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桐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李新荷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定。

    不是在担心即将来临的那一场比试,反倒像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模糊却又令人感觉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某种比单纯的比试更加重要的事即将发生,而她却完全猜不到那会是什么。

    李新荷再一次打开了手边的木盒。样式老旧的红木妆盒,长八寸,宽六寸,高不足四寸。因为年代久远,木漆的表面已经泛起了一层油润的光泽。妆盒四角包铜,嵌着双蝠如意锁扣,边边角角每一处都被擦拭得几可照人。

    这原本是母亲送她的妆盒。李新荷那时候正费尽心思想要找个应手的器物来盛放她那些做酒的小玩意儿,得到这个妆盒之后自然是大喜过望。她去掉了最上层的抽屉,将盒底大小不同的隔断做了些必要的调整,又拿到汇宝斋请巧手师傅在盒顶上添了副铜质提手,于是妆盒就变成了她做酒时离不开的百宝箱,里面收纳的宝贝就连青梅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看一看。

    李新荷小心翼翼地摆弄着盒中的宝贝,心中那一丝微妙的忐忑仿佛得到了安抚,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她总觉得这红木妆盒上仍然残留着母亲指间柑橘一般的香气,这个独特的味道仿佛带着一种魔力,即便时光荏苒却依然固执地停留在她的记忆之中。它始终和温暖的感觉联系在一起,在她需要的时候,奇迹般地安抚她心头不安的躁动。

    她的母亲,那个始终优雅而从容的女人,在她刚刚学会倾诉的时候撒手人寰。于是,她所需要的安慰只能够通过其他的途径来得到:有关她的记忆、她留下的东西甚至是某种特定的气味……

    李新荷闭上眼,暗想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当她想要从记忆中寻找安慰的时候,伤感的绪总是紧随其后。

    门外传来几下轻叩,店里的一个伙计高声说道:“三少,顾家的马车到了。”

    这就要开始了吗?

    李新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阖上了手中的木盒。这一瞬间,她忽然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感觉紧张了。不论是对她还是对整个李家,顾璟霄都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如果她连今晚这一关都过不去……

    那她一心想要去赛酒会的心思恐怕真的要就此收起了。

    李新荷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李明皓已经先一步候在那里了。听见后传来的脚步声,李明皓转回头冲着她微微一笑,笑容当中满是安抚之意。这样的笑容让李新荷觉得他似乎……也在紧张。

    乌篷马车缓缓停在桃花湾的台阶下,车帘掀开,顾璟霄当先下了马车,然后转回小心翼翼地将一位披着深色大氅的老人家扶了下来。

    李家兄妹连忙迎了上去。几年前李新荷曾经有过拜这两位老人为师的打算,虽然未能如愿,但该有的礼数还是半点儿也不能少。李明皓带着妹妹行了师礼,然后从顾璟霄手里同样小心地接过了松老先生,顾璟霄回过又从车上扶下了竹老先生。

    第一次见到松竹二老的时候,李新荷觉得自己见到的是两位鹤发童颜的老神仙。再次见到他们,却觉得……呃,这该不是两个老妖怪吧?记忆中那两位站都站不稳当的老人家,过去了两三年的光景居然连板都硬朗起来了……

    细看起来,除了竹老先生材略微高些,两人的相貌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都长着满头花白的头发,眼睛不大,偶尔一抬眸便锐光迫人,宛如一双修炼了千年的老狐狸。就连他们脸上似笑非笑的表都如出一辙。

    先一步下车的松老先生将李明皓兄妹轮流端详了片刻,略显诧异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李新荷的脸上,“原来是你这个小……”也许是看她穿着男装的缘故,后面的“丫头”两个字被他不露痕迹地收了回去,“有些子没见,嗯,长高了。竹老你来看看这是谁?”

    竹老先生站在他后将李新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板着脸微微点头。

    “老胡那个土匪带她来过咱们书院,就是李家的那个老幺嘛……”松老先生伸出手在自己肩膀的位置比划了一下,“那时要比现在略瘦一些,只有这么高……”

    这两位老人家可是淮阳城里的大忙人,每天拜上门去的学生不知有多少,居然还能记得自己,李新荷不觉有些惊讶。她甚至想冲动地追问一句:真的记得啊?

