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过去的劫难(加一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莫昕

    一起考上这家高中的同校同学不少,可是班级里却没有一个我认识的。我只能沉默的和林兮一起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我的脑袋很痛,像有人拿着一根针拼命的在我的头皮上到处在扎。

    可是与此同时我却显得不动声色,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林兮边,他在我的边用他的手给我温暖。我看着他,他转过头给我一个灿若夏花的笑容。

    班级里有在中学熟识或者小学认识的同学在互相寒暄,吵闹,我却烦的要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拼命想躲过的事,躲过的人,终究还是躲不过去的。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你想去的话,哪里都不成问题,毕竟你的家底多强硬。

    我没注意到自己的苦笑,而这些却全被林兮收入眼底。

    中年女人穿着一条亮粉色的有黑色蕾丝边的裙子走进来,她将会是我们以后的班导,她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

    我拼命的让别人以为我是有多么的专心,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不在焉。

    她站在讲台上发课本,顺序是按照名次来的,第一个上去的是一个男生,很清秀的样子。

    而第二个上去的竟然是我边的这个人,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我先愣了愣,不置信的朝他看看。

    他放开我的手,对我俏皮的眨眨眼睛走到前面,并且送给老师一个乖巧的笑容。

    我在心里暗暗吐槽,他是有多会装,有多招人喜欢。

    却在老师念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快步的走上去接过书本,给她一个与林兮一样乖巧的笑容。

    我还没来得及在心底暗暗鄙视自己,就看见林兮那厮文艺的看着窗外一副悲男配的样子。

    我坐到他边,握紧他放在大腿上的手,他看见我回头对我笑笑。

    然后装作不在意的把书本摆好,我却望向他刚才看去的地方。柳絮寂寞的在地下因为风而飞扬,柳枝随风摆动着,像个满怀心事的女子,死守着一地的寂寞。

    而坐在我边的林兮,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没心没肺的笑,让人不知道他有多悲伤。而我此刻却开始怀疑,其实他和我一样的,寂寞深入骨髓却不动声色。

    老师在讲的还是老的几项要求,她说了先不安排座位,让我们自己先坐着,如果觉得不合适她会再调开。

    林兮在我边低着头摆弄手机,我却看到他手机的壁纸,原来他和我一样对我们之间感觉温暖。

    我的手机在包里面震动,声音不小,我却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

    我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从我的双肩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手机上短信的消息掩盖了林兮可的样子。

    那上面只有一条短信,是我朝陈宇庭要的却没有发过任何一条短信或者打一通电话的你的号码。

    你对我说:“莫昕,你来学校附近的KFC吧。我有事对你说。”

    我的手机不由自主的颤抖,几乎把手机掉在地上。林兮在一旁回头担心的看看我,我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笑容有多虚弱。

    老师在上面讲的喋喋不休,最终还是因为放学时间早已安排好不得已的把我们放走。

    我和林兮并排走出去,两个人都戴着耳机,旁若无人的模样,偶尔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我站在大门口不知道该怎样跟他说,我今天不用他送。

    可他却先跟我说:“今天我有点事,小路痴你能自己回家吗?”

    我饶是知道他在担心我却还是翻了大大的白眼说道:“是的,管家大人,我能找到回家的路的。”

    他潇洒的转走了,手指做了电话的手势搁在耳边,我知道的,他告诉我有事要打电话给他。

    我对着他的背影露出苦涩的笑容,他是我的男朋友,对我如此好的男朋友,可是我却不知廉耻的想着你。

    我看着自己手心错综的纹路,用小黑的话骂自己:“莫昕,你就是一□。”

    你只跟我说学校,却没跟我说是哪一个学校。可是我还是直觉的往我们一起待了四年的中学的那个学校走去。

    我在跟自己赌最后一把,如果我在这家KFC里见到你就说明我们孽缘未了,如果真的碰不到了,以后你就真的只是一个我生命中的陌生人而已。

    我站在路口,看着边串流的人群,他们不遵守交通规则把自己和别人的命当做儿戏。

    曾经我也把生命看轻,用刀片割自己手腕上最脆弱的皮肤。可是呢,我除了看到鲜血之外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

