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仙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李明皓和顾璟霄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出声。

    松老先生转头问李新荷:“再比试一次,可是你自愿的?”

    李新荷迟疑了一下,她这算自愿么?虽然并不介意和想再来一场比试,但这一次的比试和第一次还是有些不同。那一次的比试纯粹是为了化解彼此间的那一场纠纷,而这一次彼此都有了更加明确的目的:顾璟霄要借着这一场比试挽回自己赛酒会状元的面子;她是不想让大哥的一番心血如此轻易地付之流水。

    与是否自愿无关,李新荷的迟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两场比试的意义完全不同。

    顾璟霄轻哼一声,神色微忿。

    “看来是我莽撞了。”松老先生微微颌首,神色中微带歉意,“贸然请了两位过来。”

    “松老说哪里话。”李明皓忙说:“弟子只是不愿我家老幺受人要挟,对先生并无丝毫不敬之意。”

    见松老先生扶着石桌正要坐下来,顾璟霄连忙放下手里的锄头,抢先一步拿过一旁的软垫铺在了石凳上,“师父,小心着凉。”

    松老先生扶着他的手臂在软垫上坐了下来,神色复杂地瞥了自己的弟子一眼,“说说吧,你以何物要挟于人?”

    顾璟霄低着头,脸上微微浮起懊恼的神色,“弟子并没有……”

    “说!”松老先生在石桌上重重一拍,声音骤然拔高。

    围在一旁的三个人齐齐一惊。

    顾璟霄白着一张脸说:“唐家酒坊。”

    松老先生挑了挑眉,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顾璟霄扫了一眼神色淡漠的李明皓,不怎么甘心地说:“弟子知道他想从唐掌柜手里买下唐家酒坊,就抢先一步买到手……”

    “知道?”松老先生不动声色地打断了他的话,“李家的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顾璟霄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一旁的李明皓却弯了弯唇角,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

    松老先生叹了口气,“接着说吧,你买到唐家酒坊,然后呢?”

    顾璟霄偷偷瞟一眼李新荷,见她脸上带着笑,一副看好戏的架势,心里多少有些恼火,声调也不自觉地硬了起来,“三少来找我,想从我手里把唐家酒坊买回去,我就提议再比试一场……”

    “以唐家酒坊作注?”松老先生微垂着眼睑,神色间看不出喜怒。顾璟霄看着这张干菊花似的脸,没来由的感到心惊跳。

    “不是,”李新荷见他不说话,便笑着答道:“我若是赢了,顾少便以原价割于我。”

    松老先生弯了弯嘴角,想要笑的样子,可是笑容还没有展开便又沉了回去。沉默良久,松老先生低低地叹了口气,“我这老头子一辈子没有算计过什么人,没想到倒教出一个好心计好手段的徒弟。”

    顾璟霄脸色一变,“师父……”

    “无不商?”松老先生抬起头,目光淡淡地自他脸上扫过,“你八岁上就跟在我边,我虽不敢说教出一个文曲星,却也不知道原来……只教会了你满肚子的诡诈算计……”

    顾璟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变的煞白。

    松老先生眉眼又垂了下来,双手扶在膝上,一瞬间的神色竟说不出的苍老。

    李明皓和李新荷也不敢多说什么,静静地站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出。

    沉默片刻,松老先生缓缓说道:“就以唐家酒坊为注,如何?”

    顾璟霄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不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怎么,”松老先生声调淡淡的,微微睁开的眼眸之中却有利针一样的东西飞快地闪了过去,“又要反悔了?”

    顾璟霄忙说:“弟子不敢。”

    “不敢就好。”松老先生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既然是赌注,输了的一方自然没话说。你好歹也是松竹斋的弟子,怎能让人指着鼻子说输不起?”

    顾璟霄脸色都铁青了,可是自己的老师这话说得再重他也不敢反驳什么。站在一旁的李新荷微微有些不安地看了看李明皓,见他抿着嘴一言不发,也不敢出声,垂着手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

    松老先生又说,“地契呢?”

