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意想不到B【捉虫】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亲【包养乃吧,亲吻乃吧!】

    ╮(╯3╰)╭

    
  “来,诗画意…”

    傅来走在前面的子一晃,脚步停了下来。他是不是听错了?竟然在随缘庙听见高冶儿在喊自己?她没有离开天京吗?

    “诗画意,我是不是听错了?竟然听见冶儿的声音。”傅来微微侧头问着后的两人。

    诗画意两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回道:“公子没有听错,我们也听到了。”

    “那真的是冶儿的声音?!”傅来激动得不敢置信,声音微微颤抖。虽然知道傅来背对着他们看不见他们的动作,两人仍不由自主的点头。当后再一次传来朝思慕想的人的声音后,傅来再也忍不住的转过,目光迫切的寻着声音望去。

    高冶儿离开傅府已经有半个多月,这期间她就像消失一样,杳无音信,让他心里突然生出一股错觉,好像他并没有救过并认识一个叫高冶儿的女子,那样的一个人只是他为了不进皇宫而杜撰出来的幻象。可当看见高冶儿再度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时,他才明白那是他自己在可怜的自我安慰。

    压抑许久的感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让他差点忍不住跑上前去紧紧的抱住她,告诉她他的思念,告诉她他的恋。告诉她……可他只是慢慢的走到高冶儿的面前,温润如玉的脸上扬起欣喜的笑,“冶儿…”圆润的声音轻柔得就像柳枝在风里发出的沙沙声,里面含着道不尽的思念和缠绵。

    高冶儿迟钝的没有察觉到傅来倾慕的心,对傅来激动的样子她以为是因为久别重逢,意外遇见的关系,遂高兴的说道:“原来真的是你,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说着眼睛看向走到傅来后,默不作声的诗画意两人,朝他们露出大大的一笑,算是打个招呼。

    诗画意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回应,态度生疏而陌生:“高姑娘。”

    高冶儿愣住,对于他们冷淡的态度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更多的是怅然若失,让她无法适从,她怎么也想不通两人怎么对她这般的冷淡陌生,甚至是有点讨厌她,好像不想看见她似的。心在那一瞬间沉了下来,似乎被一块石头压着。她再次看向两人,目光扫过傅来时微微一顿,片刻,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一脸愧疚的对傅来说道:“来,对不起,因为这段时间太忙了,我都忘记和你们联系了。”

    傅来责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心里明白两人会这样对高冶儿皆是因为他的缘故,遂也不忍出口责怪,冲着高冶儿温柔一笑,善解人意的说道,“没什么,我知道冶儿你有自己的事要忙,相信等你忙完了一定会来看我,嗯,我们的。”

    傅来的善解人意让高冶儿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着这笑得灿若花的男子,心里对于自己忘了和他联系而愧疚懊恼万分。她怎么可以忘了傅来这个第一次对她伸出援助之手的朋友?!难怪诗画意会讨厌她,对她这么冷淡,如果是她估计都不想理会了。他们现在会和她站在这里估计是因为傅来的缘故吧。

    她苦笑,对着诗画意真诚的说道:“诗、画意,对不起。”

    诗画意双双一愣,想不到高冶儿竟然会跟为下人的他们道歉,这是他们从未遇到过的事,当下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反应。

    高冶儿见他们不说话,以为他们还在生气不想理自己,心里不由失望万分。

    “高姑娘严重了,您这声道歉我们接受不起。”一句话说完,画意不由懊恼的低头咬唇。他明明不是想要这么说的,怎么话出口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了。

    气氛在画意的话中凝固了下来,顷刻,诗干咳一声,出声打破了眼前的僵局,并为画意做了解释:“高姑娘莫怪,画意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您这声道歉让我们实在很吃惊。我们…还从没有得到过别人的道歉。”即使不是他们的错也没有过,所以对于高冶儿这声真诚的道歉,他们的心里受到了很大的震撼,这样的感觉就像被人在乎着,平等对待着,而不是以看一个卑的下人的目光那样去看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也有了地位,也能得到肯定和重视。

