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炼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冲霄灵鹤如今的速度,早已经不是一般的灵兽可以比拟的。一百多里的路程,眨眼即到。在绿柳镇外围降落下来,秦川将灵鹤收进随(身shēn)的灵兽袋之中,然后信步走进小镇之中。

    “秦掌门,是秦掌门来了”

    “果然是秦掌门快快给秦掌门见礼啊”

    秦川刚刚进了小镇,原本在闲谈说笑的镇中居民们见了他之后,立刻轰动起来,纷纷涌上前去,给秦川打躬作揖,恭敬行礼。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不必客气,快快免礼。”秦川连忙对众人说道,让大家不必行礼。但是众位山民却都执意不肯。

    现而今,羽化门在绿柳镇的名头之大,早已不是当年可比。这一两年来,秦川为了提升门派声望,以及历练弟子心(性xìng),经常会派遣门中弟子在周围一带行走,众弟子们为周围的村镇居民做了不少好事,解决了不少困难麻烦。如今在周围村镇居民的心中,秦川简直就是一个活菩萨。

    现在忽然看到秦川亲自驾临绿柳镇,众人都觉得蓬荜生辉。

    不过,镇民们对于秦川虽然(热rè)烈欢迎,但是也知道,像秦川这样的大人物,驾临绿柳镇,一定是有事(情qíng)要做。因此都不敢太过耽搁秦川的时间,行礼完毕之后,便纷纷让开道路,让秦川通过。

    秦川感受了众位山民的(爱ài)戴和(热rè)(情qíng)之后,心(情qíng)也大为愉悦,轻车熟路地在绿柳镇大街小巷中穿行,很快便来到了邱成风的铁匠铺之前。

    从当初和邱成风达成至阳玄铁的约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不过这铁匠铺却一切如旧,丝毫没有变化。邱成风也依然是当年那一副满前虬须的样子,(身shēn)上围着一块破旧的毡布,手握大锤,一下一下地敲打着一块发红的铁坯。

    看着邱成风那壮硕的(身shēn)躯,专注的神(情qíng),秦川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容,同时将目光凝视到他的(身shēn)上,开始查看他的基本信息。

    和上次的无法查看不同。这一次,当秦川的目光落在邱成风(身shēn)上之后,信息界面立刻将邱成风的基本信息呈现了出来:

    姓名:邱成风

    门派:无

    职位:无

    灵根:有

    灵根属(性xìng):金、火

    修为:练气期大圆满

    成功查看了邱成风的信息之后,秦川心(情qíng)大为愉悦。果然是练气期大圆满境界的炼器师。如今至阳玄铁已在手中,这位中级炼器师,(日rì)后便将成为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了

    当秦川用目光凝视邱成风的时候,邱成风也立刻起了警觉。停下手中挥舞的铁锤,抬起头来。

    看到秦川之后,他那原本表(情qíng)漠然的脸庞上,不(禁jìn)也浮现起一丝(情qíng)感波动,连忙从铁匠铺中走出来,迎着秦川走了过去。

    “原来是恩公驾到,邱成风有礼了”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去行礼。

    秦川连忙伸手扶住了他,说道:“邱大哥,千万别多礼”

    邱成风并没有因为秦川的阻拦而停止,依然坚持躬下(身shēn)去,给秦川行了一礼,并满怀愧疚地说道:“秦恩公对邱某恩重如山,邱某却一直未曾报答。别的事(情qíng)做不了,行个礼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免的。”

    秦川听他这样说,对他的品(性xìng)十分欣赏。邱成风的修为远远高过自己,却依然执礼甚恭,显然是个知恩图报、重(情qíng)重义的人。这样的人即使修为高过自己这个掌门,也是可以放心收入门派之中的。

    “秦恩公今(日rì)忽然驾临,是有什么事(情qíng)吗?”邱成风行过礼之后,询问道。

    秦川脸上浮起神秘的笑容,说道:“邱大哥,今(日rì)来此,确实是有一件事(情qíng)要麻烦你。”

