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蓂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淮阳城四座最出名的酒楼,除了以汤粥细点闻名的如意楼、以鱼虾海味闻名的顾家酒楼海时楼之外,还有两座李家名下的老字号酒楼:余味斋和桃花湾,前者专做药膳,后者则擅长以山珍入菜。

    有这四座酒楼压着,望仙楼在顾璟霄眼里原本是排不上号的,怎奈今这场聚会一边要瞒着顾家人,一边还要绕开李家人,一班公子哥儿又不喜欢吃汤汤水水的小点心,挑来选去,最终定下了这么个不好也不坏的望仙楼。

    李新荷也没想到顾璟霄会来这样的地方,一路走进去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意外。转念一想,也许是顾璟霄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和狐朋狗友们厮混吧。在远离家人的地方,当然会更自由些。

    李新荷跟在顾璟霄的后刚刚走上二楼,就听一把柔和的嗓音和着琵琶婉转的伴奏曼声唱道:“切,画楼深闭,想见东风,暗消肌雪。孤负枕前**,尊前花月……”

    顾璟霄轻轻哼了一声,“这帮小子,竟然自己先乐上了。”

    李新荷见他们召了歌侍酒,不由得有些迟疑起来。她虽然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但是模模糊糊地知道那应该会是很……混乱的。

    顾璟霄回看到李新荷踌躇的表,想起前一次在公孙羽别院聚饮的形,不由得笑了笑,“没事,你放心好了。”

    李新荷本来是不怎么相信他的,但是门一推开眼见一屋子陌生人中只有这位顾大少勉强算是熟人,下意识地就朝他边靠了靠。

    房门一推开,里面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和歌的弹唱骤然间变得清晰。曼妙的女声柔声唱道:“……心期切处,更有多少凄凉,殷勤留在归时说。到得再相逢,恰经年离别。”

    李新荷忽然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儿耳熟。不等她细细看那歌,一屋子的公子哥儿已经哄笑了起来,一位穿着蓝色长衫的青年笑嘻嘻地迎了出来,拉着顾璟霄的袖子笑道:“哥儿几个说好了陪你解闷的,你可好,架子摆得十足,磨蹭到这会儿才来,我得先罚你三杯。”

    顾璟霄忙说:“有事,真的有事。”

    “又哄我们?”旁边又有人笑道:“谁不知你顾大少如今闲着?”

    “真有事儿,”顾璟霄也笑了,“还要请哥儿几个给我做个证人呢。”说着侧过,让出了后的李新荷,“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家的三少。”

    座中少年纷纷起,李新荷一时间也记不清这许多人,客客气气地见过礼,便被人引着入席。李新荷见雅室一侧站着一位怀抱琵琶的女子,不觉多看了两眼。刚才听到琵琶声她还想着会不会是宁秋,此刻见这陌生女子衣衫艳丽,脸上妆容浓重,不免有些失望。

    顾璟霄被人罚着连喝了三杯酒,才想起来还有正经事,连忙吩咐伙计预备笔墨来。座中少年都以为他这是喝高兴了诗兴大发,没想到纸笔送上来之后,顾大少提笔就是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银契。

    一旁的锦衣少年噗的一口酒喷了出来,“顾少……我说你还能再扫兴一点儿吗?”

    顾璟霄瞥了他一眼,一边继续写他的收条一边笑着说:“像你这等纨绔子弟自然是只知道风花雪月,哪里懂民生经济……”

    李新荷不由得撇了撇嘴。

    顾璟霄一回头正好看见,不过他这会儿心好得很,也懒得跟她计较。写完两份收条,双方各自按了指印,顾璟霄又拽过一旁的客人充作证人,按上自己指印。这才接过李新荷递过来的银票,一张一张细细数过,笑嘻嘻地重新收进怀里。

    李新荷收好了顾大少的墨宝,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这件事总算是有了个结果,虽然过程多有曲折,但好歹唐家酒坊还是有惊无险地落到了自己手里。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想必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李新荷无心再和这班公子哥儿们周旋,站起客客气气地拱了拱手,“今叨扰各位了,李某……”

    “慢着,慢着,”顾璟霄连忙拦住了她的话头。心想自己好不容易把人给哄到这儿了,这还什么都没做呢,哪能这么容易就把人给放走了?

