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九叶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在秦川率领五位长老共同赶往昆山派之前,已经在门派之中做好了各种安排。此时大家兵分三路,每一路都招呼上早已准备妥当的人马,直奔目的地而去。

    目前,羽化门长老级成员除了邱成风之外,其他人均是练气期六层的修为。这种修为,九叶谷、飞云门、锦绣宗、天岚宗四派之中,即使普通弟子也有人能够达到这种层次。

    不过,飞云门方向,有邱成风这个练气期大圆满高手主持大局,肯定是万无一失;

    锦绣宗方向,则有紫焰参商兽坐镇,同样足够保证苏浅雪和曹小懒的安全。

    至于九叶谷这里,秦川自己出马,当然也绝无问题。

    不过,这种分配,还是让秦”感觉有些不完美。

    羽化门第一梯队实力不弱,耶成风、紫焰参商兽、冰寒参商兽,均是练气期大圆满的实力。秦川自己虽然略逊一筹,但是有两件灵器级别的法宝辅助,正面抗衡的话,连邱成风都自认打不过。

    这样一来,羽化门的顶尖实力,相当于共有四位练气期大圆满高手。

    这在昆虚山脉虚渊以东的外围地带,没有一个门派可以相提并论。

    但是若比较第二梯队实力的话,羽化门比起六大派来可就弱多了。长老级人物,仅有练气期六层的实力,不过和六大派内门弟子相当罢了。

    高手的作用,自然不可小视。

    但是门派想要基业长青,必须整体力量过硬才行。

    对于四位长老、十位内门弟子,还需要加大资助力度,协助他们更快提升修为才行。另外,外门之中,也同样要适当倾斜一点资源,以便培养出更多的储备人才。

    如果放在以前”羽化门自(身shēn)拥有的资源,并不足以供给这么多人共同前进。但是现在,(情qíng)况不同了。此番将九叶谷、锦绣宗、飞云门、天岚宗收服之后,羽化门能够获得的利益,将是以前的十数倍,甚至数十倍!

    毕竟”六大派称雄昆虚山脉西南一带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底蕴深厚。这一带的资源”几乎全部被他们所垄断。门派内部,灵石、法器、符篆之类的一定不会少。至于那些生长有灵药的山川谷地,秦川更走了然于(胸xiōng)。

    现在,羽化门已经崛起,是时候重新划分蛋糕了!

    毫无疑问,羽化门如今已经掌握了本地的绝对主动权。即使将所有门派拥有的资源”全部抢过来,也没人反抗得了。

    但是,秦川并不打算这样做。因为他懂得一个道理,暴君、暴政,必定难以持久。嗯要门派基业长存,稳步发展,做事就必须要有度。

    这个“度”秦川经过几天的思考,已经拿捏好了。这也是之前他为什么要吩咐各路人马,都少杀人”并且让九叶谷、锦绣宗、飞云门、天岚宗四派均推举出三个声望最高之人的用意。

    一边在心中将自己的全盘构思反复推敲,秦川一边驾驻着冲霄灵鹤,飞向九叶谷。

    说起来,这段时间冲霄灵鹤状态良好,修为提升快速”似乎又快要到晋级的时候了。一旦冲霄灵鹤晋升到三级,至少也将拥有练气期大圆满的实力。这样一来”羽化门在昆虚山脉西南一带所拥有的主动权,将更加巩固。

    只是……虚渊以东,只是昆虚山脉的外围,还不算进入了修仙者真正的地域。秦川的雄心壮志,也不仅仅于此。

    越过虚渊,进入真正的昆虚山地界,那里,还有更加广阔的舞台!

