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李新荷提着新买的鲤鱼灯和荷花灯,东张西望地走在大街上。

    街道两侧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与头顶一轮玉盘似的圆月交相辉映。摊贩们的叫卖声、远处舞龙灯耍社火的鼓乐声、茶楼酒楼里的丝竹声……混合着行人的笑语喧哗,颇有些令她目不暇接。不期然的,她又想起了顾璟霄调制那杯酒。

    “元宵三五风光,月色婵娟,灯火辉煌。月满冰轮,灯烧陆海,人踏阳……”李新荷蹙着眉头问旁的李明皓,“为什么说有景而无呢?”

    李明皓很认真地想了想,“就比如你刚念的这首《折桂令》。只有这两句的话,恐怕松老先生还会说有景而无。但若是加上后面的几句‘三美事方堪胜赏,四无可恨难长。怕的是灯暗光芒,人静荒凉,角品南楼,月下西厢’便会显得有景有了。”瞟了一眼李新荷若有所思的模样,李明皓又补充说:“嗯,我猜……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李新荷似懂非懂。

    “呐,颐香斋。” 李明皓拍了拍她的脑袋,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颐香斋是淮阳城里有名的甜食店,除了芝麻糖和冰糖核桃,店里的招牌甜点还有佛手杏仁、翠玉豆糕、鸳鸯卷等等。李新荷嘴里说芝麻糖是买给娘的,实际上她自己也极吃。当初还在五岩山的时候,每次家里派人送东西李明皓都会给这个幺妹捎上一大包。

    “这个……还有这个……”李新荷面前已经放着好几个油纸包了,还在不停地指挥店里的伙计,“还有那个蜜饯……那个枣子的……”

    李明皓靠着柜台,一脸好笑的表

    “好啦,先要这些吧。”李新荷十分遗憾地看了一眼架子上的那几个竹篮子。竹篮子里面盛放着腌渍过的干果,最外面的篮子里是霜糖板栗,油润润的板栗外壳上挂着一层白色的糖霜,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板栗再来一些,”李明皓取出钱袋来付账,一边还没忘了把幺妹眼馋的东西都捎上。

    李新荷拽着他的袖子,眉花眼笑。

    “就这些?”李明皓提着从店里借来的竹篮子问她,“别的不要了?”

    李新荷摇头,“娘说过一次不要买多,放久了会走味。”

    李明皓掂了掂手上的份量,不觉有些失笑。

    兄妹俩刚一转就和迎面进来的几个客人打了个照面。李明皓脚下微微一顿,李新荷却已经惊讶地叫出声来,“咦?”

    李明皓适时地拽了拽李新荷的袖子,制止了她后面可能会说的话。放下手里的篮子,他冲着最前面满脸惊讶的青年拱了拱手,“顾少,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顾璟霄显然也有些意外会在这里撞见他们兄妹,瞥了一眼放在李明皓脚边的竹篮,眼中惊讶的神色丝毫也不加掩饰,“李兄好雅兴……”

    他后跟着顾璟云和一位头戴面纱的年轻女子,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位十分面生的白衣公子,李明皓从来没有见过。这人材比顾璟霄略矮一些,眉目清秀,笑晏晏的。李明皓不觉多看了他两眼。

    “云儿和我表妹都喜欢这里的甜食,我带他们出来走走。”顾璟霄十分客地给双方做介绍,“这位是公孙公子,我们顾家的老主顾了。公孙,这两位是李家的少爷。”

    被称为公孙的年轻公子连忙拱了拱手,“久仰,久仰,在下公孙羽。”

    李家兄妹也连忙回礼,连称不敢。

    公孙公子将李家兄弟反复打量一番,神色中微微带出了试探的意思,“既然是李家的公子,不知府上是否有一位三少爷?”

    李新荷微微有些吃惊,正要说话就听旁大哥十分谨慎地问道:“公孙公子要找我家老幺,不知有什么事?”

    公孙公子忙说:“我家里有位管事,托了我送两坛酒给淮阳李家的三少爷……”

    “是不是公孙重公孙大哥?!”李新荷又惊又喜。

    公孙公子望着她,目光中微微露出笑意,“不错,难道阁下就是……”

    “没错,我是李三。”李新荷忙不迭地点头,“公孙大哥是不是让你送来两坛子蜀地清酒?”

