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九曲回龙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冲霄灵鹤载着三人飞行,依然丝毫不显吃力。扇动双翅,风驰电掣,飞向绿柳镇。

    一路上,欧冶阳心急如焚,无数次地询问秦川,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在他问过四五十遍之后,绿柳镇的影子总算出现在了云霄之下。

    秦川命令冲霄鹤在村外降下,然后和苏浅雪一起扶着欧冶阳走进村中,直奔邱成风的家。

    和上次一样,还没有走到邱家的铁匠铺的时候”丁叮当当的敲打声已经先传到耳中。

    欧冶阳一听便感觉出来,这敲打声中,蕴含着一股自己刻骨想念了十多年的熟悉节奏!

    他的(身shēn)躯不由得颤抖起来,加快脚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远远地,秦川便看到了满脸虬须的邱成风。还是和上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围着破砧布,低着头,聚精会神地敲打着手中的铁胚。

    欧冶阳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身shēn)体的颤抖更加厉害了,一双枯黄干涩的眼睛,也瞬间变得潮湿、模糊。

    他一步一晃地走到铁匠铺前方,凝视着郊成风,眼睛里的泪水终于滚落出来,用颤抖地声音唤了一句:“风儿!”

    “叮”的一声响,耶成风原本挥舞得稳定无比的铁锤,因为这一声唤,陡然间砸在铁砧的边缘,继而飞出铁匠铺外,深深陷入泥土之中。

    随后,邱成风的那壮硕的(身shēn)躯,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他竟然没有勇气抬头,粗重地呼吸了几下之后,猛然转过(身shēn),就要往铁匠铺里面跑。

    “风儿!”欧冶阳用尽浑(身shēn)的力气大吼一声”,师父已经时(日rì)无多,难道你就忍心让师父临死前都不能见你一面吗?”

    邱成风(身shēn)形一滞,停下了(欲yù)逃的脚步。

    紧握双拳,牙齿咬得咯咯响,却还是没有勇气转过头来。

    “风儿,风儿,师父这十六年来……”欧冶阳苦苦思念十六年,终于见到(爱ài)徒,一来心(情qíng)激((荡dàng)dàng),二来本就有伤,话还没说完,猛然喉头一甜,竟喷出一口血来。

    邱成风听到异样,终于撑不住了,连忙回转(身shēn),冲到欧冶阳(身shēn)边。看到当初风采卓然的师父,如今竟然苍老枯瘦到这种地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扑通一声跪倒在师父脚下,痛哭流涕地说道:“师父,师父!你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欧治阳拉起邱成风,将他紧紧抱入怀中,说道:“你走了之后,师父忧思成疾,后来又被盛怒万分的玄铁主人打成重伤,修为衰退,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不过师父心里一点恨都没有。苍天开眼,让师父在临死前见到了你,师父已经完全满足了,满足了……”

    “师父,都是徒儿不孝,无能而逞能,炼坏两块至阳玄铁,害苦了您!”

    欧治阳面带微笑,说道:“傻孩子,(身shēn)为长辈,为晚辈的错误承担责任是应该的。师父毫无怨言。唯一希望的,是你永远不再离开师父……”

    “不会了!徒儿再也不会离开了!这一辈子都守在师父(身shēn)边!”

    “好!好!”欧冶阳心怀大慰,慈(爱ài)地摸摸邱成风的脸。邱成风虽然已是四十余岁的壮汉,但在他的眼睛,还是当初那个惹人怜(爱ài)的小徒弟。

    这之后,欧冶阳又转过头,看着秦川,对邱成风说道:“这位秦掌门,是我们师徒二人的大恩人!他若对你有所求,你务必要办到,记住了吗?”

    “师父放心,徒儿一定谨记!”

    欧冶阳缓缓点头,忽然(身shēn)躯一软,向后倒去。邱成风大惊,连忙将师父抱进怀中,发现师父已经面色苍白,气若游丝。

    “风儿,临死之前能够见你一面,师父死也瞑目了。你切记不要悲伤,忘记过去,好好地将师父的炼器门,传承下去……”

    “师父,徒儿不配,徒儿不配啊!”

