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看着面前打算开始长篇大论的元香,姬昀墨觉得自己脑子登时一个变两个大,从小就觉得宫中规矩繁多,这个不许那个不能。宫中的女子尤其,没有特令,后宫这一亩三分地就是所有的活动场所。

    有些汗颜的擦了擦额头,姬昀墨摆出乖巧的表微仰着头注视元香,以表现出自己很认真的在听她说话。

    “这后宫分六局二十四司,六局管二十四司。分别是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工六局,其中尚宫局的姐姐最大,掌管后宫所有婢子。”似是很满意姬昀墨认真的反应,元香轻挑嘴角笑了笑,继续道,“这些太复杂的现在一股脑塞给你也不过是让你更混乱,大概知道几个主要官位的就成了。后在灵薇姐姐的教导下,你会慢慢熟悉的。”

    “灵薇姐姐?”

    姬昀墨疑惑的看着元香,嘴角有些抽搐,那又是谁?自己前世边没有一个女子,年幼时只顾着跟子翔习治国之道,年长时又逢家变,辗转摸爬成了倌馆老鸨,边更是没个异。如今却一下子至“女儿国”,多少心里都有些发憷。

    似是看到了姬昀墨眼中的担忧与害怕,梦琪展袖掩唇轻笑,上前拍了拍姬昀墨的头,柔声道:“莫担忧,灵薇是尚宫局的姐姐,平她与书兰二人共同掌管尚宫,是后宫婢子中最大的主事。跟着她,你也能学不少东西,灵薇姐姐人很好,只要你平不犯错,她不会责罚你的。”

    “那……也就是说……昀墨后要跟着灵薇姐姐?”

    姬昀墨轻声询问,心中却有些担忧,这个“跟着”作何讲?是简单的跟着学习还是……

    “你才幼学之年,是作为小宫女进宫的,自是跟灵薇姐姐同吃同住。”似乎是不满姬昀墨的愚钝,格大咧咧的元香白了一眼对方。

    “也可以说是灵薇姐姐手把手的教你。”较元香来说,梦琪就显得异常温柔了,只是笑着拍拍姬昀墨的肩膀,“好了,我见你也懂规矩,不似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就不多言了。记着,凡事少说话,注意礼节,总是没错的。”

    感激的看着梦琪,姬昀墨仰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扬声道:“恩!昀墨记住两位姐姐的话了!”

    “行啦!咱们去找灵薇姐姐吧!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你还要跟着她一同去见皇帝呢!”

    元香也上前两步似梦琪一般拍了拍姬昀墨的头,率先迈开步子走了去。姬昀墨有些无力的看着前面带路的元香和梦琪二人,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就那么喜欢拍自己的头,若是拍傻了可如何是好?

    一面小步跟着姬昀墨一面低头沉思,原以为这个子是十三左右的年纪作为宫女选进来的,没想到竟是作为小宫女入宫,也就是说……琴棋书画,歌词诗赋样样都得学?!

    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姬昀墨发现自己后的生活似乎比想象的还要痛苦。前世就因为不喜欢那些太古板的东西总是逃夫子的课,成天被追着满皇宫的跑,为此还没少挨爹爹的打。之前有子翔护着,还算是轻松一些,如今……可是没人护着,不学也不行了。

    最凄惨的还不是这些,是要与一个女子同吃住,自己此刻虽然也是女子,可是……姬昀墨干净的脸上闪过挣扎,自己前世到底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啊!

    一路七拐八拐,三人到了一个独立的房前,院落很小,也就二十几步长宽。里面种了些时令花卉,应着这二月时节,零零星星开了几朵梅花,景色倒也宜人。

    “这便是灵薇姐姐的住处,熟悉下环境,今儿个起你便也住到这里了。”元香停在房门前,一面低声叮嘱姬昀墨,一面轻声叩响门扉。

    “元香、梦琪……两位姐姐,后……后昀墨还能见到你们吗?”

    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才开口唤出那声“姐姐”,要知道,此时此刻的姬昀墨,可是比她们还要大上一些。专属小孩子的稚嫩声音,加上姬昀墨刻意表现出来的不舍,更是让人心怜。既然已经打算跟这些后宫女子处好关系,当然要借着此时的年纪优势撒

    怜的抚过季姬昀墨粉嫩的面颊,梦琪轻声道:“以后昀墨表现的好了,灵薇姐姐肯让你接触更多的时候,你就可以见到我们了。”

    “真的?太好了!”

