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_惊鸿_ 书名:十里春风入酒觞
    拍开泥封,清冽的酒香立刻在不大的雅间里弥散开来。

    店小二熟练地装酒入壶,再将梅子青的酒壶小心地放入兑了水的暖罐之中。

    “这便是敝店的招牌梨花白酒,”店小二一边轻轻摇晃暖罐,一边笑容可掬地说道:“淮阳李家的梨花白,六年前曾在赛酒会上夺过头名。酒中加入数味秘药,最是强筋活血。”说着将烫好的梨花白酒分入杯中,依次送到了几位客人面前。

    几位行商模样的客人接过酒杯,一起看向上座的两位年轻公子。店小二也不由自主地顺着他们的视线望了过去。

    这两位公子上都穿着素青长袍,眉眼之间也颇有几分相似之处,看起来像是一对兄弟。年长的公子眉目英,顾盼之间透着与他年龄颇不相符的圆熟沉稳的神气,他旁那位粉妆玉琢般的小公子自从落座就一直摆弄着手里的九连环,直到酒杯送到了他的手边,才像被惊动了似的,十分惊讶地问道:“你说这是梨花白?”

    这位小公子一直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玩意儿,直到此刻方才抬起头来。店小二一眼看过去便再也移不开视线,只觉得这孩子粉嫩嫩的一张脸衬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简直比年画上的招财童子还要好看。

    小公子正等着听他的回答,视线落在店小二的脸上,神专注。店小二与他对视片刻,便觉得他眼中似有水波流动,黑白分明得令人惊艳。当下不敢再看,低着头回答说:“回公子的话,是梨花白。”

    “不对吧,”小公子从桌上端起酒杯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皱眉说道:“这怎会是淮阳李家的梨花白?你叫掌柜来。”

    店小二吃了一惊,“小公子这话可是在砸我们的招牌啊。”

    小公子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关着门说话,不会影响你店里的买卖。你只管叫掌柜的来,就说我有话要问他。”

    店小二迟疑片刻,大概觉得这事儿自己做不得主,便匆匆退了出去。

    座中数人相视而笑,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人笑道:“酒都烫好了三爷才觉出不对来,可见这玩物儿确实误事。”

    小公子的脸一红,正要替自己辩解,就听旁长兄低声笑了起来,“胡先生就别笑话他了,这两年来,老三不是跟着五岩先生在深山老林里住着,就是跟着您二位钻在酒窖里没没夜地忙活。好不容易能出来走走,就任他玩儿吧。”

    听了这话,小公子条件反一般开始觉得全上下筋骨酸痛。放下手里的九连环,一边叹气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自嘲地笑道:“胡先生还笑话我,也不想想我这两年过的……只怕被官差下在大牢里的犯人也比我舒坦些。”

    被称为胡先生的中年人呵呵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你光知道我笑你,你怎么就没听出来我是在夸你?你不信问问老章,背后我还夸过谁来?”

    小公子一双水光滟滟的大眼睛立刻望向他旁边那位头发灰白的老者,被称为老章的老人家笑着摇了摇头,“不光是他,我也要夸你呢。三爷年纪虽小却吃得了苦,虽然是……依我看可比二爷出息多了。”

    小公子看了看自己的长兄,两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来。

    雅间的门推开,一个材高大的中年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后还跟着刚才侍酒的那位店小二。

    “在下公孙重,”中年人冲着座中客人拱了拱手,“听店里伙计说,几位贵客对小店的水酒不满?”

    “不满倒谈不上,”小公子见兄长和座中人都拿眼看着自己,便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笑嘻嘻地说道:“不过,公孙先生,你这酒确实不是淮阳李家的梨花白。”

    “哦?”公孙重倒也不恼,心平气和地反问道:“此话从何说起?”

    “听说公孙先生的宜阳楼在各地都有分号,”小公子打量着他,眼神格外专注,“生意做的这么大,一定听说过淮阳顾家的‘霜满地’了?”

    公孙重脸色微微变了,“这个……”

    “顾家的霜满地和李家的梨花白酿制时都加入了药材,”小公子淡淡瞥了他一眼,唇边勾起一丝浅笑,“色、香、味免不了有几分相似的地方。不过,两家的方子不同,酒醪中添加的药材也不同,霜满地凉,梨花白……我说的没错吧?”

    公孙重颇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小公子倒是个行家。”

    小公子抿嘴一笑,又说道:“要说淮阳顾家的霜满地,倒也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佳酿,伏天里用冷水之湃过之后饮用堪称绝妙。不过,这霜满地一经加,药气反倒压过了酒香,生生糟蹋了好酒。”

    公孙重额头已是隐隐见汗,“这个……”

    “顾家可是皇商,财大气粗,颇有势力哦。”小公子瞥了他一眼,带着点儿恶趣味的神色轻笑了起来,“呐,你这店里非要拿霜满地当梨花白来卖,顾家的人要是知道的话……”

    公孙重忙陪着笑说:“这家分店初夏开张,管事的自作主张进了许多霜满地待客。天一凉便有些……因此……”

    小公子笑着摇了摇手,“我们是外人,你生意上的事儿我们不便说什么。不过不可再冒用淮阳李家的名头了。”

    公孙重微微一愣,“莫非公子……”

    “不错,”小公子笑道:“我们便是淮阳李家的人。”

    公孙重连忙起行礼,“在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他这一多礼,座中客人只得站了起来回礼,连称不敢当。

    “我这店里上月刚进了李家酒窖的桃花酿,”公孙重转头吩咐后已经听呆了的店小二,“告诉厨房,上两坛桃花酿来。”

    “慢,”小公子喊住了正要往外跑的店小二,转头望着公孙重笑问道:“我们特意挑了宜阳楼歇脚,可不是为了喝自家的酒。我听说宜阳楼在蜀地也有分店,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 公孙重直了后背,神色间颇有些自得之色,“宜阳楼十八家分号,蜀地有两家。”

    小公子双眼一亮,“蜀地清酒,你这店里有没有?”