    “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桩买卖,总得喝一杯庆祝庆祝。”顾璟霄一边说着,一边喊了伙计过来,附在那伙计耳边嘀嘀咕咕地不知说了什么,又笑嘻嘻地抬高了声音吩咐,“一定要换大杯。”

    李新荷这也算是跟顾璟霄合作了一笔买卖,虽然不好马上就翻脸,但是顾璟霄这般自作主张还是让她多少有些不快。何况酒桌上的客人她都不认识,唯独认识顾璟霄,再坐下去也无趣得很。

    “我今……”

    李新荷这边推辞的话还没说完,雅室的门又推开,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刻飘了进来。李新荷心中一动,后半句话不知不觉咽了回去。

    顾璟霄瞥一眼她专注的眼神,心中暗暗得意:这人果然是酒痴。

    店里的伙计手脚麻利地开酒封,分装入壶,再一一斟入杯中。李新荷端起酒杯,见杯中一汪晶莹剔透的暖红色,馥郁的酒香中带着火焰般烈辣的气息,绕着舌尖缓缓入喉,只觉得醇香入骨,余味甘爽绵长。

    李新荷微微点头。

    顾璟霄正暗自留意她的反应,见她垂眸一笑脸颊上便露出一个圆圆的酒窝,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觉得这孩子长得真是好。尤其是现在这副乖乖巧巧的样子,简直比他家的璟云还要可

    “三少觉得这酒如何?”顾璟霄替她斟满了酒杯,颇有些自得地问道:“这可是……”

    坐在顾璟霄另一侧的蓝衫少年品了品杯中的酒,十分纳闷地问那伙计,“这什么酒啊,怎不是老顾家的出门倒?”

    李新荷听出他是外行,不由得一笑。

    顾璟霄也笑了起来,“你就认得出门倒,好好看看这是什么酒?”

    几个人凑在一起叽里咕噜说了半天,没一个人说到点子上。顾璟霄忍不住笑骂道:“跟你们一起喝酒真丢面子。听好了,这就是高粱酒。”

    蓝衫少年“啊”的一声,脸上流露出惊讶的表,“高粱酒?”

    “不对吧,”对面瘦高个子的青年反驳说:“你当我们连高粱酒也没喝过?高粱酒哪里是这个颜色的?”

    顾璟霄十分不屑地翻了他一眼,然后抬起胳膊碰了碰李新荷,“李三,你跟这帮子不开眼的家伙说说。”

    这是一个表示友好的小动作。李新荷不自在地向旁边躲了躲,笑着说:“这是高粱酒。以蜀地特产的小红糯高粱为原料酿制而成,所以这酒染足了高粱的本色。当年陆放翁在荣州任刺史时,曾写过一首有名的酒诗:‘鹅黄名酿何由得,且醉杯中琥珀红。’这里提到的‘鹅黄名酿’就是红糯高粱酒。”

    几个青年恍然大悟,望向李新荷的眼神不约而同地多了几分另眼相看的神色。

    坐在顾璟霄旁的蓝衫少年连忙举起酒杯,“来,来,来,先敬三少一杯,不愧是酿酒世家的子弟。”

    李新荷本来就好酒,当下也不客气,让过席上客人之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蓝衫少年在李新荷背后冲着顾璟霄做了个口型,“你到底要干吗?”

    顾璟霄得意洋洋地冲他伸出三根手指。蓝衫少年不明所以,正想问个究竟,就听座中一人笑问道:“你两家可做这高粱酒?”

