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只得认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199章只得认命

    四无宗现在这种行为,早已在秦川的预料之中。因为秦川向来觉得,一个门派首脑的品(性xìng)、作风,往往对整个门派的风气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朱十古如此自私卑劣,四无宗里的其他门人,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果然,现在四无宗的人,完全用他们的行动证实了秦川的猜测。不过秦川一向谋定而后动,又岂会怕他们?

    “你们四无宗的人,还要脸不要?既然说好了单打独斗,那么便应该生死各安天命。朱十古横死当场,只能怪他们自己修为不够、学艺不精!如果你们还要点脸面,便乖乖停手认输,按照之前本掌门和朱十古之间的约定,交出灵石和法器,我可以考虑饶你们不杀。假如妄图毁诺,那就别怪我羽化门不客气了!”秦川傲立当场,冷冷地对四无宗门人说道。

    此番参加采集灵石任务的四无宗门人,都是门派的核心成员,当然不会是傻子。此时之所以撕破脸皮,恃强进攻羽化门,为朱十古报仇,其实只是很小的因素,最主要的是,他们才不想执行朱十古之前跟秦川之间的承诺。

    交出灵石,又交出法器等一干贵重物品,那么四无宗别说完成任务了,就算是想在这虚渊之中存活下来,都近乎不可能!

    面子和(性xìng)命,两者孰轻孰重,四无宗的四位门人,心中当然有数。反正从双方的力量对比上来看,四无宗依然占据着优势。不如便以为宗主报仇为借口,彻底将羽化门打垮,那么之前的约定什么的,自然也就作废了。

    四无宗进入虚渊的这五人之中,除了朱十古外,便以执法长老万长生的(身shēn)份最高。此时朱十古死去,众人便为他马首是瞻。这时候,万长生哈哈冷笑两声,说道:“废话少说!(身shēn)为四无宗弟子,我们只知道一个原则,那就是,谁杀我们的宗主,我们便跟谁不共戴天!姓秦的,今(日rì)我们朱宗主的(性xìng)命,便要由你羽化门全派弟子来陪葬!”

    从秦川和朱十古两人约定好了要单打独斗开始,事(情qíng)的发展便接连出乎在场众人的预料。

    首先,练气期九层的秦川,竟然(身shēn)怀两件灵器级别的法宝,将练气期大圆满修士朱十古强势斩杀,实在让人意外。接下来,四无宗众人居然当场翻脸。此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羽化门和四无宗之间,恐怕只能有一个活下来。

    在大多数修士看来,能够活下来的门派,肯定是四无宗。

    虽然羽化门掌门秦川方才成功将朱十古斩于剑下,但那完全是仗着灵器级别的法宝,出其不意。此时四无宗依然有两名练气期大圆满修士,两名练气期九层修士。整体实力依然远超羽化门,只要打起精神,小心应对,羽化门很难逃脱落败的下场。

    但是,栖霞宗宗主孙金鹏,却并不这么想。

    从四无宗集体发难开始,他一直在暗暗观察着秦川的表(情qíng)变化。发现从始至终,秦川的表(情qíng)一直很平静,目光之中,也流露出极强的自信心,仿佛一切均在掌握之中。这让孙金鹏明白,自己的猜测应该没有错,两件灵器,并不是羽化门的全部底牌!

    当然,事关重大,仅凭猜测是不够的。孙金鹏一反常态地没有开口,静静等待着秦川揭开底牌。

    秦川没有让孙金鹏等太久。看到四无宗执意想要动手,秦川冷冷地说道:“很好,既然你们轻易毁诺,毫无廉耻,那本掌门也无需对你们这些败类留(情qíng)!”

    话音刚落,右手一挥,对(身shēn)后的众长老命令道:“大家准备,应战四无宗!”

