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相拥与谈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莫昕

    清早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乍泄进来,它清楚地刺到我的眼皮上,让我迫不得已的从睡梦中醒来。

    我揉揉脑袋,妈妈在厨房做饭,刀切在案板上发出“当当当”的刺耳声音。

    我的头有点痛,手机上显示未读短信,是林兮的,他说今天早上来接我。我回复他,说:“好啊好啊。有人能帮我拿行李了。”

    是的,我要住校,我有行李要拿走,他给我一个要晕倒的表

    我去卫生间洗漱,墙壁上的瓷砖按照我的要求换成暗红色的意大利瓷砖,浴缸拆掉,只剩淋浴,抽水马桶和洗手台也是新换的。我浑浑噩噩的洗脸,抬起头来看到自己有些红肿的嘴唇。

    是的,一下子都想起来了。

    昨天夜晚林兮送我回家,我在的士上睡着了,快到家的时候林兮将我弄醒。

    我惺忪的攀着他的胳膊,他半抱着把我送回家。

    我却不依他,我在对面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抱到院子里来喝,惊跑了几只野猫。我一个人喝起来,他劝不住我,索和我一起喝酒。

    我看着他殷红的唇,在我的眼里他的影与付良生重叠在一起。我心中潜伏着一条毒蛇,它在那个时候钻出来咬了我一口。于是我也咬了林兮一口。

    夜晚的院子黑黑的,只有几盏黄色的灯却根本照亮不了什么。我看着他光洁而白皙的皮肤,皮肤下青紫色的血管潜伏着,血液发出寂寞的流动的声音。

    我看着他脖子上那一块柔软的皮肤,一时迷了心智,料想把吸血鬼这个称呼落实。于是一口咬在了那块柔软的皮肤上,他“嘶”的一声从我头顶传来。

    我知道把他咬疼了,有细小的血珠流进嘴里,有金属味道,我慢慢的着那里。

    我分明酒量很好的,可是这一次却先醉了。好像每到炎的季节里我的精神都是恍惚的,去年的时候我就因为这样儿让妈妈担心不已。

    林兮把我的头扳过来,对我说“莫昕,你属狗的啊你。”他是在喊,可是他特意的压低了声音,他的声音显得沙哑。

    于是我看到他波光潋滟的眼,看到他殷红的唇。我看着他好像受了蛊惑一般,我清楚知道我面前的人是林兮。我对他说:“谁和谁能在一起长久呢?如果我说我你就可以在一起,那只是部偶像剧。我怕的,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不过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只会微笑的看着你,悲伤都是要自己一个人。”说着,说着,我都没注意到我的眼底流下泪来。

    我只看到林兮精致的脸在我面前逐渐变大,于是我们亲吻在一起,交往一年的第一次亲吻。

    而现在呢?我只是抚摸我的嘴唇,然后露出一个笑容。继续刷牙洗脸,然后回到房间里穿一件红色的长款带马甲的半袖T恤和一条牛仔裤。

    我坐到餐桌上吃饭,妈妈边跟我说话边帮我收拾行李。一共两个箱子,一个装着单、被子、我所有的家用。另一个装着我的书,我的电子产品,我的电脑。

    我吃完饭,电话铃声响起来,是林兮的电话,他在楼下等着我。

    我跟他说:“我马上就下来,你等着帮我拿行李吧。”转头告诉老妈有同学过来帮我,然后和她一起走下楼。

    她看到等在那里的林兮有些警惕的。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她把我的行李给林兮一个,我的妈妈怎么会什么都看不出来呢。

    我自己拿一个包,和老妈告别,和林兮并肩走着,我们在门口拦TAXI,把行李都装了上去。

    我们一起坐上车上,他的手握着我的手。

    我问他:“你住不住校?”