    顾璟霄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我家的‘出门倒’不就是高粱酒?!”

    另一人嘟嘟囔囔地说:“那怎么连颜色都不一样?”

    “原料不同。”李新荷笑道:“江淮一带不产红糯高粱。”

    蓝衫少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出门倒’不但没有颜色,味道……”他歪着头想了想,“味道似乎也少了些香甜气?”

    李新荷转头问顾璟霄,“‘出门倒’入窖之前几次回窖?”

    顾璟霄微微犹豫了一下,“一次。”

    李新荷点点头,“这酒估计是仿着‘鹅黄名酿’的旧方酿制的,‘鹅黄名酿’的窖泥中会添加腐熟的水果,而且出酒之后独门秘术二次回窖。与顾家的‘出门倒’工艺不同,成酒的品相自然也不同。”

    蓝衫少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神色微微有些惊讶,“红糯高粱就是这个颜色?”

    李新荷点了点头,见他问的有趣,忍不住抿嘴一笑,“正因为它的颜色是高粱本色,所以这种酒到了宋代又被称为‘琥珀红’。”

    顾璟霄听她侃侃而谈,心中的感觉慢慢变得复杂起来。在初次比试时大败而归的挫折、不甘和随之而来的那一丝隐隐的嫉妒之间,不知何时起又生出了几分钦佩之意。这人年纪虽小,但谈起历代名酒却如数家珍,连松竹二老都对他青眼相加,假以时,必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对手。

    座中少年闹哄哄地又敬了李新荷一杯酒,

    顾璟霄眼看着李新荷又被一众宾客簇拥着干了一杯,不知怎么,心里竟涌起了想要阻止的冲动。蓝衫少年从李新荷后探过头来,挤眉弄眼地冲着他做了个鬼脸。他只知道顾璟霄要作弄这新来的少年,却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做,每次看顾璟霄时,眼神里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好奇。

    李新荷的脸颊上慢慢被酒意晕染开一层薄薄的粉红,稚嫩的颜色,透着一丝别样的妩媚,像寒料峭的枝头第一朵盛开的碧桃花。

    顾璟霄心里忽然莫名地烦躁了起来。他不停地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反复地追问自己:那个计划……还要不要继续?

    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李新荷眼中仿佛凝着一层薄雾,水滟滟的。

    顾璟霄知道她不会把这几杯酒看在眼里。话说回来,正因为知道她的酒量,他才会在暗地里弄这些小动作……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李新荷已经仰着脖子干了杯中酒。

    顾璟霄心里咯噔一声响。

    仿佛应和着他心里的那一下撞击声,李新荷一头栽倒在了桌面上。

    蓝衫少年向旁边躲了一下,嘴里“啧啧”两声,“原来你比划三根手指是这个意思。三杯?三杯倒?”

    顾璟霄心乱如麻。他最初就是这么打算的没有错,可是后来……后来他好像又不希望这个恶作剧继续下去了,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眼下这个小小的对手正毫无戒备地熟睡在自己的面前,无论怎么作弄他他都不会醒。

    顾璟霄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李新荷的鼻子长得很秀气,尖尖翘翘的小鼻尖,指间的触感滑腻如脂。他倒下来的时候撞倒了顾璟霄的酒杯,半边脸都浸在酒里。凌乱的发丝让这张略带稚气的脸孔透出些许颓靡的艳色。

    顾璟霄轻轻哼了一声,暗想一个小伙子家家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

    旁边有人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这人怎么得罪你了?”

    另一人笑道:“不管是怎么得罪的,以后都该躲着你走了。说吧,这回是扒了衣服扔到河沟里,还是给他脑袋上插几根鸡毛绑到老君庙的门柱上去?”

    “可惜了他这张脸,”先前那少年啧啧两声,“瓷人似的。”

    顾璟霄陡然间心头火起,“都滚,都滚。”

    蓝衫少年笑道:“你先告诉我们你用了什么东西,怎么说三杯,三杯人就真倒了?”

