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做出的选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付良生

    我看着那个男人抱你,安慰你,于是我转远走。

    我感觉到我的心在痛,我知道自己喜欢你,可是我却因为无法给你一个承诺,所以这一次我还是伤害了你。我如此直白的拒绝你,没有任何的修饰和掩饰。我不想欺骗你,却也不能与你在一起。

    我看着你明亮的眼睛,那里面写满悲伤却依旧倔强,你强忍着不让自己流下眼泪,可是却在我转走的那一刻轰塌。

    我感觉自己特别的不是人。可是我苟且的顶着人的称号活着。

    我走在路上,晃晃悠悠的,感觉自己像丢失了肋骨的人,腔空的疼痛。

    路边有家小小的公园,我走进去,坐在秋千上。

    我开始回想,上一次我坐在秋千上是什么时候,是还没上初中的时候,还是更久以前只会灿烂的笑和悲伤的哭不会任何伪装的时候。

    我坐秋千上,脚掌在地上前前后后的摩擦着,它轻轻地起来。有人说当秋千到最高处伸出手就能摸到精灵的翅膀。我一直对这些嗤之以鼻,可是今天却在到最高处的时候松开一只手,而我所摸到的,只是悬浮着的空气。

    果然。童话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王子公主,或者王子灰姑娘的故事啊。

    我还记得你曾经在博客上发表过《灰姑娘》的三种结局。

    第一种:当王子找到灰姑娘后把她带回王宫里,王子渐渐发现了灰姑娘的粗俗和鄙夷。

    从前的灰姑娘还是辛德瑞拉的时候还是个有教养的女人,可是当灰姑娘当的久了自然就会把那些粗俗沾染上去。

    王子终究还是厌恶了她,所以把她骗到玫瑰花丛里让骑士杀了她。对外声称王后病逝然后娶了邻国更漂亮的公主。

    第二种:王子把灰姑娘带回宫,皇后看不惯灰姑娘那副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而且不喜欢灰姑娘的出

    她总是认为这样的人是配不上王子的,只有邻国的公主才会适合的。于是王子跟皇后争吵起来,王子要跟皇后断绝关系,王子和灰姑娘一起走了。

    皇后打理一切朝政。没有任何生活经验的王子和柔弱的灰姑娘在外面根本生活不下去。跟面包哪一个重要?活下去就是重要的。

    理所当然,王子还是妥协了,回到了城堡里。灰姑娘没办法回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于是四处流浪,最后只能嫁给一个高大的虽然不英俊却能带给她温饱的猎人。

    第三种:王子和灰姑娘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婚后灰姑娘却觉得自己不快乐,每天都要被困在王宫这个大笼子里。于是她开始办很多很多的宴会,请很多很多的男人、女人,挥霍无度。

    最后上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却被一直着她的,放纵她的王子察觉。王子什么也没说,只是放灰姑娘走,对外宣称灰姑娘已经死亡。

    而灰姑娘跟着那个英俊的男人走以后却不幸福,那个男人花心且挥霍,到最后甚至鞭打她。而王子却在之后努力忘掉灰姑娘,娶了邻国的公主,有三个宝宝,生活幸福。

    我到现在才能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原来你一直是把事看得那样透彻,你是那么聪慧的一个人,原来只是我一直都不了解而已。

    我还记得,你在最后写的,你说:每一次都是真的的,已经变成人类的本能,我们要相信它,要它,虽然它可能带来的是伤害和失落。

    杨乐言在这个时候给我发短信,她问我:“良子,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出来,陪我逛街吧。”

    我坐在秋千上,只是微微的晃动着。我迟疑着,然后对她说:“过几天吧,我这两天忙的。毕竟是借读生要装个样子嘛。”

    我苦笑着看着发送成功的显示,原来我一直在欺骗别人和自己。我对自己说,我拒绝你是因为从前伤害过你之后,我不想再伤害另一个我的女人。可是我现在在干什么,我在欺骗,欺骗我说过要对她好的人。

