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亲生子与私生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玄晴 书名:门派养成日志
    “掌门师兄稍坐,我去看看是何人闯山。”

    陈浩说完,就要转往外走。

    秦川眉头皱了起来,叫住他道:“师弟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共同走出门派。秦川一边走一边暗暗猜测:会是什么人来闯山呢?莫非是飞云门?

    飞云门确实有闯山的理由。

    但是飞云门弟子被杀一事,秦川已经做了妥善的处理,让曹小懒做出了最后一击。他是必定不会说出去的。

    所以,飞云门应该没有办法查到真相。

    如果不是飞云门……或者是宋阳的叔父宋伯光?

    风灵鸟进化出来之后,秦川已经用它搜集过宋伯光的信息,知道这个人确实存在。但是宋阳说过,宋伯光为了进入第八层,要闭关修炼半年。即使提前出关,也不可能这么早。

    这种毫无头绪的感觉让秦川很不爽。归根结底,还是门派实力太弱啊!要是足够强大,管他是谁,凡敢冒犯一概轰杀,岂用如此纠结!

    要发展!要壮大!要升级啊!秦川的心中涌起强烈的迫切感。

    只要今天来的不是这两个无法对抗的强敌,那后必须要的打起十二分精神,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将门派实力提升起来。

    至少,要在昆虚山脉西南部这一带,无所畏惧!

    秦川怀着忐忑的心,沿着山路往下走。走过飞羽山最为陡峭的坠马坡之后,一个背包袱的年轻男子进入了秦川的视野之中。

    那男子一袭淡蓝色长袍,材瘦高,脸色略显苍白。看上去就像一个文弱书生。此时正被啸山犬阻在山下。

    秦川很确定,自己以前从未见过这男子。但有些奇怪的是,看着他的脸,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没有在他的容貌问题上多做纠结,秦川第一时间查看他的份信息,发现这少年名叫刘冠玉,无门无派,是一个实力为练气期三层的散修。

    不是飞云门的人,这让秦川松了一口气。但对这少年的来意也十分好奇。

    莫非又是像宋阳一样,要来抢山头、夺基业?

    以羽化门目前的实力,区区一个练气期三层,可是远远不够看了。

    正当秦川这样想着的时候,旁边的陈浩却发出一声惊喜莫名的欢呼,冲到那少年边,拉起他的手道:“冠玉少爷!你、你竟然回来了?!夫人呢?”

    听陈浩这样问,那个名叫刘冠玉的少年脸上浮起悲楚的神,将包袱从背上解下,抱在怀中,沉声说道:“我娘她老人家三个月前得知父亲伤重不治的消息后,悲痛绝,随父亲而去了。我是带她的骨灰回来跟父亲合葬的。”

    “夫人她老人家竟然也过世了……”陈浩说着,脸上的表黯淡下来,颇为沉痛。不过很快又想起了什么,拉着刘冠玉走到秦川面前,对他说道:“刘掌门过世前,已经将掌门之位传给了秦川秦师哥,你快来见过掌门吧。”

    刘冠玉抬头凝视着秦川的脸庞,目光十分复杂。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了秦川面前,恭敬地磕头道:“刘冠玉参见掌门!”

    “何必如此!快起来,快起来!”刘冠玉的行为倒让秦川有些意外,连忙将他拉了起来。

    转询问陈浩道:“师弟,这位朋友是什么人?”

    陈浩连忙介绍道:“掌门师兄,他叫刘冠玉,乃是前掌门的儿子!”

    秦川轻轻点头。

    其实从二人刚才的对话之中,他已猜到。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刘掌门的后人,会显示无门无派,而且自己在羽化门四年多,居然从未见过他。

    “师弟,冠玉兄既是刘掌门的儿子,为什么我从未见过?”秦川又问道。

    陈浩刚要开口,刘冠玉突然在一旁插口道:“掌门,这个问题,还是由我自己说吧。我父亲母亲,本是羽化门的同门师兄妹,感深厚。成亲之后,也恩有加。只是婚后多年无子,父亲想要纳妾,母亲却坚决不从。后来母亲生下了我,心中欢喜,和父亲相安无事。哪知道在我十二岁那年,母亲无意中发现,原来父亲早在山下有了女人,而且还生了孩子!她一怒之下,和父亲彻底决裂,带着我离开了羽化门。掌门应该是在我们离开之后上山的,因此才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秦川对羽化门拥有四年多的记忆,一直见刘掌门孤一人,还以为他终生未娶,却没想背后居然有如此曲折的一段事。

    别人的私生活,秦川不想理会。只是他察觉到,刘冠玉在讲这段故事的时候,频频用复杂的目光看自己。

    他是什么意思?莫非……

    秦川心中突然咯噔一下。

    穿越到此之后,虽然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但是记忆中只有和羽化门相关的四年多,来羽化门之前的那些岁月,却一点记忆也无。

    因此,秦川不知道自己和刘掌门到底有什么渊源。但是刘掌门对自己异乎寻常的关,倒是印象深刻。

    莫非,自己就是刘掌门在山下的私生子?

    综合来看,极有可能。刘冠玉频频用奇特的目光看自己,或许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脑海中丝毫没有四年前的记忆来提供切实依据。可能根本就没从原主那里继承这些记忆吧。

    一番思索之后,秦川决定暂时装傻。

    毕竟,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秦川了。占据了人家的体,帮人家尽点责任和义务,这秦川觉得应该。但是陡然间多一个便宜老爹,他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师父只是师父。私生子什么的,一概不认。

    秦川打定主意,脸上浮起笑容,对刘冠玉说道:“原来如此。我拜入师门才仅仅四年,倒是从没听师父提起过。”

    这段往事,秦川确实不知道。陈浩为师弟,入门比秦川晚,却知道此事,是因为当初他和他的父亲陈伯一样,先在羽化门做杂役,后来才被刘掌门收为弟子。

    “咱们别站在山下说话,有什么事,回门派再谈。”秦川做个“请”的手势,和刘冠玉一同上山。

    刘掌门对自己也算颇有恩,他的儿子既然重返门派,那就必须接纳。

    不过刘冠玉……

    此行真的只是为了将父母合葬吗?会不会还有别的想法?

    毕竟,从份上来讲,刘冠玉比自己更有资格继承掌门之位。这件事秦川不得不虑。

    []

    

重要声明:小说《门派养成日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