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碎 书名:重生之老鸨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古言~嘿嘿!今儿个419,是个好子,灭哈哈~~~撒花~~↖(^ω^)↗

    亲们不要大意的欢脱留言吧~~么么

    槿木琉璃偶的专栏~~~亲们点了收藏了吧~~【扭动】

    

    
  干净湛蓝的天空仿佛透明的湖水,偶尔缓缓拂过几丝白云,让人在仰望的时候不就失了神,焦躁的心自然而然的就跟着平静下来。

    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孩悠闲地仰躺在嫩绿的草地上,绛紫色的华丽衣袍衬托了男孩白皙水嫩的皮肤,有点婴儿肥的胳膊横搭在眼睛上,遮住了其中的芳华。

    突然男孩微微上扬的嘴角猛然下降,失去了笑容的面颊竟散出几分冷漠。移走挡住自己双眼的胳膊,男孩睁开眼不满的看着挡住自己阳光的人。

    “姬昀墨,你小子不好好听夫子讲课,又跑到这里来偷懒!”

    挡住阳光的男孩率先开口,无视对方眼中陡然升起的怒火,怡然自得的撩起衣摆在姬昀墨旁落座。

    “用你管!今无非就是一些之乎者也的东西,我昨晚睡的好,不需要夫子再给我催眠了。”

    “哼!若是让夫子和大学士听见了,看他们打你股!”

    “姬昀墨!”正说话间,两人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奔狂的架势让两人不住一颤,“好小子!放着本夫子的课不听,跑到这里晒太阳看云彩,你小子怎么这么会享受!看这次不打的你趴着看绿草,数蚂蚁!”

    “夫……夫子?”

    姬昀墨猛地坐起来惊恐的看着远处不断向自己接近的人,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夫子手上拿的戒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子翔!快跑!”

    高吼一声,再没多想拉起旁还在幸灾乐祸的孩子拔腿就跑。

    “完了完了,这次回家肯定要被爹打死了。明我就真的只能趴在地上看绿草,数蚂蚁了……”

    子翔看着姬昀墨一张小脸上都是哀怨与惧怕,好笑的拍拍对方的肩膀,一脸得意:“不碍,今……本太子就留你陪宿!”

    听到子翔的话,姬昀墨晃了晃头,稚嫩的面颊上一闪而过的惊喜,最终还是板着脸哼道:“这次我记下了,我不会欠你人的!”

    画面最终留下的,是姬昀墨一脸别扭鼓着腮帮子的表,子翔一脸平和淡然的笑容。

    这一年,姬昀墨六岁,伊祁子翔七岁。

    “伊祁子翔!你为大祁太子,竟然带着姬昀墨公然出入烟花之地,这成何体统!”

    万人之上的祈国皇帝此刻沉着脸怒视面前跪着的两个孩子,几年过去伊祁子翔与姬昀墨都已经有了迷人的风采,只是此刻两人脸上的表让人怒火攻心!

    “皇上恕罪!是昀墨不识大体,缠着子……缠着太子带昀墨去的,与太子无半分关系!皇上要罚,便罚昀墨吧!”姬昀墨高声说着,子低伏,神恳切的看着主位上已经气得龙须直颤的老皇帝。

    “父皇明察!是儿臣觉得宫中无趣想要出去找找刺激,生拉着姬昀墨跟儿臣一起去的!父皇若罚,便罚儿臣吧!”伊祁子翔跪着前行两步,刚刚好将姬昀墨挡在了后,目光直直的看着主位上脸色已经有些发紫的老皇帝。

    “砰!”的一声,皇帝拍案而起,指着地上不断做着小动作拉扯的两人,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高声道:“你们两个!都去给朕面壁思过!谁也不许给他们送晚膳!”

    目送着皇帝快步走出房间,伊祁子翔和姬昀墨同时跳起,二话不说便大打出手。

    “伊祁子翔!你个疯子!我都承认错误了你干什么还来添乱!不识好歹的家伙!”

    “要不是本太子袒护你,你现在早挨上板子了!你才不识好歹!”

    这一年,伊祁子翔十一岁,姬昀墨十岁。

    画面猛然调转,一阵扭曲后出现的,是一个面容俊美子修长的男子,男子一脸担忧的看着铺上不断呓语的人,听着那人不断呢喃着“子翔”的名字,柔美丽的容颜上流露出哀伤绝望。

    “恨烟!恨烟……醒醒,吃药了……”男子拿过一旁冒着气的药碗,将铺上羸弱的人揽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喂药。

    “南羽?”终于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恨烟虚弱的笑笑,暗淡的双眼嘲讽一般看着南羽手中的药碗,摇头低叹,“别再做无谓的事了,我的子我清楚,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恨烟……”听到恨烟的话,南羽猛然收紧双手,沙哑的低吼,“你要抛弃我抛弃闻香馆吗?你要……放弃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子翔吗?”