    “但凭恩公吩咐只要邱某力所能及,决不推辞”

    能够在师父临死前见他最后一面,都是因为秦川的缘故。邱成风心中对他充满感激。由于心结未去,当初没有答应秦川加入羽化门的要求,邱成风心中也是怀有歉意的。秦川此时若是有什么吩咐,他当然愿意全力以赴地去帮忙。

    “邱大哥,最近我得到一件极为宝贵的炼器材料,想要麻烦你帮我炼制一件法宝出来。”秦川淡淡笑着对邱成风说道。

    邱成风听了此言,神(情qíng)却不(禁jìn)黯淡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秦恩公,关于炼器,上次邱某已经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此生实在不想再炼制任何物品,没得辱没师父的名头……”

    秦川说道:“邱大哥先别忙着拒绝,看过我的材料再做决定,好么?”

    一边说着,一边从纳戒之中将至阳玄铁取了出来,拿在手中。

    至阳玄铁刚刚取出,一道强烈的光芒顿时在邱成风面前绽放开来。伴随着光芒照耀,铁坯上释放出浓浓的暖意,在四周弥漫开来。

    这种感觉,邱成风再熟悉不过。原本就很大的一双眼睛,此时简直瞪得如同铜铃一般,紧紧地盯在至阳玄铁之上,壮硕的(身shēn)躯竟然开始微微发抖起来。

    一直过了好长的时间之后,邱成风才用不敢置信的语气,缓缓开口说道:“这是……这是……至阳玄铁”

    秦川说道:“不错,这便是至阳玄铁”

    拿着至阳玄铁走到邱成风的面前,将宝铁放进他的手中,秦川沉声说道:“邱大哥,还记得当初我们说过的话吗?如今至阳玄铁我已为你弄到,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用宝铁炼出一件上好的法宝,向欧冶前辈证明,他没有选错传人”

    邱成风拿着至阳玄铁,双手的颤抖更加厉害了。他的一生,就是因为两块至阳玄铁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宝铁,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块不敢触碰的疤痕。此时宝铁第三次出现在面前,他如何能平静得下来?

    “秦恩公,这……这至阳玄铁你是如何弄到手的?”邱成风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秦川说道:“如何弄到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这宝铁,在优秀的炼器师手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绽放出最亮丽的光芒”

    “优秀的炼器师……我可是是一个连续炼废两块至阳玄铁的人啊你将这样的宝物交到我手中,不怕我再次浪费至宝么?”亲口说出自己的惨痛往事,邱成风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

    秦川伸出双手,无比坚定地握住了邱成风宽大粗糙的手掌:“邱大哥,我相信你,更相信欧冶前辈的眼光过去的失败,只代表过去。今天,就用这块至阳玄铁来洗刷耻辱,重振雄风吧还是那句话,欧冶前辈绝不愿意看到你此生放弃炼器。若是你能够重新振奋起来,他泉下有知,也会含笑的”

    听秦川提起师父欧冶阳,邱成风脸上的神色不停地变幻着,显然正在进行激烈的内心斗争。

    秦川知道,这种时候,任何人都帮不上忙。能否战胜心魔,重新振奋,一切都只能看邱成风自己

    是龙是虫,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秦川在心中默默地说着。

    一会儿之后,原本脸色不停变幻的邱成风,终于渐渐平静下来。脸上的痛苦神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毅然决然。

    “秦恩公,谢谢你的信任。这块至阳玄铁,我炼”

    秦川闻言,心中大喜。只要邱成风肯挣脱心魔束缚,迈出第一步,那么,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邱大哥,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秦川用无比信任的口气对邱成风说道。