    我把头埋在自己的手掌里,我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肮脏。

    我闭上眼睛,眼前飘过你的面容和杨乐言的脸。所有的烦躁,郁,内疚,愧怍一时间涌上心头。我一拳擂在地上。

    我知道的,我不应该再这样的,可是怎么办我就是忘不掉你。

    可我就是TM控制不住,我越想对杨乐言好,我就感觉我越喜欢你,同时我的罪恶感还在加重着。按理说,我应该逃离的远远的。

    我应该就在杨乐言边,再也不看到你。

    可是,是谁说的,我们在劫难逃。

    到了开学的子,我远远地就看到你和那个男生。你看起来很漂亮,却没有化妆。

    你和你边的男孩子穿的很登对,两个人的手一直握着,看起来很甜蜜的样子。我的心刺痛着,却在心里对自己嘲讽:“看到了吧,人家不是非你不可的。你个傻X。”

    我自嘲的笑笑,然后跟在你们的后面,我看到你们一起向一个男生那里走去,我眯着眼睛认出那个人就是上一次在鬼屋里把你带出来的男孩子。

    你们说说笑笑的,那个男孩子的手甚至搭在你的腰上。

    我突然想起了,那是我曾经最喜欢对杨乐言做的。甚至你已经算是看得多的人了,我有些不敢想象那时你看到这样的场景的时候心该有多痛,是不是比我现在的要痛得多。

    我不想再看下去,转走到张贴者分班表的告示牌前。已经有好多人站在那里了,我从最后一个班级向前找,于是在七班找到了我,也在四班看到了你。

    这个时候你牵着那个男生的手走过来,你蹦蹦跳跳的转头与他说些什么,我熟悉的孩子般天真和可的样子。你的笑容虽不是灿若夏花却显得格外的真实和温暖。

    那个男生一直很宠溺的看着你,那种眼神很复杂,甚至更像是再看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一样。

    我远远地看到你们打打闹闹的,你们一起在人群中寻找你们的班级,好像你很高兴,因为你跟他在同一个班级里。我顺着你的指尖看你指着的人名,原来那个男生叫做林兮,与给王菲写词的那个著名的人同音的名字。可是他却长了张太像G-Dragon的脸。

    他和现在的你一样,在人群中如此耀眼。

    我看着他的笑容,一时间觉得熟悉,恍惚,却忘记了在那里见过。

    我回过神来,重新朝你的方向看去,却发现你正看着我,见我突然回头,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你像孩子般不谙世事的眸子里有太多不知名的绪,因为它们错综复杂。但你应该知道的,我是不会看人眼色的。

    你转过头去,和那个叫做林兮的男生一起走进去,我低下头,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

    我想,应该没人会看见的。

    随着人潮走到班级里,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窗帘被风吹的飘啊飘的。我的边一直没有坐人,可是这个时候我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聂晨与我一样的来到了这个学校,他应该是和我一样的花钱来借读的。

    他很显然看到了我,跟我招了招手就坐在了我的边。他和我聊天,问我假期在干什么。我说,还能干什么,最多就是玩玩游戏呗。

    他又跟我提起你,他问我:“你看见莫昕了吗?我好像来晚了,去分班榜的时候差不多都没人了,在七班看到自己的名字就过来了。”

    我撇了撇嘴角,跟他说:“莫昕吗?我刚才看到她和她男朋友了。好像一起去四班了。”

    我这样对他仿若不在意的说着,可是心脏为什么还会有刺痛,我拼命的掩饰着,是的,表面上不露痕迹。

    “啊?她都有男朋友了?”聂晨的脸看起来是惊叹,看起来是惋惜。我开始猜测他的意图。

    我表面上却只是点点头,什么都没说,他低下头开始摆弄他的手机,我也一样。

    这时候教室的门被打开,声音一下子都没了,我笑了笑,然后看着这个老师。岁数不小了,应该快四十岁了吧,是个女老师,看起来很严厉的样子。

    我坐在那里发短信,我刚开始写“莫昕,我如果说我喜欢你会怎么样?”然后还是删了,又换了几个内容,还是删了,最后我只写了“莫昕,你来学校附近的KTC吧,我有话对你说。”