    “正是。”公孙公子笑着点头,“除了两坛清酒还有一些蜀地的特产,公孙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交给三少爷。”

    “公孙大哥果然说话算数,”李新荷就差抓着公孙公子的袖子上下摇晃了,“东西放在哪里了?对了,你住在……”

    “老幺,”李明皓又好笑又好气地把她拽了回来,转过头望着公孙公子,神色间微带歉意,“我家老幺是个急脾气,让公孙公子见笑了。”

    “哪里,哪里。”公孙公子轻声笑了起来,“小公子生率直,正对了在下的脾气。我跟随从如今就住在顾家的别院,改定然上门拜访。”后面这句话是说给李新荷听的。

    李新荷一门心思地惦记着这两坛来之不易的清酒,满心的急切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听他说要改拜访,失望之色溢于言表,“改?那是哪天啊?”

    公孙公子不觉莞尔,“不知三少哪天有空待客?”

    “我现在就有空啊。”李新荷转头望向自己的大哥,她本来也是打算现在就带着大哥去公孙公子下榻的地方取酒的。

    公孙公子又笑了。这人站在外表出色的顾家兄弟旁,原本五官略显普通,然而一笑起来却有如风拂过,令人不觉眼前一亮。

    李明皓微微蹙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他忽然觉得这位公孙公子看向自家老幺的神色似乎有些……过分的感兴趣了。

    “哥……”李新荷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大哥。

    “鲁莽。”李明皓轻声呵斥。

    李新荷嘟着嘴不吭声了。

    李明皓微觉棘手。看自家老幺的架势,这两坛子酒是非拿回来不可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又令他本能地不想接近。如果自己态度强硬的话……她说不定会躲开自己悄悄溜出去找这位公孙公子……就算她穿着男装,到哪儿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也不能保证旁人看不穿她的份……

    “不如这样,”李明皓斟酌片刻,放缓了声音说道:“今天也晚了,明天请公孙公子和顾少爷到桃花湾来,如何?公孙公子是远客,我们兄弟俩少不得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如此,那我就叨扰了,”公孙公子说着含笑望向旁的顾璟霄,“顾兄?”

    顾璟霄觉得今天真是撞邪了。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里缓过神来,竟然又撞见了这两个人。说实话,刚才的比试结果并不能让他口服心服,即便松竹二老已经做了解释。他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那只倒霉的兔子,一不小心被一只乌龟爬到了前面去。

    公孙公子轻声唤道:“顾兄?”

    顾璟霄瞥了他一眼,心里有点拿不准这人为什么要一门心思地结交李家。不过他是顾家的大客户,就这么放手让他跟李家走动,他还真有点不放心。

    “也好。”顾璟霄微微颌首,“那就定在明晚。”

    见李家兄妹点头同意,顾璟霄又说:“只是枯坐饮酒的话未免无趣。我听说淮湘乐楼新来了一位清倌,弹得一手好琵琶。不如我们改在淮湘乐楼如何?”

    “淮湘乐楼?!”李新荷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那不是……”

    “这个……”李明皓轻轻咳嗽了两声,“我家老幺年纪还小……”

    李新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心里不免有些遗憾。对这样的地方,她心里其实是很好奇的,能有机会跟着大哥进去开开眼应该会很有趣。不过李明皓可不这么想,要是让李老爷知道自己带着幺妹出入那样的地方……那还不得罚他把祠堂跪穿啊。

    公孙公子看了看李新荷,眉眼之间不由自主地带出了几分逗弄的神色,“只是饮酒听曲,其实也无妨……”

    李明皓飞快地扫了他一眼。

    公孙公子轻咳两声,咽下了后半句话。

    顾璟霄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要防着李家会抢走自己家的客户,因此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聚会的地点定在桃花湾或任何一处李家的地盘。听李明皓这么一说,顾璟霄才猛然反应过来,李新荷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站直了还不到自己的肩膀高。看上去粉粉白白的一张小脸,简直比顾璟云还要生嫩。换了是他,出入乐楼那种地方是决计不会带着璟云的。这么一想,又觉得刚才的提议确实有些冒失了。

    李新荷却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她马上就要行及笄礼了,再往后只怕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去那种地方了。

    “只是饮酒听曲,自然没有什么关系了。”她拽了拽李明皓的袖子,“哥?”

    李明皓头疼。

    “哥……”这一次拉长了声音。她一向知道李明皓对于她这种刻意的耍赖完全没有抵挡能力,“反正你也在的嘛。”

    李明皓叹了口气。

    顾璟霄忽然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完全说不出来。璟云也总在他面前撒,但是……完全不是这种感觉。当然,李新荷长得很好,皮肤白白嫩嫩,脸型也纤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水滟滟的。

    但是……这是原因吗?顾璟霄看看柜台旁边正低着头吃蜜饯的顾璟云,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连站在一旁看闹的公孙公子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

    会是他想多了吗?

