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衾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冬季短,申时一过天色便已转暗。

    头顶的天空由晴朗的蓝色慢慢转为柔和的黛色,暮云四合,归巢的倦鸟自空中掠过,灵动的姿宛如剪影。顾璟霄望着山坡下炊烟袅袅的小小村庄,声音平和的宛如这早时节略带暖意的微风,“唐掌柜考虑得如何?”

    后不远处,中年男人微微叹息,“李少……真的不会来了?”

    顾璟霄无声地笑了笑,“几个时辰之前我便说过了。”

    “顾少可知李少何以会改变了主意?”被称为唐掌柜的男人形消瘦,昏黄的光线中看过去他的面色仿佛带着几分黯淡的灰败,“明明之前连价钱都已经谈妥了……”

    顾璟霄转回,望着这位略显局促的中年人,十分和气地笑了起来,“唐掌柜只知道顾、李两家多有不和,却不知道我和李少私交是极好的。这两年李老爷体不好,家中诸事都交由李少处理,但李家到底还不是李少说了算……”说到这里,顾璟霄停顿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来。

    唐掌柜若有所悟,“李老爷并不同意收购唐家酒坊?”

    顾璟霄笑而不答,转过从随从手里接过了青布包袱递到了唐掌柜的面前。

    “这是……”唐掌柜看看这包袱再看看顾璟霄,神色略有些不安。

    “李少因为这件事受了李老爷责罚,这几天估计都不能出来。”顾璟霄望着唐掌柜和和气气地笑了笑,“他知道唐掌柜今启程返乡,不想因为他的缘故耽误了唐掌柜的行程,所以才特意把这件事托付给了我,否则我一个外人又怎么会知道你和他商议好的价格?”

    唐掌柜看看面前的青年再看看他手里的包袱,神色略微有些动摇。

    “再说你们双方定好的时辰已过,就算唐掌柜将酒坊卖于旁人也不算背信。”顾璟霄察言观色,笑容越发和煦动人,“两位证人都在场,后谁也说不出唐掌柜的不是来,唐掌柜只管放宽心。”

    站在马车旁边的两个形富态的中年人连忙随声附和。这是“如意坊”酒楼的掌柜和“宝鋆宅”古玩店的掌柜,是唐掌柜特意请来给这桩买卖做见证的。没想到连累他们也跟着苦等了大半天,唐掌柜一想到这个,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李少果然没有说错,唐掌柜真是个实在人。”顾璟霄笑容可掬,“顾某一定将唐掌柜这番心意转告李少。”

    “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唐掌柜看了看天色,微微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了几张文契。

    顾璟霄心头一松,连忙摆手示意小厮提了灯笼过来,另有下人捧来笔墨、印泥等杂物,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办得妥妥当当。唐掌柜赶着要去邻村和家人会和,又客了几句就带着随从离开了。顾璟霄又奉上谢仪,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两位证人,这才神清气爽地坐进了自己的马车。

    “大少爷,咱们是回府还是回和安街?”

    “回府。”顾璟霄举着地契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自己的下巴,“这份儿东西我还得拿给璟云好好看一看呢。”

    顾璟霄靠进软垫里舒舒服服地眯起双眼。他心里想的是:总是打来打去的多幼稚,再重的拳头也不过疼一下就过去了,换个方式才会更有趣——这也叫兵不血刃吧。

    想象着那对兄弟俩吃瘪的样子,顾璟霄忍不住笑出了声。

    雅室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一股浓郁的蜜香顿时扑鼻而来。

    顾璟云一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大哥正背着手走进来,穿着黑色衣裤的伙计跟在他后,手里四平八稳地举着一个大托盘,令人垂涎的香味就是从托盘上传来的。

    顾璟云忍不住耸了耸鼻子,“什么菜这么香?”

