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一路亭台楼阁,婉转迂回。

    看着两旁再熟悉不过的红墙琉璃瓦,千思万绪纷沓涌至心头,一时间,姬昀墨竟是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才能应和此时此刻的心

    年幼时多次与子翔来往于太子苑与御书房,尤其是到了每月皇上例行检查功课的时候,两个人更是提前算计好不同的逃跑路线,只要皇帝一有出口要罚的架势,连忙撒腿就跑。也不管后有多少人追赶,只管递了眼神带着那些御前侍卫满皇宫的绕圈子,最终双双躲进太子苑里相视大笑。

    “姬昀墨你小子轻功渐长啊!”

    “你也不赖啊!晚膳前比划比划。”

    曾经的欢声笑语就如同南柯一梦般,如今回想起来,倒也有几分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感叹。

    “被酒莫惊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不自的呢喃出口,姬昀墨一直紧抿的双唇微微上扬展露出微弱的却真实极其真心的弧度。

    “昀墨读过书?”

    灵薇空灵庄严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几分考究试探,让陷入回忆感叹中的姬昀墨猛然惊醒。

    “闲暇时……看过几本诗词。”小声回答,姬昀墨暗骂自己怎么就不分场合的瞎感叹起来,若是让这个精明女子起了疑,自己的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倒也有几分韵味,昀墨可是想起什么人了?”

    所幸灵薇也没深想,毕竟一个十岁的孩子不会有成人那般缜密的心思,若是真的有什么事的话自己也就看出端倪了。

    “恩!”听到灵薇的询问姬昀墨点头承认,这个时候似真似假的回答才是最好的回答,“想起一个青梅竹马,年幼时……经常一起玩耍。”

    “昀墨。”

    灵薇认真的呼唤让姬昀墨不抬头去看,只见对方一脸深沉的看着自己,当下也猜出几分灵薇要对自己说的话。

    “既然已经是前尘往事,便学着遗忘吧!一旦入宫,终便是皇帝的人,青梅竹马这样的话……后不要再说了。”

    “昀墨记下了!”

    苦笑着点头,姬昀墨重新低头跟上灵薇的步伐。前尘往事,又岂是说忘便忘的?

    “呦!这不是灵薇吗,来找皇帝有事?”

    熟悉的干哑嗓音在前方响起,姬昀墨心中可谓是百味陈杂,重新回到这个再熟悉的皇宫也不知是好是坏。这里面,有太多自己认识的人了……

    “李公公,还劳烦您给通报一声,今儿个我手下来了个小宫女,想让皇上过目。”

    灵薇摆出柔和的笑脸,对着面前这个年近半百的太监总管福了福子,将后的姬昀墨拉到旁。

    “李公公好!”

    微微抬眼,有些怀念的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染上岁月痕迹的太监总管。自己年幼时他便是皇帝旁的心腹,也是经常跟着自己与子翔后颠跑的,一口一个“我的小主子哎”“真是要了命啦”。

    现在的李公公,也较从前沉稳老成了。十多年的岁月,真是让所有,都蒙上了心酸又释然的感叹。

    “好好!真是个懂事的小丫头。”姬昀墨的行礼取悦了李公公,伸手拍了拍姬昀墨的头,痛快的说着,“皇上与太子在书房里商讨事,杂家这就给你通报一声。”

    安静的注视着李公公服在御书房门口请示,姬昀墨瘦弱的不住有些颤抖,子翔……也在书房里吗?

    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帮他,可是……刚刚醒来的自己,还没有想好要怎样面对他。

    “不用怕,皇上与太子都很好,只要你别失了礼。” 正在忐忑不安,灵薇柔软的手抚上姬昀墨的头,轻声安抚。

    “行啦!你们二人进去吧!”

    李公公轻笑着回对灵薇与姬昀墨招手,临了更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姬昀墨。即便知道那个眼神只是普通的探究,却还是让姬昀墨不住出了冷汗。

    “奴婢拜见皇上,皇上万福。见过太子,太子吉祥。”

    恭敬的嗓音将姬昀墨拉回现实,余光看着旁的灵薇服行礼,连忙也跟着低下子,看也不敢看面前的两人。

    “奴……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福。见……见过太子,太子……太子吉祥。”

    极力隐藏了颤抖哽咽的尾音,姬昀墨小小的子却是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不是害怕,是见了故人心念之人的激动。

    “李默所说之人,便是这个小丫头?”

