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姬昀墨辞别了书兰后晃悠着进了膳房,初进门的时候抬起的脚在空中滞留了三秒才慢悠悠放下,对着齐刷刷看向自己的一双双眼睛笑了笑,径自走到一旁的空位上准备吃饭。

    “你就是昀墨吧!我叫念芹,是跟着萧内人学习的宫女。今天开始咱们就一起学习啦!”

    黄莺一般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姬昀墨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瓜子脸杏眼的女孩子欣喜的看着自己。不熟悉与女子亲的姬昀墨突兀的有些尴尬,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念芹……你好。”

    “昀墨你长得好漂亮!”念芹突然抱住姬昀墨的胳膊高声感叹,一双杏眼里面充满了好奇上下打量着她,带着几分羡慕的语气道,“听说昨你被灵薇姐姐领着去见皇上了,还见着了太子,真好!”

    随着念芹的话音消失,原本安静吃饭的那些女孩子瞬间齐刷刷的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姬昀墨,膳房里的气氛再次诡异起来。姬昀墨突然就有些汗颜,怎么……这群孩子这么小,就知道争宠了?

    心里虽是在感叹,面上却摆出迷惑无害的表,无辜的一一扫过那些看着自己的女孩,姬昀墨小声问道:“怎么……念芹你们都没去吗?我以为……咱们每个人都要去的。”

    “我们是跟着其他内人,哪有那么好的运气!”一个平稳轻柔的嗓音在女孩子中响起,因为声线与南羽柔和的嗓音有些相似,让姬昀墨平生添了许多好感,“因为你是咱们这些人唯一跟着尚宫的,所以要带去给皇上看看,留个印象的。”

    “难怪!”恍然大悟般的点头,姬昀墨对着出声的女子露出友好的笑容,“我叫昀墨,光昀,泼墨闻香墨。你叫什么?”

    似是没想到姬昀墨会跟自己打招呼,女孩子愣了愣,之后点点头轻声道:“我叫婉筠,是跟着文内人的宫女。”

    “婉筠你好!”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皇宫之中找到了一个自己可以亲近的熟悉声线,姬昀墨一直没有归属感的心变得充实起来,自己存在的意义也不再显得那么虚幻。

    十几个孩子吃完饭在尚仪局的宫女带着去了上课学习的地方,一个看着略显华丽的庭院。姬昀墨等人被带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里,有点类似学堂一样的布置,在宫女的命令下大家纷纷找座位坐下。

    姬昀墨从一开始就瞄着婉筠,看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后自己也窜了过去,面对婉筠有些惊讶的眼神径自笑的开怀。随后念芹也带着友好的笑容走了过来,坐在姬昀墨旁。

    于是姬昀墨作为小宫女开始的生涯里有了年纪相仿的玩伴:念芹、婉筠。

    一天的时间在不停上课接受新知识的过程中很快就悄悄消逝了,这一天下来姬昀墨基本把其他的女孩子也认识了个遍,虽然她们一开始因为自己见过皇上的原因心存妒忌,但是到底是孩子,在姬昀墨这个活了二十年的人面前还算是小儿科,三两下就让她们差不多接受了自己。

    不过……这一天还真是累人啊……

    此时此刻姬昀墨正坐在空无一人的小院里拿着树枝不停地杵地,忿忿的发表着憋在肚子里一天的碎碎念。

    “苍天啊!女子果然太恐怖了!什么走路要平稳,不能摆不能扭胯,佛主啊!这比曾经夫……娘亲规定我的那些礼仪还要恐怖啊!早知道我宁愿去学曾经夫……娘亲跳脚也让我学的之乎者也啊!那个最起码是人学的东西啊!还要记住每个颜色的级别,行礼不能行错,整出那么多颜色做什么啊!你不如弄个赤橙黄绿青蓝紫更好记啊!这要是碰到个天生就分不清颜色的那不是要被罚死了?你说老头……咳!皇上也是,娶这么多妃子做什么啊!每天争宠闹得乌烟瘴气……连刚进宫的小孩子现在都知道争宠!见到皇上,见到太子……那怎么啦?是能多块还是能赏你块吃啊!小小年纪就开始算计这个长大了还了得?”

    拿着树枝在空中一通挥舞,姬昀墨突然就沉寂了,怔怔的看着天空出神。皇宫中的蓝天白云自己小时候看了无数次,为什么这次,却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

    难得的静谧被轻微的脚步声打乱,姬昀墨连忙起将自己之前在地上乱写的东西蹭乱,心中懊恼怎么自己重生之后功夫还下降了,这人已经走得这般近了自己才发现!