    “前儿有人送了我们两坛金盘露,”松老先生像是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细长的眼睛里透出几分狡黠的神气来,“你做的?”

    他这么一问,李新荷忽然紧张了起来。她原以为他会对这酒发表点儿什么看法,没想到这位老先生只是意味不明地冲着她笑了笑便转移了话题,“哎,要和霄儿斗酒的人到底是你们哥俩儿谁啊?”

    “是弟子。”

    松老先生看看她,再看看搀扶着自己的顾璟霄,笑眯眯地冲着竹老先生点了点头,“嗯,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竹老先生点了点头,目光中也微微流露出几分兴味来。

    李新荷不由自主地问自己:这两位老妖怪是在夸奖自己的水平足可以与顾璟霄一搏?还是在警告自己:顾璟霄的的确确是一位劲敌?

    李新荷不由自主地望向站在马车旁边的顾璟霄,顾璟霄却也正打量着她。四目交投,彼此眼中都是一副掂量的神色。李新荷曾在他眼中看到过的轻慢不知何时已经小心地收拢到了暗处,此刻的顾璟霄更像是一位谨慎的猎人。

    李新荷掌心不觉有些发潮。她知道这一场看似非正式的比试对彼此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顾璟霄输了顶多是在她面前失了面子。但若是她输了……

    车帘再次掀开,跳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少年来。这少年略显稚气的目光飞快地扫过马车前的几个人,然后不甚友好地停在了李新荷的脸上,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

    李新荷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一见面就炸毛的样子活像一只骄傲的猫儿,眼睛还瞪得那么大,根本就不像示威,反而更像是在撒

    顾璟霄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脸上的表也变得柔和了起来,“这是我弟弟璟云。璟云,这是李家的大少爷,明皓。”说着看了看他旁的李新荷,似乎在斟酌该如何介绍。

    “幸会,幸会。”李明皓冲着少年微微一笑,“你我两家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这是我家的老幺,新荷。”

    “老幺”这两个字李明皓用的十分巧妙。这淮阳城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保不准就有人知道李家并没有这么一位“三公子”。他提前把话说圆了,也免得后再有交集会被人说他们是存心欺瞒。

    “里面请,”李新荷也是一笑,看着顾璟云别扭的神色她怎么也按捺不住想要存心戏弄的心思,“只要有年长的家人陪同,你这样的小鬼随时都可以光顾。”

    顾璟云果然炸毛了,“你才是小鬼!”

    顾璟霄扶着竹老先生的胳膊,分不出手来做什么,只能蹙起眉头略带警告意味地瞥了一眼李新荷。李新荷不以为意。不过看在这位长兄对待幼弟的模式跟自己大哥十分相似的份儿上,倒也不忍心再戏弄这孩子了。

    走进二楼临街的雅室,李新荷一眼就看到雅室的南墙下依次摆放着大大小小十数个酒坛子,除了李家的老酒之外还有顾家的琥珀光、南城孙家的老窖烧酒以及市面上的各色坛酒,甚至还有两坛湘西米酒。

    李新荷不解地望向李明皓,既然已经说好了今晚要比试的内容是兑酒,那么出现在这里的应该只有刚出窖的原浆才对啊。

    李明皓抿嘴一笑,悄悄地冲着她眨了眨眼。李新荷不明白他这副表是因为没有领会自己的疑问,还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成竹在。转头望向顾璟霄时却见他蹙着眉头,也是满头雾水的模样,显然也和自己一样被蒙在了鼓里。

    因为这间雅室今晚有着特殊的用途,所以房间里不但没有熏香,连窗台上的花瓶也一并收了出去,以免房中的味道会影响到酒客们的嗅觉。待众人落座之后,店里的伙计送上淡茶水便默契十足地退了下去。

    门一阖上,雅室里的气氛陡然间凝重了起来。

    松老先生轻咳一声,目光扫过座中的几位小辈,笑眯眯地说道:“要说起来,在座的都不是外人。璟霄是我们两个老家伙的徒弟,李家的老幺若不是……咳,差阳错的,璟霄说不定还得叫他一声师弟……”

