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昀墨,傻站在院子里做什么呢?”并没有给姬昀墨太多的思考时间,灵薇温和的嗓音在院门口响起,“今学的东西如何?”

    “薇姨!”收起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姬昀墨朝灵薇走去扬起嘴角露出可以算是现在姬昀墨的招牌乖巧笑容,“今学的东西都好有趣,昀墨都记下了。”

    似是很满意姬昀墨的回答,灵薇淡然的点头,“那就好,这段时间就好好跟着尚功局的人学吧,有不懂得再问。”

    “是!”高声应和,姬昀墨继续保持着脸上天真的笑容,跟在灵薇后面进了房间,“薇姨?”

    “有事?”听到姬昀墨的呼唤,灵薇扬眉询问,褪去有些脏乱的外袍倚靠在铺上。

    “那个……昀墨是想问,晚上没事的时候,昀墨可不可以在附近转转?”轻声说着,姬昀墨憨笑着来回摩挲自己的耳垂,“一是昀墨刚入宫,对许多地方都不熟悉,想晚上没事的时候转转熟悉下地形,免得后有事迷路。二是……昀墨在家时总是习惯跑两圈再睡,嘿嘿,这样有助于睡眠嘛!”

    灵薇微蹙眉头,上下打量着姬昀墨,在姬昀墨放弃跟她交涉的时候才缓声开口:“宫中规定,入夜后宫女不得私自在宫中走动,今课上没学?”

    “学了。”认真的点头,姬昀墨蹭到灵薇边,讨好一般的圈住胳膊软软的说道,“可是昀墨保证不到后宫嫔妃那些地方也不到御花园那种地方,昀墨只在咱们院落周围转悠就行了。”

    “你这是让我给你特例了?”依旧是平稳的声调,听不出任何绪,姬昀墨不暗暗咂舌,这女子果然有一手。

    “嘿嘿!也不算是特例,昀墨会很小心很小心不被别人发现的。”见灵薇不反感自己撒的动作,姬昀墨便使出全解数让灵薇答应自己,双手已经夸张的开始来回摇晃灵薇的胳膊。

    “哼!你这丫头倒是鬼!”最终抵不住姬昀墨软软的嗓音和纯真的笑脸,灵薇佯装愤怒的点了下姬昀墨的额头,塞给她一快精致的银质牌子,“这是可以在后宫女眷这一带自由出入的牌子,若是真让巡逻的侍卫见到了,就拿给他看。”

    “谢谢薇姨!”快速拿过银牌收好,姬昀墨毫不吝啬的给了灵薇一个大大的拥抱,本来还想献个吻的,但念在灵薇是女子就作罢了。

    “为了不辜负薇姨的厚,昀墨一定好好锻炼体,努力熟悉地形!”

    “鬼机灵!”好笑的摇头,灵薇连连挥手,“去吧去吧!今夜不就想去跑步吗?别太晚回来,不然明早起不来就等着挨打吧!”

    “知道了!薇姨早些休息,今儿个一天累坏了吧!”扬声回答,姬昀墨手脚麻利的从旁边的水壶倒杯清水递给灵薇,然后还很勤快的去洗了块布巾塞给灵薇。

    “别献殷勤了,快去吧!”显然姬昀墨的懂事行为让灵薇很受用,微弱的笑容放大,宠溺的拍拍姬昀墨的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姬昀墨带着得逞的笑容走出院落,四下打量了一下随便挑了个方向慢慢走着。这两的接触下来发现似乎是灵薇和书兰这样有地位的女官更好接触一些,自己只要装装可做几个讨好的动作再“无意”的说几句夸赞的话,一准儿将她们吃的死死的。

    好笑的摇头,姬昀墨发现入宫之后自己把小时候那些用来拿捏子翔的手段用的淋漓尽致。

    想到太子伊祁子翔,姬昀墨带笑的眼渐渐恢复平静,眉头微蹙,方才子翔明明已经听见了自己所有的话,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还跑过来警告自己隔墙有耳,难道就因为自己的名字?

    姬昀墨面露疑惑,也可以说子翔是想要在后宫多布置一些眼线,所以来拉拢自己?似乎这个理由跟合理一些,想明白之后姬昀墨便释然了,既然这样也省的自己想办法主动去获得他的信任,只要在有意无意的给他透露一些后宫的信息,最起码,子翔可以有事找自己了。

    不过……为了尽自己最大能力帮他,这功夫还是不能费,即使这个子是个女娃。暗中伸展了下筋骨,姬昀墨满意的点头,还是很柔软的,这样想要快速的恢复到之前的水平应该没什么太大难度。

    这也是为什么姬昀墨要跟灵薇要活动权限的原因,不然只在灵薇的那个小院子里一是做不了什么太具体的动作二是地方实在太小,自己动作再大点,那个院子还不让自己给一分为二了!