    “遵命!”众位长老齐齐躬(身shēn)应答一声,各自开始亮出自(身shēn)的底牌。

    行动最快的人是陈浩。储物袋一抖,一面红霞流转、光芒耀眼的镜子,立刻如流霞般飞起,悬浮在半空之中,缓缓转动。洞中的气温,立刻因为眨眼神镜的出现,而变得炽(热rè)起来。

    “这、这、这也是一件灵器!”众人看着霞光四散,气势出众的眨眼神镜,顿时吃惊地叫了起来。

    表面上看起来实力低微,根本不堪一击的羽化门,如果拥有一件灵器,那么或许可以用运气好、有机缘来解释。拥有两件灵器,只能说他们运气好的让人发指,众人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也勉强能够接受。

    可是现在,居然又亮出了第三件灵器!这已经不是“运气”二字所能解释的了!即便羽化门拥有的那位炼器师是中级炼器师,以羽化门的实力,也不可能搜集到那么多珍贵的材料炼制灵器!

    莫非……毫不起眼的羽化门,背后竟有什么大靠山存在?

    想着这些,众人心中对于羽化门的看法,已经由之前的轻蔑,变得敬畏起来。

    然而,让在场众修士万万没想到的是,羽化门带给他们的震撼,远远不止这一些。

    陈浩的灵器眨眼神镜亮出来之后,潘韵蓉将灵兽袋一抖,把袋中的紫焰参商兽放了出来。

    本来洞中就因为眨眼神镜散发出来的(热rè)力而气温上升,此时同样火属(性xìng)的紫焰参商兽一现(身shēn),温度再次攀高了一个层次,(热rè)浪翻滚得更加厉害。

    本来(阴yīn)郁森冷如同冰(日rì)的虚渊,竟仿佛瞬间便进入炎炎夏(日rì)一般!

    在场的众位修士,都是颇有实力,也颇有见识的。一见紫焰参商兽那奇特的外表,流露出来的强大气场,登时便有不少人惊诧万分地叫了起来:“紫焰参商兽!这是火属(性xìng)稀有灵兽——紫焰参商兽!”

    “确实是紫焰参商兽!三级妖兽紫焰参商兽!”

    “这么强大的妖兽,羽化门居然能够降服?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盯着宛若小狐狸一般的紫焰参商兽,不(禁jìn)议论纷纷。要知道,血统越是稀有高贵的妖兽,越难以驯服。像紫焰参商兽这种三级妖兽,想要驯服的话,至少也得筑基后期的修士,才有希望。

    以羽化门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可能驯服三级紫焰参商兽!

    可是,这紫焰参商兽,却明显已经成为了臣服于羽化门的灵兽。看它对待羽化门众人那亲昵的形态,不问可知。

    这羽化门,实在是太神秘、太诡异了!

    本来,大多数人都认定,羽化门人难逃一死。但是现在,三件灵器,加一只三级灵兽,这实力已经可以稳稳压住四无宗!

    正当他们都开始感叹,羽化门深藏不露,实力惊人的时候。羽化门又给他们带来了第三次震撼。

    内事长老苏浅雪此时也将自己的灵兽袋抖了一抖,袋中的冲霄灵鹤,顿时从睡梦中苏醒,展动双翅,化为一道白光,飞腾而出。

    山洞狭小,冲霄灵鹤不能尽(情qíng)翱翔,让它感觉颇受束缚,不耐烦地扇动了几下翅膀,顿时在矿洞之中形成了一阵狂风,碎石飞卷,声势惊人。

    “又……又……又是三级灵兽?!”

    “何止……何止……这乃是一只比紫焰参商兽还要稀有高贵的飞行灵兽!”

    “冲霄灵鹤!这应该是冲霄灵鹤!除了神兽之外,妖兽族群中最为高贵的六大妖兽种族之一!”

    “如此珍贵的品种,羽化门根本不可能得到!可是……可是……他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众位修士盯着冲霄灵鹤,简直就如同穷乡僻壤之中,刚刚走进国际大都市的乡巴佬一般,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羽化门诸位长老,看着在场众修士的种种反应,都不(禁jìn)暗暗好笑:“才两只灵兽而已,便让他们震撼成这种地步。如果让他们知道飞羽山山巅上那些功效神奇的特殊建筑,恐怕他们得震惊的当场背过去!”