    皇帝深沉平稳的询问在前方响起,姬昀墨再次低了低子,生怕此时面前两人看到自己已经通红的眼眶。

    “抬起头来朕看看。”

    激动之余还是不住翻了个白眼,终究还是逃不过去。努力调整了下绪缓缓抬头,却在看到皇帝旁的那人时,无论如何也移不动视线。

    依旧是那双深邃的仿若要将人吸进去般的眸子,还是那双粗重的剑眉。虽然面容较幼时有了改变,但那轮廓却仍是不变的。

    子翔……

    “叫什么?”

    听到皇帝明显已经有些不满的声调,姬昀墨连忙缩了缩脖子将视线放到皇帝上,却猛然发现十多年未见,这个威严的君主,也老了。

    “奴婢叫……昀墨。”

    “哪两个字?”

    原本只是在一旁等待灵薇与姬昀墨二人离去继续与皇帝商量事的伊祁子翔猛然出声,平板的面容上出现丝丝裂缝。

    “光昀,泼墨闻香墨。”

    “昀墨,昀墨……好名字。”伊祁子翔轻声的感叹,让姬昀墨皱起了眉头,很想抬头看一看此时他的表

    “昀墨……”老皇帝也是轻声呢喃,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古灵精怪的孩子,面对姬昀墨时也温和了些,“家中可有什么人?”

    听到皇帝的询问姬昀墨却是傻了,这子是他半路借来的啊……不知道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这……回答若是有半分错误,可就麻烦大了。

    “回皇上,这孩子父母双亡,有个娘舅。”

    灵薇轻声回答,让姬昀墨不由舒了口气,想着还好自己没说父母健在……

    “可识字?读过书?”

    皇帝又一个问题抛了过来,姬昀墨知道是自己这个名字让他们不想要多问一些,心中泛起丝丝暖意。也不能全道帝王无……

    “回皇上,奴婢识字,曾经……翻看过几本诗词。”

    “好!好!”听到姬昀墨的回答皇帝似乎十分满意,眼神有意无意的闪过一直关注姬昀墨的伊祁子翔,朗声道,“这孩子不错,灵薇,可要好好培养。”

    “奴婢领命!”恭敬地服,灵薇低垂的眼中闪过疑惑,对皇帝突然对一个小宫女如此上心感到不解。

    “无事便退下吧。”

    “奴婢告退。”

    灵薇与姬昀墨两人低着子退出御书房,离开前姬昀墨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恢弘的三个大字,眼前似浮现出伊祁子翔自信的面容,不扬起嘴角轻笑。

    “姬昀墨,御书房这三个字是父皇继位时写的,你看如何?”

    “皇上的字苍劲有力,气势恢宏。”

    “哼!等我继位时一定写出比父皇还要霸道的字!”

    “就你那软趴趴的字,还想写出皇上的气势?”

    “姬、昀、墨!”

    “怎样?写的不好还不让人说?”

    “你给我回来!”

    “傻子才站着让你欺负!”

    有些无奈的苦笑,自从在这宫廷之中,总是会不自觉地回想起往的点点滴滴,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如今却恍若昨

    “昀墨,皇上对你很满意。”

    灵薇平淡的语调在耳畔响起,若有所思的看着姬昀墨,这个孩子似乎有许多心事,总是会出神。想到方才提到的世,灵薇也就释然了,毕竟还是孩子,不如成人的承受能力强。

    “后跟着我好好学,再过十几年的时间,我也该出宫了。”

    听到灵薇的叹息,姬昀墨猛然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旁这个依旧没什么表的女子。这么说的意思……是打算让自己接了她的位置?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平里多看少说。遇到事了自己琢磨,若是实在想不明白再来问我。”

    温声说着,灵薇伸手拍了拍姬昀墨的头,一直没什么感的眼睛里流露出少许的慈祥。

    “灵薇姐姐……”

    “我长你二十多岁,别叫姐姐了。”听到姬昀墨的呼唤灵薇轻叹摇头,“既然后你跟着我学习,我也承认了你这孩子,便唤我一声薇姨吧!”

    “薇姨……”

    姬昀墨轻声低唤,心中有些感动,这个后宫,也也不若自己想象那般满是谋算计。最少……自己今遇到这三个女子,对自己都很好。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今便这样吧!”抬头看了看天空,灵薇拍拍姬昀墨的脊背示意对方加快脚步,“回去用过晚膳就早些休息,明……便是你作为小宫女生活的开始。后的路……都要看你自己如何去走了。”

    “昀墨定不会让薇姨失望!”

    坚定地看着这个冷漠中带着温柔的女子,姬昀墨扬起嘴角露出今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她自是不会让她们失望,因为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