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负罪深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莫昕,我们重新交往吧。”突然我停下,转过对她说着。一路上我都在想,我即使罪孽深重也要和她在一起,起码我要让我亲的孩子不再伤心。

    而她却一瞬间愣在那里,不知道作何反应。

    她仔细的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想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却不知道该做何回答。

    我却像平常一样善解人意的把她送到她家楼下,然后笑着对她说,“不用现在给我答复,我会很有耐心的等着的。但不要太久啊,毕竟我这张脸可是很引人犯罪呢。”

    我一边笑着和她闹着说道,一边转走出去,我知道她在我后驻足看着我的背影,正如我知道她此刻心乱如麻。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涅槃的音乐在我的耳朵里炸裂。

    我在等着我亲的孩子不再逃避,是的,我等待她变得坚强,变得勇敢。

    最后,她还是和我在一起。

    那一天,我小小的孩子约我见面,我穿一件白色的半袖T恤,外面是黑色的马甲,阔腿的七分牛仔裤。

    她在KFC里等我,我远远地就看见她,她穿一条黑色的短裤,上是白色的T恤,戴一个紫框眼镜,略大的镜框让她的脸显得格外的小。

    她的头发里面多出来两根白色的线,我知道那是她的耳机,她离不开音乐。我小小的孩子丝毫不知道,她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有好多好多的人在看她。

    我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眯着眼睛看她。她的眼睛还是明亮的,波光潋滟的。她把点给我的雪顶咖啡推过来,自己喝一杯柠乐。她有一段时间是喜欢吃柠檬的,喜欢它酸涩的味道。

    她把耳机摘下来,她问我:“你那个问题还没过期吧?”

    她的眼睛亮的惊人,她在笑的,嘴角弯起来一副甜美的样子。我却愣了愣,随即自然地接道:“当然还算数了。”

    就这样,她就又成为了了我的女朋友,我闲来无事的时候玩她的手机,看到她手机的壁纸,上面是我吃饭的样子,就是那一次把整张脸都埋在食物里的样子。我要把那张照片删掉,她却不肯。

    斗争的结果显然是我落败,因为直到很久以后她的手机壁纸还是那一个,我的手机壁纸则是我们的那次合影。

    我有的时候还会调侃她,跟她说:“你看看,你看看,你男朋友这么帅。你也不知道看紧点。”

    她反倒瞟我一眼反问道:“我不看紧你就会跟我say goodbye吗?”

    我被顶的哑口无言,我还真没那个胆量。

    我的生活渐渐地开始变得像一面平静的湖水,丝毫不起波纹。每天的任务无非是上补习班,跳舞,逗莫昕玩,空闲的时候打打游戏。

    可是最近又加了一个新的活动,我和莫昕一起帮她家那只被她宠得不像话的狗狗减肥。

    她在我边总是会对着镜子里那个把刘海儿扎成辫子的宅女说:“我怎么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呢。”

    而我这个时候却只是揉揉她的长发,接着和她说:“那不是更好吗,你的漂亮我一个人见到就好了。”她在一旁点点我的鼻子说我真是小心眼。

    我们之间开始像一对真正的侣,却从来不吵架,两个人都不是彼此过问的人,并且都很讨厌麻烦。

    我的心脏有的时候是有些刺痛的,因为它每天都清楚的告诉我,它告诉我,我不是对人的那种喜欢喜欢莫昕。

    我们之间的关系很难说清楚,海伦凯勒还可以抽象的感觉到,我却不知道怎样具现化的形容。

    就好像我是个溺水的人,我拼命地想抓住一根浮木游到彼岸,但游到彼岸之后我可能会抛弃那根陪我度过危难的浮木也可能会带走它。

    而莫昕就是我这个一直在水中一不留神就会淹死的人抓住的那根带着希望的浮木。

    她的家里开始装修,搬离到离市区有些远的外婆家里。她每天给我发短信,告诉我那儿的空气有多清新,她的生活开始变的规律。

    我们每周会见四次面,我每次都会记得给她带一个她喜欢的红色的苹果,她还是一样给我和舞蹈老师买运动饮料。

    就这样的,时间穿梭之间,已经到了开学的子。

    开学的那一天,我在莫昕家门口等着她。她家已经装修好了,家具都换了新的。是我陪她看的,大部分是白色的还有一些原木的。

    她跟我说要把墙壁刷成了淡淡的粉色和鹅黄色。她说这样会让她觉得温暖。她还是一样,还是个小小的孩子,让我不得不喜欢她。

    她打开门的时候,小脸先伸出来,一副畏首畏尾的可形象。她穿一件长款的白色半袖T恤,黑色铅笔裤,白色高帮帆布鞋和一件米色的外

    我在她的面前笑笑,她有些慌神,我打趣她是不是被我帅气的模样吸引,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给我。

