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铁匠邱成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第107章铁匠邱成风

    邱大锤只不过是一个小山村的铁匠出(身shēn),在跟秦川上山之前,根本毫无修真基础,自然也不可能懂得连修士轻易都学不会的炼器法门。

    可是现在他却说这本《炼器入门》上面记载的东西他都会。难道慧剑门一直都是在用山村铁匠的手法进行炼器的么?

    这也太搞笑了

    秦川一边想着,一边将那本《炼器入门》拿在手中,进行翻看。

    虽然他并不懂得炼器方面的知识,但是看了几页之后,也已经感觉出来,炼器入门上面记载的,并不是粗浅的打铁知识,确实是颇有玄妙的修士炼器法门。

    这就让秦川更搞不懂了。邱大锤真的会这些?

    “大锤,这上面所记载的东西,你真的都会?”秦川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邱大锤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真的都会。从很小的时候,俺爹就教过俺辨材质、除杂质、运锤、淬火等等诸多方法。和这上面记载的大同小异,而且有很多其他的方法,这书上还没有记载呢,想必是俺爹的独门手法。”

    说起自己的父亲的时候,邱大锤的脸上开始洋溢着崇拜的光辉。

    在他的心里,最敬佩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掌门秦川,另一个便是自己的父亲邱成风。虽然,他只是一个偏远山村的铁匠。

    邱大锤这一番话,说的秦川立刻双目大放异彩。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门派领导者,需要具备很多素质。善于为门派招揽人才,这就是其中之一。

    而想要招揽人才,又必须拥有灵敏的触觉,善于发现潜藏的人才。毕竟,明面上的人才,大家都知道是人才,都会抢。羽化门小门小派,是没有资本去跟那些大门派竞争的。

    现在,邱大锤透露出来的信息,就让秦川敏锐地感觉到,他的父亲恐怕不简单

    毕竟,一个山村铁匠,打铁手艺高超一点,这不算奇怪。但是用修仙界炼器的方法来打铁,这就奇怪了

    会不会,邱大锤的父亲其实是一个隐士高人呢?

    其实这看起来不太可能。因为邱大锤在加入门派之前,和普通的山村少年没有任何区别,根本不具备一丝一毫的修真知识。

    但是不论如何,这信息关系到门派的“炼器传承”任务是否能够完成。只要有一丝机会,秦川都要去试一试

    秦川心(情qíng)兴奋,从座位上站起来,拍拍邱大锤的肩膀,说道:“大锤,你进门派已经一年多了吧?想家了没有?”

    邱大锤伸手挠挠头,憨厚地笑道:“上山之前,俺爹曾经认真嘱咐俺,既入门派,就要以门派为家。不过……不过不瞒掌门,俺还真的有些想他了。”

    “既然如此,那掌门就放你几天假,回家看看你爹去吧”

    邱大锤闻言大为欣喜,连忙躬(身shēn)说道:“多谢掌门恩典”

    “去吧,拿我手令到陈伯处支领银钱、衣物、武器,以一副崭新的容貌回家见你爹,让他看看,自己的儿子也成才了”秦川一边说着,一边书写一道手令,交给邱大锤。

    邱大锤拿了手令,欢天喜地的下去了。

    他如今已是练气期二层的修为,虽然还未生法力,不能够施展法术,御空飞行。但仅凭(肉ròu)(身shēn)力量长途奔跑,也胜过健马。

    长久离家,如今得到掌门特许,邱大锤思乡心切,下山之后立刻展开(身shēn)形飞奔起来。

    秦川此时也在主峰之上,招来冲霄灵鹤,驾鹤飞往邱大锤的家乡——绿柳镇。

    冲霄灵鹤的速度,当然是邱大锤无法比拟的。只见它挥动双翅,冲上云霄,片刻之间,绿柳镇便已出现在秦川的视野之中。

    想当初,羽化门开始赚取声望,走上强大道路,就是从绿柳镇招收弟子开始的。

    现而今,绿柳镇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但是羽化门,却已非昔(日rì)羸弱的羽化门了

    秦川在镇外跳下仙鹤,步行走进镇中。一边欣赏山村宁静的风景,一边回想当(日rì)种种事,心中颇为感慨。

    刚进绿柳镇不久,立刻便有人认出了秦川:

    “咦?那位不是去年到绿柳镇来招收门人的羽化门仙长么?”