    “诗、画意…”高冶儿复杂的看着他们,心里为他们生活在这个奴隶社会而感到莫名的心酸。

    “以后我不会这样了。”高冶儿认真的保证道。

    两人相视片刻,画意缓缓开口,语气比先前友善了许多:“其实我们并没有生高姑娘的气,只是替公子感到不值。高姑娘您不知道,我们公子……”画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来一声急喝打断:“画意,不许瞎说。”

    从没见过傅来这声色俱厉的样子,更没有见他如此着急过,画意委屈的低下头,噤若寒蝉,心里一阵忐忑不安,他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来,怎么了?”高冶儿奇怪的看着傅来

    傅来面色一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自然的说道:“没什么,冶儿你不要见怪,画意就是比较多嘴。”

    高冶儿哦了一声,识相的不在问。诗看了神色委屈的画意一眼,暗自摇头叹息,诶。为何事到了这地步他们公子还是不让高姑娘知道他的心意?难道他忘记自己为了能和高姑娘再次相遇,甚至是成就金玉良缘而隔三差五的跑来随缘面虔诚祈求?

    “对了,冶儿的事忙好了吗?”傅来突然想到了她离开的原因,连忙关心的问。

    呃…高冶儿一时想不起来傅来所说的事是指什么,绞尽脑汁后才恍然想起自己要离开傅府时对他们撒下的谎,一阵干笑出声,“差不多了…”

    敏锐的捕捉到高冶儿心虚的神色,诗七巧玲珑的心一转,当下试探的说道,“高姑娘说的那件事是骗我们家公子的吧。”

    …高冶儿的笑容当场凝滞在嘴角。

    “冶儿,是这样吗…”傅来不相信的看着高冶儿,眼里闪过受伤的神色。原来她为了能离开傅府而撒谎骗自己。这个念头一出现,他的心隐隐作痛,连简单的呼吸都觉得困难。

    高冶儿看了他们一眼,咬咬牙正想反驳,却被诗的下一句话给憋了回去。

    “高姑娘如果继续撒谎骗我们公子的话,那是不把我们公子当朋友了。”

    高冶儿为难的皱眉,沉思片刻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她也已经开始走出困境了,那么这件事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这么一想也就不在犹豫,一五一十的向他们全盘托出。

    听了高冶儿的事后,傅来的心又惊又喜,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其实只要高冶儿向他讲出来,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伸手帮助她。可是她没有,反而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天京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这样年轻有为的女子若是让母亲知道了,她一定不会阻拦自己的选择。因为她向来欣赏有能力的女子。

    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心里对高冶儿的恋又多了几分。

    “高姑娘真是让人佩服。”良久,诗只能这么说道,而画意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此刻崇拜的心,只是用敬佩的目光看着高冶儿,心里感叹连连,没想到高冶儿就是天京人人赞不绝口,名气远扬的“千色坊”的老板。

    高冶儿不好意思的一笑,带着傻气。

    “不过…高姑娘真的很笨!怎么会相信那个温记伙计的话,当真赔他们三百五十两。”画意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生气。

    高冶儿窘迫得红了脸,“那个…我对这个钱的概念不是很深。”若不是如此,她怎么会被骗去,可是现在知道也来不及了,她只能把这次惨痛的事当作是一个教训。她会…刻骨铭心的!

    狻猊看着高冶儿痛心疾首的样子,心里无声的骂道,“笨女人!”这段时间的相处,它虽然摸不清高冶儿十分的脾,却也看透了七分。高冶儿,她是一位聪明而又笨的女人。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又笨得很容易上当受骗。她可以笑得灿烂如花,背后却隐藏着别人无法看见的伤痛。就像昨晚她说起那个世界,眼里深沉的伤痛让它不敢去看,不敢去深想,更不敢去问。

    它的眼沉沉的,好似夜色笼罩。什么时候它竟变了这么多?胆小!害怕!犹豫!还有患得患失!而这一切的绪都是眼前这出现得莫名其妙的女子所给的。

    心中突然有点担心,狻猊静静的看了她一会,低下头,高冶儿,高冶儿,你答应过的事可不许食言。

    “概念?”他们不解。

    高冶儿头痛的皱眉,想着该怎么解释他们才可以理解得快点,良久,缓缓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就是说我对银子的算法、数目的多少不是很清楚。”

    他们的嘴角不自然的抽搐。

    顷刻,“那现在呢?清楚了吗?”傅来问,他担心高冶儿再一次的“失误。”