    欧治阳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只可惜已至油尽灯枯的境地,脖子一歪,死在了邱成风的怀抱之中。

    “师父!师父!师父!”邱成风连生嘶吼,趴到师父(身shēn)上嚎啕大哭起来。

    秦川和苏浅雪此时都已不忍心再看下去,悄悄走开,让印成风好好哭一场,发泄心中的苦痛。

    和苏浅雪走到一边,秦川调整了一下(情qíng)绪之后,重新开始思考起正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至阳玄铁”这四个字,他就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至阳玄铁到底是什么,但从名字和因它导致的事件来看,应该是一件炼器用的宝物。

    可是再三回想,又很确定,从没人跟自己提起过这种东西,《中州志》上似乎也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浅雪,至阳玄铁这种东西,你听说过么?”秦川询问(身shēn)旁的苏浅雪。

    苏浅雪摇摇头说道:“从没有听说过。”

    “我以前也没听说过,可是为什么我总对它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秦川一边说着,一边皱眉思考~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接触过这个词汇呢?

    蓦然,他的脑海之中灵光一闪。

    对了!是九曲回龙洞详图!

    九曲回龙洞详图上,标记了很多藏有宝物的地点。自己应该就是在那上面,看到过“至阳玄铁”的名字!

    想到这里,秦川精神大为振奋,连忙从纳戒之中取出九曲回龙洞详图进行查证。

    果然,不一会儿,就在详图上标注的小字之中,找到了”至阳玄铁……这四个字。

    想不到,事(情qíng)绕来绕去,居然又跟这张奇怪的地图扯上了关系!

    这时候,邱成风的嚎啕大哭声,已经惊动了周围的乡民,也惊动了邱大锤和他的两个哥哥。

    秦川连忙收起九曲回龙洞详图,上前去跟邱大锤说明(情qíng)况,然后合力将邱成风劝回了家中。

    邱成风抱着欧冶阳的尸体进入一个小屋,不言不动,在里面一直坐了一天一夜。秦川让苏浅雪自行先回门派,他则留在邱成风的家中,默默等待。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邱成风才红肿着双目,从小屋中走出来。见到秦川,立刻跪倒在地,磕头说道:“秦掌门,谢谢你!邱某以前困于心魔,始终不敢回去面对师父。若不是你这次将师父带到这里来,恐怕直到他临终的时候,邱某也不能见他一面!”

    邱成风自幼父母双亡,是欧治阳一手将他抚养长大。

    在他的心里,欧冶阳既是师,也是父,感(情qíng)之深,无以言语。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分外难以承受在师父面前的失败打击。他觉得自己实友不成器,辜负师父多年的教养,根本无颜面对。

    后来虽然远遁他乡,但心中对师父既愧疚,又思念,没有得过一刻的安宁。昨(日rì)他抱着师父尸体进去的那个小房子,就是他设立师父的长生牌位,(日rì)(日rì)拜祭,寄托思念的地方。

    如今虽然师父已死,但好歹临终前已经见上一面。不论如何,邱成风对秦川充满感激。

    见到邱成风朝自己下跪,秦川连忙将他扶起来,说道:“邱先生万万不要行此大礼。有大锤的关系在,我为你做点事(情qíng),也是应该的。”

    虽然秦川极力搀扶,但邱成风却坚持跪在地上:“师父临终前说过,秦掌门是我们师徒的大恩人。若秦掌门有什么吩咐,邱某肝脑涂地也必定为你办到!”

    这句话对秦川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事关门派发展,他也不再客(套tào),坦白地说道:“邱先生,坦白说,你对我们羽化门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成为其中的一员!”

    邱成风的神(情qíng)变了好几变,最终说道:“师父遗命,秦掌门若有吩咐,一定要为你办到。所以,若秦掌门真的瞧得上邱某,邱某便加入羽化门!”

    秦川听了此言,没想到事(情qíng)竟然会如此顺利,大为欣喜。哪知道还没等他真正高兴起来,邱成风却又接着说道:“但是,进了羽化门之后,邱某只做一名普通弟子,终生不做与炼器有关的任何事!”