    装作百无聊赖的样子继续在地上胡噜着,姬昀墨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这人的行走方式似乎有些熟悉……

    “你这小宫女一个人在这磨叨什么呢?”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姬昀墨傻傻的看着站在眼前的这双黑缎方头鞋,鞋两边是用金线滚边,上面同样用黑线绣的龙形暗花。无声的咽了咽口水,姬昀墨努力保持着自己平板的表缓缓抬头。

    入眼的便是着玄色绸缎华丽服侍的伊祁靖晟,颀长的子被绣着山水月图案的华服包裹,衬托出太子高贵的气质。再往上,便是伊祁靖晟招牌的似笑非笑的表,天知道,这个让人心跳加快的笑容姬昀墨看了多少个秋。

    “奴婢见过太子,太子吉祥!”

    确定来人真的是太子伊祁靖晟后,姬昀墨连忙扔掉手里的树枝恭恭敬敬的下跪行礼,虽然面上一派平静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此时此刻腔里的心脏,跳得多么剧烈。

    “起来吧!”伊祁靖晟心似乎很好,挑眉细细的打量了一遍姬昀墨,随后一脸好奇的看着地上已经被胡乱的涂鸦,“小王记得你是叫昀墨吧!这是画的什么?”

    “回太子,奴婢是叫昀墨。”快速的起站在一旁,即使知道此时两人的份已经天差地别,却还是止不住抬眼观摩十年未见的故人,快速跳动的心涌出强烈的酸涩,浓郁的几乎整个口腔里都是这种感觉。

    “这是……奴婢方才无事信手胡乱画的,并没有什么特定的东西。”

    “哦?这翔字……是你写的?”伊祁靖晟伸手指着地上隐约可见的翔字轮廓询问,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盯着姬昀墨,内心却是激动澎湃,这样的字……

    听到伊祁靖晟的问话姬昀墨出了一冷汗,下意识的去看地上那个没有被抹掉的翔字,不伸手去摸自己的耳朵,双眼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背。

    “再写一个小王看看。”

    弯腰捡起方才被姬昀墨扔掉的树枝递给她,伊祁靖晟好整以暇的看着姬昀墨起笔,运笔,满是希冀的眼渐渐沉了下去,在姬昀墨一个翔字写出来的时候嘴角苦涩的笑容一闪而过。

    自己是昏了头了,不过是名字一样,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又怎么会是同一个人……

    姬昀墨小心翼翼的看着伊祁靖晟脸上的表,捏了把汗,好在自己出宫之后为了不让人从字体上认出自己,苦练了一种还算平和不张扬的字体。曾经年少轻狂的自己,写的可谓是一手狂草,与自己最亲近的太子子翔又怎么会不清楚那么标志的字体。

    方才的一个小小失误,险些让这个子谨慎的人对自己起了疑……

    “小王听你方才一直在嘀咕什么之类的话语,是刚进宫吃不惯宫里的伙食?”没有对姬昀墨两种风格差异之大的字体进行评论,伊祁靖晟换了个话题询问,一面抬脚不动声色的将地上的字抹去。

    “咳……咳咳咳!”

    原本一直提心吊胆自己会被伊祁靖晟怀疑的姬昀墨没想到他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惊讶后怕之余被自己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让那张有些苍白的小脸变得红润,竟是平添了几分妩媚。

    “那个……那个是……今学习时姐姐们提到的什么膳食补什么膳食养的内容,奴婢……怕习了一各种各样的知识最后一个也记不住,正在温习。”

    小声回答着,姬昀墨心中连连哀叹。子翔的功夫自己是清楚地,虽然有了十年空白,但是以他那个要强的子如今功夫肯定是不弱,他听到了后面的话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前面的抱怨啊!如果听到了……

    姬昀墨打了个寒战,自己岂不是刚活过来就又要死了?

    “小丫头好学。”似笑非笑的感叹,伊祁靖晟带着压迫气息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乖巧的姬昀墨,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进宫之前……你母亲让你学了很多东西?”

    听到伊祁靖晟的询问姬昀墨整个人结结实实的僵硬在原地,一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摆,感受着伊祁靖晟强势的视线更不敢抬头,脊背丝质的衣衫很快被汗水浸湿。

    果然……这小子果然是听到了自己刚才的碎碎念,怎么办?装作不知道继续跟他聊天?那这个一向擅长翻脸的人要是突然跟自己翻脸怎么办?

    就在姬昀墨陷入两难惊慌的时候,伊祁靖晟突然弯腰凑到她的耳边低喃:“后在宫中说话要注意,隔墙有耳。”

    说完拍了拍姬昀墨的肩膀快步走出院子消失在姬昀墨的视野中,呆愣的看着伊祁靖晟消失的方向,姬昀墨不知道这人打的是什么算盘,明明听到自己说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竟然还好心的给自己提醒?

    伊祁子翔,你小子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又有了什么鬼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