    看过羽化门亮出来的阵容之后,众修士对羽化门、四无宗双方的战斗,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四名相当于练气期大圆满的存在,三件灵器级别的法器,四无宗对上这等实力,必死无疑!

    四无宗门人当然也看得清局面。见识过羽化门的真正实力之后,不(禁jìn)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惊恐。

    本来还想借着实力领先的优势,抢先干掉羽化门。现在才知道,人家深藏不露,一脚踢到钢板了!

    “万师兄,还……还打不打了?”四无宗有一名弟子,努力咽下去一口唾沫,低声开口询问万长生。

    万长生立刻暴怒地回应道:“打打打,打你全家!”

    那弟子遭受一声暴骂,不敢再说什么,唯唯诺诺地退到了一旁。

    万长生扪心自问,今(日rì)之事,如果自己是秦川,绝对不会放过四无宗的人。因此他也明白,像秦川求饶估计是徒劳的。此时唯一的办法,便是发动一切能够发动的力量,和羽化门进行对抗。

    想到这里,万长生猛然抬起头,放声说道:“各位道友,羽化门恃强凌弱,大家都看到了。此时若是任由羽化门灭掉四无宗,抢了四无宗的灵石,那么接下来,很快恐怕同样的事(情qíng)便会落在你们头上!”

    秦川立刻回敬道:“姓万的,想要妖言惑众么?我羽化门从不恃强凌弱,只拿自己该拿的!说到恃强凌弱,其实今(日rì)虚渊之行,所有的事,都是你们四无宗心(胸xiōng)狭隘、贪得无厌而导致的。现在你又想混淆是非,那我就让你付出代价!”

    “动手!”

    刚才那一番话说完之后,秦川立刻大声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话音一落,紫焰参商兽立刻腾空而起,张开小嘴,露出其中尖锐无比的两排牙齿,狠狠地咬向万长生。透过它的口腔,明显可以看到一股股有质无形的东西存在。

    冲霄灵鹤更不示弱,双翅挥舞,立刻((操cāo)cāo)纵着风力,形成一道道风系法术,朝另外一名练气期大圆满修士劈头盖脸地打去。

    至于陈浩,对于眨眼神镜的真正实战力量,早就充满憧憬。现在机会来临,岂肯落后!双手一拍,悬浮在他脑袋上空的眨眼神镜,镜中央的诡异眼睛,顿时睁了开来,两个红色的眼球骨碌碌滚动,两枚丙火神雷激(射shè)而出,朝四无宗另外两名练气期九层修士轰击而去。

    那两名九层修士,却并不识得丙火神雷,还以为这眨眼神镜发出的,只是普通的法术攻击手段。不闪不必,纷纷将自己的随(身shēn)法器,也抛上空中,以灵气催动它们朝丙火神雷撞了过来,想要将两团火球撞散。

    哪知道,他们二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法器刚刚触碰到火球,火球顿时发生了堪比天上落雷一般的大爆炸!不但火焰乱飞,让洞中变成一片危险火场,而且将那两名九层修士的法器,彻底炸了个粉碎。

    法力灌注入法器之中,法器一旦受损,修士的法力自然也难免受到影响。两名九层修士的上品法器被硬生生炸碎,他们二人顿时觉得呼吸不畅,骨裂一般,“哇哇”两声,每个人都喷出一口鲜血,踉跄后退。

    交手仅仅一瞬间,一个练气期六层修士,居然让两名练气期九层修士(身shēn)受重伤!这在平时,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陈浩确确实实地做到了。

    当然,这都是眨眼神镜的功劳。四无宗两名九层修士不识得丙火神雷的厉害,竟然妄图以法器硬碰硬,这才让陈浩一招便重创了他们。

    “邱师兄,咱们羽化门虽然需要扬刀立威,镇服在场的诸多门派,但是也同样需要防备随时有肯能杀过来的地魔大军。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就由你出手相助两只灵兽,我来帮助陈浩收拾掉那两个九层修士,你看如何?”秦川对邱成风发布命令。

