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不清的感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付良生

    回到家里之后我开始强迫自己睡觉,可是无比挫败的发现连睡眠我都控不了。付亚鹏问我今天为什么摆出一副拽的要命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却无法回答。

    从冰箱里拿出酸,坐在电脑前开始吸食。玩一款正在风靡的网络游戏,手机滴滴滴的响着,是杨乐言的短信。

    她问我:“你今天怎么了?自从那个莫昕走了之后就不对劲。”

    原来我自以为的完美演技竟然早就轻易的被旁人看穿。好像每个人都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只是我自欺欺人而已。

    我自嘲的笑笑,想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已经有了杨乐言这个女友,却还想着一个曾经被自己拒绝过的女孩。像是扇自己一个耳光,呢喃“付良生,你TM真不是东西。”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给杨乐言回短信:“没什么,我觉得对不起她的。”

    这样写完之后,我重新躺回在上。白色的雪纺纱窗帘被风吹的漾,让我想起同学毕业聚会上莫昕穿的那条裙子。暴躁的把枕头扔下去,双手□头发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想着那个□。最后只不过看着深蓝色的天幕丧失了所有的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我重新从上站起来。想把电脑关掉,可是QQ上却有头像在跳动。

    是王斌,他问我:“良子,你帮我想想,我该怎么办。我知道小黑的格不好,但真的没想到她今天会这么说话。我是不是应该和莫昕道歉啊,毕竟是我们先忘记她的。”

    我看着这句话喃喃自语,愣在那里,然后笑着将一句话打上去。

    “关我什么事啊?”

    是啊,关我什么事啊?我跟莫昕没有任何交集,这两天的反常只不过是看到一个曾经我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甚至被我拒绝的女孩,现在蜕变的太好了,于是我嫉妒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杨乐言是我的女友,我该一心一意的对她好。

    我反复呢喃着,好像要把自己催眠了一样,好像只要这样说着我就会一直一心一意的对杨乐言好。是的,好像这样心就平息了。

    我就这样在我的喃喃中入眠,反省自己越来越喜怒无常的像个小孩子。不过我现在就是个小孩子,所以喜怒无常应该不算错。

    我在寂静的夜中做梦。似乎我已经好久没有做过梦了。

    我处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叶子都绿的让人心寒。我找不到出路找不到来路,一个人站在原地打转。

    突然,莫昕从一边走来。阳光照在她金棕色的长发和光洁的脸上,一瞬间的美好让我恍惚。我叫她,她停下用一双小孩子般的不谙世事的眼眸看我,然后问我是谁。

    我在那样的目光下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杨乐言在另一边突然出现,她叫嚷着:“付良生,你果然和那个叫莫昕的有鬼。你真TM不是东西。”

    我想解释,可是突然却发现我说不出任何言语,像是被谁扼住喉咙。两个女人像是商量过一样同时转向后走,只剩我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那里。就这样,我被吓醒了。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五点,我从来没有这么早起过。懒懒散散的不想起,把自己窝在柔软被子里,用耳机开始听音乐。Green Day的呐喊几乎要把我所有的梦想轰塌,我在他的音乐中看到自己碎成一片片的记忆。

    尼采说过的:“人没了巨大的痛苦就只剩下卑微的幸福。”

    可是我连卑微的幸福都没有,只剩下满疮口。疮口里满是不甘与寂寞,它们不断叫嚣,我却不予不理。

    当天大亮起来的时候,我听到门砰地一声被关上的时候,我从上起来。我知道大人都走了,我知道付亚鹏还在睡。

    我去浴室里洗澡,水流过年轻而光洁的脸却让我的眼睛感觉干涩。水很,浴室里的雾气很大,我用毛巾擦拭镜子,在其中看到被雾气环绕的我的脸。

    因为连续很多的天的睡眠质量不好,眼睛有些红。

    我拿出很久以前买的都记不清保质期的眼药水滴进去,眼睛刺痛,流出来的液体竟然是白色的。

    原来,我早已病入膏肓。

    匆匆忙忙的吃了口饭便上网继续攻破那款游戏。那款游戏很简单,只是不停的杀人得到经验和金币。

    没有开QQ,怕王斌再问我,他该怎么办。其实,我连自己怎么办都不知道。

    中午的时候付亚鹏起来了,听声音好像中途还撞到了一个凳子。他总是迷迷糊糊的,有些冒失。

    我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他走过来,头发乱的像个鸡窝却浑然不觉。他问我:“今天有没有饭。”