    顾璟霄心里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也顾不上搭理他。见这几个人还有一眼没一眼地上下打量李新荷,想也没想就抓过自己的斗篷兜头兜脑地将他盖了起来。

    “都滚。”顾璟霄觉得心里烦躁,越发地没好气,“赶紧的。”

    这几个人打小就在一起厮混,嘻嘻哈哈地也不甚在意。正闹着,就见雅室一侧的小门打开,一个人提着酒壶走了出来。

    蓝衫少年笑道:“你怎么才出来,错过了一场好戏了。”

    那人瞟一眼被斗篷盖住的人,再瞟一眼神色沉的顾璟霄,耸耸肩笑了,“什么好戏不好戏的,要不是我支招,小顾怎知道拿这个对付她?”

    顾璟霄不客气地扫了他一眼,“李明禧,你说话注意点儿。”

    “难道不是?”李明禧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要不是我告诉你她不能吃枳子,你能一而再地得手?你未免太小看她的酒量了。”

    “枳子?”蓝衫少年神色诧异,“你说的是枳蓂子?那不是解酒的东西吗?”

    “谁知道,”李明禧放下酒壶,懒洋洋地说:“偏偏就有人受不了这个呢。剂量小的话,症状和醉酒也差不多,剂量大的话就这样睡过去了……”

    “他是晕过去了?”座中的几个人这才品出了点儿味来,“不是醉倒了?”

    “你怎不早说?!”顾璟霄抬脚将一旁的瓷凳踹开,瓷凳摇摇晃晃地向后滑开一段,砰的一声撞在门框上,稀里哗啦地碎了一地。

    雅室中登时静了下来,几个人面面相觑。

    “都滚,”顾璟霄突然间暴怒起来,“都给老子滚出去!”

    几个人见他真的发怒了,倒也不敢再去招惹他。顾璟霄一抬眼见李明禧也混在几个人当中要往外溜,简直要被他气乐了,“李明禧,你要往哪儿跑?”

    “说我?”李明禧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还是那副万事都不在意的散漫表,“当然是回家了。”

    顾璟霄冲着被斗篷盖住的人努了努嘴,“你弟弟。”

    李明禧睁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你想让我把她带回去?没搞错吧?”

    “你不带,难道让我带?”顾璟霄磨了磨牙,“他到底是谁弟弟?”

    “反正不是我弟弟。” 李明禧耸耸肩,心想这当然不是我弟弟,明明是我妹妹……

    顾璟霄伸出一根指头冲着他点了点,“李明禧,行,你够狠。”

    “我不敢不狠啊,”李明禧揉了揉鼻子,转头一看其余几个人已经跑没影了,索也不急了,走过来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掀起斗篷看看李新荷红扑扑的小脸,长长叹了口气,“上次我大哥带她回去是个什么下场你也知道了,换我……我敢吗?我老爹不打死我才怪。你送回去的话……好歹是客人,他总不能拿鞭子抽你吧?”

    顾璟霄被他的话气得没脾气了,“好歹你们是一家人吧?你把他就这么扔给我就不管了?你就这么恨他?”

    “我虽不恨她,”李明禧把斗篷的帽子又盖了回去,眉眼耷拉下来,流露出几分自嘲般的神色,“但是也不敢喜欢她。”

    “什么意思?”

    “不论是喜欢她还是喜欢她那个哥哥,我娘都会伤心的。”李明禧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咳,真是的,我跟你说这些个干什么?!”

    顾璟霄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见他起就走忍不住有点儿发急,“你真不管他?!”

    “不管。”李明禧回答得十分干脆,“我也管不了。反正是你要灌倒了她出气,我只是给你支个招罢了。”

    顾璟霄眼睁睁地看着他就那么走了,气得指尖抖个不停。他站起在雅室里来回走了两圈,一脚踹飞了一张椅子,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王八蛋!”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