    这次邱成风没有再说什么,双手抱住至阳玄铁,再次对秦川深深地躬(身shēn)行了一礼,然后就转(身shēn)走回了铁匠铺之中。

    邱成风人虽然长得异常粗犷,但是铁匠铺之中却打理得井井有条。可见他平时对这里也是十分用心的。

    可是此时走进铁匠铺之中,他却忽然大袖一挥,将炉台、铁砧、农具之类的东西,统统扫出门外。

    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偏远乡村的铁匠,我会做回当初意气风发的炼器师

    邱成风捏捏拳头,(情qíng)绪激昂。

    抱着至阳玄铁,走进屋内,一会儿之后,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袋子又走了出来。

    秦川一看便可看出,这小袋子不是普通的布袋,而是一个储物袋。想必是当年邱成风随(身shēn)的储物袋吧。

    他没有猜错。只见邱成风拿出储物袋之后,不停滴从里面取出一件又一件地物品,重新安置在铁匠铺之中。竟然是新的炉台、铁砧以及其他许多炼制器具。都是邱成风当年炼器的趁手工具。

    取出炭火置于炉中,点燃火焰。看着火焰逐渐旺盛,邱成风的目光渐渐变得复杂起来。

    本以为,这些随(身shēn)的炼器工具,再也不会有重现天(日rì)的一天。可是现在,火焰重燃了,自己的信心也重燃了

    今时今(日rì),便要进行第三次至阳玄铁的炼制

    这一次,为了师父,为了自己,也为了真心诚意地帮助自己的秦川,决不能再失败

    抬头看了一眼正静静站立在铁匠铺外观看着一切的秦川,邱成风目中闪过感激之色。然后便收回目光,忘掉(身shēn)外的一切,专心运用灵力,催动起炉中的火焰。

    在灵力催动之下,火焰很快便变得异常旺盛起来。在炉膛之中不停跳动,原本火红的焰朵,渐渐竟然开始呈现出淡淡的青色。

    秦川虽然不懂炼器,但也知道“炉火纯青”。这正是火焰温度极高的体现。

    在这样的高温之下,一般的铁石放在其中,很快便将被烧融。但是对于至阳玄铁这种宝铁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

    其实,炼器和炼丹一样,对于火焰的要求非常高。最好的炼器火焰,还是天地间的异火以及妖兽的妖火,再次之则是修士体内自行生成的先天真火。用凡火炼器,乃是最最下乘的选择。

    不过,此时邱成风还只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为,体内并未生成真火,无法以真火炼器。而妖兽的妖火、天地之间的异火这些东西,又异常稀有,可遇而不可求。

    当年邱成风的师父欧冶阳本来是拥有一只火属(性xìng)妖兽辅助炼器的。但是为了换取别人手上的至阳玄铁来给徒弟炼器,他已经将妖兽兑换了出去。

    这十多年来,邱成风又一直隐居在绿柳镇,不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因此,他的手上能够用来炼器的,只有人间凡火。

    幸好,(身shēn)为一个有天赋有经验的炼器师,邱成风对于火焰的控制掌握已经拥有十分丰富的经验。当火焰旺盛到一定程度之后,邱成风又从储物袋之中拿出好几块漆黑色的石头,全部填充进了炉膛之中。

    这些黑色石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进了炉膛之后,仿佛给火焰增添了充分的佐料一般。原本淡青色的火焰,更加散发出炽烈的威力,最终竟然真的变成了纯粹的青色。即使秦川站的很远,也可以感受到炉膛之中那惊人的高温。

    看到火焰变成这种状态,邱成风微微点头,略显满意。将秦川所给的至阳玄铁摆在面前,用粗大的手掌在玄铁上轻轻抚摸着,那神(情qíng),不像是在抚摸一块铁坯,而像是在抚摸初恋(情qíng)人的**。

    曾几何时,至阳玄铁乃是邱成风心中最大的伤痛。可是,就像秦川所说的,想要重新证明自己,非它不可

    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依然有些紧张的(情qíng)绪,邱成风拿起至阳玄铁,毅然填进炉中。

