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的配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林兮

    回忆像条不停的散发着恶臭的河流,而我是个可耻的人。

    在去年我第一次见到莫昕前刚刚和交往了两年多的女友分手,我们分手的原因特别简单。

    我以为她会相信我。我跟聊得开的异朋友一起去看电影,然后在外面的大排档喝酒吃海鲜的时候。她走过来跟我大吵大闹的,说:“你怎么能对不起我呢?林兮,你TM是不是个男人。”。我突然的就感觉厌烦了,厌恶了我们之间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游戏。

    曾经也闹过别扭,开始争吵,每次都是她先骂我,然后转走,我从她的后拽住她的手腕然后把她抱在怀里安慰。这一系列过程决不会超过十分钟,我已经轻车熟路。

    可是这一次我就好像理所当然的厌烦了,突然想看一看我要是不拉住她会怎样。我看到她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浓妆因为她的眼泪在脸上显得十分可笑,我将分手那两个字说的轻快无比。

    她站在我的面前,眼圈渐渐红了,她从桌子上抄起我才喝了一口的扎啤尽数把它们泼到我脸上。

    当冰冷的感觉在我脸上蔓延的时候我竟然开始笑,笑得不可抑制,其实我只是看着穿着亮粉色打扮得像个洋娃娃的她配上花掉的妆容就开始想笑。她哭着转朝来时的方向逃跑了,她脚上还穿着我送给她的粉色匡威帆布鞋。

    说实话,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不是人的。

    可是,当第二天我看到她神甜蜜的拉着一个男生从我面前张扬的走过并且附带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的时候,我却只想骂她句□。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遇见的莫昕。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舞蹈教室里,她一个人在镜子前跳舞,穿一件白色的半袖棉衫,一条牛仔短裤。她不长不短的头发修剪得可笑的,还露出额头在头上梳一个小小的辫子,戴着蝴蝶结夹子。

    她跳的舞蹈看得出来是刚学的,还不熟练,可是我却很轻易的能看出那是New Jazz。那个女孩本就有种天真的感,在跳舞的时候更是展露无遗。就像别人说的,有些光芒是掩盖不住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对她提起兴趣,甚至最后跟她交往的吧。

    在和莫昕交往的时候,她有一次问我,问我:“你为什么会跟我在一起?”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是暗淡的,像个怕被主人遗弃的宠物。

    我揉揉她逐渐变长的头发,跟她说:“因为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啊。”我显得格外诚实,本相处的模式就不像一般的侣更是朋友一般,彼此信任,互不过问。

    我一直是知道的,莫昕是不自信的。她永远不知道自己是美的,就像她永远不知道自己镜片后的一双眼睛有多亮一样。她像是我小小的孩子,即使她做事比好多人稳重,即使她看事比好多人都剔透。可是每一次当莫昕看我的时候,那双眼睛亮亮的带着天真的妩媚与迷茫。那一瞬间我在她的眼里只看到我自己,好像自己是她的全世界,她永远不会知道那一刻的我是多贪恋她的眼神。

    莫昕总是说的,说我长得像什么bigbang里面的G-Dragon,甚至拿来他的海报和我比对。而我总是哼哼的说着:“这个男人化妆了,我又不化妆。我比他帅多了。”她总是不屑地说我一句臭,然后转过头去,肩膀却一直在抖。

    我知道的,她在笑的。

    我们在中考前决定先分开,是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的。我们都是太清楚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的人,所以我们省略了一切的争吵和缄默。

    我还是会找时间给你补习,补习她束手无措的物理化学,而那些恰恰是我最擅长的。

    中考之后放假的几天里,每天我都在和同学玩乐。原本以为考完试了,一切都轻松了,每个人都开心了,可是与好朋友站在一起照相的时候却连个漂亮的笑容都挤不出来。

    同学把我们一起聚到KTV里,我的前女友因为又一次的分手坐在墙角喝的醉醺醺的。那一刻,我不知廉耻的高兴起来。莫昕你看见了吧,我是有多邪恶。是的,我在幸灾乐祸。

    午夜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轿车在马路上飞速的行驶着,带起一片细微的却连成片的灰尘。

