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瑙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怪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李新荷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顾璟霄。

    这人怎么看都是一副公子哥儿倜傥的模样,服饰讲究,举手投足间意态从容,除了脸颊和额头上还带着点瘀伤的痕迹,从他的外表实在是挑剔不出什么毛病来。若是把这人比作一味酒的话,品相还是不错的,李新荷心想。可明明还是同一个人,看起来偏偏哪里不一样了似的,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微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李新荷本能地放心不下。就这么无意识地一抬头,视线正好和顾璟霄撞在一起,李新荷忽又觉得他的神色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小心。

    “你渴了吗?”顾璟霄从腰带上解下一只银塞封口的水葫芦递了过来,“出门时带的桂花茶,你要不要喝一点儿?”

    李新荷还没来得及回话,一旁的李荣和小岫异口同声地说:“不用!”

    顾璟霄的姿势一顿,颇有点儿不上不下的尴尬。

    李新荷摇摇头,从他手里接过了那个葫芦。顾璟霄双眼一亮,小岫却已经不满地叫了起来,“三少!”

    “无妨。”李新荷冲着自己人笑了笑,转过头望着顾璟霄说:“其实顾少的来意我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顾璟霄下意识地嘴唇,心里莫名地就有些紧张起来。

    “从一开始我和小少爷打架,到现在你被我大哥收拾,其实算起来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李新荷冲着顾璟霄笑了笑,“既然双方都吃了亏,再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就此一笔勾销吧。”

    顾璟霄并不奇怪她能如此轻易地就原谅了自己曾经暗算她的事,但是“一笔勾销”四个字还是让他心里生出一丝微妙的失落来。李明皓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不过,那并不是他跑来这里纠缠她的初衷。

    他想要的结果可不止是听她说一句一笔勾销那么简单。

    “三少宽宏大量,不和我计较,我心里很是感激。”顾璟霄站起,客客气气地冲着她行了个礼,“不过,我还是要向三少道个歉。璟霄一向争强好胜,不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今后决不会再用了。”

    这人突然客气起来,倒把李新荷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侧让了过去,“顾少不必客气。”

    顾璟霄这回真的笑了。他觉得眼前这人怎么就这么好说话呢,一点儿坏心眼都没有似的。他听见李家的那位老管家站在李新荷的后一边冲自己怒目而视一边拼命地咳嗽,他也知道那个半大孩子又跑去摸笤帚了,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他一直都知道她长得好,可是那种认知在重叠了李三是女儿这个事实之后就莫名地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顾璟霄无意识地搓了搓指尖,就好像从李新荷的皮肤上传来的温软滑腻的触感还残留在那里一样。

    李新荷看一眼又开始盯着自己出神的顾大少,再看看边两位剑拔弩张的家人,心头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来。

    “这个……是玛瑙紫。”大概想不出该说什么才好,顾璟霄又把话题拐了回去,“玛瑙紫酿的酒酒味很足,口感圆润厚实,适合久贮。”

    果然一说起这个话题,大家好像都松了一口气。

    “这倒是难得。”李新荷微微蹙眉,“听说唐家酒坊做的果酒味道虽好,但是都不耐久贮。这跟水果的质地可有关系?”

    顾璟霄微微颌首,“这是自然。咱们这里常见的那种名叫小玫瑰的红葡萄酿制的果酒便不能久贮,不过那种酒味道甜淡,略带花木香气,倒也别具特色。”

    “夏里拿井水湃过再饮,口味更是清爽。”李新荷说到这里,两人不觉相视一笑。

    管家李荣又开始咳嗽。

    李新荷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李荣,又问顾璟霄:“你可知道唐老掌柜的果子都是从哪里收来的?这山里的果子只怕少不了吧?”

    “一部分吧。”顾璟霄很认真地想了想,“毕竟在山里收到的果子不论品种还是数量都不固定。我听说城北有个村子,有果园,唐老掌柜好像跟他们合作的比较多。”

    李新荷若有所思,“唐家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果园呢?”

    “大概人手不够吧。”顾璟霄当初接手唐家酒坊不过是为了跟李家兄弟斗气,唐家酒坊的经营况他压根不曾放在心上,“或者唐老掌柜一直存着返乡的心思,不想把生意的摊子铺得太大。”

    唐家酒坊是兄妹俩瞒着李老爷买下来的,无论李老爷那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如今都是李新荷的私产,所以唐家酒坊今后该如何经营的问题于公于私李新荷都不想借助李家的力量。在这个进退维谷的关口,她觉得顾璟霄这个同行的看法还是值得一听的。

    “唐家酒坊的果酒无论品相还是口味都算上佳,”李新荷看着顾璟霄,神色微微有些犹豫,“但是……”

    顾璟霄明白她的意思,“酒是不错,但是唐家酒坊的每一种酒产量都很低。品种虽多,给人的感觉却杂,没有挑大梁的东西。”

    李新荷觉得他这句话简直说到了自己心里去。几天以来她也一直在想,也许正是因为唐家酒坊采购的水果无法保持固定的种类的数量,导致每一个品种的果酒产量都十分有限,所以唐家酒坊的果酒始终无法在酒市真正的占有一席之地。

    “你是怎么打算的?”也许是说起正经事的缘故,顾璟霄觉得看着李新荷的时候要比刚才要自在一些,“继续做果酒?”