    秦川的冲霄灵鹤速度惊人,一会儿的功夫,茫茫云层之下,占地广阔的九叶谷便进入了秦川的视野。不过,秦川并没有急着立刻进入九叶谷,而是在九叶谷的上空盘旋飞舞,一边等待陈浩率领十名羽化门弟子赶过来,一边观察九叶谷的动静。

    九叶谷位于一座广阔的山谷之中,谷内气候适宜,伺机温暖如(春chūn)。山谷上空常有云气萦绕,颇有点人间仙境的气息。

    作为昆虚山脉西南一带传承数百年的大宗派,九叶谷不论门派规模,还是弟子数目,都十分庞大。尤其是弟子数目,足足有七百人,比羽化门的两倍还多。

    此时,九叶谷内戒备森严,气氛肃穆,人员往来,井井有条。很显然,这些留守于山谷之内的弟子,并不知道,方少阳亲自率领的精英小队,已经在昆山派之上全部覆灭。

    既然九叶谷内没有异动,那么秦川就放心了。他命令冲霄灵鹤从空中落下,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安心闭目打坐,一边修炼,一边等待陈浩等众弟子的到来。

    陈浩挑选而出的,均是羽化门第三梯队的弟子。

    这个梯队的人选,修为仅有二三层而已。还没有御器飞行的能力。不过好歹体魄强健,即使徒步行走,速度也远超普通人。没让秦川等待太长的时间,陈浩便带领着十名弟子赶到了九叶谷前方,与秦川会合在一起。

    “参见掌门!”

    陈浩率领众弟子给秦川行礼。

    “大家免礼吧。”秦川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身shēn)上的灰尘。然后对陈浩说道:,陈师弟,由你开路,持方少阳的人头。进九叶谷!”

    “遵命!”陈浩躬(身shēn)一礼,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早已处理好的方少阳的人头,然后迈开大步,走向九叶谷的大门。

    秦川走在陈浩(身shēn)后,背负双手,缓缓前行。其余十名弟子则整齐地跟随在秦川(身shēn)后,共同朝谷口走去。

    “来者何人?立刻止步!此乃九叶谷(禁jìn)地,随意乱闯者格杀勿论!”两名负责守卫谷口的九叶谷弟子很快便发现了羽化门一行十二人,立刻大声制止他们继续前进。

    陈浩朗声说道:“方少阳狼子野心,纠合四派人马,攻打羽化门的盟友昆山派。如今已被本门掌门全数歼灭在昆山之上。今〖(日rì)〗本门掌门亲自驾临九叶谷,你等若是识趣,便乖乖降服。

    否则的话,雷霆之威,殊难预测!”

    “什么?羽化门掌门全歼本门精英?青天白(日rì)的”你说梦话吧?”九叶谷守山弟子听了陈浩的话,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无比轻蔑地大笑起来。

    九叶谷是什么?本地六大强派之一。九曲回龙洞事件之后,更是最大的受益者。

    羽化门是什么?一个无名小派,九曲回龙洞事件之前,甚至都没几个人听过他的名头。

    如今谷主联合四大门派攻打昆山派”万无不胜之理。现在忽然冒出一今生面孔,口中宣称什么“羽化门秦掌门灭掉九叶谷全部人马”谁会信?

    若不是看对方人多势众,四名守山弟子,恐怕已经忍不住冲上去收拾陈浩了。

    陈浩见对方满脸轻蔑,大为气愤”正要接着说下去,秦川却挥挥手制止了他:“陈师弟”不必多费口舌,将方少阳的人头给他们看看,他们自会明白一切的。”

    陈浩点点头,右手一挥,将方少阳的人头抛向了那四名守山弟子:“你们谷主的人头在此!有能耐的话,你们亲自问问他,老子说的到底是梦话还是实话!”

    见陈浩竟然将一个人头当空抛了过来,四名守山弟子均大为意外。不过还是有人上前一步,将方少阳的人头接在手中。

    低头一看,那名守山弟子顿时脸色剧变,“啊”的一声惊叫,将方少阳的人头抛到了地上,同时连连后退几步,双目圆睁,嘴唇哆嗦”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其余三位九叶谷守山弟子见他反应如此巨大,心中也顿时都觉得凉气直冒。连问他也不问了”直接凑上前去,亲眼看那人头的真面目。

    一看之下,这三名弟子也登时惊得跳了起来,大家互相对望,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无限的惊恐也慌张。

    这……起……,这竟然真的是谷主方少阳的人头!