    平淡的笑容僵硬在嘴角,恨烟微微别开头,低声呢喃:“不放弃又怎样呢?如今的我……南羽,闻香馆就交给你打理了,我……咳咳咳咳咳咳……你……咳咳咳咳咳……”

    突然的剧烈连咳,让恨烟苍白的面容上有了少许红润,黯淡的双眸也重归明亮。这一刻,仿若世间的芳华尽数收在这双璀璨的眼眸中。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恨烟!!!!!!!!!!!”

    随着渐渐消失的咳嗽声,想起的是南羽猛然的悲愤高吼,还有……缓缓滑落脸颊的泪水。

    伊祁子翔,你是否还记得曾经在你边的那个姬昀墨?

    总角之好,言笑晏晏。

    谁曾说过,此一生,我都陪在你边,助你守住祈国大好河山!

    谁曾说过,此一生,我都重你信你,与你一起登高俯视祈国这大好河山!

    这一年,姬昀墨弱冠。

    曾经的一幕幕如同走马灯一般在眼前闪过,猛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粗糙的房顶,在姬昀墨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耳边响起尖锐的女声。

    “你个不知死活的小蹄子!能进这皇宫是你的福分,多少人想进还进不来呢!你竟然还想寻死!”

    随着指责嘲讽的话语消失,姬昀墨被那女人狠狠地掐了一把。猛然蹙眉,姬昀墨好整以暇的瞪着那个说话的女子,看着装扮像是宫中有地位的女官,也就没多说什么。

    尝试着动动手指,发现不再像之前那般即使是小小的移动都伴随着钻心的疼痛,许久没有正常活动过的姬昀墨轻轻一笑,一个便从上跳了起来。

    “看着还生龙活虎的!”一个温润的女声在一旁响起,伴随着几声轻笑,“看你现在也不像当初跳河那般想不开,后别再做这傻事了。进宫之后也不是暗无天,好好学,跟其他姐姐处好关系,苦不了你。”

    说完也不理会姬昀墨有些僵硬的表,转头对刚刚那个女子道:“元香,人又没事,就别计较了,赶紧带她入宫吧!”

    女子的很有作用,元香不再难为姬昀墨,只是警告的剜了他一眼,狠声道:“小蹄子,后可把你的眼睛放亮了,宫里头那些主子们,可没你梦琪姐姐这般好说话。规矩点,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便同那个梦琪一起走出房间,姬昀墨见状连忙跟上,只是大脑还是处于混沌状态。

    小蹄子?这怎么跟自己在青楼里听到那些老鸨数落新去的女子时是一个称呼?还有宫里头那些主子们……现在是在皇宫里?可是……自己不是已经病重死掉了吗?

    等到姬昀墨跟着两个女子走出这个偏僻的院落,朝后宫深处走去的时候,姬昀墨的疑惑总算是都解开了。

    路过偏门的小河时,姬昀墨特地照了照此刻自己的容貌,之后震惊的发现……自己此刻的子竟然是个女子!!

    也就是说自己借尸还魂,还……由一个男人变成了个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女孩子,能够被选入宫当做宫女的话……说明这个孩子也就十三岁左右年纪。

    刚才透过河水简单看了看,这个孩子长的清秀也乖巧的,应该是个条件还可以的人家闺女。无声的叹息,姬昀墨为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感到迷茫,老天……为什么要让自己重生呢?

    是因为听到了自己临死前的呼唤,是因为自己不甘于那样凄惨壮烈的人生,还是因为……自己到最后,都没能对子翔说出心中的感

    摇头苦笑,姬昀墨低头打量着自己摊开的手掌,上面的纹路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的命运。难道说……老天是为了了自己一桩心愿,才让自己以女子的份重生存活,入宫接近子翔?

    清秀的眉目间隐约可见柔和的笑意,说起来……子翔今年弱冠又一了呢!

    可是……这几年,随着老皇帝子渐渐虚弱,子翔太子的地位受到了极大地威胁。自己要怎样才能用一个宫女的份帮助他呢?

    另外!姬昀墨的眼中滑过一丝狠厉,自己也要好好找害自己家破人亡的仇人讨个说法呢!曾经的自己因为恶疾缠,总算是有实力的时候却因为抵抗不过病魔而离世。这一次……用力握紧双拳,自己要连本带息一并讨回来!

    “小蹄子!”元香的呼声在前方响起,姬昀墨连忙摆出温顺的表抬头去看,“你叫什么?”

    “回姐姐,奴婢叫昀墨。”

    低眉顺眼,轻柔的嗓音,姬昀墨已经在心中开始盘算,既然打算在这个比战场还恐怖的后宫存活下来,并且有一定作为,就一定要跟这些有权利的人打好交道,无论权力大小。

    “除去跳河的举动这不是懂事的嘛!”元香子倒也爽快,拍拍姬昀墨的肩膀扬声道,“行了,后机灵些,别再做这等傻事了。咱们开始给你讲讲这后宫的规矩!”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老鸨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