    这一晚姬昀墨将现在体的活动能力发挥到极限,自己也算是了解了这个体到底都能接受什么样的锻炼,心里有了计较之后姬昀墨并没有在外面逗留太多时间,毕竟第二天要起早,这个看起来是目前最要紧解决的事……

    翌姬昀墨昏昏沉沉间听到了灵薇起的声音,本就睡的不是很沉也就跟着起来了,仅仅是一晚没睡好黑眼眶就很明显,姬昀墨看着水面上倒影的自己哭无泪。让一个早就已经习惯上三竿才起的人突然卯时就起,这无疑是最痛苦的事

    晃晃悠悠的收拾好自己,姬昀墨看着铜镜中一脸哀怨的小孩拍了拍自己的脸皮哀叹着走向用膳房,如今之计就是要快速适应这样变态的生活啊!

    “昀墨!昀墨!”

    低柔的嗓音在耳边连续叫着,姬昀墨刚要抬手去搂,就被人死死按住,耳边再次响起那熟悉的嗓音,这次却有些气急败坏。

    “昀墨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再不起被尚功的姐姐罚我可就不管了!”

    猛地一激灵姬昀墨慢慢恢复清明,连忙睁开眼看着跟自己面对面一脸不爽的婉筠,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在前方讲解的女子,后怕的缩了缩脖子对婉筠露出感谢的笑容。

    “婉筠谢谢你拉!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看着姬昀墨那副搞笑模样,婉筠也扯动嘴角露出笑容,伸手拍拍对方被压的异常红润的面颊,轻声道:“昨晚没睡好?睡的这么死。”

    “嘿嘿!一时间还不适应这么早就起……”见婉筠对自己态度很好,姬昀墨可谓是给梯子就上,憨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学着婉筠的样子压低声线,“为了今早不起晚挨薇姨的罚,我一晚上就根本没怎么睡觉,好惨……”

    “行了,别装可怜了!”

    婉筠白了姬昀墨一眼,不知道这个一来待遇就与她们天差地别的女孩子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亲近,不过自己也没什么好让她图的就是了。想到刚刚姬昀墨酣睡甜笑的模样不放柔了表,是做了什么好梦吧!

    正巧这个时候课间休息,姬昀墨也就放开了动作不再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一把抓住婉筠柔软的小手对她露出温和的笑容。心中同时小小的恶寒了一下,自己有点像图谋不轨的中年男子……

    “婉筠我有没有对你说过你的声音很像我一个故人?”想到每次南羽叫自己起时又无奈又宠溺的表,姬昀墨心中抽搐了一下,挂在脸上的笑容染上了几分哀伤,“方才你叫醒我的方式跟他一模一样,我下意识的就以为是他……”

    “难怪你还伸手要搂我。”恍然大悟的点头,婉筠对姬昀墨起了几分怜惜的感,安抚的拍拍对方握着自己的手,“要不是我及时抓住你,这时候你早就外面站着晒太阳去了。”

    “嘿嘿!所以说多亏了婉筠你嘛!”不好意思的挠头,姬昀墨乘胜追击,“婉筠我好喜欢你,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看着姬昀墨白皙稚嫩的面容上展露的真诚笑容,清晨柔和的光线稀稀疏疏的倾泻在她的脸上,自己几乎可以看见面容上微不可察的绒毛,奇异的让自己平静的心添了几分温暖。

    “好吧!”

    “太好了!”激动的给了婉筠一个拥抱,姬昀墨笑的感叹,自己会不会太狡猾了?

    “昀墨你真是太坏了,跟婉筠交朋友也不带着我。”念芹不满的指控在两人后响起,小巧的瓜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也加上我一个好不好?”

    默默打量了一下从昨天起就主动跟自己亲近的念芹,姬昀墨一把拉过这个美丽的孩子,扬声道:“好啊!那今起咱们三个就是好朋友啦!”

    “后咱们要互相照应哦!”念芹欢快的握着姬昀墨和婉筠的手,柔和的说着。

    “那是一定!”轻笑着回答,姬昀墨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抬眼看了看婉筠依旧平静的笑容索也跟她们闲聊起来,又顺便问了问方才那些女子都讲了什么。

    然后姬昀墨脸上的笑容无论如何也挂不住了,有些僵硬的看着反倒笑的开心起来的婉筠。

    “明……要学女红?真的要学?”

    “呵呵!昀墨不会是害怕吧?”此时的婉筠笑的异常狡黠,让姬昀墨不想要重新对这个女娃下定义。

    “谁怕!”

    直了脊背反驳,姬昀墨暗中咬牙切齿,女红?让他一个活了二十年的大男人学女红!伊祁子翔要不是为了你我也不至于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