    不可能!绝不可能!以谷主的修为,以四大门派精英弟子联合一处的实力,怎么可能是羽化门和昆山派所能抗衡的?

    “大家都不要上当。以谷主之英明神武,其实小小一个羽化门所能伤害得了的?一定是这帮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伪造了一颗人头,想要到九叶谷中来制造恐慌,浑水摸鱼!”其中一名九叶谷守山弟子,忽然惊醒过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声叫了起来。

    其余三人一听,也登时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纷纷点头。

    “各位师弟,你们盯住这帮人,别让他们跑了!我这就进谷中汇报(情qíng)况,请严师兄前来决断!”看起来像是小头领的那名守山弟子,对其余三人吩咐了一句之后,就飞也似地冲进了山谷之中。

    剩下三人则各自亮出法器,慢慢分散开,各占一个方位,防止羽化门人撤离。

    秦川看着这四人的举动,嘴角泛起冷笑。这四名守山弟子,不过才五六层的修为,秦川要杀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不过他并没有选择制止。

    让那名小头领将事(情qíng)宣扬开来,召集九叶谷中掌握实权的修士到此,还可以舁却自己一番麻烦呢。

    果然,那名守山头目进入谷中壮报之后,很快便造成了很大的震动,一群又一群的九叶谷修士,开始向谷口处涌来。

    “是他们!是他们!确实是羽化门中人!”

    赶来的众多九叶谷弟子中,曾有跟随方少阳一同参与九曲回龙洞探宝的,此时赶过来,一眼便认出了秦川和陈浩。

    与此同时,人群中有一个大约三十余岁的中年修士,慢慢走上前来,在秦川的面前站定,一边目光冷冷,盯着秦川,一边向刚才说话的那个人问道:“韩正师弟,这帮人确实是羽化门中人么?”

    那位名叫韩正的九叶谷弟子立刻答道:“不错,严新师兄。当初跟随谷主前往飞云门,我曾亲眼见过这个姓秦的,正是他无疑!一个无名小派,区区七层修为,居然敢到九叶谷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带来的人头,现在何处?速速呈上来!”方少阳率领众多精英弟子出谷攻打昆山派之前,命令内门弟子严新暂且管理门派事务。此时严新神(情qíng)倨傲”发号施令,果然一派主事之人的架势。

    立刻有守山北子将方少阳的人头捡起,送到严新的面前。

    严新接到手中一看,原本满脸倨傲的神(情qíng),登时((荡dàng)dàng)然无存。他是内门弟子,颇受器重”平时见到方少阳的次数,远远多过那几个守门弟子,自然也更加熟悉方少阳的相貌。

    此时一见人头,登时觉得脊背上冷气森森直冒。这……这人头怎么可能是伪造的!脸上的黑痣、伤疤、种种特征,都完全无误!

    这、这绝对是谷主的人头无疑!

    确定了方少阳的人头,严新已经全没了刚才的气焰”用力吞咽了好几下唾沫,这才鼓起勇气对秦川说道:“敢问道友”这人头……这人头你是从何处得来?”

    秦川还没说话,那韩正便抢先说道:“严新师兄,何必跟这帮小喽罗多费口舌!统统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定然问什么,他们说什么!”

    “韩正师弟,不得……不得无礼!”严新看着秦川那冷漠的表(情qíng),不知道为什么,额头上竟然开始渗出汗珠来。

    韩正听了这话,脸上不由得浮现起不屑的笑容”扬声说道:“严新师兄,谷主临走之前,可是将门派事务托付给了你的。你这般畏首畏尾,在一个无名小派面前都直不起腰,就不怕坠了我们九叶谷的名头吗?”