    邱成风躬(身shēn)施礼,说一声:“遵命!”然后陡然一声大喝,一柄其黑色的小锤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柄小锤子,乃是特殊材质炼成,既能用来炼器,又能用来战斗,而且和秦川的至阳飞剑一样,也同样可以融合其他的材料,继续提升品级。不过直到现在,邱成风也没有遇到合适的材料,因此小锤子一直都只是一件顶级法器。

    不过邱成风功力深厚,即便是一件顶级法器,在他手中能够发挥出来的杀伤力也是惊人的。黑色短锤现(身shēn)之后,邱成风又是一声大吼,短锤当头砸下,目标乃是四无宗的另一位长老——张道明。

    张道明不论是(身shēn)份还是实力,都略逊万长生一筹。此时和冲霄灵鹤正面战斗,本来就觉得很吃力了。现在同样为练气期大圆满境界的邱成风突然加入,他的信心顿时崩溃,虽然勉力催动法宝抗衡短锤,只可惜力道上却以大不如前。只听“当”的一声,短锤发威,将张道明的法器一下便砸的远远飞走,最后狠狠摔在石壁上。

    冲霄灵鹤此时早已通灵,岂会错过邱成风创造出来的大好良机。顺势翅膀连连扇动,发出十数道锐利无比的风锥。

    张道明正要催动法力将法器收回,风锥已经呜呜扑空而至。张道明想要躲闪,无奈遭受方才短锤的撞击,法力散乱,反应速度也大不如前。还未等他展开(身shēn)形,已有三四道风锥突破护体罡气,刺入他的体内。

    钻心的剧痛立刻产生,并迅速朝全(身shēn)传递。然而,还没等这一波痛感结束,邱成风的短锤已经凌空而至。只见“啪”的一声,血浆飞溅,张道明天灵盖碎裂,再无生机。

    这边邱成风两锤灭杀一个敌人,转而对付万长生去了。那一边秦川和陈浩对两名九层修士的诛杀,更显得容易万分。

    这两名九层修士的法器,已经被丙火神雷给破掉了,赤手空拳的他们,如何跟秦川的至阳飞剑相抗衡?秦川催动飞剑,简直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追着二人砍了一阵,瞅准时机,轻易便将二人挥成了两段。

    四无宗进入虚渊的五名成员之中,以朱十古的修为最高,万长生和朱十古相仿佛,法器也同样是顶级法器。平(日rì)里,在四无宗所在的那一带,万长生也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可是现在,在邱成风与两只三级灵兽联合夹击之下,他根本毫无半点还手的机会。勉强撑了三两个回合,已经狼狈万分。

    “秦掌门!秦掌门!饶命啊秦掌门!小人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与你,实在罪不可恕。不过还望看在同为修仙一脉,发发慈悲,给个机会,留我一条狗命!”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所以,你只得认命了!”秦川冷冷地说完这一句之后,立刻手捏剑诀,控制飞剑凌空飞起,遥指万长生,喝道:“杀!”

    飞剑应声而动,势若闪电,直(射shè)万长生头颅。

    万长生应付一锤二兽,早已透支极限,此时至阳飞剑当头斩杀,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眨眼之间,至阳飞剑光芒暴闪,照(射shè)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当金光散去之后,万长生已然(身shēn)首两处。

    即便死了,万长生的眼睛也没有闭上。里面流露出来的,是浓浓的惊恐与悔恨。

    “机会只有一次,你不懂得把握,就必须付出代价。”秦川并不可怜他,淡然说了一句,然后收起飞剑。

    就在这时候,耳畔突然“叮”的一声,响起了掌门系统的提示音。

    咦?在虚渊之中,居然也会触发提示么?却不知又有何提示?秦川不(禁jìn)大为好奇起来。RO!~!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