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现在和曾经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凌 书名:在劫难逃
    第二天清早被手机的震动惊醒,伸出中指骂了声“**”。手机显示是聂晨的短信。他说今天要去游乐园,并且把杨乐言带上。

    我烦闷的想重新躺在上入睡,翻了几个却不能入眠。看着手机暗骂一声聂晨扰人清梦的本事。走到卫生间里洗脸、刷牙。

    刷牙杯里已经有薄薄的一些黑色的水垢,用清洁剂把它刷了一遍。抬头看镜子的时候发现一张呆滞的脸,扯出一个已经习惯的笑容,走到房间里换衣服。

    我穿一件白色的半袖T恤,灰色的七分束口裤。走到餐厅里,是已经凉了的煎蛋和面包。用烤面包机重新烤了六片全麦面包,从冰箱里拿出黑加仑的果酱、酪,金枪鱼罐头和黄瓜、番茄。最后把两杯牛摆在桌上。

    把正在睡觉的付亚鹏叫醒,他在上挥手准备把我这个扰他清梦的人打翻。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最终他还是和我一起坐在餐桌上。

    我给杨乐言打电话。听起来她也是刚起,她用懒懒的声音和我说话。

    “你今天有事吗?”我听见自己太平静的声音,也听到付亚鹏这小子窃笑的声音。我一个眼刀飞过去,他想噤声却还是憋笑憋得内伤。

    “没事,怎么了?”听筒那边传来电视嘈杂的声音,听起来她刚刚打开电视,微微皱皱眉,她好像并不把我当回事。

    “一起去游乐园吧。”我边说着边把酪和金枪鱼罐头涂在面包上,然后不屑的看着对面的付亚鹏很女气的一直往面包上涂甜的腻人的果酱。

    “好啊。”手机那边是她轻快的应的声音。于是我告诉她我会接她,便挂断了电话。

    付亚鹏一直笑着,而且在看到我看他的时候还装过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索把他一起打包带走。他边走还边嘟囔:“你们约会没事拽我当人形电灯泡干嘛。”

    我们在约好的地方等着杨乐言的到来。她迟到了十五分钟却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她穿得很漂亮,化很浓的妆,在看到我边有其他人的时候明显拉长了脸。

    聂晨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在游乐园旁边的快餐店里等我。我明显的听到那个“我们”,于是我问他,“你的边还有哪个美女啊?”

    他大大咧咧的跟我说:“莫昕在我边。”

    我挂断了电话,笑了笑,却没注意到笑容里略带些的自嘲的意味。

    我们到快餐店的时候,看到她拿着手机拍各种各样的事物,表天真的像个小孩子。

    她穿的很方便,很清爽,化浅浅的淡妆,看起来只涂了睫毛膏。戴一顶帽子,帽子下是略显圆润的脸和两绺长长的头发,帽子后面伸出来一个小小的马尾,看见我们来的时候对我们笑笑。笑的时候眼睛眯起来像一只猫,很可的样子。

    莫昕和聂晨手里一人一个甜筒。一个是草莓的,另一个是巧克力的,两个人看起来般配的像是一对侣。

    可是我却看到莫昕注视杨乐言时眼底的苦涩,所以请许我自恋地想一想,想着,她还是喜欢我的。

    杨乐言在我边小声的问:“聂晨不是和小白在一起吗?怎么就这样蹦出来个这样的**当小三。”

    我温和的只能说:“聂晨和小白应该还没分。而且这个人你见过的,是我们班的莫昕啊。”

    她努力的回忆着。但可惜,她似乎不记得曾经那个没有任何特点的女孩。于是我只能提醒她,是那个拉拉队的时候和小黑、小白一起编舞的人。

    她这才“哦”了一声,应该是想起来了。而那个声音像是确定,又像是不敢确定。

    过了一会,王斌和小黑、小白陆陆续续的来到。他们一来,站的姿态就自然而然的分开了,小白神坦然的站到聂晨的边,小黑和王斌站在一起。

    好像莫昕只能笑着却带着些落寞的和付亚鹏聊天,我努力不让自己回头看她,和其他人一起走向鬼屋。

    在鬼屋前小黑和莫昕都纷纷表示自己不怕这些东西,可是进去了之后却明显的有些恐惧。王斌自然的站在小黑的旁边,而她却只能带些孤独和胆怯的站在付亚鹏的后。

    我有一瞬间想走过去,可是杨乐言的手却紧紧的缠在我的胳膊上。我暗骂自己的不清醒,我的女朋友在这里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关心莫昕这个一学期里跟我说话都不到五句的同学。

    于是我让自己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而不再看她,却在走出鬼屋之后才和所有人发现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丢掉了一个人。

    似乎哪个人都没在意她,她只能自己一个人行走着,即使她还有些恐惧的。

    我在这个时候,心有些为那个人痛了。

    我看着王斌和聂晨在为莫昕着急,觉得如此自然。因为王斌和她是朋友,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学校彼此鲜有交流,可是还就是很自然的成为了朋友。

    过了一会而,她终于从出口那里走了出来。可令人惊奇,她的边有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说帅还不是特别帅,但是却有一种特别的美感,会让男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出来,穿着登对的像是侣装。可是我却清楚地看到莫昕的头发散开了,帽子是她进去之前就挂到裤子上的,可是她的胳膊上却有一道血痕。是的,很显眼还在流血。