    “我吗?我当然要住校啊,要不然你这个小迷糊被人拐跑了怎么办?”他这样闲适地说着,看着窗外的神却是落寞的。

    他似乎注意到我对他的注视,于是转过头看我,我猝不及防的笑笑,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回头。

    车子停在校门口,我急忙的走下车,装作去拿行李的样子。

    却不知道林兮靠在车门那里看着我笑,笑容里是我熟悉的神,上挑左边的嘴角略带邪气,两侧微微露出犬齿让笑容充满天真和甜腻。

    我们一起在告示牌那里找我的名字,204寝室,他陪着我把行李搬进去。

    里面是两张空,我找到上面的铭牌,我在左边的那个,我把垫,单和被褥、枕头拿出来,这是我的家当。

    我的舍友显然比我来得早,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是HelloKitty的单,上面有一个名字,严妍。我歪着头,说实话我并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

    门被打开,一个女生拿着粉色的暖水瓶走进来,我看着她,她有头俏丽的短发,大大的眼睛,不算漂亮却极有灵气。

    “你好,我叫莫昕。”我这样跟她打招呼,眉眼笑得弯弯的,一副拐卖小孩子的模样。

    “你好,我是严妍。”她这样说道,把暖水瓶放在桌子上,她好像这才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我边的林兮,上下打量着他。

    然后略带兴味的问我:“这是你对象啊?”

    我点点头算是回答,她摸着下巴说:“哦,还不错嘛。”一时间,我边的那个小男人愣在那里,我和那个叫做严妍的女孩却互相一看大笑起来。

    我和林兮用一上午的时间将我的东西整理好,而林兮那厮的东西保姆早就准备整理好了,他只要直接进宿舍就可以了。

    当然,听如此,我对他的评价只剩下万恶的有钱人。

    我和严妍的宿舍是唯一的一间两人宿舍,我们有的时候会笑着说,我们真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拍在底下了。当然,还是馅的。

    我和他中午准备出去吃饭,于是转头问格爽朗很容易就成为朋友的严妍,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她笑着拒绝,说她才不当那个高瓦数的电灯泡呢,于是我和林兮两个人走了出去。

    校门口附近的咖啡店泛滥成灾,几乎是一条街上有三四家那样。突然感觉西洋人的不健康东西在中国这样有市场。这激发了我的国之心。我本来是想用以后不喝咖啡来证明我是有多国的,可是在麦当劳里和林兮说这些话的我显然十分欠扁。而林兮则更是直接的说了一句,“既然你那么国,英语为什么还就没掉过九十分啊。”我被这句话打击的哑口无言。

    吃过午餐,我和林兮牵着手走在大马路上,阳光很大,我几乎撒的跟他说,我不要再走了。

    可是那厮抓住我体质太弱的特点应是堵得我不敢说什么了,而我索的撅着嘴不说话跟他怄气。

    他过了一会开始哄我,而我就是不理他的样子,突然他僵在了那里,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我还是注意到了。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头从刚才那个地方转开,可是我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那里只有一个女孩,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穿一件粉色的半袖蝙蝠衫,蓝色的牛仔短裤,染成黄色的头发扎一个包包头,妆容很重,手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那么多的铅华包裹那个女生,可是我就是喜欢她。喜欢她的笑容,像个小孩子般带着天真的妩媚,喜欢她的手指,修长而白皙,红色的指甲不显俗艳。

    突然地,记忆头一次很给力的不断倒带。想起,这个女生就是叶子辰约我去吃冰激凌火锅那一天弄得我像个落汤鸡一样的女孩。

    林兮拉着我催我快走,他还是一副温的样子,可是我感到恐惧。

    我什么都不问,乖巧的站在他的后跟着他向前走,我感觉到他握着我的掌心里都是汗水,这些我都知道,他在不安,他在恐惧,与我一样,可是正因为知道所以什么都不说。正是因为什么都了解,所以装作什么都不懂。

    我们相对着沉默,他却先对我笑了,温吞的样子像我熟悉的喜的金毛猎犬一样。

    “你喜欢刚才那个女生是吗?”我在那一瞬间勾起嘴角,在自己的声音里好像看到花开的样子。

    “我早就知道的,小迷糊,很聪明。”林兮站在我面前这样说着,嘴角的笑容像是自嘲像是解脱,他看着我歪着头,很可的样子。

    “是啊,是啊。小瞧我了吧。”我像只是和他开玩笑一样,骄傲的抬起头,可是我却在暗自庆幸着,原来不止是我一个人心另有所属,那我是应该说我们如此默契,还是应该说我们都不知廉耻。