    “这……,……这却是为何?”这句话让秦川彻底郁闷了。若是邱成风表明态度,终生不炼一器,那恐怕掌门系统是不会将他视为拥有中级炼器水准的炼器师的。到时候既是他加入,任务也照样完不成。

    邱成风咬着嘴唇,满脸沉痛地说道:“因为邱某觉得自己实在不是炼器的人才。意志不坚,技艺不精,炼毁两块至阳玄铁,害苦师父,根本不配再炼器!”

    “邱先生,人非圣贤,失误在所难免。你师父临死前也说过,让你忘记过去,好好传承他的炼器门,你何必非要耿耿于怀呢?”

    “师父的炼器门,轮不到我这样的货色来传承。邱某不配,真的不配!”虽然欧冶阳是含笑离世的,但是邱成风心中的心结,并未解开。

    秦川料不到事(情qíng)竟然会发展成这样的结果,尝试着多劝几句,但是邱成风执意不听。只是坚持,若要求他加入羽化门,可以,但是终生不炼一器。

    这样一个炼器高手,若是真的困于心结,再不炼器,那实在是太可惜了。秦川可不能坐视这样一个人才白白浪费掉,眼珠一转,说道:”邱先生,你是一个炼器方面的天才,这一点,你师父坚信,我也坚信。相信你自己心中,也一定清楚。难到真的要被区区两次失败,打垮自己的一生?振作起来,再炼一次至阳玄铁,证明自己,也证明给你师父看!相信至阳飞剑成之(日rì),你师父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再炼一次?”听了这话之后,邱成风原本如坚冰一般的表(情qíng),不(禁jìn)有了一些融化。但是很快他又苦笑起来:“至阳玄铁乃是罕见的宝铁,我师父一生炼器,也仅听说过两块的下落。如今这两块宝铁都已废在我的手中,根本没有地方去找第三块来炼的!”

    其实,这些年来,邱成风对师父愧疚思念之余,也曾有过再找一块至阳玄铁,炼成飞剑拿着回去见师父的念头。只可惜至阳玄铁乃是极罕见之物,他苦苦搜寻一场,也没得到半点线索,只得断了这个念头。

    不过,邱成风找不到线索,秦川的手上却又线索。他一见邱成风的口气松动,立刻趁(热rè)打铁地说道:“邱先生,寻找至阳玄铁的事(情qíng),你不用管了,就交给我来办。你只需要答应,找来至阳玄铁后,一定出手炼制,并且保证炼成!你看如何?”

    “你……你真的有办找到至阳玄铁?”邱成风有些不敢置信。

    “我有!”秦川说得所钉截铁。

    邱成风的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他看看自己的双手,又转头看看停放师父尸(身shēn)的小屋,脸上陡然泛起坚决的神(情qíng),握紧双拳说道:”好!那我便答应秦掌门,找到玄铁,一定出手炼制!这次若再不成,邱某自刻以谢!”

    总算成激起了邱成风的斗志,不再坚持说终生不炼器,秦川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不过,新的问题却又摆在了他的面前口至阳玄铁,到底该如何拿到?

    不错,手中的九曲回龙泪详图上,确实明确标注着至阳玄铁在洞中存放的位置。

    可最关键的是,九曲回龙洞到底在哪里?

    不知道。

    毫无线索。

    之前在资通阁里,除了的买邱成风和欧冶阳的消息之外,秦川也顺便询问过那个马尾女孩,有没有九曲回龙洞的资料。得到的答复是一一没有与此有关的任何信息。

    秦川虽然失望,但也在预料之中。

    九曲回龙洞既然和掌门系统的任务有关联,那么应该不可能如此轻易便打探到与之相关的信息。

    这样一来,问题又回到了之前的轨道上。不知道山洞到底在哪里,那么即使对洞里的阵(禁jìn)制再熟悉,对里面的藏宝地点再明了,也半文钱的价值都没有。

    九曲回龙洞啊九曲回龙洞,你的里面,不但有那么多惹人垂涎的珍宝,而且现在又和一位练气期大圆满以上修为的炼器高手扯上了关系,不论如何,本掌门都一定要找到你的下落!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