    路边的霓虹闪烁的眼睛都有些刺痛。我站在路口,暖黄色的路灯一下子让我忘了所谓的方向,没有东西南北,没有前后左右。无助在那一刻袭击了没有任何防备的我

    霎时间,我蹲了下来,然后感觉到自己娘娘腔的样子。还是选择站了起来。

    此刻,我在想我小小的孩子。

    我亲的莫昕,此刻,我在想你。

    我回到家里之后就一直在睡觉,中间听到来打扫和做饭的保姆打开门走进来,然后又走出去的声音。

    我终于在第二天下午三点的时候醒来,头发被我柔得像一个鸡窝,我在家里穿着运动短裤和白色的运动背心。

    我走进浴室里洗澡,水温偏凉却疲惫调试,花洒把水洒到我的脸上,我有些眩晕,于是我干脆蹲在那里,水顺着我的头发流下来。

    沙宣的洗发露快用完了,玫琳凯的沐浴露也只剩下一点了,我该把一切换成新的了。

    我用墨绿色的浴巾擦拭着体从浴室里走出来,打开巨大的衣柜,里面是被保姆或叠的或挂的整整齐齐的衣裤。

    穿一件亮粉色的上面是凌乱的涂鸦的半袖T恤,一条怀旧的窄口牛仔裤,还有一双NIKE的白色板鞋和一顶装饰的时尚的粗毛线帽。我的手腕上是Adidas的黑色运动腕表,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

    我从家里走出去,在门口右转然后停在一家水果铺前面,花两块钱买一个红红的苹果,闻起来有清新的气息。

    这是给你带的,我们好像已经养成了默契,我会每次见面的时候给你带一个苹果,你会给我和比我们更像小孩子的舞蹈老师买冰镇的运动饮料。

    忘了说了,你在中考之前就已经不学NEW JAZZ了,因为你的老师说没什么可以再教你的了。

    我看过你跳的舞,如此的媚,sexy,虽然这些形容词用在你罩杯仅仅限于B的体显得有些不适当,可你的气质却掩盖不了。你开始和我一起学hip-hop和poping,可是你对这种风格的东西却学得很慢,不过渐渐的,你也有你自己独特的风格显现出来。

    能到达舞蹈教室的公车来了,我走上去,闷和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厌恶的皱皱眉头。

    我看到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坐在座位上,而年老的爷爷却在摇摇晃晃的站着。你总是很愤恨的说着这些人,说这些的时候你眼睛亮的惊人。

    你每次坐公车的时候都会给年老的老人或者蹦蹦跳跳的小孩子让座,他们总是夸你,而你却不再说什么。你不乱丢垃圾,讨厌随地吐痰和在公共场合抽烟的人。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保护你,因为你像个小小的孩子,一个还没来得及保护自己就对别人好的孩子。

    汽车到站了,我随着拥挤的人潮走下车,来到舞蹈教室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他先出去一趟,于是我坐在地板上,手机正在放bigbang的歌。其实我也注意过那个外表一般,实力不俗的乐团,当然是在听你说了之后。

    这个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美女。她穿着深蓝色的锥形裤,粉色的不系带的娃娃鞋,上是一件鹅黄色的半袖T恤。她的头发染成了金棕色,她的头发应该是烫了,斜刘海儿的梨花头,发尾自然地向内卷,有一双灵动而明亮的眼睛。

    我看着她波光潋滟的眼,一瞬间感觉熟悉。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就是你。

    于是我装作惊恐的看着你现在的样子,笑着对你说,“不错啊,这么漂亮了。啊,我后悔了。”说完之后便笑倒了,这句话里一半的真心,一半的逗趣。

    即使你不变的话我也能看你的美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你追着我装腔作势的要打我,可是我却看到你眼底的笑意,于是我们就在舞蹈室里跑起来,你追我逐的。最后累了就坐在地上。