    她比我矮一个头,走在我边的时候蹦蹦跳跳的,像她背包上挂的PRADA小熊一样,讨人喜欢。

    她挎着我,在大街上跑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惹得行人侧目。在他们的眼底一定觉得现在的小孩子越来越能闹了。我看着她,带着宠溺的笑容。我们没有商量过什么却穿得很登对,我穿一件白色的长款背心,上面是各种可的涂鸦,外面一件卡其色的半袖外,下是一条黑色的铅笔裤,白色的板鞋。

    她突然停下来,回头看着我,清澈的目光撞到我的眼睛里,而我只是对她笑笑,只是她便也对我笑了笑,于是又拉着我跑起来。她不知道的,她的笑容甜美像个小孩子却已经有妩媚显现出来。

    我站在路口问她是坐地铁还是坐公交车,她左右为难的用手指着下巴左右看看,然后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地铁入口。

    我和她在站台买票,陪她在茶店买茶,她在草莓茶和巧克力茶中犹豫不决,看起来像个没有得到满足的孩子,最后还是选了草莓的,我指指她的杯子问她问什么,她却笑着回答:“因为看起来颜色温暖啊。”

    看见了吗,这就是让我不得不的小孩子。

    我们坐地铁上,我的耳机分给她一个,我的手机里面大部分都是欧美的流行歌曲还有那些经典的老歌。我看到她闭上眼睛,体随着音乐摆动,可是却因为地铁拐弯而撞到我的上,我看着她吐吐舌头朝我很狗腿的笑,却没有发觉我好像在她的面前就一直放纵她。

    地铁到站,停下来的时候她主动的牵起我的手走下来,左顾右盼的,不知道方向。我认命的走在前面给她带路,转过头的时候,却看到她脸红红的低着头走在我后。

    我已经习惯了,她也是,谁让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路痴。

    在三中的门前她好像看到了什么熟人,眼某一时间亮了起来,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面容温和的男人,说帅却不是特别帅的样子却让我有种不知名的压迫感。我有种预感,这个男人很危险。

    他对莫昕招招手,似乎想让她过去,可是她却鼓起包子脸。我是知道的,因为这个动作格外的像她在召唤她家狗狗时候的动作。

    “莫昕,这是谁啊?”我边走便在莫昕边低下头这样问道。

    “这是我偶然认识的学长。”她这样说着,省略了其中的过程。而我也不询问,因为我知道她不说就是不想说,我何必去逆着她的意思来呢。

    她拉着我走到了那个男人面前,那个男人的眼光很犀利,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而我却像平常一样歪着头看着莫昕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甚至脸上还挂着微笑。

    我知道的,莫昕一定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我在等着莫昕给我做这个男人的介绍。

    “林兮。这是学长,叶子辰。”“学长,这是我男朋友,林兮。”我看着她陪笑的着对这两边介绍着,觉得她笑得特别狗腿,也许她自己也感觉到了于是摇摇头将这种笑容驱逐出去。她还是一副天真而迷茫的模样,却不知道这样的样子会有多吸引人。

    “学长好,以后还要多靠你招呼了。”我有侵略感的把手搭在莫昕的腰上,微笑看着那个叫做叶子辰的男人说道。

    我却在一瞬间想起了我的前女友的腰肢的柔软度,于是暗骂自己:软香在怀还想着从前的那个□干什么啊。

    不过,没事的,从此以后应该都不会遇到了。

    “没事的,我也很喜欢莫昕这个小学妹呢。我有事,我先走了,分班榜在那边,你们自己去吧。”那个男人笑着转走了,笑的眼睛眯在了一起,虚假的让我讨厌,可是我却看到我边的小女人专注的看着人家远走的背影。

    我看到她这副花痴的样子,毫不留的在她的额头上给她一个暴栗,然后说道:“喂,小花痴。人家都走远了你还看啊。”我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可是却对她没有丝毫威胁的样子,甚至还一脸痴迷的看着我的脸。

    “怎么?你吃醋了?”她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这样问道,我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刚才的可笑,我们互相信任,仅此而已。

    我们一起去看分班的大红榜,我和莫昕都在四班,在我们转走的时候。莫昕在人群中一回头,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可是我还没在意,可是却一瞬间注意到莫昕的表,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那样。

    痴迷,恋,抑制,悲伤,寂寞,脆弱,都在同一时间侵袭她明亮而清澈的眼睛。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可以承载这么多的东西,像是她说的,人生百态。

    我顺着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人,那是一个熟悉的影,可是我却不认识他。那个人就是让我几次有不安感觉的与我相似的男人,我一瞬间知道莫昕在新浪微博上说的那个她暗恋的人是谁了。

    一段时间不见,这个男孩看起来更男人了。穿着黑白细格子衬衫和窄口的深蓝色仔裤。他还是在人群中一眼就会注意到的。

    此时,他突然回头,他的眼睛与莫昕的对上,我装作没有察觉那一瞬间握紧我的手大步流星朝着教学楼走去的莫昕,可是却看到了那个男孩低下头时自嘲的笑容。

    我觉得,也许他也是喜欢我小小的孩子。

    可是,我却要抓住我唯一的浮木,那时的我是自私的,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与莫昕一起朝着教室走去。

    彼时起,我已负罪深重。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