    秦川并没有太多的心(情qíng)陪这些九叶谷的小喽罗浪费时间。见人聚集的也(挺tǐng)多了”于是淡淡开口说道:“你叫韩正是吧?饭可以多吃,话不能多说。喜欢强出头”往往后果很严重!”

    韩正闻言,登时仰天大笑起来:“姓秦的,你在你们羽化门内部张狂,没人去管你。但走出了羽化门,你根本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今天,就算严新任凭你在九叶谷门前放纵,但是我韩正却绝不会容你!”

    韩正和严新,也都是九叶谷的精英弟子,均拥有一定的权势。此番严新被方少阳指定代理谷主之职,韩正一直耿耿于怀。今(日rì)如此对待秦川,主要目的就是想在舆论上制造对严新的不利影响。

    反正秦川的底细当初在飞云门的时候他就清楚了,虽然(身shēn)为掌门,不过也才练气期第七层的修为而已。而且无名小派,定然没有什么好的法器使用。韩正自信,凭自己的修为,加上手中的上品法器,收拾秦川,绰谗有余。

    若真的将秦川擒下,则既可以在这么多同门面前露脸,又可以打压严新的声望,真是一举两得啊!

    也不知道平(日rì)里十分骄横的严新,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在羽化门这样的小门派面前畏首畏尾。

    韩正一向头脑简单,懒于思考,此时当然也不会动脑子。从储物袋中拿出自己的法器紫金索,催动灵力灌注其中,大喝一声,腾空而起,首先对秦川发动攻势。

    秦川见状,不由得冷笑起来。他为人谨慎,从不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qíng)况下贸然出手,因此,对于这种自大无脑之人,分外鄙视。

    今(日rì)来到九叶谷,不先杀人立威的话,接下来的事(情qíng)是不会顺利的。那么,就如这韩正所愿,用他来警醒众人吧!

    韩正并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悄然降临。腾空跃起之后,双手一挥,上品法器紫金索立刻迎空废物起来,如同长蛇一般盘旋前进,朝秦川的(身shēn)上侵袭过去。

    这紫金索是一件束缚类法器,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是十分灵活诡秘,一旦被它近(身shēn)缠上,万难挣脱。此时紫金索带起一阵紫色的光芒,如同闪电一般迫近秦川。

    可是秦川却屹立原地,动也不动。

    “哈哈,这姓秦的真是不知死活!便是八层高手,落入紫金索缠绕之下,也挣脱不了,更何况他一化层了!”韩正看到秦川并不闪避,心中大喜。一边继续催动灵力,控制紫金索前进,一边同时飞(身shēn)靠近秦川。只等秦川被紫金索缠住之后,便立刻平手,将他格杀当场。

    然而,可惜的是,接下来的剧(情qíng),并没有按照韩正的预想发展。紫金索((逼bī)bī)近秦川之后,立刻如同巨蛇一般扭动着将秦川上上下下都缠绕起来。可惜,还未等紫金索缠绕完毕,秦川〖体〗内突然迸发出一道强烈的银色光芒。

    这光芒蕴含着强大到恐怖的力道,根本还没等韩正察觉到异样,只听“啪啪”几声响,原本已经缠在秦川(身shēn)上的紫金索,竟然被银色光芒给崩的断裂成十七八段,顿时灵(性xìng)全失,悉数掉落到地面上。

    正是秦川的明阳玄甲发挥了作用。

    有这灵器级别的法宝护(身shēn),即使其他修士同样使用灵器攻击秦川,都很难伤到他,更何况是区区一件上品法器了。

    韩正原本还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局面。哪知道瞬息之间,居然会发生这种变故,登时让他吓傻了眼。其余的九叶谷弟子,也齐齐吸了一口凉气这秦川,真的只是练气期七层的修为吗?空手崩断上品法器,便是连谷主方少阳也没有这种实力!!~!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