    “对对对,就是他一年不见,这仙长更有仙气了想必修炼已有大成”

    “不知仙长此番前来,还招收弟子不?我家的小孙子,如今也已长大成*人了”

    ……

    众位村民远远望着秦川,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擅自靠拢上来。

    同时,也有人第一时间赶往本镇大户王员外家里,向他禀报羽化门掌门再次光临的消息。

    王员外哪里敢怠慢,立刻率领家丁,前去迎接。

    “小人不知仙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王员外一路小跑过来,此时已是气喘吁吁。来到秦川面前躬(身shēn)给秦川行礼,登时憋得面皮紫涨,呼吸不畅。

    秦川本想在小镇中随意走走,怀念怀念当初的时光。却没料到已经一年过去了,镇中居民对自己的记忆还这么深刻。当下对王员外说道:“王员外,我只是来此随意游玩一番,你不必拘礼。”

    王员外连忙说道:“小人得知仙长降临,已在家中备好酒菜,求仙长务必赏光。另外小人一年来也已经备下多份孝敬之物,可惜不知道羽化门仙山何处,无法送达。今(日rì)仙长到此,正好一并带走。”

    听王员外这样说,秦川不(禁jìn)想起了以前那一百两银子都被视为巨款的(日rì)子。那时候艰难起步,确实求存不易。

    而现如今的羽化门,早已今非昔比。别的不说,单只从慧剑门中搜刮回来的金银财宝,就已绝非王员外的这么一个土财主可以比拟的了。

    不过,秦川虽然对王员外的酒菜、孝敬不感兴趣,但对邱大锤的父亲却十分感兴趣。正好趁此机会,跟王员外好好打探一番。

    于是也不推辞,跟着王员外进入王府之中。

    王员外立刻吩咐开席。大鱼大(肉ròu)流水一般端上桌来。不过秦川久以灵谷为食,这些世俗饭菜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致,每道菜只是提起筷子吃一口,便再不肯多碰。

    王员外见此状况,不明就里,心中忐忑。忽然招过(身shēn)边一个仆人,小声吩咐了几句。那仆人领命下去,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年约十**岁的少女走进客厅来。她的(身shēn)后,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跟着偷偷溜了进来。

    王员外凑到秦川的(身shēn)旁,讨好地笑着说道:“仙长,这是小人的女儿小静。如今年方十八,颇有姿色。仙长若看的入眼,就让她跟随回山,(日rì)后侍奉枕席,也是小人的荣幸”

    秦川抬头看了看那少女,只是普通人的紫色而已。尤其自己平(日rì)(身shēn)边有苏浅雪和王紫凝这大小两个美女的环绕,对比起来,更觉得不入眼。

    打开信息界面查看了一下,发现这少女也没有灵根,于是秦川对她失去了最后一点兴趣。不过顺便看了一下她(身shēn)后的那个男孩,意外发现他居然是有灵根的

    一个有灵根之人,便代表着一个可塑之才,一个门派将来的潜在人才。

    这偶然发现让秦川心(情qíng)大好,对王员外说道:“王员外,本人专心修道,对女色暂无兴致。你的女儿就不要了。不过,她(身shēn)后那少年倒是不错……”

    还不等秦川说完话,王员外已经吓得魂飞天外,苦着脸哀求道:“那孩子是小人的儿子,小人的儿子资质粗俗,顽劣不堪,又不(爱ài)卫生,实在不堪侍奉仙长啊仙长若是喜好男风,小人保证为仙长多多寻找俊美男童。还请……还请放过小儿一马,小人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秦川大为无语。又觉得恶心,又觉得好笑。这王员外,思想如此猥琐,还真没辜负他的长相

    于是开口说道:“王员外,本掌门堂堂男儿,岂会有那种肮脏癖好我是看你儿子(身shēn)怀灵根,乃是可造之材,想带他入我羽化门墙,修真练气,求得长生。你若不愿意,那便作罢。”

    “愿意愿意小人愿意”王员外得知事实真相,顿时转苦为乐,大为欣喜。

    中州世界修炼盛行,即使王员外僻处荒村,也知道修仙的好处。就算达不到长死不死的极致境界,只要能学的几手仙家法术,(日rì)后也可在大晋国中谋得个好出(身shēn)