    我问聂晨你的电话号码,他暧昧而又好像了解了什么的眼神看着我,我本来想解释来着,可是这种事越描越黑,索根本不说话。

    可是当短信发出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没告诉你是哪一个学校附近的KFC。我想再给你发一条短信,可是却握紧了手机,我再跟你赌最后一把,看我们能不能遇到。

    我们比其他班级晚放学了很多,班主任有更多的事要交代,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个班级都是些花钱来的吧。

    我坐公车,公车很拥挤,温度很高,变得像一个罐头,而我在其中烦闷的快要窒息死去。

    公车的速度却很适合我的思考,车在站点停下,我顺着人群走下去,找到KFC。

    我在一楼四处环视却没有看到你,略有些失望的买了汉堡,薯条和雪顶咖啡走上楼。

    而这个时候我却在靠窗的位置看到你,你与我一样的喝一杯雪顶咖啡,你看起来不知道是失落还是释然的样子。

    你突然抬起头看到我,你的眼睛很亮,亮的几乎要把我吸进去,可是你转过头了,你不看我。

    我径自的坐到你面前,只是吃东西,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

    你终究还是暴躁起来,你站起来对我问道:“付良生,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一时间我的耳朵里灌入风声,还有KFC里播放的迷幻的流行歌曲,我觉得我快失聪。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者改辩解什么,只能默默的吃着食物,我把它们吞食,却味如嚼蜡。

    你看我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愤怒的站起来,转走。你说“我来这里不是看你吃饭,也不是让你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奚落我的。”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抓住你,甚至抓得那么紧,让你无法挣脱,因为我怕只要松一点你就会逃走。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却是负罪感和快乐的双重袭击,我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可耻。

    我在我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里说话,低着头,声音压得低沉,我的耳朵里弥漫着自己的声音:“莫昕,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我沙哑的像是略带哭腔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不可置信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抬头看你,你好像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瞠目结舌的看着我,你的表显示了你的惊恐。

    我此刻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是对的,我终于对你说了这几个字。可是我的眼前却闪过了杨乐言牵着我笑的甜蜜的样子,看见我陪着她一起挑选一起采购的样子。

    我的罪恶深重。

    我知道你不敢再相信我,相信一个伤害你那么多次的人。你在恐惧,你怕这只是一场梦境或者一场骗局,你怕只是我想找玩乐的料子。

    我看着你柔顺的头发,看着你不谙世事的眼睛里写满的复杂。我看着你一瞬间转逃跑。

    原来不管怎样的蜕变,你还是只胆小的鸵鸟。

    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默默地把剩下的食物吃完。

    KFC里在播一首歌惠特尼休斯顿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我在她的声音里沉沦。

    很久之后,你在新浪微博上说:“喜欢两个字终于由你说出来了,可是已经晚了呢。突然发觉海子的诗写的真好: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给不了彼此一个真正的微笑。”

    我看着手机苦笑着,我不知道我该有些什么反应,最后恍惚的拿着手机傻愣愣的。我觉得我应该要对杨乐言好,可是我此刻却拿着手机给你发短信,我问你:“我们能不能做朋友?”

    我在心里骂自己,“付良生,你TM就不是东西。这么欺骗,这么强求着还有意思吗?你明知道莫昕不可能拒绝你的。”

    我看着“发送成功”的字样,自己瘫倒在椅子上,我看见我多久都没有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进咖啡里,喝进去,满嘴苦涩。

    付亚鹏给我打电话,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现在就回。

    我拿起背包准备走掉,却在桌子上看见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那是一条银色的手机链,上面是是一个小小的银色的小提琴,那是你落在这里的,而现在我把它拿走了。

    我在KFC门口打的,司机飞快的行驶着,电台广播里播放着格外煽的一首歌,还是我在KFC里听到的那首歌,《I will always love you》。

    我的心脏在某一个时候碎掉,满地都是闪亮的碎片,我不躲不闪的踩上去,它们咯吱咯吱的碎掉。连呻吟都来不及。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