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追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129章追杀

    这第二重山洞,和第一重山洞截然不同。

    准确地说,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山洞,而应该称之为峡谷。因为站在这里,抬头竟然可以看到白云、太阳、蓝天

    不过秦川知道,头顶上的蓝天白云之类的,并不是真正的蓝天白云。那只是在大阵的作用下,幻化出来的景象。

    现在看起来宁静祥和的天空,只要你偶一不慎,触动阵法,立刻便会雷鸣电闪、追魂夺魄。

    秦川站在洞口,十分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详图上的分析内容,并再次叮嘱众弟子小心在意,然后迈开步伐,踏上第二重征程。

    这里光线充足,完全不需要法器照明。而且四周植被茂盛,叶绿花繁,风景颇为不错。

    不过秦川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qíng)。一边小心翼翼避免触动不该触动的东西,一边密切关注着四周。

    因为这第二重山洞中,已开始有年份在百年以上的灵药出现。每一株都价值连城。漏过哪一株都是巨大的损失。

    不得不说,秦川的运气还是非常好的。才走出百余步的距离,居然便发现了三株百年年份以上的灵药。这让他大为兴奋。

    只可惜,福兮祸所伏。刚刚将第三株灵药采集下来,装入腰间新配的储物袋中,蓦然神识察觉异样,左侧的一条路径之中,竟有人在朝这边靠近

    看来,第二重山洞阵法运转之下,果然让羽化门和其他门派遭遇了

    秦川的面色凝重起来,吩咐四位师弟师妹:“有其他门派朝这边走过来了,大家往后退,退到(身shēn)后那棵古松旁边。”

    众人立刻奉命后退,到不远处的古松下站定。秦川凝神向前看去,想要看看是哪一派将和羽化门遭逢。

    很快,视野中便出现了人影。秦川看清楚来人的面容衣饰之后,眉头顿时一跳——飞云门

    从左侧路径走出来的一群人,正是曹功泽率领的飞云门探宝队伍。

    走在最前面的三个弟子,秦川一眼便认了出来,正是前些天第一次进洞探宝,被闪电枭追的狼狈而出的那三个人。

    此时三人面容愁苦,东张西望,目光均是充满茫然。

    秦川一看便心中发笑。这三个飞云门弟子心中一定在疑惑,为什么按照上次同样的路径进洞,眼前的(情qíng)景却完全变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第二重山洞有大阵笼罩,内部(情qíng)景变幻莫测

    秦川确实没有猜错。曹功泽率领一众飞云门弟子进了九曲回龙洞之后,立刻便让上次进过洞的那三个弟子当先引路。

    这次有掌门和门派长老亲自压阵,三名弟子心中大定,兴致勃勃地引路前行,准备找到上次将他们追的狼狈不堪的闪电枭,一举灭杀复仇。

    可是没走出多远,三个人便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发现,洞中的(情qíng)景居然跟他们上次进来的时候截然不同。

    他们万万想不到洞中的环境、植被统统都能变化,还以为是自己上次被妖兽追得太狠了,没看清楚环境。当然也不敢跟曹功泽提起,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带路。

    原本他们跟曹功泽说过,进洞后不久便会到达妖兽巢(穴xué),而且巢(穴xué)中还有大量的高年份灵药存活。

    可是一路上绕来绕去,妖兽、灵药什么的,根本毫无踪影。

    曹功泽不(禁jìn)大为恼怒。

    原本他的打算是,仗着对这个山洞的熟悉,迅速斩杀掉妖兽,采走灵药,这样就可以抢在其他门派之前,进入第九个无人进入的山洞探索寻宝,获得双份收获。

    哪知道这三个弟子却仿佛同时失忆了似的,带路经常出现分歧,问他们问题回答也是相互矛盾,含糊不清。

    若不是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曹功泽简直恨不得一个风锥过去将他们统统刺死。

    正满腹怒火无法发泄的时候,忽然神识笼罩的范围内察觉到异样。附近有人

    曹功泽并不知道第二重山洞内,各门派均有可能相遇,还以为是遇到了敌(情qíng),戒备之心大起。命众弟子提高警惕,慢慢靠拢过去。

    当两派相遇,秦川看到曹功泽的时候,曹功泽也一样看到了秦川。

    一见之下,曹功泽登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秦大掌门,咱们从不同的洞口进洞,居然还能碰上,看来你我两派,真是大有缘分啊”

