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骗世人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林兮

    我拼命地向校园跑去,路上的霓虹耀眼,路上的人来人往。

    可是我突然的就停下来了脚步,脸上带着怅然若失的张皇神。现在的我该以怎样的份去安慰,去面对我小小的孩子呢。

    曾经设想过那么多,自己要陪着她,不要伤害她,要让我最喜欢的小孩子是快乐。结果,伤她的也是我。

    我站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街头,我举起手,手掌干燥而温暖,我却只看到上面错综复杂的纹路。不停的缠绕,截断,生长,像条盘根错杂的藤,而我却丢失了原本属于蔓的人物。

    商场上的LED屏幕在播着最新的蔡依林的单曲,上面那个女人还是有让人惊艳的舞姿。可是JOLIN也老了,不管妆容怎样装纯,不管歌曲多么可,JOLIN终究是老了。谁都逃不出生老病死的循环。

    我把手揣到自己棕色的马仕大衣的口袋里,然后打了辆的士来到学校。

    学校的大门关上了,我熟悉的打更大叔在巡逻室里打着瞌睡。我找到一面比较矮的墙,翻了过去。墙上的铁丝网刮到了衣服,暗自咒骂一声。还好只是沾上些铁锈而已。

    夜晚的校园略显鬼魅,风从边凛冽吹过,我竖起大衣的领子,把自己遮的只剩下一双眼睛。

    灯光是摇晃的,照在我的脸上感觉眩晕。眼前变成大片的空白,原来还是一样太艳丽的到最后终究都会变成荒芜。

    而我呢,只能看着,看着,却无能为力。

    教学楼在黑暗中高耸而破旧,像是某个恐怖电影里的布景。而我只看到三楼最角落的那扇亮着灯芒的窗。

    窗因为灯光映着,我看莫昕坐在窗前,一脸落寞的快要消失的脆弱模样。是我熟悉的小小的柔软的样子,她把头枕在双手上,眼神远远地看不清楚。

    我只能在这里顿住脚步,这还是我小小的孩子,可我小小的孩子却悲伤的快要湮灭一样。我自嘲的勾起笑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最终还是连走进去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转,却还是忍不住的仰望。

    还是陌路两隔了吧。

    这个时候,一个深灰色的影匆匆忙忙的从教学楼里跑出来。抬起头看到我,于是愣在那里。

    我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而我看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眸,那双眼睛黑的比黑夜还亮,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我笑得如此难看的样子。

    似乎这张脸已经不是我的了。

    而付良生则是一种面无表的姿态,他走到我的面前,半垂着头,我看到他长长的睫毛。一下子记忆回溯。

    莫昕说过的,她喜欢有着长睫毛的男人,因为哭起来又让人心碎的美感,她喜欢薄唇的男人,即使看起来略显淡薄。她喜欢消瘦的男人,她喜欢从后面抱住一个男人颓废而优雅的后背。

    而我看着我面前的付良生,他几乎是完全符合了,符合了我小孩子心里的每一个喜欢的标准。

    我说:“良子,莫昕真的很喜欢你啊。你看看四年了,你不管怎么伤害她,这个时候她还是想着你。况且,她所喜欢的男人的标准都是按照你的吧。薄唇,消瘦,长的睫毛?”我感觉到自己似笑非笑的嘲讽语气。

    我开始质疑自己,我在干些什么,先放手选择伤害的我以什么样的份说这些嘲讽的话呢。

    而比我想象中还镇定自若的,付良生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淡淡的与我说:“难道你不是吗?”

    是的,我不是吗?相似的相貌,相似的品位,甚至,相似的都快沉溺在同一个都伤害过的人。

    “你不上楼看看吗?”他这样问我,我却感觉到自己心脏的干涩,在内心暗潮汹涌,表面不露声色的时候摇了摇头。

    “我没理由了吧。”我摊了摊手,似是无辜的样子,而却在手落下的一瞬间握成拳头。

    “你不担心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吧。”他显然是一副比我更加无所谓的样子,我们势均力敌。预感强烈,总有一天,两败俱伤。