    兴奋地拍手,姬昀墨露出真心的笑容。打心眼里还是喜欢元香、梦琪这两人的,元香虽然嘴上狠厉,但心肠还是好的。梦琪也是极其温柔的,想与她们处好关系,应是不难。

    “你这孩子倒是有趣。” 等待开门的元香突然回过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姬昀墨轻声叹息。

    随着“吱呀”一声房门开启,一个三十多年纪的女子出现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姬昀墨三人。考究的服饰与精致的妆容彰显了她的风韵,经过岁月洗礼的双眸沉淀了年少时的懵懂,仅仅是站在这里,就让人心生一股信任。难怪她是尚宫的主事,后宫如此多宫女的领头。

    姬昀墨心中不庆幸,还好自己是被这样一个人教导,看来后……接触皇权中心的几率,也更大了一些。

    “灵薇姐姐,这个便是今进宫分到您这里的孩子了,叫昀墨。”元香笑着将姬昀墨向前推了推,放在他后的手暗示的捏了捏。

    “昀墨见过灵薇姐姐。”

    一面感动着元香的贴心,姬昀墨一面乖巧的服行礼,现在首要的事,便是让这个不简单的女子承认自己,她才肯教自己有用的知识,而不是平的那些敷衍。

    “倒是个懂事的孩子。”女子中年特有的韵味响起,灵薇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姬昀墨,看向元香与梦琪,柔声道,“辛苦你们两个了,把她交给我吧!”

    “辛苦姐姐了。”元香与梦琪二人恭敬地服行礼,轻声道,“我二人就先退下了。”

    “今多谢元香、梦琪两位姐姐。”

    听着两人缓缓向院门口移动的脚步声,姬昀墨终是转过对着两人的背影行了个礼,轻声开口。

    听到姬昀墨道谢的话灵薇漆黑的眼眸动了动,便带着姬昀墨进了房。

    “我见你是个懂进退的孩子,便收下你教养。只不过……我的要求很严,你若是吃不了苦受不下去,就现在提出来,我给你换个内人带着。”

    进屋后灵薇径自坐到一旁的座位上,拿起刚刚在用的茶杯轻抿,默默的观察着姬昀墨的反应,看她是否言出真心。

    姬昀墨听到灵薇的话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心生不愿,连忙屈膝跪下,一本正经的对着灵薇拜了拜,平声道:“昀墨谢过师父教养!”

    显然灵薇对姬昀墨的表现很满意,服将她扶了起来,一面给她掸着衣摆一面柔声道:“行了,也算是我没看错。去见皇上之前我先给你讲讲规矩,省的一会儿路上失礼。”

    姬昀墨扬声点头,认真的听着灵薇给自己讲规矩,常注意的地方。看着灵薇眼里的淡淡欣赏,姬昀墨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女子承认了,那么后自己就好过一些,即便是闯了祸,她也会给自己担些。

    想到一会儿要去见皇帝,心中的担忧渐渐隆聚,还平生了几分胆怯。老皇帝给自己的印象基本都留在了年幼时,自己与子翔闯祸的时候总是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每次都厉声叱责,等到真罚的时候还舍不得重罚。自己与子翔也是抓住了老皇帝的这个心理,屡教不改。

    就连自己家中被人诬陷,皇帝不得已而为之灭满门的时候,仍旧是派了心腹到天牢中偷偷换出了自己。为了让自己能平安生活,才对子翔隐瞒了所有,让他认为自己也随着家族一同被斩首。

    只是老皇帝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即便是在朝廷纷争中被救了出来,面对纷乱的尘世也是无法自保的。

    自己刚刚脱离了被斩首的命运,却不得不混在人群中看着自己所有的族人被处死,当鲜血喷洒而出染红视线的时候,自己便立誓一定要报仇!

    可是一个孩子说要报仇,又能做些什么呢?还没等自己做打算的时候,便被人贩子抓了卖到倌馆闻香楼去。好在老板还算是个好人,认出了自己是大学士姬翎之子,没让自己挂牌卖,反倒是同他一起学习如何经营店面。

    等到自己好不容易成熟积攒了可以报仇的力量时,却……苦涩的笑笑,终归是命运弄人,却也命运难言。

    “昀墨?昀墨?可听清我讲的了?”

    灵薇的呼唤将姬昀墨拉回现实,看着对方蹙起的眉头,连连点头应道:“都记下了,师父放心!”

    “好!如此,我们便去见皇上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