    公孙重微微有些错愕,“小公子也知道蜀地清酒?”

    小公子笑嘻嘻地说:“《太平御览》引《郡国志》说:南山峡峡西八十里有巴乡村,善酿酒,故俗称巴乡村酒也。《水经注•江水》也说:江水又东为落牛滩……江之左岸有巴乡村。村人善酿,故俗称巴乡清。不知这巴乡清酒……”

    公孙重哈哈笑道:“巴郡的名酒除巴乡清外,还有板楯蛮的清酒,较之巴乡清酒味更加清醇。”

    小公子双眼顿时一亮,“听说板楯蛮发源于渝水,曾助秦昭襄王杀白虎,平定廪君巴人叛乱。秦昭襄王为嘉奖板楯蛮曾与之刻石为盟。秦犯夷人,要交纳黄龙玉一双;而夷人犯秦,交纳一钟清酒则可。这味清酒……先生一定见过吧?”

    “何止见过,”公孙重眯起眼,洋洋得意的神色颇像一只骄傲的老猫儿,“在下曾在蜀地居住数年之久,这两味清酒自然不会错过。”

    小公子忙问:“其味如何?”

    公孙重摇头晃脑地说道:“入口绵甜,辛而不辣,余香清冽,”

    小公子不知不觉流露出几分馋涎滴的表来,“先生店中可有?”

    公孙重微微眯起双眼,神色颇为踌躇。

    座中几人对小公子的反应似乎已习以为常,含笑看着这颇有趣味的一幕却并不插话。

    “怎样?”小公子见他一直闭目沉思,忍不住催促,“我可是绕了好大一个圈子才跑来你这宜阳楼的。刚才那伙计还拿话晃点我,说压根没听说过宜阳楼有过什么蜀地清酒……是不是先生舍不得?”

    公孙重眼开一线,摇了摇头,“倒不是店里伙计有意瞒着客人。公子想想看,这酒先要派人去夷人手里收来,再跟着车队一路运回来,这得下多大的本钱?纵然有,也是自家人留着享用了,哪里舍得拿出来待客呢?”

    小公子眨了眨眼,虽然觉得他说的颇有道理,可是到底有些舍不得就这么丢开手。摆弄着手里的酒杯想了想,又说:“呐,你拿霜满地假冒梨花白也不知多久了,看在我没有去官府告发你的份儿上,你也该把我当做自己人了呀。”

    公孙重愣了一下,像是没料到小公子会突然说出这般耍赖的话。座中其余的客人却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小公子笑眯眯地看着公孙重,“就当是你贿赂我好了。要不然……”

    公孙重眼珠转了转,“要不然就如何?”

    小公子瞥了他一眼,神色颇有些意味深长。

    公孙重开始低头掐指头。

    “你这是做什么?”小公子好奇地问道:“不会是在掐算自己到底假冒了多少子吧?”

    公孙重头也不抬地说:“我是在算子。看老东家派去蜀地的车队什么时候回来。”他装模作样地掐了几下手指,“按脚程算,再有半个月……一个月……”

    “到底多久?”小公子有点心急了。

    “这样吧,”公孙重斟酌片刻,缓缓说道:“公孙重既然欠着公子一个天大的人,一旦车队回来,我立刻让人送两坛清酒到公子府上如何?”

    “当真?!”小公子又惊又喜。

    “买卖人,一言九鼎。”

    “好个一言九鼎,”小公子两眼直放光,“那就说定了,你让人送到淮阳李家,就说找李三。回头我重重谢你。”

    “好说,”公孙重眼中精光闪动,“能结识三公子这样的朋友,公孙重深以为幸。”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彼此的称呼已经由三公子、公孙先生变成了李老弟和公孙大哥。公孙大哥将酒足饭饱的李老弟一行人送出宜阳楼外,目送车马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脸上的表仍有些依依不舍。直到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公孙重才下意识地抹了把脸,恢复了平时波澜不惊的模样。

    “怎么,舍不得?”

    公孙重皮笑不笑地回弯了弯腰,“哪里,哪里,羽公子多虑了。”

    后的白衣公子冷哼一声,“我倒不知公孙重是这么交朋友的人。”

    公孙重斜一眼车马离开的方向,微微叹道:“交朋友倒不至于,不过这个娃娃确实好玩得很……”

    “不但好酒,而且懂酒,”羽公子冷冷笑道:“正对了公孙先生的胃口啊。”

    公孙重后知后觉地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公子特意嘱咐管事的拿霜满地出来,该不会是想……试探他们?”

    羽公子顺着他的视线望了一眼长街尽头,转往回走。公孙重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上。就听他缓缓说道:“试探倒说不上,不过是……想找个机会跟淮阳李家罢了。”

    “我看那位大公子也不简单,”公孙重仔细回忆席间那位大公子的神态。

    “年纪轻轻却压得住阵脚。” 羽公子打断了他的话。

    公孙重颌首,“确实如此。”

    羽公子蹙起眉头,自言自语般说道:“有这样的人物,李家……倒比我想象的要难对付……”

    公孙重垂下头,假装自己没有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不过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羽公子侧过瞟了他一眼,冷冷笑道:“淮阳李家并没有这么一位三公子。”

    公孙重吃了一惊,“他们不是李家的人?”

    羽公子摇了摇头,“李首滃膝下两位公子,长公子李明皓,二公子李明禧。除了这两位公子,李府就只有一位小姐,与长公子李明皓乃是一母同胞,未到及笄之年,闺名叫做新荷。”

重要声明:小说《十里春风入酒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