    一时间就明白,如果有人担心你,那么你活着他也担心你,如果谁不在意你,你死了也是白费了自己。

    我等到红灯变绿,一步步地踏着斑马线前行,耳朵里满是许哲佩飘忽的旋律。

    我站在公车站与好多人一起等车。太阳很大,阳光毒辣。我的脸上没有妆容,甚至连防晒霜都没有擦,细细密密的汗珠都在脸上,很狼狈的样子。

    所以我干脆拦一辆的士过去找你,车子在大道小道里行驶着。我在车上拿着镜子看自己,用面巾纸擦去汗水。

    车子停下来,我给司机钱等着他找完钱,走下车去KFC里找你。一楼我看了三圈都没有看到应该显眼的你。

    有些挫败的排队买一杯雪顶咖啡端上楼,二楼还是没有你,我看遍了所有角落都没看到你。我的心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释然,我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突然看到你从楼梯口走来,你端着一杯与我一样的雪顶咖啡,还有一个香辣鸡腿堡和一袋薯条。

    你还是我熟悉的那副安静而美好的样子,略显得有些呆愣愣的。你看到我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吧。即使你没有表现出来,我也能从你手突然用力的一瞬间抓紧托盘的小动作中推测出来。

    你径直的,目不斜视的走到我面前来。可是我却转过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面对那个我从前喜欢的,现在可能依旧喜欢的你。

    你坐到我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的咬着汉堡,空气里都是牙齿咀嚼的声音。你还是像从前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慢条斯理的。

    而我却突然烦躁起来,我的耐心被你磨光了,于是我问你:“付良生,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你却还是什么都不说,依旧默默的吃着食物,我看你没有开口的意思。愤怒的站起来,准备走掉,大声的跟你说:“我来这里不是看你吃饭,也不是让你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奚落我的。”

    可是你却突然抓住我的手腕,抓得那么紧,让我无法挣脱,刹那间,我的心里却是负罪感和快乐的双重袭击,我不知道这可以不可以让我贪心的认为,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

    你在我们剑拔弩张的气氛里说话,低着头,声音压得低沉,可是我还是听见你说:“莫昕,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你沙哑的像是略带哭腔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我瞠目结舌的看着你,我知道此时我的表一定格外惊恐。

    我此刻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是对的,我那么那么喜欢,那么那么贪恋的你竟然也喜欢上了我,我是不是该庆幸。可是我的眼前却闪过了林兮看着窗外的样子,看见他陪着我一起挑选一起采购的样子。

    你呢?你的边还有杨乐言,那个陪你走过一整年的漂亮我都嫉妒的女孩子。就算你此刻说着喜欢我,那这个喜欢的保质期又是多久呢?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相信你,相信一个伤害我那么多次的你。我在恐惧,我怕这只是一场梦境或者一场骗局,你们只是想找玩乐的料子。

    我看着你蓬松的黑发,看着你精致的侧面五官。我一瞬间转逃跑。

    原来不管怎样掩饰,我都是那个懦弱的胆小的鸵鸟。

    我匆匆忙忙的跑下楼,跑出KFC,我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

    我是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我站在家里怅然若失。

    我感觉疲惫,有些倦怠的躺在上,睡眠中我开始做梦。

    梦境中我一直不停的奔跑,可是跑着跑着,我就忘了我来这里的路。我站在梦的中心,边没有任何一个人空的令我恐惧,所以我无助的蹲下,把头埋在交叠的手臂里。

    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脚步声,抬起头看到穿着灰色半袖衬衫,深蓝色窄口裤的你。你对我伸出手,用你温和的声音对我说:“莫昕,我喜欢你,我们私奔吧。”

    我想把我的手递给你,可是林兮却站在我的后。他的嘴角勾起我熟悉的弧度,邪气而略带天真和甜腻的样子。他歪着头看我,他对我说:“莫昕,你不要我了是吗?”

    我犹豫着,我看看他看看你,最后把手搭在了你的手里的时候,你的嘴角突然出现了邪恶的理所应当的骄傲的笑容。

    这个时候突然有好多好多的人突然出现。他们在一旁嘲笑的看着我牵着你的手,你毫不留的把我的手甩开。

    你对我说:“你还真是傻,你以为我会喜欢你吗?”

    我挣扎着坐起,我发现我的上都是冷汗。我自嘲地笑笑,原来我在梦中做的选择还是你吗?即使知道是伤害也一如既往的向前冲。

    我把脸埋在双手里,眼睛干涩的很痛,我拿起手机,在上面写一句话:“喜欢两个字终于由你说出来了,可是已经晚了呢。突然发觉海子的诗写的真好: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给不了彼此一个真正的微笑。”

    手机给了我一个发送成功的字样,我的新浪微博上又出现了一句话。

    我走下去厨房喝一杯冰水,然后重新回到上。

    这一次,一觉无梦。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