    “淮阳酒坊还没有哪一家是专做果酒的,”李新荷驻着下巴想了想,“如果做得好,应该可以打响唐家酒坊的招牌。”

    顾璟霄的目光中不知不觉带出了几分赞赏之意,“那你得先想想怎样才能保证自己有足够用的好果子。”

    李新荷垂眸沉思,顾璟霄站在一旁笑微微地看着她。

    管家李荣又开始咳嗽。

    李新荷被他的咳嗽声惊动,微微有点儿奇怪地问道:“李伯,你是着凉了么?这一上午你一直在咳嗽呢。”

    李荣摆了摆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毕竟有些话不好当着人家的面说。

    顾璟霄别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又回到了李新荷的脸上,“我觉得其他的都好说,首先唐家酒坊得有自己的招牌酒。”

    李新荷不知不觉顺着这个思路开始往下想,“嗯,就好比我要往外推苹果酒,我不但要保证酒坊能收到足够多的苹果,还要保证苹果的质量足够好。”

    “唐家酒坊原来也有苹果酒,”顾璟霄的视线随着她的手指在水葫芦的绦子上绕来绕去,心里隐隐觉得她的手指摸起来一定比那一穗丝绦还要柔软。这样想着,再开口的时候莫名的就有些心不在焉了,“不过酒味不纯净,总是有点儿涩口。”

    李新荷颇为沮丧地点了点头,“淮阳一带的苹果不好,果的质地硬,汁水也少。但是别的水果……”

    “别的水果又难以保证数量。”顾璟霄替她说完了后半句话,两个人一起沉默了下来。

    微风拂过树梢,传来柔和的沙沙声。邻家的孩子们在窄窄的山路上跑来跑去,嘻嘻哈哈的笑闹着。堂屋里传来桌椅挪动的声音,郭婆婆的声音里带着温和的笑音从后传来,“怎么一个个都站在院子里发呆呢?进来坐吧。”

    午饭已经在堂屋里摆好了,腊腊鸡加上山中特产的笋干蘑菇满满炖了一大锅,远远闻着已是香味扑鼻,令人馋涎滴。

    出门在外,几个人也没那许多讲究,团团围桌坐了。郭婆婆刚落了座,一转头见李新荷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就笑了,“现在喝?”

    李新荷连忙点头,“这菜味道重,我怕一会儿口舌不清楚。”

    郭婆婆起去了里见,不多时捧出一只酒坛来。顾璟霄离得近,连忙走过去从她手里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木桌上。酒封揭开,浓郁的果香顿时弥散开来。

    李新荷觉得意识一阵恍惚。这样的味道,浓郁却不甜腻。葡萄本的芳香甜美在经过了发酵和贮藏之后,变的更加醇厚而丰富。仿佛一层酒香叠着一层花香,层层叠叠,数不清辨不明。每一层的边界又微妙地融合在一起。

    仿佛采尽了百花,凝练出了最精粹的一滴蜜。

    还未饮,李新荷却已微醺。

    顾璟霄的手指很长,像一段段轮廓优美的竹节。当他抿着嘴唇专注地分酒盛酒时,他的表中会带出一种近乎虔诚的专注,完全不同于记忆中那个近乎无赖的印象。

    李新荷觉得自己无意中看到了顾璟霄的另外一面。

    李新荷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酒杯。离得近了香味更加浓郁,只是衬着粗瓷的颜色,让人有些看不分明酒本的颜色了。李新荷拿起筷子在酒杯里蘸了蘸,滴了两滴酒在自己的手心里,是预料之中的紫红色,浓艳而妩媚。美中不足的是酒液中尚有渣滓,净度不够完美。李新荷转念想到郭婆婆酿酒为的是自己家人享用,品相上倒也不必苛求。

    李新荷浅浅抿了一口杯中的果酒。最初的感觉是甜,单纯的甜,微带果香。片刻之后,舌尖上的一丝清甜迅速变得复杂起来,仿佛蕴藏在甜味当中的水果香气和繁复馥郁的花木香气争先恐后地苏醒了过来。

    难以形容的醇厚香气在口腔中一层一层氤氲开来。一刹那的感觉,仿佛乱花迷眼,懵懂的游人一头撞进了山妖鬼怪编织的幻境里,颠倒了魂魄,连最后一丝清明的神智都化作了一缕青烟,和着这曼妙的幽香在虚无中翩翩起舞。

    对李新荷而言,这是一种十分特别的体验。

    郭婆婆看看顾璟霄,顾璟霄却噙着一抹微笑静静地看着李新荷,全然不顾李新荷边的几个人冲他怒目而视。

    郭婆婆笑了,“这酒可还合你的心意?”