    有异物进入,炉膛之中的火焰变得更加欢快起来。不停地跳动着,从各个角度((舔tiǎn)tiǎn)舐至阳玄铁的每一个部位。

    原本乌黑色的至阳玄铁,在火焰的不停灼烧之下,渐渐已经开始呈现出鲜艳的红色。

    当玄铁入炉之后,邱成风的所有注意力都已经凝聚在火炉之中。他一边不停地催动灵力,调整着火焰的旺盛程度以及至阳玄铁的位置角度,一边细致地关注着玄铁的温度和颜色。

    就这样灼烧了一会儿之后,邱成风再次取过储物袋,又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许许多多的材料,双手活动如飞,有条不紊地将这些材料悉数填充进火炉之中,和至阳玄铁一起经受火焰的灼烧、淬炼。

    这个过程,便是炼器的第一步——塑胚。

    这一步至关重要。能不能够将所有的材料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直接关系到炼器的成功与否。若是塑胚做不好,不能够将原料恰到好处地融合,在进行第二步——凝炼的时候,很有可能将胚胎敲打碎裂,直接导致炼器失败。

    邱成风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炼器师,自然知道这一步的重要(性xìng)。全神贯注,毫不分心,力求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秦川在旁边看着他那无比投入的样子,心中既觉得欣慰,也觉得担忧。

    欣慰的是,邱成风总算摆脱心魔困扰,再一次开始炼器了。至于担忧,则担忧他不能够完全摆脱以往失败的(阴yīn)影,无法全力以赴。

    毕竟,至阳玄铁无比贵重稀有,这次若非机缘巧合,存在于九曲回龙洞之中,恐怕自己根本无处找寻。若是这一次再失败了,不但是宝物的折损,恐怕邱成风也将从此彻底崩溃,再也无法振作起来。

    羽化门想要吸收高手,想要完成“炼器传承”任务,希望也将变得极其渺茫。

    这后果实在是太严重,秦川不想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清楚,这种时候,自己帮不上任何忙,一切都只能交给邱成风来独立承担。若是随意乱说话或者乱动,反而会干扰到邱成风,对炼器更加不利。

    因此,秦川十分明智地不言不动,只是静静地观看着邱成风炼器。同时全神戒备附近一带的(情qíng)形,力求防止任何能够干扰到邱成风的意外发生。

    不得不说,任何一项技术,都有其独特的韵味所在。不论是曹小懒炼丹,还是邱成风炼器,安安静静地看着,都会感觉到他们散发出来的迷人风采。

    此时第一道工序——塑胚,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在邱成风细致入微的掌控之下,添加进去的各种原料,已经十分完美地融入了至阳玄铁之中。

    而原本乌黑色的至阳玄铁,此时在火焰的持续淬炼之下,也已经通体发红,渐渐软化,达到了极高的温度。

    邱成风凝神感应着,当察觉至阳玄铁已经达到最佳的状态之后,立刻催动灵力,控制玄铁。

    通红的至阳玄铁“呼”的一声从火焰之中飞跃而出,不偏不倚,落在炼器砧之上。

    邱成风丝毫不耽搁时间,右手凌空一招,放在一旁的那柄漆黑色的短锤,立刻跃入他的手中。

    健壮的手臂,立刻抡动铁锤,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在玄铁之上。

    “叮、叮、叮、叮……”

    原本这种单一的敲打声音是十分枯燥的,但是在邱成风锤下,竟然充满了节奏美感,十分悦耳。

    秦川一边听一边看,心中暗暗想道:“成风,成风……原来欧冶阳给邱成风取这个名字,寓意便是‘运斤成风’啊~~”

    邱成风此时丝毫察觉不到外界的任何(情qíng)况,一腔注意力全部凝聚在手中的短锤与面前的器胚之上。一边密集如雨地敲打锤炼,一边将一道又一道法诀打入器胚之中。

    这正是炼器的第二步——凝炼。不论是敲打的力道、节奏,还是打入法诀的时机、方位,对于最终炼成的法宝质地,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一旦有哪一点做的不好,这块稀有宝铁,炼成的东西就有可能成为垃圾。

    当初第一次炼制至阳玄铁的时候,邱成风便是毁在这一步上。此时旧事重演,他的目光也开始闪烁不定起来。V!~!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