    舞蹈老师这个时候走进来,我在心底暗暗觉得他有些煞风景,他转过头对我说:“林兮,你从哪又找的新对象啊?漂亮的,但怎么还带到这来啊。对了,一向不迟到的莫昕怎么还没来呢。”

    我和你看着比我们更像个小孩子的舞蹈老师大笑起来,他挠着头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而我却看到你眼底那丝不易察觉的悲伤消散了。

    “老师,这就是莫昕。”我努力的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眼角眉梢却还都是笑。

    “啊?”舞蹈老师的反应更大,甚至惊叫了一声向后跳去,我和你相视看一看,然后同时耸耸肩膀。

    我们如此的默契,我们是太了解彼此的陌生人。

    耍宝之后,开始正式的上课,老师的舞蹈还是蛮好的。他细心地示范。似乎你在学舞的方面的聪明只限于很女化的NEW JAZZ上,而现在的你对着嘻哈的动作手足无措。

    我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眼,于是走过去教你,你的生涩很可,但对这些动作熟悉了之后你跳的舞步不比任何一个人差,甚至自我风格明显。

    中间休息的时候,你像往常一样去外面买了三瓶运动运料,递给疲惫的坐在地上的我还活蹦乱跳的老师。

    你还是一样的细心,你一直记得剧烈运动过后是不能马上喝水的,于是一直给我们买含糖或盐的运动饮料。你以为不会有人注意的,可是你做的我却记在心里。

    我对你笑笑,在你面前不用掩饰自己的疲倦,也不用顾及自己的形象,直接躺在地板上,而你坐在我旁边看我孩子气的样子。

    你歪着头看我,甚至带着笑容,眼神明亮,可是你的眼睛却没有焦距。我知道你又在发呆了,怪不得你的朋友叫你小呆,你确实有一副呆呆的样子。

    “如果谁做了你的男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我这样想着,然后自己先笑笑,觉得自己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掩饰着慌乱去看她,结果发现你挂着笑容一副比我刚才还傻的样子。

    “干嘛呢?笑成这个样子。”我坐起来捏捏你的鼻子,你的鼻子小小的,凉凉的。可是我偏要装作手上沾满了油的样子往你的衣服上蹭。

    “对了,你去哪个学校了?”你好像想起来什么,突然地这样问道,不熟悉你的人肯定会被弄得措手不及。我都不用猜就知道你这个小迷糊一定这几天在家里睡的昏天暗地。和我一样。

    “跟某个人一样,在三中的统招上。”我装作生气的样子,故意翻了个白眼对着你说道。

    “诶,我又没去看榜,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你一边这样说着,一边讨好的笑着。我觉得你像是一只惹了主人生气,于是撒的请求主人的原谅的宠物。

    “来,过来。陪我照张相。”如此良机,岂能错过。我趁机很大爷的一挥手让你过来,你也配合的很狗腿的赔笑着贴上来,我举起手机,右手很自然的搭在你的肩膀上,“咔嚓”一声便照了下来。

    我看着这样相片,相片上两个人都笑着,举止亲密的像一对正在恋的侣。光看这张相片谁又能想到我们分手了呢。

    你缠着我让我把这张相片给你用蓝牙传过去,我都不用想就知道你一定是要把它发在你的新浪微博上。我一直知道的,新浪微博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不去看它。我们都是在彼此生活之外的人,我怕我会惊动我们之间美好的平衡。

    我把这张照片给你传过去,你却背着躲到一旁不让我看你在写些什么。我也偷偷地把我们刚才的那张照片作为桌面的壁纸。

    我为了掩饰我的举动,去找舞蹈老师耍宝,两个人倒是都能闹得起来。回头的时候看见你学着我刚才的样子躺在地板上,满脸疲惫的样子。

    我看到了,却不忍心打搅你。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