    “回小公子的话,是蜜汁芋泥。”店里的伙计挪动了一下圆桌上的菜品,将这盘甜菜摆放在离他最近的位置,“这是本店的招牌菜。公子请慢用。”

    顾璟云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盘子里。刚出锅的菜还有点烫,他小心地吹着气,见顾璟霄只是低着头摆弄手里的酒杯,忍不住问道:“哥,你刚才去哪儿了?菜都上了好几道了。”

    “没事儿,”顾璟霄冲着他笑了笑,“四处转转。”

    “吃饭的地方有什么好转的?”顾璟云不解。

    “没什么。”顾璟霄夹了几片冬笋放进他的碟子里,“别光吃甜的。”

    顾璟云已经习惯了他的唠叨,嗯嗯啊啊地答应了两声,心中也不甚在意。

    顾璟霄冷眼旁观那伙计出来进去地布菜,忍不住问道:“这位小哥,请问你家公子怎么这几天都没过来?”

    “这个……”伙计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大概是府里有事吧。”

    顾璟霄哦了一声,心中隐隐有些失望。

    原本从李明皓手里抢到了唐家酒坊让他很是高兴,但仅仅高兴了三天,他就发现李明皓兄弟俩失踪了。无论是桃花湾还是城里的其他几处李家酒楼,都没有他们兄弟俩的影。已经三天过去,这对兄弟仍被足在家——他对唐掌柜所说的推托之词竟然一语成谶。

    这么一个紧要关口,简直就是给他泼冷水嘛。不能够在对手面前炫耀自己的胜利,这让他这位胜出者倍感无趣。

    “那这位小哥是否知道你家公子什么时候能来店里?”顾璟霄不死心地追问了一句。他带着顾璟云已经在桃花湾吃了好几顿了,水牌上的招牌菜几乎尝了个遍,却始终不见他们俩露面,这让顾璟霄多少有点儿发愁,他们这么耗着似乎也不是个办法。

    伙计犹豫了一下,“要不我去问问管事的?”

    “好,你快去问问。”顾璟霄忙不迭地点头,心想跑腿的伙计不知道主子的下落倒也不奇怪,管事的总该知道吧。也怪自己没有早想到这一层,白白耗去这许多时间。

    盘子里的蜜汁芋泥只剩下一半的时候,伙计终于回来了。顾璟霄一看他满脸为难的神色,一颗心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沉。

    “怎样?”

    伙计客客气气地说:“管事的说有劳公子惦记着,大少和三少出门了,大概要下个月才能回来。”

    顾璟霄愣了一下,“出门了?”

    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出门?是巧合还是……

    “哥,你不吃么?”顾璟云见那伙计都退出去了,他大哥还瞪着眼睛出神,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菜都要凉了。”

    不得不说,顾璟霄心里有点儿郁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高兴只持续了三天。顾璟云这个孩子还不太理解从李家兄弟手里夺走他们的生意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儿,而理解这种成就感的那两位当事人又完全不露面,顾大少忽然觉得这胜利的果实品尝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味了。如果李家兄弟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唐家酒坊的新主人是他顾大少,那他这一番处心积虑岂不是都白忙了吗?

    顾璟霄思来想去,忽然觉得有点儿泄气。

    李新荷从假山后面探头向外看,一松斋的蜡烛已经熄灭了。她小小地犹豫了一下,然后弯着腰飞快地跑过庭院,蹲在台阶下大气也不敢出。片刻之后,见没有人注意,这才小心翼翼地窜上台阶,伸手在窗棂上敲了两敲。

    “哥?”李新荷一边左右张望一边压低了声音喊道:“哥?睡了没?”

    房中寂静无声。

    难道青梅的报有误,大哥已经回南院的卧房去了?

    李新荷正琢磨着要不要再摸去南院,就听头顶上“吱呀”一声轻响,木窗从里面拉开了。李明皓站在窗前,平静的神色中略显无奈,似乎一点儿也不奇怪她会出现在这里。

    “哥,”李新荷被足了好几天,此刻一见到他,声音里立刻就带出了委屈的腔调,“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李明皓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西园不是有人看着吗,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说来话长。”李新荷扶着他的胳膊从窗口跳了进去,反关上了木窗,“哥,你还不知道吧,是李明禧那个小人出卖了咱俩!”

