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静谧的夜,让在倌馆十多年的姬昀墨有些不适应,往的这个时间,闻香馆中正是人声鼎沸,欢声笑语的时候。因为自己份特殊且子有些急的原因,为头牌的南羽总是会担当起老鸨的工作,笑意盈盈的招呼各色客人。

    每每遇到脾气恶劣无端找事的客人时,南羽总是会无奈地笑着看向暗处的自己,然后甩甩手去招待别人,将那个麻烦丢给自己。

    扬起唇角轻笑,近十年,这样默契的生活已经成为习惯。南羽的温柔细心,南羽的无奈轻笑,南羽的妩媚动人,每一个景象,都可以信手拈来。

    此时的他,恐怕是在失声痛哭吧……回应不了他感的自己,离去,或许对南羽也是一种解脱。

    柔和的笑容转变成苦涩,姬昀墨怔怔的看着昏暗的房间,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不远处已经入睡了的灵薇,不由轻叹。

    好在没跟她同榻而眠,不然自己肯定要夜夜失眠……

    如今的自己按照命运的安排重生为女子进了后宫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即便是自己想要独善其也是极不可能的。从小时候在宫里听到看到的那些事,就足以让自己认识到后宫是多么可怕的地方,那些平温润可人的女子,一旦被嫉妒所充斥的时候,会变为极其可怕的恶魔……

    恶寒的抖了抖,姬昀墨有些无奈。既然想要在后宫之中保住自己,并且还要对子翔起到帮助,自己就注定不会安稳,这一生,恐怕都要与这些女子算计争夺了。

    不过好在如今自己年纪尚小,不会被那些妃子看在眼里,趁着这个年龄优势,可以多拉拢一些人也顺便打探一下如今朝廷与后宫的形式,以免自己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打定了主意的姬昀墨自醒来就一直盘踞在心里的不安浮躁渐渐消失,经历了如此大变故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很快便进入梦乡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只除了一直在耳畔响起的呼唤声。姬昀墨闭着眼耍赖一般的哼唧着挥手,意图让打扰自己睡觉的人远一些。

    “唔……南羽乖,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昀墨,已经卯时了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灵薇有些无奈又懊恼的询问这次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姬昀墨的耳朵里,让还处在迷糊状态下的某人登时清醒,冷汗出了一

    姬昀墨猛地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灵薇,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蹭的从上蹦了起来,险些忘了,自己已经再世为人……

    “咳!薇姨我这就起!”匆忙的从一旁扯过衣服就要往,却没想伸来一只纤纤素手给拦在了半空,姬昀墨疑惑的看着始作俑者,“薇姨?”

    “你这孩子……”宠溺的揉了揉姬昀墨披散的青丝,灵薇一开始的几分不耐已经从看到姬昀墨一系列可的动作而消失殆尽,“也不问问我要做什么,就这么傻呼呼的乱窜。”

    “呵……呵呵……”

    尴尬的挠了挠头,姬昀墨暗自舒了口气。在闻香楼生活了十余年,早就已经习惯夜夜笙歌,上三竿才起的子,冷不丁卯时就起,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大脑都还没开始运作呢!

    “喏!把这个穿上。”从手旁拿起一新的宫服递给姬昀墨,灵薇起站到一侧开始给姬昀墨交代今要做的事,“之前的那衣服就收起来吧!后在宫里当差,都是穿的规定衣服。如今你是小宫女,便穿这等级最低的青色襦裙,原定新入宫的婢子一人两,我给你多拿了两,以便后急需。”

    正在认真的纠结于襦裙的交襟要如何交的姬昀墨听到灵薇的话一愣,随后连忙感激的看向铺旁那个冷漠中带着温柔的女子。

    “多谢薇姨!”

    “不用言谢,外出别多嘴就成了。过来!”看着姬昀墨半天也没把里面打底的襦裙穿好,灵薇蹙起眉头招手,“在这后宫里头,且不说各位嫔妃们的服饰,就是宫女的服饰也有等级之分。见到那些颜色艳丽宫服的女子们都问声好,不为别的,最起码要让人家觉得你这孩子懂事。”

    “恩!昀墨记下了!”用力的点头,姬昀墨轻笑,老天果然是厚自己的,让这样一个体贴强势的女子教导自己。

    “别光傻笑,好好学着点这襦裙怎么穿!”看着姬昀墨脸上清秀的笑脸,灵薇心中一软,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白皙的脸颊,肃声道,“这段时间我不会教给你太多的东西,先跟着其他的小宫女一起学。宫里头的规矩、礼仪,讲究,一会儿好好听嬷嬷讲课,这些浅显基本的东西若是都学不会,也不用再学些其他的了。”

    “恩!昀墨知道,薇姨放心吧!”

    笑眯眯的对灵薇眨了眨眼,姬昀墨乖巧的跟在她后走出小院,心里却对接下来的课程有些发憷。灵薇刚刚提到其他小宫女们,也就是说……一会儿,自己要跟一群女孩子相处一天!

