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多余的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付良生

    学校开课的清晨,我浑浑噩噩的起头柜上的闹钟兀自叫个不停,我坐起,一把将不停吵闹的闹钟按下。

    起刷牙、洗脸,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额头上长了颗硕大的红肿的痘痘,顺手把祛痘的药膏擦上去。

    穿LEE最新款的黄色半袖T恤,五分的短裤。

    坐在餐桌前与家人吃早餐,餐桌上每个人都沉默不语,我们都是自己的绝对姿态。

    寂寞的没有言语的吞食着,感觉自己像只溺水的鱼。

    我坐着司机的车去上学,我没住校,觉得根本不需要。

    阳光入眼的一刹那感觉刺痛。

    在走廊里行走,阳光破碎的散落了一地,而我踩在那些光影上面,从不怜惜。抬起头,迎面的女孩穿一件白色的长款上衣,黑白的过膝条纹袜。她的手里捧着一本书读的津津有味的,背着我熟悉的匡威的黑色双肩包。

    “莫昕。”我听到自己这样叫她,她回过头迷茫的看措手不及的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她,我莫名其妙。

    而她看着我什么都不说,脸上有一个小小的柔软的笑容,她对我挥挥手然后走进教室里。而我呢?站在原地愣了愣,然后也去自己的教室。我们的教室在这条走廊的两边。

    走进教室,教室里的男男女女鲜少有安静的,人声鼎沸的几乎掀翻屋顶。

    我走到座位上,旁的聂晨正笑容满面的跟前座的小女生勾搭。自己翻了个白眼,已经习惯他这副样子,手机上有未读的短信,是杨乐言的,她跟我说:“今天是第一天上课,真是无聊啊…”

    我看着这条短信,然后回复,我看见自己冷静的在写:“是吗?我们班可是很闹呢。”

    我就与杨乐言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了,聂晨看了我一眼然后贼笑,说我真是重色轻友啊。

    我说:“你算友吗?你算吗?让我想想,小黑说过什么?聂晨,你就是只鸡。是这样的吧?”我像是特意要激怒他,所以这样说,其实两个人知道,都只是闹着玩而已。

    这时候班导走了进来,教室一下子变得安静了,我抬眼看着她,我感觉自己的缄默,在这个狭小的地方,发酵,蒸腾,最终闷死在这里。

    还是一样的,各种声明规则讲完之后开始上课,它们枯燥无味,我在这样的环境里昏昏睡。

    索继续和杨乐言发短信,放任自己。聂晨则更是干脆,在我边趴在桌子上睡觉,香甜的我怕他下一秒就会把口水流出来。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我边的那个人醒的比谁都快,连坐在他边的我都在抚额为他感到不好意思,可是他却没有丝毫自觉。

    我快步地走出去,聂晨在后面叫我,我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我像个浪人般的向前行走,义无反顾。

    走到场势必要经过莫昕的班级,我在她的门口驻足,看到她正笑得眉眼弯弯的和她旁的人撒。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先走了,手机握在手里,握的很紧。

    在走廊拐角的地方听到有一对侣在吵架,看起来都不是高一新生的样子,本来我是不想听八卦的,可是偏偏我的两条腿不听使唤的停在那里。

    女的说:“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选文啊?你不是说我吗?不是说要和我在一起吗?”

    “可是如果我跟你在一起能考上好的学校吗?要怪就怪我们把原先的两年都用来谈恋了吧。我不可能去文科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那个男人这样说,然后转走。

    “沈育峰,你这个大骗子。”女孩坐在地上哭着嘶嚎道,声音却不敢太大,怕被别人听见。、

    我看着他们,与前一段时间在KTV门前的闹剧重合着,原来所有的在现实面前都是脆弱的,甚至无理取闹的。

    我回头走到自己的班级,上课铃正好打响,我刚把书本拿出来,却悲哀的发现原来老师讲的我都听不懂。

    原来时间真的只有一次了,我曾经无比嫌恶的抛弃的东西,现在却连弥补都做不到。

    我烦躁的把书本摔在桌子上,砰地一声,聂晨和周围的人有些震惊的看着我,可是我却沉默着,什么都不解释,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拿出手机把书本拍下来,传到新浪微博上,我对所有人说:“曾经不会在意时光不复返这种话,可是现在才发觉老祖宗的话真是好,原来错过了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

    然后我也趴在桌子上睡觉,直到中午的时候才醒来,我和聂晨站在大门口取饭,我们不在食堂订饭,因为那儿的饭菜难以下咽,每个学校都是那样的。

    在校门口见到一样出来拿外卖的林兮,白色的AdidasT恤,黑色的束口休闲七分裤,NIKE AIR的板鞋。看起来如此青帅气,他与我们打招呼。只是笑笑。却让人感觉到阳光的气息,我看了看自己,自惭形秽。

    与聂晨沉默的回到教室,他终究是闲不住的人,我怀疑我前座的那个可的小女生快成为他的下一任女友,于是撇开眼睛不再看。

    想着,晚上放学之后要去接杨乐言,不管怎么样,我终究不要先辜负我边还存在的那个人。

    命运多舛,我不知道上天安排的下一场闹剧是什么,所以我只能尽力的让我自己不再失去。

    傍晚放学的时候,和聂晨勾肩搭背的走出来,他看起来又要出去玩的样子,我跟他说,我要去接杨乐言。

    他一副邪笑着什么都明白的样子让我感觉恶心,我面前这个人看起来阳光,其实都不知道已经祸害过多少个漂亮小姑娘。

    突然想到小白,于是我问他,小白呢?怎么没见你联系她。

    他轻描淡写的说,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原本还想追莫昕呢,没想到人家都有主了。

    我一下子缄默了,不知道应该再挑起什么话题。正好这个时候TAXI停在我面前,我坐了上去,我不知道我这样匆匆忙忙的是不是为了逃避。

    事实上,我就像个英勇无畏的人,朝着杨乐言的学校前进。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