    顾璟霄从怀里摸出几张纸,打开看了看,垂着头递了过去。

    松老先生没有伸手,语调平平地说了句:“给李三。”

    几个人都愣住了。顾璟霄抬起头看着松老先生,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

    松老先生从他手里拽过那张地契,朝着李新荷的方向递了过去,“既然这是赌注,你又是输家……”

    顾璟霄嘴唇咬的死紧,两只眼睛像要冒出火来似的。

    李明皓拉着李新荷推开一步。这是他没有料到的局面,一时间也有些无措,“长辈所赐,弟子原是不该推辞的。但是唐家酒坊我们不能收……弟子只是想替我家老幺出口气罢了,别无他意……”

    松老先生摆了摆手,“既然你兄……兄弟两个都叫我一声先生,那先生的话怎又不听?”

    李明皓没有动,李新荷不敢动,顾璟霄低着头跪着,小院中的气氛一时间沉默地让人心惊。

    微风拂过,林梢沙沙作响。

    “收着吧,”松老先生轻咳两声,苍老的声音略显沙哑,“子不教,师之惰。霄儿做出这等龌龊的事,这个老头子也有错。”见两人站着不动,便又喊了一声:“霄儿……”

    顾璟霄从地上爬了起来,从松老先生手里接过那张地契,低着头走到了李新荷的面前,一言不发地抓起他的手,将地契塞进她的掌心里,又一言不发地退了回去,重新在松老先生的脚边跪好。

    李新荷拿着这个烫手的山芋,看看老老实实跪回去的顾璟霄,再看看旁同样神色茫然的李明皓,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件事到此为止。”松老先生的神色略显疲惫,“谁也不许再提。”

    “既然如此,”李明皓斟酌片刻,缓缓说道:“地契弟子收下,改将银两送到顾兄府上。”

    松老先生轻轻哼了一声。

    顾璟霄的肩膀缩了缩,闷声闷气地说:“不用了。”

    李新荷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有趣。能有这么一场乐子可看,上午出门之前的那场训斥也不算白挨了。

    唐家酒坊占地十余亩,除了李新荷先前见到过的那座小院,几间房舍之外,另有两处大窖,两处小窖。当初李明皓和唐掌柜讨价还价时,卖家开出的价码是纹银一千二百两,李明皓没怎么还价就答应了。这会儿唐家酒坊已经落回了他手里,地契也重新写过,虽然上面写的价码没变,但实际上这一千二百两银子还攥在他们兄妹手里。

    起初李明皓也没当回事儿。双方都是买卖人家,不管松老先生怎么说,他也不可能白占人家这么大一个便宜。可是连着两次送过去的银票都被人退回来,李明皓就有点坐不住了。顾璟霄倘若真是有心的人,也不可能为了两个耳光牵扯不清地闹出这么多事儿。这一千二百两银子倘若他收下还好,若是不收……李明皓不由得有点儿头疼。谁知道他还有什么花样等着他们兄妹俩呢?

    “家里总是堵不到人,银子留下回头就让人给送了回来……”李明皓越想越是烦躁,“这人到底要干什么?”

    李新荷往嘴里扔了一颗酒枣,附和着说:“就是,他要干什么啊?”

    “顾璟霄……”李明皓一念叨这个名字就头疼,“银子都不要了?他到底想怎样?不会是要我见天地在他家门口堵人吧?”

    李新荷又往自己嘴里扔了一颗酒枣,懒洋洋地说:“你那么忙,哪有那个闲工夫……算了,还是我去堵人吧。”

    “不行!”李明皓一口回绝,说完还很不放心地瞪了她一眼,“你离那个人远点儿!”

    “谁要离他近?!”李新荷对他的说法不以为然,“就是想早点还钱,要不他跟别人说咱们占他家的便宜,那咱们多冤啊。”

    李明皓叹了口气,“总不能真让你去堵人。”

    “你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李明皓不吭声了。他不说李新荷也知道,这事儿他们是背着李老爷办的,所以家里的那帮子老人一个也不能用。他们哥俩边的人,融墨已经遣回庄子去了,小岫还太嫩,几个酒师傅又不敢使唤,也确实没有什么合适的人手了。

    “还是我去吧,”李新荷擦了擦手,表变得正经了起来,“哥,你放心吧,我只是堵他两天,还了银子就回来。我现在有了自己的酒坊,再以后想出门恐怕也没那个闲工夫了,跟这位难缠的大少爷更不会有机会碰面。”