    秦川的脸上居然也同样浮现起笑容:“能在这里碰上,确实是缘分。在这里将你解决掉,本掌门就不用((操cāo)cāo)心出了洞之后的麻烦了。”

    曹功泽看着秦川,心中疑惑万分。瞧这小子有恃无恐的样子,莫非是昆山派也在附近?

    放出神识四下查探,确定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潜伏之后,曹功泽这才放心地说道:“老夫实在不明白,才仅仅第七层修为,到底哪来的胆量助你张狂难道你以为找了昆山派做靠山,便可以横行天下了?有本事你现在让那姓丁的出来救你”

    “对付你,我羽化一门之力足够了。”秦川淡淡地说道。

    “哼哼,言语上由得你张狂,但是手底下,还是要靠实力说话你的中级符箓,不妨全部拿出来,看看这次还有没有机会逃走”

    曹功泽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神识牢牢锁定在秦川(身shēn)上。念动咒语激活符箓法力,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有足够的把握将秦川格杀当场。

    哪知道,这次秦川却并没有拿出任何符箓,只是伸手在旁边的古松上用力拍了四下,然后对曹功泽说道:“本掌门这次大摇大摆地走,有本事,你就来追”

    说着,果然率领一众羽化门弟子转(身shēn)大摇大摆地走开。

    曹功泽被秦川那副嚣张的样子彻底激怒了。正要举扇施放法术,哪知道忽然眼前一花,竟然彻底失去了羽化门众人的影子。神识中也感应不到任何动静。

    怪哉以他们那帮人粗浅的修为,怎么可能瞬间便脱离出自己神识笼罩的范围?曹功泽心中大为诧异,连忙手一挥,命令众弟子:“快追”

    (身shēn)形一闪,首先朝秦川走掉的方向追了上去。众弟子也随后而上。

    不料众人刚刚踏足古松附近的区域,这株看起来足有两百年树龄的古老松树,突然无风自动起来。枝杈摇摆之间,树上的松针登时化为无数锋锐的箭簇,劈头盖脸地(射shè)向飞云门众弟子

    众弟子大吃一惊,正要放出法器抵挡,忽觉(身shēn)畔狂风劲卷,直奔松针而去。原本乌压压的松针,瞬间便被吹得迷失了方向,四散飘洒。原本寂静的峡谷,顿时如同下起了一场绿雨。

    见掌门出手化解了这场松针袭击,众弟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正要打起精神,继续前进,却没想到异象再生——原本飘落到地上的松针,竟然一根根的如同拥有了生命一般,飞速聚拢到一起,最终凝聚出两条长长的蟒蛇形状,盘旋扭动着扑向飞云门弟子。

    这两条绿油油的“蟒蛇”,浑(身shēn)都是尖刺布成,别说被咬到了,哪怕是被任何部位触碰一下,不死也得皮开(肉ròu)绽

    “我说怎么忽然间便失去了踪迹,原来是用阵法阻隔了神识”曹功泽看到松针的诡异变化,已然醒悟过来。

    “不过这点小小的手段变相阻挡老夫,简直是痴人说梦”神(情qíng)一冷,手中的风玄扇往前一扔,立刻在(身shēn)前不远处急速旋转起来。

    伴随着风玄扇的旋转,周围的空气立刻收到牵引,很快便在曹功泽的面前形成了一个直径约有一米的巨大风漩涡。

    风漩涡越转越快,而且从漩涡中心向外散发出极强的吸力。

    那两条由松针汇聚而成的“绿蟒”在飞近漩涡的时候,顿时被其中散发出来吸力给牵引住了,不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出漩涡的作用范围,更无法向飞云门弟子发动攻击。