    “…清楚了。”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不知道的比知道的幸福,起码在不知道的况下她就不会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诶!三人为高冶儿齐齐的叹了一口气。

    庄生随着月华夜在寺庙走着,眼睛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女人,特别是她们的眼睛,更是紧盯着不放,就怕错过了什么。可一番看下来,他失望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女人的眼睛和画像里的人有一点点的贴近。不是畏畏缩缩就是毫无神采。

    他面色焦急,感觉自己的一颗心都快烧起来了。

    路过大外的香炉旁站着几个人正说着什么,其中还有一位衣着怪异的女人。他看得出神,一个不注意,撞到了前面停下脚步的月华夜。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皇子恕罪,皇子恕罪。”庄生几乎是反的,诚惶诚恐的趴在地上磕头求饶。

    月华夜侧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庄生,眼尾高高的挑起,傲气流露:“你放心,这条小命我会留着过几天再取。”

    听了他的话,庄生的动作不觉停了下来,求饶的话一下子哽在喉咙,再也说不出。上天啊,快点让那个女人出现吧!他在心里嘶喊着。

    高冶儿听到后传来的动静,奇怪的转头望去,当看见前面那一幕时,心里只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特别是眼前那位穿玄红色衣衫的男子…玄红色衣衫?

    她惊讶的瞪大眼,愕然的发出一声惊呼,“你—”那个在她还是灵魂状态,能够看得见她的男子。

    狻猊抬头顺着高冶儿的目光看去,刚好前面那位穿着玄红色衣衫的男子也向这边望来。他起初只是一愣,后来突然面色大变,丢下跪在脚边的男子,大步流星的,不,几乎是用小跑的朝这边走来,样子说不出的激动,似乎寻找了许久的宝贝突然出现一般。

    狻猊看看高冶儿在看看他,心里突然暴躁不安,抓狂的感觉骤然出现。这个笨女人!怎么这么会惹事!!!

    月华夜紧紧的盯着前面那个衣着怪异的女子,脚步不停,虽然她换了一衣服,样子他也不大记得,但是那双眼睛却鲜活深刻的活在他的心里,致使他一看见她就认定她就是那天那个女子,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眉心那个类似胎记的东西。在那天他清楚的看见她的眉心突然发出一道银色的光,然后她就从他的眼前消失。

    暗处里,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月华夜的一举一动,垂放在侧的手握着一把森冷的弓箭,蓄势待发。

    “冶儿,他是谁?”傅来皱眉看着快走到他们面前的男子问道。

    高冶儿想了一下那天的景,记得当时跪在他边的男子喊他…面色骤然变得难看,高冶儿有气无力的说道:“好像是…皇子。”

    皇子?!他们的心里大大的吃了一惊,脸上的表僵硬得就像一座雕像。

    “真的是你!”月华夜走到高冶儿的面前,狂喜的说道。心里仍是不敢置信,没想到真的能在随缘庙遇见她。

    高冶儿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何会如此的高兴,甚至可以说是兴奋?他难道不怕她吗?她可是“【赤】”的从他的面前消失呢。

    “皇子,皇子…”庄生从后面飞跑过来,见几人依旧傻站着不行礼,赶紧出声斥喝:“看见皇子你们还不行礼,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被庄生这么一喝,他们马上回过神朝月华夜行礼:“草民【小人】见过皇子,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高冶儿傻傻的站着,手足无措。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她对于这个世界的礼仪是一窍不通,更别说是行跪拜之礼这类的事了。

    见高冶儿傻站着,庄生又是生气的一喝:“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见了皇子…”

    “庄生,闭嘴!”一声沉的不悦的厉喝从月华夜的口中飘出,庄生害怕得低下头,不在说话,偶尔抬眼偷偷的关注着月华夜的一举一动。

    “你叫什么名字?”月华夜紧紧的盯着她问。

    高冶儿还来不及回答,耳朵敏锐的捕捉到后突然传来的一道凌厉破空声,她转过头去,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支箭,正以着闪电般的速度朝她的方向飞来,还来不及想这是怎么一回事。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旁的月华夜,突然想起电视剧上还有书上写的皇室为争夺权势经常会上演的…刺杀!

    是要杀他?!皇子月华夜!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