    李明皓神色犹豫。

    “青天白的,有什么好担心的?”李新荷走过来摇了摇他的胳膊,“哥,我觉得吧这顾璟霄鬼点子多的很,咱们不早点把这事儿了了,说不定他还会闹出别的花样呢。”

    在这一点上,他们兄妹俩倒是意见一致。

    李明皓看了她一眼,神色略微有些松动,“我让小岫带几个伙计跟着你。”

    “远远跟着就行。”李新荷忙说:“免得回头顾大少又找茬,污蔑咱们找他打群架。”

    李明皓想笑又忍住了,“那你自己多留个心眼。”

    李新荷重重点头,“你放心。”

    三天之后,未时。

    李新荷扶着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上下打量被自己堵在墙角里的男人,“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大少爷。”

    “又是你。”顾璟霄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自己慌不择路之下竟然躲进了死胡同里。

    “你有没有搞错?”李新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是给你送钱来的,又不是追债来的,你躲什么?”

    “我敢收么?”顾璟霄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谁跑到我师父面前告的歪状。”

    李新荷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般说道:“这世间果然没有十全十美这回事儿。就好比松竹二老吧,学问也好、人品也好……可惜……”说着瞟一眼顾璟霄,十分惋惜地摇了摇头。

    顾璟霄哼了一声绕过她边就要往外走,李新荷连忙拦在他前面,“走可以,银票带走。省得回头让人议论我们李家占你便宜。”

    顾璟霄气得脸都白了,“你当我顾璟霄是那般卑鄙小人吗?!”

    “对啊,”李新荷忙不迭地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啊。”

    “你……”顾璟霄觉得自己要吐血了。

    “算我不会说话。”李新荷也觉得这么直白地说话不好。一想到那句“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这句老话,忙又补充说:“不过银票你可得带走。我没那么多闲工夫天天守在你家门口堵着你。呐,拿着。”

    顾璟霄推开她递过来的木盒,没好气地说:“我倒是想收,敢吗?”

    “有什么不敢的,”李新荷最烦跟人推来搡去的,木盒塞进他手里转就要走,“反正是你家银子。”

    “哎,”顾璟霄像拿这个烫手山芋似的忙不迭地追了上来,“你别让我为难。”

    李新荷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顾璟霄被这句“婆婆妈妈”噎了一下,他倒不是真想跟李家兄弟就银子的事儿撕扯个没完没了,他怕的是这边收了银子,那边两位师父又会不高兴。不过,看李家兄弟的架势,这银子不收的话似乎也不肯罢休……

    顾璟霄的眼珠转了几转。要是两位师父知道是李家兄弟死缠烂打地追着给自己银子……师父也不会说什么的吧?毕竟是那是自己的师父,又怎么会真的忍心让自己吃亏?

    这么说来……收下其实也是可以的吧?

    李新荷开始不耐烦了,“还要怎样?”

    顾璟霄颇有些为难地拍了拍木盒,“你得体谅我的难处,毕竟我师父的态度你也是知道的。”瞟一眼李新荷半信半疑的神色,忙又说道:“这样吧,如果三少有时间可否容我请几个证人?”

    “要证人作什么?”李新荷愣了一下。

    顾璟霄摊开手,满脸都是无可奈何的表,“你也知道,这么大笔的银子,总不能我说收就收了。总得有个证人,再待我写个字据才好啊。”

    李新荷琢磨了一会儿,似乎他说的也有道理。

    “这样吧,”顾璟霄装模作样地沉思了片刻,“我有几位朋友今约在望仙楼聚饮,正好就是现成的证人。”

    “你的意思是,我跟着你去望仙楼,请你的一众朋友作证人,然后写一份字据给我?”李新荷总觉得他的提议里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但是一条一条掰开细想,又觉得没有什么漏洞。

    顾璟霄见他神色松动,忙又说道:“要不然我说我没收下银子,你非说我收下了,真要计较起来……”

    “也好,”李新荷看了看天色,冲着顾璟霄点了点头,“我就随你走一趟。”

    顾璟霄轻轻吁了一口气,一边笑微微地做了一个“这边请”的手势,一边在心里暗暗嘀咕:李三啊李三,你可不能怪我小心眼,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