    李新荷轻轻吁了口气,“若是再放一段时间……一年或两年,我想,口感应该会更好。”

    “陶罐恐怕也有关系,”顾璟霄浅浅地抿着酒,若有所思地说:“我听师父说过,有人在山中寻觅年代久远的古松,深挖至树根,然后将盛满酒的酒瓮开盖,埋在树根之下,松根中的晶液被酒吸入。一年后挖出,酒色如琥珀,香气扑鼻。”

    “烧酒的话,用这样的法子贮藏提香恐怕不好。”李新荷轻轻摇头,“多数烧酒都要通过蒸馏提香,加会破坏植物的清香。不需要蒸馏的酒,像我家的‘千红’又有自己的一窖藏秘法,树木的晶液反而会破坏了原有的口感……”

    顾璟霄打断了她的话,“换了是果酒的话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吧?”

    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令李新荷瞬间有种醍醐灌顶般的感觉,“果香清浅,木香醇厚,相得益彰啊,顾少。”

    “只是古松难求,”顾璟霄微微蹙眉,“而且用挖根埋酒的古法只做一两坛酒尚可应付,多了的话……”

    李新荷的目光落在郭婆婆盛酒的陶罐上,双眼又是一亮,“我刚才还想着若是弃陶罐不用,入泥窖封藏……你说,若是把陶罐换成木桶贮酒,又如何?”

    两个人隔着一张木桌呆呆对视,魂魄却不知都飞去了何处。

    郭婆婆看着这一对酒痴只觉得有趣,一旁的李荣和青梅等人却觉得大事不妙。这顾璟霄也不知使了什么**术,竟然哄得李新荷拿他当好人,连他使招险些暗算了自己命的事儿都不计较了?!

    不计较也就罢了,竟然还眉目传起来,这还了得?!

    李荣又开始咳嗽。

    李新荷恍若未闻。

    青梅看看老管家涨得通红的脸,伸手拽了拽李新荷的袖子,“小……三少?”

    李新荷被她拽的回了魂,这才发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看,连忙端起酒杯凑到了郭婆婆的面前,“谢谢郭婆婆的酒,真是叨扰您了。第一杯借花献佛,敬您。”

    “不用多礼,”郭婆婆笑了,“我这老婆子平时出来进去都是一个人,你们来了才闹。”

    李新荷觉得自从回到淮阳之后,她还不曾有过像今这般霾散尽的感觉。这里没有自己的师父,大哥又掌握着李家的秘方,纵然心无芥蒂,有关酒的话题也不能谈的太深入。今和顾璟霄的一场谈话实在是许久不曾有过的畅快淋漓,心里不免对他隐隐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意。

    李新荷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有了这样的想法自而然地就敬出了第二杯酒,“顾少,这杯敬你。”

    李荣等人的脸色齐刷刷地耷拉了下来,项儿好奇地不住打量这两个人,顾璟霄的眼睛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得多。他看的懂李新荷眼中单纯直白的谢意,他甚至觉得自己从未像此刻这般了解这个人心中那一片纤尘不染的清澈。

    望着这样一双眼睛,顾璟霄的心中突然间萌生出一种古怪的冲动,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替她做些什么。不是为了补偿什么,仅仅是想看到她脸上流露出快活的表来。

    就仿佛对他而言,让她过的快活已经变成了一件极重要的事儿。

    “言归正传,”顾璟霄从她脸上移开视线,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三少若真动了这个念头,可要好好求一求郭婆婆了,看看郭婆婆肯不肯把这玛瑙紫的果子许给你。”

    以李新荷的灵慧如何听不出他话里的提点之意,连忙拿起酒壶给郭婆婆斟满了酒杯,笑着说:“郭婆婆,您就应了我吧,回头我请您去酒坊里坐镇,岂不是比自己住在山里闹?”

    郭婆婆含笑不语。

    李新荷正有些发急,就听她慢悠悠地说:“今年的果子都卖了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李新荷顿时睁大了双眼,“郭婆婆有什么要求请直说。”

    顾璟霄想起前一次“有话直说”的形,不觉莞尔。

    郭婆婆夹了一块腊放到了她的碗里,“先吃饭,菜都要凉了。至于条件什么的,容我想想,明答复你如何?”

    顾璟霄知道这已是答应了的意思,心中也不由得替她感到高兴。抬眼看时,李新荷正巧也望了过来,清滟滟的眼眸中微带笑意,清清楚楚地映着自己的影子。这让他几乎生出一种错觉来,仿佛除了单纯的谢意之外,那两汪清澈的水色中还存在着某种东西。

    某种他叫不出名字的、温柔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