    上次秦川前来招收门人,王员外受石平蛊惑,与他作对,灰头土脸而归。他的儿子自然也不敢去参加选拔。想不到如今好运临门,他岂有不愿意之理连忙唤儿子过来,给秦川敬酒。

    秦川细细查看,王员外的儿子不但拥有火属(性xìng)灵根,而且(身shēn)体素质也很不错。这资质,至少比羽化门那四个拥有灵根的外门弟子要好,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这次绿柳镇之行,能有这么一个意外收获,秦川心中也颇为高兴。破例端起酒杯,多喝了一杯。

    然后开始转入正题:“王员外,绿柳镇中有一户姓邱的铁匠,你可熟悉?”

    王员外连忙回道:“熟悉熟悉邱铁匠名叫邱成风,打铁技术很好,儿子又被仙长收入门墙,整个绿柳镇无人不知。”

    秦川将酒杯捏在手中,一边轻轻把玩着,一边问道:“这个邱成风,可是本地人氏?”

    王员外道:“这倒不是。他是十多年前从外地搬来此地的。当时左手拎一把大锤,右手抱一个孩子,走进绿柳镇,我正巧看见过,记忆深刻。”

    “一个孩子?他不是有三个孩子么?”秦川讶异地问道。去年来招收弟子的时候,邱大锤曾亲口说过他还有两个哥哥,不过都没有灵根,秦川此时依然记得。

    王员外道:“那两个孩子都是邱铁匠后来收养的孤儿。只有被仙长带走的邱大锤,才是他的亲生儿子。”

    原来如此没有灵根的两个儿子,都是收养的。有灵根的,才是亲生儿子

    没有灵根的人,生出有灵根的孩子虽然不是不可能,但几率非常小。

    而有灵根的人,生出有灵根的孩子几率则非常大。若是父母均有灵根,生出后代拥有灵根的可能(性xìng)几乎是百分之百。而且若是父母灵根属(性xìng)不同,还有一定可能(性xìng)产生变异灵根的后代。

    由此反向推断,邱大锤有灵根,那么他的父亲也极有可能同样有灵根

    有灵根,又懂得修仙界的炼器法门,说不定,这邱成风(身shēn)上真的有秘密

    “这邱成风的来历过往,你知道么?”秦川又问道。

    王员外摇摇头:“这邱铁匠脾气极臭,从来都是一副冷脸对人。来到绿柳镇十多年了,没交到一个朋友。若不是他的打铁技术确实过硬,恐怕早就饿死街头了。”

    秦川听了,默默点头。即使邱成风的(身shēn)上真的有秘密,那也不是普通的山野村夫所能了解的。

    看来,自己只能亲自去会会他了

    秦川从王员外那里详细问明了邱成风所住的位置,然后就从王员外家中走出,信步前往邱成风的铁匠铺。

    邱成风的铁匠铺,位于小镇另一头的一株大柳树旁边。秦川还没走到,远远低便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音。

    这声音清脆悦耳,而且十分富有韵律。秦川越听,越觉得这打铁声音神秘不凡,恐怕一个普通的山村铁匠,是发不出这样的声音的。

    心中对邱成风的好奇前所未有地浓重。马上就要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了,不知道他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走到铁匠铺前,一个(身shēn)材壮硕,精赤上(身shēn),只围着一条破砧布的虬须大汉,进入秦川的眼帘。

    这虬须大汉见秦川到来,并不招呼,依然专心致志地用铁锤敲打着面前那块已经烧得发红的铁块。

    秦川也同样不出声,站在一旁静静观察这虬须大汉。

    只见他目光专注,手法纯熟,大锤或快或慢,或轻或重,一下下地敲打在烧红的铁块上。虽然只是在打造一个不值钱的农用铁犁,但他那投入的样子,却像是在精心雕琢一件艺术品。

    秦川抬起头,目光凝视在他的(身shēn)上,开始查看他的基本信息。

    顿时,透明的信息界面在秦川的面前展开。这信息界面除了秦川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但是那虬须大汉却仿佛立刻有所察觉,也抬起头来,望向秦川。A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