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晴天霹雳【捉虫】

    天空下着倾盆大雨,气势如虹,从高处俯瞰而下,整个世界似乎变成一片汪洋大海。豆大的雨滴打在透明的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一下下的,沉沉的打在他的心上,直让他心神不宁,魂不守舍。

    他咬咬牙,起到厨房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再度坐回沙发看起手中的文件,然而不过一会儿,他又一脸挫败的放下文件,烦躁的叹了一口气,他不由自主的走到窗边,透过被雨水淋湿的玻璃,他看到尤佩心簌簌发抖的站在深秋的雨中,被雨水打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上,显出她曼妙的材。他的眉峰微微蹙起,他从不相信世上有借尸还魂这种诡异的事存在,所以在听见尤佩心说她是高冶儿的时候,心里只有满腔的怒火。她以为她说她是高冶儿他就会接受她了吗?她以为他是三岁小孩,三言两语就可以唬过去吗?所以在后来送她回家后,他开始对她避而不见,甚至公司派他去“光华”洽谈业务,他也是找个委婉的理由推托。可是她现在竟然跑到他的楼下等候,连雨伞也不撑一把,还一副不等到人她不离开的气势。

    她到底想做什么!!!他的手握了握,片刻,咬牙转下楼。

    尤佩心打着寒颤,沉默的跟着他来到屋里,在他准备起去房间拿一衣服给她换上时,突然颤抖的说道:“不、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不等他反应,已经熟门熟路的走到房间,神态自若的从衣柜底下的左侧抽屉拿出粉色睡衣到浴室换上,再从衣柜的右侧抽屉拿出电风吹径自吹起湿漉漉的头发,这一切她做得很自然,自然得她仿佛在这里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样。

    祁祥震惊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面上早已失了血色,嘴唇抖了很久,终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和高冶儿生活了那么多年,她的生活习惯他是最清楚不过。高冶儿在生活上是个怕麻烦的人,她喜欢把她喜欢的粉色睡衣独自放在抽屉里,说这样拿出来比较快,其实还是觉得和其他衣服放在一起要拿出来比较麻烦。她吹头发的时候喜欢侧着脸,一边用手拨弄着,小指会习惯的微微翘起。这样的生活习惯如果不是本人或者是长时间生活在一起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何况是一个陌生人。而现在这一切竟然发生在尤佩心的上!

    他内心波涛汹涌,复杂万分,她真的是小冶吗?她真的回来了吗?这世界上真的有借尸还魂的事存在?他…该相信吗?

    吹干头发后,尤佩心慢慢的仿佛脚下有千斤重般的走到祁祥的面前,眼眶泛红,声音微微哽咽:“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不是因为我换了一个样子,所以你认不出来了?”

    祈祥的嘴唇动了动,看着她的目光紧迫人,似乎想从上面看出什么蛛丝马迹般。

    她仿若没有觉察到一般自然的面对他的目光,笑着扬开脸,一滴晶莹的泪同时落下:“那现在呢?现在相信我吗?你这个朽木……”

    仿佛晴天打起响雷,轰的在他的脑海炸开,他激动得斯文的脸微微扭曲变形,声音更是颤抖得不成音,“你、你说什么?”

    她静静的看着他,嘴角有丝调皮的笑意划过:“我说你是朽木,朽木不可雕也!”

    记忆像被人撕开了一角,他想起了两人第一次吵架的原因。

    高冶儿偶尔会抱怨他不够浪漫体贴。人节那天,男朋友大多会送女朋友玫瑰花和巧克力,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可他觉得以其买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的东西,还不如让她直接去挑去买,所以他当时就直接把银行卡工资卡交给她,说你喜欢什么就直接去买吧。为此高冶儿和他冷战了整整半个月,后来在他诚恳的道歉外加解释下她才消了气。她说,“我喜欢的不是玫瑰花和巧克力,我喜欢的是你在乎我,心里有我的存在。你这个朽木,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于是,顺理成章的,朽木就成了高冶儿对他的专属昵称,而这个昵称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而已。

    祁祥不在犹豫,一个箭步走上前,仿佛怕她会消失一般,紧紧的死死的把她抱在怀里,口中一直叫着她的名字:“小冶,小冶,小冶……”声声深的低喃透着刻骨铭心的感,惹得她的眼眶再次泛红,眼泪湿了脸颊,她慢慢的伸出手回抱他,心里的痛楚让她恨不得把心剜掉,痛得她只能低低的叫着那个让她觉得心痛的男人的名字,“祁祥……”

    窗外的雨依旧下个不停,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屋里开着温暖的灯,吃过晚饭后,两人来到沙发上坐下。

    绪慢慢平静下来后,祁祥突然想起那天在碧海蓝天的事,那时听她说美人鱼的感觉他就觉得有点奇怪,没想到……“小冶,你一直在她的上吗?”他疑惑的问。

    “嗯,因为她还有自己的意识,所以在她的上不能待得太长,可我又无法对你明说我的份,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她低下头,忧伤的看着紧紧相握在一起的手。

    祁祥的呼吸一窒,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坚定的说道:“小冶,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办法让你留下来,你不要担心也不要放弃,知道吗?”

    尤佩心的子轻轻的一动,半晌,仰头对他一笑,“好!”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