    “小迷糊也喜欢那个叫做付良生的人吧。”林兮笑着,显然他和我一样格外轻松,他揉揉我的头这样肯定的说道。

    “呐,呐,呐。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啊。”我这样说着,像是不好意思一样,把他的手拍下来。他好笑的看着我,我们都知道彼此心底的伤口,有的时候触及,却不敢揭开疤痕,怕血流不止。

    “小迷糊,所以啊,我们才会在一起啊。”林兮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他比我高得多,此刻却埋在我肩膀里,看起来像个小小的孩子,在别人的眼底我们是甜蜜的抑或伤风败俗的小侣。可是只有我们知道,我们都是有相同软弱的受伤气息的同类,所以彼此吸引,所以没有也不影响我们之间的贪恋。

    我们像是两个玩偶,彼此欣赏,彼此伤害,彼此安慰,彼此丢盔卸甲的玩。原本以为长久是因为我们的棋逢对手,现在才发觉不过是两个人都太脆弱。

    我们像两个野兽般纠缠着,发不出声响,仿若在海底三千里交汇,那是大团大团的海藻漂浮缠绕,浮游在我们眼前,可是我们却清晰的找到彼此,看到的却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可是我们做的却只是在大街上相拥而已。

    林兮从我的肩膀上起来,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好像在说“你被我骗了一样”,对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转跑去。

    可是他却没注意到他眼角眉梢掩饰不了的苦涩,我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与他在大街上追逐。

    最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我们在学校附近刚被我鄙视完的咖啡店里喝茶,我的茶不加珍珠却要很多很多的冰块。都盛在嘴里,咀嚼时发出“嘎吱”“嘎吱”的清脆声响。

    我和林兮很有默契的闭口不提刚才的事,两个人都是像是小小的孩子,偶尔看着彼此就会笑,我们都妖孽了,神经质了。

    在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他把我送到宿舍楼下,然后他也会去他自己的宿舍。

    打开宿舍的门,看到听着音乐的严妍,她穿一件吊带衫,五分裤坐在上晃着,看见我回来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我打开电脑,笔记本电脑嗡嗡的发出声响,我已经习惯的听音乐在键盘上敲打文字。而我的行李被我堆在墙角,基本上就没有打开。

    到了晚上八点,我跟着大流一起刷牙、洗脸、公用水房让我十分的不舒适。匆匆忙忙的回到宿舍里换上白色的睡裙,我拿着手机照我的宿舍,照我堆在墙角的行李。

    新浪微博的最新一条微博就是它们,“我兵荒马乱的搬家,以后这就是我会住好几年的家。”

    用笔记本电脑继续看视频,到了晚上十点熄灯,我窝在被窝里用手机上网。

    严妍被我弄出的光亮得睡不着,她跟我说:“莫昕童鞋,你有没有完了!老娘我要睡觉。”她说着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枕头。

    我把枕头扔回去,听到了“砰”地一声闷响,料想是砸到那个人了,这就是报应。

    可是我估计在这样下去就不是一个枕头的事,于是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被子里面闷闷的,从去年的时候我就会这样躲在被窝里面看电子书,可是到现在还没习惯。

    浑浑噩噩的到了十一点,喝水,一个人走在宽阔而冷清的走廊里,去上厕所。

    回来之后窝在被子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自己毛病太多,是恋的。

    可是手机的LED闪灯却突然亮起来,是林兮的短信,“小迷糊,既然都知道跟那个人不会有结果,那么就让我们这两个傻瓜在一起吧。”

    心底暖暖的,只因为三个字,不是“我你”,而是“在一起”。

    这个时候严妍也终于忍受不了我了,从旁边拿起半人高的大娃娃朝我扔过来,还好我闪得快,照它砸到墙上的力度来看,不是重伤也是个脑震

    我终于安睡了,夜晚的月亮很大,星星不见踪影。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