    “念在你昨儿个刚进宫,多少不适应宫里头的作息,今就不计较了。明儿起卯时一定要已经起了,并且收拾妥当。”灵薇强硬的命令在前方响起,随后又放柔了声音道,“自己记着点路,收拾好了就自己到膳房用早膳,然后跟着她们一起去听嬷嬷讲课。”

    “恩!”

    姬昀墨轻声应和着,一面用心记着自己走过的这些曲折小路。幼时虽然自己也在宫中住过,但一直都是在太子与前宫之间游走,后宫是为男子万万不能进的地方。

    “灵薇你在这呢!”清脆中带着几分老成的语调在两人前方响起,随后一个着桃红色襦裙的女子施施然走到两人面前站定,“这便是跟着你的小孩子?长得倒是水灵动人。”

    “昀墨见过姐姐。”因为之前灵薇的提点,姬昀墨粗略打量了下面前面相灵秀,较灵薇而言有几分活泼的女子便连忙低头行礼。

    “倒是个懂事的丫头!”姬昀墨乖巧懂事的行为让女子很是受用,“咯咯”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青丝,“我喜欢。”

    “书兰,你找我有事?”一直没有应声的灵薇缓声询问,看向姬昀墨的眼中滑过赞赏,“昨儿个昀墨才来,我带她熟悉下路,用完早膳她要去跟着其他小宫女一起习礼。”

    “皇后娘娘方才找你,我也不好多问,便来寻你了。”书兰别有深意的递了个眼神给灵薇,随后拉起姬昀墨垂在侧的小手扬声道,“行了,你赶紧去皇后娘娘那吧!这孩子我给你带去。”

    “那就麻烦你了!”对书兰点了点头,灵薇又看了眼乖巧沉默的姬昀墨,临走前交代道,“她还没用早膳。”

    “知道了,快去吧!”对灵薇挥了挥手,书兰似笑非笑的看着面露羞怯的姬昀墨,灵巧的手指捏了捏那张稚嫩的脸颊,低声道,“灵薇还关心你,许久没见她这么上心人了。小丫头,有福。”

    “书兰姐姐言重了,薇姨只是念昀墨年纪小,不懂事。”对着旁的书兰眨了眨一双水翦的双瞳,姬昀墨摆出无辜的表,心下转了转,嚅声道,“昨昀墨来的时候,元香姐姐还提到书兰姐姐了呢!”

    “行啦!听你叫灵薇姨,我与她年岁相仿,也别唤我姐姐了,叫声兰姨吧!”姬昀墨澄明纯净的如同小鹿一般的眼神让书兰母大发,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头,轻笑着询问,“元香提了我什么,给兰姨说说。”

    见这个心思灵动的女子初步接受了自己,姬昀墨心中摆出了成功的手势,连忙仰头对书兰绽开一个大大的天真笑容,脆声道:“元香姐姐说兰姨与薇姨同在尚宫局,说兰姨是个很美很灵秀的女子,而且子开朗,待人也极好。今昀墨见到兰姨,元香姐姐说的果真没错!兰姨人好好!”

    听到姬昀墨用欢快的语调跟自己学元香说的话,书兰仔细观察了下姬昀墨脸上雀跃的表,觉得这个十岁乖巧懂事的孩子不像是那种圆滑阿谀奉承的人,毕竟那双纯净的如同湖水的眸子在自己面前摆着呢!

    扬起唇角露出温和的笑容,书兰又伸手替姬昀墨理了理鬓角,轻声道:“元香这小丫头真会说话!昀墨刚来不会梳这宫里的发髻吧,瞧瞧这头发散的。”

    见自己讨好的目的又近了一层,姬昀墨连忙摆出不好意思的模样连连点头,有些尴尬的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悄声道:“昀墨是农家孩子,以往在家时只要胡乱把头发拢起来就好。如今在宫里……看兰姨和其他姐姐们的发髻,昀墨确实跟小疯子一样了。”

    原本昨听说灵薇手下来了个小宫女自己还不愿,因为如此一来灵薇就可以培养自己的接班人,自己的位置更是轻易不会变,便只能一直做这个副提调尚宫的位置。

    今见到这个可单纯的孩子,心里那些不甘念头倒是弱了些,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自己可以考虑在接下灵薇那个位置后也提一提她。

    “今好好听嬷嬷讲课,后便知道这些复杂的发髻是如何梳的了。”拉住向前走的姬昀墨,书兰灵巧的手指几下便把原本散乱的青丝梳的整整齐齐,让本就面容清秀的姬昀墨平添了几分女子的动人。

    “谢谢兰姨!”

    “行啦!”宠溺的揪了下姬昀墨的鼻头,书兰扬了扬下颚示意姬昀墨走进前面的膳房,“去里面跟那些孩子一起用膳,之后跟着她们一起去上课吧!我的院子就在灵薇院子东北一点,大门上刻了兰字,很好找。小丫头有空就到我那玩!”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