    飞云门众弟子见掌门一出手果然不凡,立刻便阻住了诡异松针巨蟒的进攻,都心中大定,静静地站在掌门(身shēn)后看起戏来。

    只见在曹功泽的催动之下,风玄扇转动越来越快,漩涡散发出来的吸力也越来越大。

    两条“绿蟒”终于无法抗衡了,松针被一片一片地吸入漩涡中搅烂卷碎,“蟒蛇”的(身shēn)躯也越来越小,最终完全被风漩涡吸进去,消失无踪。

    曹功泽冷哼一声,收了风玄扇。面前的漩涡也随之消散,唯一留下的,只有满地横流的绿色汁液。都是方才松针被搅烂之后所化。

    “不好,地上的这些汁液还有古怪”随曹功泽一起进洞的长老孟阳无意中一低头,立刻大声喊叫起来。

    曹功泽朝地上一看,发现果然。这些松针搅烂之后化成的绿液,并不是在胡乱流淌,依然如同有生命一般,汇聚成两条绿流,分别流向了两旁的植被之中。

    当绿色汁液流淌到两旁草丛中之后,那些原本平凡普通的野草,立刻如同被唤醒了一般,叶条摇摆,拼命地吸收流过来的绿液,仿佛那是什么绝世的大补滋养品。

    两旁野草众多,大家一起来吸收,绿液很快便被吸收殆尽。不过那些野草也随之变得诡异,一棵棵疯狂摇摆扭动,迅速疯长起来。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低矮的小草竟然便长得比那株古松还高,长长的草叶如同触手一般胡乱挥舞,遮天蔽(日rì)。

    这诡异的(情qíng)形让飞云门弟子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曹功泽的脸色也变了——诡异的(情qíng)景一幕接一幕,竟似生生不息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一定得找到破阵的关键

    就在这时,疯长的野草已经开始发动对飞云门的攻击。不过曹功泽却不再出手抵挡,放声说道:“众弟子使用符箓和法器,防御自(身shēn)安全,只守不攻。看本掌门来破此妖阵”

    话音一落,众弟子连忙个个施展符箓法器,在周(身shēn)支起一个护罩防护安全。

    凡是被挑选进九曲回龙洞的人,均是飞云门精英,修为最低的也是炼器第七层。而且飞云门底蕴深厚,这些人个个有法器符箓在手,做好防御之后,那遮天蔽(日rì)的野草虽然疯狂扭曲着笼罩过来,想要将他们绞死其中,但是一时之间,却不能突破任何一个人的防护罩。

    至于曹功泽,更是不惧这些野草。他有罡气护体,草叶一旦迫近,登时便会如同触电般缩回去。

    而曹功泽也懒得去理会他们。转过(身shēn)去,目光紧紧盯住了那株古松。

    方才秦川离开的时候,在这古松上拍了四下,然后这诡异的草木大阵便发动了。

    想来,这古松便是妖阵的关键

    擒贼先擒王。不论猜得对不对,先毁掉这株松树再说

    曹功泽手中羽扇一挥,登时便有数十道风刃形成,漫天呼啸着冲向古松。

    这古松也如同一株拥有智慧的生物,感应得到即将到来的危险。立刻枝杈摇摆,(射shè)出一波又一波的松针,抵挡漫天而来的风刃。

    风刃虽然锐利,砍起松针如摧枯拉朽一般。但是奈何松针绵绵不绝,砍完一波又来一波。最终风刃力道全尽,未等砍到松树上便以尽皆消散。

    曹功泽本就心怀怒火,这时候怒气更盛:“一株枯老的破树,也敢在我面前抖威风”