    顾璟霄转头再看那对相貌出众的兄弟,却发现李明皓虽然紧皱着眉头,脸上却已经明显地流露出了软化的迹象。

    李明皓自然明白李新荷的意思,他也知道带着她去那样的地方极是不妥,但是……但是……如今的李家,满府上下,除了自己之外,这孩子还能央求谁呢?最迟不过一两年的光景她就要出嫁了。到那时,纵然她有天大的胆子,谁还会纵容她的任

    李明皓蓦地心软,“真想去?”

    李新荷用力点头。

    李明皓无可奈何地伸出手在她额前揉了揉,“去的话……你可不许乱跑。”

    李新荷眉花眼笑,“不会,不会。”

    顾璟霄心里再度浮起了怪异的感觉。一直到目送这两兄弟离开,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仍然盘踞心头,挥之不去。

    “表哥。”表妹在后喊他,声音糯糯软软。

    顾璟霄顿时一个激灵:他刚才怎么就没发现李新荷的腔调神态有点……娘娘腔呢?!

    “好吃吗?”李新荷仰着脸问李明皓,眼睛亮晶晶的,满是讨好之意,“还有这个板栗,也不是很甜……”

    “还好。”李明皓摇了摇头,“你自己吃吧。”

    “这个好吃。”李新荷摸出一颗酒枣塞进他嘴里,“是吧,下次我让娘也腌一点儿。用千红。”

    “千红太烈,酒味过重的话就尝不出枣子的味道了。你试试天字号的蒸酒。”

    李新荷仰着脸冲他笑,“大哥你真聪明。”

    面对这个妹妹,李明皓总是有点无可奈何。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发,李明皓叹息似的说:“老幺,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干嘛要拿我有办法?”李新荷眨巴着眼睛假装听不懂,“我这么乖。”

    李明皓长长叹了口气,“嗯,是很乖。”

    李新荷走在他旁,小口小口咬着刚买来的酒枣,觉得颐香斋什么东西都做的很好吃,唯独酒枣的味道太淡。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正是这样淡淡的酒味才容易被闺阁女子接受。毕竟真正喝酒的还是男人多些,而男人们通常都不怎么吃甜食。

    李新荷的思绪绕啊绕,不知不觉就绕到了九酝酒的事儿上。李老爷刚刚公布赛酒会的事儿时,对于她而言自然是愤怒的绪占了上风。但是现在,当愤怒的绪已经退潮,只剩下浓重的无力感时,一些更加重要的事儿就慢慢地浮上心头。

    李新荷把头靠在李明皓的胳膊上,轻声说:“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

    “如果我酿酒的时候弄错了什么,你是不是会直接告诉我?”

    “会。”李明皓回答得理所当然。

    “嗯,换了是我也会直接告诉你。” 李新荷笑了笑,又问:“那……如果是二哥呢?该不该告诉他?”

    李明皓沉默了。

    “如果不告诉他,我会觉得有点儿内疚,”李新荷有点苦恼,小脸都皱了起来,“可是告诉他吧,我又觉得他压根就不会相信我。说不定还会怀疑我是故意给他使什么绊子……万一到时候酒做失败了,他会恨死我……”

    “你别想那么多了。”李明皓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真有什么事儿,还有胡先生和章先生呢。他们可是咱们李家资格最老的酒师傅,他们说话明禧多少会听一些的。”

    李新荷喃喃问道:“你也觉得咱们俩去说,他是不会听的了?”

    “不说这个了。”李明皓不想再深入地谈论这个话题,“你尽管放心,明禧那里没事儿的。我听章先生说,他们已经开始制曲了。”

    李新荷停住了脚步,表显得十分纠结,“我就是在发愁制曲的事儿。”

    “怎么了?”李明皓不解。

    “我觉得那张方子弄错了。”李新荷轻轻跺了跺脚,“哥,你看过那张酒方吗?爹爹买回来的那张酒方上说要腊月制曲——这不对。要做九酝酒,必须要晚两个月才能制曲,要在桃花盛开时制曲才行。”

    李明皓完全愣住了,“你说的是……”

    “桃花开时制曲,花凋曲成。制酒,味幽香。”李新荷叹了口气,“这叫做桃花曲。”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