是秦川手中的压轴法宝——至阳飞剑!

    吞噬了夜叉大统领三朵蚀骨莲hua火,又经过邱成风的二次淬炼,此时至阳飞剑已是中品灵器,不论品质还是气势,都要胜过邪云金刚镯一筹。

    此时飞剑一出,金光升腾,如同曜(日rì)当空。原本奔腾翻滚的红云,竟然立刻被金光掩盖住了颜色!

    秦川自知法力要比陈天一弱,此时双手握剑,全力迎击邪云金刚镯。

    只听“叮”的一声,至阳飞剑的剑尖,不偏不倚,精准地刺在邪云金刚镯之上。虽然堪堪阻住了邪云金刚镯的轰击的,但是强大的力道,如同chao水一般,沿着飞剑剑(身shēn)朝秦川双臂蔓延过来。

    秦川只觉得双臂麻,气血翻涌,不过还是咬紧牙关,全力抵抗。

    “居然又是一件灵器!”当陈天一看到秦川亮出至阳飞剑,抵住自己的邪云金刚镯之后,简直惊诧的要跳起来。

    一个刚刚入盟的xiao门派,能够拥有一件灵器,就已经足够让人意外了。现在居然亮出了第二件,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不过,不怕你法宝多!杀了你,所有的法宝都是我的!

    陈天一脸上浮现起贪婪而残忍的笑容,一面继续疯狂催动邪云金刚镯,给秦川施加巨大的压力,一面忽然张开口,朝金刚镯上那团熊熊燃烧的碧焰吹了一口气:“双蛇绞杀!”

    话音一落,碧焰登时从邪云金刚镯上游离出来,重新化成两条碧焰长蛇,沿着至阳飞剑的剑(身shēn),搅扰纠缠着,飞朝秦川手臂上蔓延过去。

    秦川此时正竭力抵抗邪云金刚镯的压迫,绝对不敢松手。一旦松手,立刻将被金刚镯击中,吐血而亡。

    但是如果不松手的话,碧焰双蛇沿着飞剑绞杀过去,立刻就会将他的手给烧成飞灰。因为手部是1uo1ù在外的,并没有护(身shēn)宝甲防护!

    想到这些,陈天一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毕竟,自己的法力远远强于秦川,法宝加神通双双施展,绝不可能压制不住他!

    然而,让陈天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条碧焰长蛇蔓延到至阳飞剑上去之后,刚刚用力一绞,顿时如同没入了无底深渊一般,彻底消失无踪了!

    而且,陈天一体内顿时产生了一阵空dangdang的感觉,居然和这两条碧焰长蛇,完全失去了感应!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两条碧焰灵蛇芒,乃是陈天一历尽千辛万苦凝炼而成的,和自(身shēn)法力完全一脉相承,绝不可能感应不到!

    可是,体内那股空dangdang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甚至导致全部的法力都衰弱下去,再也无法催动邪云金刚镯压迫秦川。

    只听“哇”的一声,陈天一猛然张口,鲜血狂喷。同时(身shēn)形虚浮,蹬蹬蹬接连后退七八步,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叮”的一声,邪云金刚镯失去主人的法力支持,掉落在地上。

    方才至阳飞剑上传来的那股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强大压力,自此也烟消云散,消失无踪。

    不光如此,至阳飞剑之中,还有一股精纯而强猛的力道,顺着手臂,不停地涌进秦川体内。在这股力量的滋养之下,原本几乎已经消耗殆尽的法力,迅增强起来,在体内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刚才力拼陈天一,本来秦川的(身shēn)体已经受了创伤。但是此时法力运转,伤势一扫而空,精神无比振奋。

    同样的,至阳飞剑也如同吃了什么大补品一般,剑(身shēn)微微震颤,出悦耳的嗡嗡之声。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碧焰灵蛇芒呢?我的碧焰灵蛇芒呢?”陈天一嘴角溢血,脸色苍白,用尽力气朝着秦川嘶吼。

    秦川扬了扬手中的至阳飞剑,淡笑着说道:“你的碧焰灵蛇芒?被我的飞剑给吃了。”

    “吃了?这……这……这……怎么吃的?”

    秦川缓缓地摇了摇头:“不解释。”

    接着,手中的至阳飞剑再次举起。又吞噬了两条碧焰灵蛇芒的至阳飞剑,剑(身shēn)上闪烁的光芒更加复杂、神秘、美丽。

    可是,现在陈天一什么也看不到,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恐惧。

    “不要……不要!不要杀我!我乃是通天剑派掌门之子,杀了我,三年之后,我父亲一定会灭你羽化门满门老幼!”

    秦川冷冷道:“或许吧。但你是永远没机会看到了!”

    话音一落,金光暴闪。至阳飞剑锐利的剑锋从陈天一的脖颈出划过,顿时他的头颅远远飞出,鲜血喷洒了一地。

    秦川并没有急着离开,先是将陈天一的下品灵器邪云金刚镯收归己有,然后又从他的尸体上搜检出他的储物袋,然后才淡然转(身shēn),缓缓走下了天刑台。

    天刑台周围,至少聚拢了上百名各门各派的修士围观。此时看到秦川昂然走下天刑台,顿时出了嗡嗡嗡的议论之声。那些被通天剑派欺压过的xiao门派修士,甚至一齐鼓起掌来。

    通天剑派的内门弟子庄强,当然也在人群之中。本来他以为,陈天一斩杀秦川,不说是xiao菜一碟,至少也是十拿九稳。哪知道,现在走下来的人,居然是秦川。他登时感觉晴天霹雳,阵阵在耳:“姓秦的,我们……我们少掌门呢?”

    秦川淡淡道:“天刑台上,等你收尸。”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