    手中风玄扇一抖,上面登时有两根羽毛(射shè)了出去。羽毛玄异无比,(射shè)出去之后,迎风便长,眨眼之间就长到五六尺长。而且根根硬(挺tǐng)无比,已经化成了两柄锋利无比的羽剑。

    曹功泽催动灵力,遥控羽剑冲杀。

    第一柄羽剑自上空一路刺下,劲气无比磅礴,瞬间便破开层层松针阻隔;第二柄羽剑则沿着第一柄开辟出来的道路,直奔古松树干而去。

    只听“波”的一声,第二柄羽剑力道奇大,不但(射shè)中了古松,而且直接穿透树干而出。

    古松受此重创,树杈一阵颤抖,树上的松针纷纷落地。竟然一瞬间便枯萎而死。

    而原本交织环绕在飞云门众弟子周(身shēn)的疯狂野草,也随之枯萎消散,重新露出了上空的蓝天白云。

    曹功泽从陷入草木大阵,到成功破阵,说起来似乎时间很长,其实只不过是瞬息之间而已。

    此时阵法已破,神识再无阻隔,秦川等一干羽化门弟子,再次出现在曹功泽的神识感应之中。

    他们还没走远

    “哼哼,就凭这点雕虫小技,想要阻隔老夫未免痴心妄想待会儿落入我手,管教你(阴yīn)风蚀体三天三夜再死”

    曹功泽冲着秦川等人逃跑的方向一挥羽扇:“追上他们”

    飞云门弟子不敢怠慢,立刻跟随掌门飞速前冲。

    而羽化门那边,秦川在按照九曲回龙洞详图上记载的方法,拍打古松触动阵法之前,已经取了九根松针在手。

    此时正在率领众弟子快速前行,忽然手中一阵异样,九根原本修长坚韧的松针,竟无缘无故地化为齑粉。

    秦川眉头不(禁jìn)皱了起来。松针化粉,便说明曹功泽已经破了草木大阵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草木大阵困不住曹功泽,但是没想到他破阵居然这么快

    练气期九层的修为,果然不可低估

    秦川心(情qíng)略显沉重,但是(身shēn)法却毫不沉重,反而更加轻盈迅捷,引领着众人一路向前:“飞云门已经破阵了,很快便会追来,大家加快速度,前方三岔路口,走左边那一条”

    秦川熟知地图。前方三叉路口走左边,将直通妖兽“金臂盲猿”的洞(穴xué)。

    金臂盲猿乃是三极妖兽,实力还在闪电枭之上。不但它不好应付,而且通往它洞(穴xué)的这条路,是一条死路。若不能在这条路上将飞云门人灭杀,那羽化门将无路可逃。

    虽然有九曲回龙洞详图的指示作为底牌,但这指示可不是万能的。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小心做好每一步,才能够成功躲过危险。

    本来按照之前的计划,金臂盲猿这里是被放弃的地点。

    因为金臂盲猿洞中虽然藏有重宝,但是详图上只有躲避金臂盲猿攻击的方法,却没有记载杀死它的方法,凭羽化门单方面的实力,想要取宝是没任何机会的,放弃是明智的选择。

    但是现在有了飞云门的追杀,秦川的心中却形成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正所谓不入虎(穴xué),焉得虎子,就冒一些风险,拿了洞里面原本拿不到的重宝

    冒险的计划是秦川临时决定的,其他人肯定无法得知。但是现在见掌门命令向原本决定放弃的路径上冲去,众人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异议,只管闷头跟着秦川向前。

    这种反应让秦川心中大为感动。能够毫无顾虑地托付生死,这代表的,是大家对自己这个掌门真正的信任

    而自己这个掌门,最应该做的,就是安排好每一步,绝不辜负大家的信任

    由秦川一马当先,其他人紧随其后,刚刚全部踏上三岔路口左边的那条路径,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暴喝:“比速度,你们还差得远”

    是曹功泽的吼声

    秦川神识之中,已经感应到一个闪电般飞驰而近的(身shēn)形。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