    我拿着杯子指了指微波炉,他便会意的自己饭。

    我们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去对付,习惯了自己去过生活,照顾好自己。

    付亚鹏吃完了饭去房间换衣服,他站在他的房间里和我喊:“付良生,你别玩电脑了。下午还有英语课,你别忘了。”

    我想说我确实忘了,但还是没有说出口,应了一声:“我知道了”,然后去换衣服。

    付亚鹏站在门口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我们。他对司机说:“你要是十五分钟不到这里我就让我爸用下一个人当我的司机,你一定要相信这一点。”

    我在阳光的照下变成枯萎的植物,看着不停喷着毒液像是灭绝师太的付亚鹏。极其肯定的避开他和阳光,站在影下面,手机很安静,没有任何短信和电话。

    十五分钟后,司机大夏天的头冒冷汗的看着付亚鹏和我。那厮不客气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时候,司机正把音乐台的广播打开,突然听到一首老歌。萧敬腾翻唱的《我怀念的》。

    是的,我也在怀念,可是真像古话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英语课枯燥的令人感觉乏味,我在老师标准的伦敦腔下昏昏睡。付亚鹏在我边一直在戳我,我都懒得瞄一眼看他,索趴在桌子上随手画些漫画的小人。

    我不会画画,所以画出来的也只不过是写比例失调的大头娃娃,但自得其乐。

    用手机照下来,然后发到新浪微博上,“这是我画的难看的小人,英语课真无聊。”

    老师在这个时候叫我回答问题,我一边大声的朗读付亚鹏匆匆忙忙的写在纸上的答案一边看着老师无从发泄的一张脸。老师看得出在我这里不会讨好于是就再也不叫我。

    英语课结束的时候已经五点了,司机载我和付亚鹏到一家本寿司店,我在里面看到了亚鹏的父母和我的父母。

    我吃寿司的时候不敢往里面加芥末,记得去年莫昕在学校里吃寿司的时候往里面加芥末,可是却辣的流下眼泪,把所有吃的都吐出来。

    很难堪的样子,我有前车之鉴。

    我自嘲的笑笑,我怎么还是会想起她,我TM才像小黑说的,真是

    手机在裤兜里发出嗡嗡的提示声,把它拿出来。莫昕在一下午发了两条微博,一条是她和她家狗狗,两个人的眼睛都很像,很可的样子,她们在一起吃饭。

    第二条却让我的心沉下来,那是她和一个男生的照片,那个男生长得很熟悉。对了,很像李藤烨去年说过的要剪的一个明星的发型。他很像那个明星,很帅气很可的样子。

    旁边还有莫昕的一句话,“羡慕吧,羡慕我有个像G-Dragon的男友吧。”

    我的心剧烈的抖动,然后归于平静。“付良生,你看见了吧。她所有的话不是要跟你说的,人家有男朋友,你别自作多了。你以为人家就能喜欢你一个吗?”想着,我露出自嘲的笑容,付亚鹏在我旁边凑闹的看着手机。

    “咦?这不是莫昕吗?怎么了?付良生,你难道喜欢她啊?”付亚鹏在一旁笑着问道,我笑了笑想现在的男生也这么三八。

    “你没看见她旁边是她男朋友吗?我刚才偶然看到的。”我努力的让自己绽放一个灿烂的笑容很平静的说着。

    “是吗?没想到她变一下还是漂亮的呢,不比小黑、小白难看。她男朋友也帅的嘛,你看看,比你帅多了。”付亚鹏看着这张照片漫不经心的指着照片上的男声说着,像是和平时一样闹着玩,可是他不知道我此刻心如刀绞。

    我默默的放下手机,开始吃我面前的寿司,突然听到我妈这样说:“良子,我跟你爸商量过了,我们出钱让你去三中借读。这一次要好好的学,知道吗?”我手中的筷子颤抖着,差点没掉在桌子上。耳朵里回放的不过“让你去三中解读”这几个字。原来,我也要去三中了。

    莫昕,你知道吗?我好像遭报应了呢,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在劫难逃。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