    可是却好像谁都不知晓,就那样旁若无人的走了出来。

    小黑看到莫昕和一个男人走出来,终于还是把从昨天就有的那种微妙的气氛发扬光大。走过去朝着莫昕冷嘲讽道:“看我说的吧。这个**才不会有事呢,没看还拐了个男的吗。”

    我看到了王斌面无表的脸开始变得焦急。我也不知道原本本都不错的女生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这样,变得太尖利,太咄咄人,让人感觉失望。

    像是坏掉的苹果,表皮艳丽,内心腐坏。

    那个男人在莫昕的边皱皱眉头。看起来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发出声响。我一瞬间对他产生了类似鄙视的心理,连站在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可是看了看自己,忽然就觉得其实我更加像个废物。

    我们这一帮人就看着莫昕旁若无人的跟那个男人交换号码,然后与之告别,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小黑扭曲的脸。

    “我觉得,你们都一对一对的我在这当灯泡也不好,我先回去了。”莫昕从出来之后就一直把小黑说的话当成空气,此刻她看着我们也有告别的意思。

    我知道她肯定会四处看看,因为每一次都是这样。每当她犹豫,迷茫,就会习惯的依赖某种事物或者注视某个人。我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她的注视下装作很有兴致的和付亚鹏说话,手还搭在杨乐言的腰上。故作的若无其事的表,觉得自己越来越会演戏。

    “哎呦呦,早知道干嘛还要来啊。你个□不就是靠男人嘛,这没你能靠的你就准备走了是不是?”小黑的话很难听,甚至王斌和聂晨都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头。可是我却还是什么都不管,只是专心的看着杨乐言和我说话,但事实上我连她此刻在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对了,莫昕,你没事吧。”王斌的表明显是想为小黑刚才的话找个借口缓和气氛,可是我却不可抑制的一直看着莫昕手臂上的伤口。我开始发觉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它总是该死的朝莫昕看去。

    我自嘲的笑了笑,对自己说:“付良生,你现在后悔了吧。可是,你有什么资格呢?”

    “苏艺欣,你去上点药吧。”我终于还是和莫昕说话了,因为思维的混乱我竟然不小心的提起了那个被当成忌的名字。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她改名的时候在新浪上的微博写着:“如果改了姓和名字就可以抹杀掉罪恶在我血液里流动的痕迹,那么我做到了。”我太清楚的知道这个名字对于她来说的忌,可是我却那么轻而易举说出来了。

    我多想让你相信,我只是在想着这个名字,就像想着时间能回到从前,我能把那些拒绝的话塞回肚子里一样。

    可是我的嘴只是开开合合却说不出任何话语,足像一只脱了水的鱼,我感觉到自己的懦弱。

    我知道莫昕的伤心,而我就将她的想隐藏的上吧就这样若无其事的揭了开来。

    “我说了,我TM不叫这名字。你神经啊。”她终于还是爆发了出来,对着我发火。我终于看到了平时的莫昕,那个让我没有任何兴趣的莫昕。而不是像这两天一样的,安静的温婉的让我害怕,让我恍惚,让我不由自主的朝她看去的莫昕。

    “你傻B啊你,你原先不叫这个名字吗?你个□跟付良生发个什么火啊。”小黑在一旁指着她大骂,我以为她会像从前一样妥协的。是的,像个欺软怕硬的墙头草一样妥协的,杨乐言在我边抱着双肩明显的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她显然也对莫昕骂我的谩骂感到生气。

    可是莫昕却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转走。小黑显然没想到莫昕会反抗,于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而她更是不费力气的挣脱开来。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想冲上去,冲上去带莫昕逃离这里,可是我的手还被杨乐言握着。

    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看着她发亮的眼睛,看着她倔强的神

    我注意到她的手抬起来,却半路放下。原本那一巴掌是想朝小黑的脸上扇去的吧,可是她抬起了手却看到王斌那副紧张的神而放下。

    我只能想,她还真是像个小孩子,那么容易心软。却不懂那时她同病相怜的心理。

    她就这样转走了,不欢而散。小黑站在原地咒骂着莫昕,小白也是这样。

    而王斌和聂晨站在原地蹙眉。王斌想护着莫昕,可是他却无法对他一直喜欢的小黑说什么。而聂晨生气的方式更是显而易见,他完全的对这两个女生沉默,用这种过激的行为来表现自己的不满。可偏偏表面上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盈盈的样子。

    而我呢?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是继续的跟杨乐言赔笑,陪她去玩。

    就这样,一直到了华灯初上。我和付亚鹏把杨乐言送到她家楼下,然后转离开。

    我们走在路上,我的手机叮铃铃的响。手机上显示着莫昕更新微博的提示,她在上面写着。“为什么要伤害我?为什么要提起那个名字?谁都可以说,只有你不可以,因为……我喜欢你。”

    心因为这条微博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原来莫昕真的还喜欢我,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而已。

    而我现在应该站在什么位置呢?我应该以什么样的份?事实告诉我,过了这个夏天,我们将会没有任何交集。连想挽回或者在一起的机会都没有。

    我抬起头看到暖黄色的路灯,突然忘了原来的方向。我站在路灯下怅然若失。直到付亚鹏回头叫我,我看着他有一瞬间软弱的差点流下泪来。

    他对我说:“愣着干什么,快点回家。”

    是的,快点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在劫难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