    顾璟霄瞥了一眼李新荷,神色震惊。他从不知道李新荷也和松竹二老有这么深的渊源。

    “既然没有外人,我们两个老家伙索倚老卖老,只当是看自己弟子切磋技艺了。”松老先生看了看旁边面色沉凝的竹老,见他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便又说道:“李、顾两家都是淮阳城的酿酒世家,勾兑之道自然烂熟于。不过既然请出了我们两个老家伙,少不得要订下几条比试的规矩。”

    李新荷对这一场比试早已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反倒是顾璟霄,听了这番话之后略略流露出几分意外的神色来。

    “两场比试,”松老先生伸出两根干枯的手指比划了了一下,说话的语气颇有几分严肃的味道,“第一场比试,由我和竹老考校你们勾兑的技巧、对色香味的敏感度。第二场比试……等下再说如何?”说着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竹老先生。

    竹老先生微微颌首,“既如此,那就开始吧。”

    李新荷抬头时正好看见自己的大哥将一坛酒放在了桌面上。大肚窄口的陶罐,红绸束口,酒封上印着一个硕大的篆字:孙。

    这是南城孙家的老烧酒,北桐烧。

    关于烧酒,一说起源于唐代。田锡《曲本草》中曾说:“暹罗酒以烧酒复烧二次,入珍贵异香,其坛每个以檀香十数斤的烟熏令如漆,然后入酒,腊封,埋土中二三年绝去烧气,取出用之。”雍陶也曾有“自到成都烧酒,不思更入长安”的诗句。

    另一说是起自元代,章穆所著《饮食辨》中曾说:“烧酒,又名火酒、‘阿刺古’。”阿刺古,番语也,亦称阿刺吉、阿刺奇,用棕榈汗和稻米酿造而成,在元代时一度传入中土。

    李家虽然也制烧酒,但方法与南城孙家有所不同。孙家的烧酒沿用淮江一带的土法,将糯米或大麦蒸熟,和曲酿瓮中十,然后用双层天锅蒸煮酒母取酒,亦称酒露。李家烧酒名叫千红,用的则是宋代“火迫酒”的古法。酒瓮底侧部钻一孔,酒母出窖之后注入酒瓮之中,加黄蜡少许,密闭酒瓮,底部以木炭文火缓慢加,七后从底孔放出酒脚。酒液滤过之后添加独门秘料,然后腊封埋入土中,经过一至三年的窖藏之后,酒液散去火烧之气,才可出窖饮用。

    从酒质来看,火迫之法自然远胜过天锅蒸煮之法。文火加不但可以固定酒的成分,亦可提升酒香。此法关键在于火候,《北山酒经》中亦说此酒“耐停不损,全胜于煮酒也。”火力太猛,酒气挥发殆尽,火力太弱又无法起到固定酒香的作用。除了火候,酒液中加入的独家秘料亦不可小觑,漫长的窖藏时间里,秘料已尽数融入酒液之中,甘香醇厚自然远非普通烧酒可比。

    不过孙家亦是淮阳城的酿酒世家,从选料到酒方都自有一隐而不宣的秘法。淮江一带烧酒选料多是糯米或大麦,南城孙家却独辟蹊径,选用淮南红稻,制成的烧酒色泽略带橙红,辛香清冽。

    李明皓拍开泥封,将坛中烧酒分装入壶,再一一斟入酒杯之中。空气里顿时氤氲起辛烈的酒香。李新荷留神看时,杯中酒液映着烛光,果然泛着琥珀般的暖色。

    “一人一杯,多了没有。”松老先生看着李新荷和顾璟霄各自端起酒杯,满是皱纹的脸上不自觉地浮起淡淡的笑容来,“你们可要留心品尝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李新荷和顾璟霄已经明白了,第一场的比试内容定然是勾兑老孙家的烧酒。问题是,松竹二老在淮阳城德高望重,由他们出面找孙家家主讨要两坛刚蒸好的原液自然不会是什么难事。但各家有各家的秘方,外人又怎么会知道老孙家的烧酒在上柜之前到底还要进行哪些加工?

    成酒上柜之前,需要靠勾兑来统一口味,即使同一间酒窖,不同时间出窖的原液在色、香、味上也会有微妙的差异。

    有时候,一滴净水的差异就足以让酒液的色、香、味与酒母大相径庭。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