    李明皓在黑暗中苦笑了一下。

    “你的腿还疼吗?”李新荷摸到书桌前的那块兽皮地毯上盘着腿坐了下来,“青梅说你被爹罚跪了一夜一天……”

    李明皓在她旁坐了下来,不怎么在意地摇了摇头,“没跪那么久。爹一走我就让融墨在门外把风,自己歇着了。”

    李新荷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真的。你当你大哥我是傻的?”李明皓笑了笑,随即又叹了口气,“可惜不能出去,耽误了要紧事儿……”

    “哥……”

    “对不起,老幺。”李明皓的声音在夜色中听来清亮如水,语调的起伏也仿佛带着水波一般的柔缓沉静,“这件事哥没给你办成。”

    “不要紧的。”李新荷心里难过,语气便刻意要显出满不在意来,“就算家里给我定了亲,离我过门还得有一两年的时间呢,说不定还有更合适的。”

    “其实,拿唐家酒坊给你当嫁妆还在其次。”黑暗中,李明皓似乎微微笑了一下,“老幺,我其实是打算让你以唐家酒坊掌柜的名义投了帖子去参加赛酒会。”

    李新荷呼吸一滞。一霎间,只觉得口疼痛难忍。

    “还有一年的时间……”李明皓低沉的声音里微带嘲意,“我原以为有了唐家酒坊,一年的时间足够你做好准备了……”

    李新荷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

    “我让融墨想法子溜出去一趟,唐掌柜一家已经走了,鲁先生只知道酒坊易主,却不知道新东家是何方神圣。”李明皓停顿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你别急,这事儿也许还有转机……”

    “我才不要……”李新荷抱住他的胳膊哭出了声,“哥,我就想要你好好的,别挨别人的欺负……”

    “傻丫头。”李明皓失笑,鼻子却微微有些发酸,“我可是大人了,谁会欺负我啊。”

    见她抽抽噎噎地哭个不停,李明皓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安慰她说:“没事儿的,爹也就是在气头上,所以罚我跪跪祠堂,过了这两天也就没事儿了。再说从小到大这祠堂我也没少跪过啊,你忘了我帮你绣花那次了?还有……”

    他这么一说,李新荷哭得更厉害了。

    李明皓无可奈何,只得使出老招数来转移她的注意力,“老幺,你大半夜地跑一松斋来,回头再让爹知道了……”

    李新荷坐直了体,举着袖子擦了擦眼睛,“哥,你想过没有?从咱们回来,我就一直跟你在酒楼那边忙,回来晚也不是一天两天,怎么偏偏喝醉那天就让爹给撞见了?”

    李明皓没有出声。他抱着李新荷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陪在李老爷边的李明禧——这么明显的事实,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是这些事儿他不想让李新荷知道,一方面他还没查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另一方面……他家的幺妹并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若是每次见面都和李明禧针尖对麦芒,依着李老爷对颜氏母子的重视,挨骂的人十有**还得是她。

    “明禧怎么说都是你二哥,”李明皓拍了拍她的脑袋,“别没大没小的。”

    李新荷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什么时候拿自己当我二哥了?”

    “这事儿我会查。不过,在我查清楚之前,你不许去找他的麻烦,听到了吗?!”李明皓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语气。

    李新荷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她知道李明皓这么说是为了护着自己。但是这种被人暗算了还得忍气吞声的感觉实在不好。憋了半天,她还是没忍住,恶狠狠地冲着半空中挥了挥拳头,“行,你查吧,真要查出是他搞的鬼,我把他绑在靶子上一箭……”

    她的语气让李明皓心惊跳,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把后面半句话拍了回去,“胡说什么呢,那是你二哥!”

    “我二哥?!”李新荷咬牙切齿,“他当自己是我哥了再说!”

    “行了,行了。”李明皓有点儿头疼,“等我查清楚再说,先别胡乱冤枉人。老幺,不管怎么说……”

    李新荷在他胳膊上蹭了蹭,闷声闷气地打断了他的话,“真要查出是他,我把他……”

    “别这么说。”李明皓揉了揉她的脑门,轻轻叹了口气,“老幺,你再生气也得记住了:他是咱们的兄弟,是自家人。”

    “自家人绝对不能算计自家人。”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