    原来我们都是聪明的人,就是因为聪明所以才会做些自以为是的事,所以每个人做错的事都因为骄傲变得无法弥补。

    这个时候,我抬头看了看三楼角落的那扇窗户,握了握拳,是想要上去的。而此刻,付良生却拽住了我的手臂。

    “付良生,你到底要怎么样?”我的绪终于爆发,抬起头看着比我高了小半头的男人。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无所谓样子,那副样子让我恨得牙根痒痒。

    “莫昕,没什么事。就是低血糖犯了,手摔坏了,是我要找你回来的,没告诉她。”付良生站在我面前低着头跟我说道,我毫不客气的一拳擂到他的脸上。

    “付良生,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几乎已经要跟他喊出来,我感觉到自己我成拳的手的战栗。看到付良生嘴边留下来的血迹,在月光中是诡异的黑色,与刚才嘉庆的样子不谋而合。

    “你在这里等着。”他站起来,用手帅气的擦掉了嘴边的鲜血。然后朝着男生宿舍那里走去。而我呢。只能蹲下,点燃一支香烟,还是555的牌子。

    尼古丁带来巨大的安慰感和冷静,我感觉自己像个吸毒的人。

    过了一会儿,付良生走了回来,手里拿了一片方方正正的东西。我凝视着,发现是莫昕曾经向付良生借了好多次的Green Day CD。他看了看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朝着楼上走去。

    于是我眼睁睁看着他走进去,看着他把CD跌给莫昕,与莫昕调笑,莫昕不知道听了什么话一副气鼓鼓的可的样子。虽然和往常无异,可是我却看清莫昕眼神的空洞。

    见他们要走出来,我立马隐蔽在黑暗里,直到看到莫昕沿着这条路走远了,我才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可是奇妙的,我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躲,为什么会惧怕。

    可是付良生却一针见血的跟我说:“你在心虚。”

    于是我的防备一下子全线崩溃,我看着站在我对面,那个与我相似却不尽相同的穿着灰色PRADA大衣的男人。

    他在月光下凝视我,我却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我觉得我快丧心病狂。而这一次他却什么都不说的转,脚步在楼梯上发出塔塔的声响。我在他后叫他:“付良生,明天晚上八点,学校附近的KFC,我等你。”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其实,你唇角的口红印忘了擦。”

    而我愣了愣,心中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许,我原本就是想这样的吧,想让别人知道,其实在我心里的人不是莫昕,我丫的就是个混蛋。

    是的,我林兮就是个大混蛋。

    他继续朝着男生宿舍走去,风吹落一地秋叶发出的肃杀的声音。我却渐渐地靠着粗糙的树干滑落下来,坐在冰凉的地上。

    从大衣的兜里掏出香烟,555的牌子。与莫昕不相同,她只抽万宝路,白色的或者绿色的。

    所有的灯都灭了,只剩下惨淡的一汪月光从树木间斜照下来,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点燃烟卷,吸食,然后突出漂亮的烟圈。于是,突然的就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我用手撑地站起来,手掌比地面还冰冷一些。我快步的走出这里,却一直有种自己都说不清的解脱感。而我很轻易的将它归为一切都说得清楚的解脱。

    走在街上,夜晚也车水马龙,原来不知何时这个城市也开始朝奢靡这两个字而进发。

    我路过哈根达斯的专卖店,想起莫昕说:她真很喜欢很喜欢哈根达斯的可的样子。

    我路过咖啡店,想起莫昕豪气万丈的说:现在中国人有没有点国意识啊,到处都是咖啡,过几年是不是每个学校只要打开一个饮用水龙头里面便会汩汩地流下拿铁咖啡啊。然后镇定自若往面前的卡布基诺加第三盒精的样子。

    我路过一家橱窗上面贴着龟梨和也代言产品海报的商店,想起莫昕曾经在这里张牙舞爪地跟我说过:“哎,林兮你看看。这个男的是不是好帅,我告诉你,你要对我不好,我下一目标就是他了”的时候,路过的小女生诧异地看了她和我一眼。

    那时,我无地自容的想找个缝钻进去,立即赏了她一个暴栗把她拖走。

    我一下子停了下来,暗自嘲讽的笑笑,然后在心底对自己说,林兮,你还有什么资格想她。你过她吗?你自己多肮脏你不知道吗?

    我看着自己在月光下白皙的快要透明的手,是的,我肮脏的让自己都恶心了呢。

    站在街角半个小时,上了一辆TAXI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