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女儿国女儿国的皇

    在岛屿过去的千里外,有个国家叫女儿国,女儿国国土不大,女子却多如天上的繁星,是丈夫国的邻国。话说两国虽然相隔千里,然而民族风却是天差地别。女儿国是一个男尊社会,那里以男人为尊,男人可以妻妾成群,在外寻欢作乐,女人却要在家相夫教子,严格恪守妇道,谨遵三从四德,可以说在女儿国里女人简直没什么地位。可即使如此,也没有一个女人想要去丈夫国生活,一个是因为两国之间隔着一个海洋,去那边落户的人大都是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还有一个是因为自小被灌输以男人为尊的这个思想让她们觉得没什么,心里反而觉得很正常,本该如此。

    气势恢宏的宫里隐隐约约飘着女子欢愉的呻吟声,偶尔还伴有男子粗重的喘息声,久在深宫生活的宫人们大气都不敢出的低头站在一边,脸上的线条因为太过紧绷而让人变得面无表,只有一两个年纪小的宫女因为初次经历这种活色生香的场面而面红耳赤,似乎在下一刻会生生的滴出血一般。宫里,令人害羞的呻吟声、喘息声依旧断断续续的响着,盛夏的风带着燥的气息吹起垂落在地的白色纱幔,千年檀木做成的雕花大隐约可见一对男女正卖力的表演着活宫,内充斥着浓浓的男欢女的【】靡气息。

    “嗯哦……皇、皇上,好、好快……”被男人压在下的女人面色潮红,一脸迷乱,赤[]的躯香汗淋漓,吐出的话断断续续的,偶尔还伴着愉快的吟哦。

    孟北上撑着布满微汗的精壮子,[]火盈眶,不语的继续对着下的女人最后用力的动了几下,将灼的种子深深的种入她的花心里,然后利落的翻离开,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宫人连忙走上前,面不改色的为他擦净因为欢而残留着【精】液的体,然后熟练而利落的为他穿好明黄龙袍。

    “皇上要走了吗?”女人软软的撑起子,拉起上那张光滑如水的丝被盖住欢过的子,】熏染过的翦水秋瞳波光粼粼,一双水蒙蒙的大眼更显得楚楚动人,被她这么含羞带怯的看着,如果是定力不好的男子估计早已毫不犹豫的又扑了上去。可是孟北上只是冷淡的瞥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转离开,拔的背影没有一丝的留恋,分外的决绝。

    “皇上……”后传来女人软软的喊声,孟北上不为所动的坐进外面早已备好的软榻,右手懒懒的撑着下巴,子斜斜的倚在背后的枕头上,柔俊美的脸上一片高深莫测,看不出任何的绪,就连说出的话也冷若冰霜,让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小德子,去二皇女的景华。”

    “是,皇上。”穿着太监服的小德子低头恭敬的道,然后示意抬着软榻的宫人赶紧掉头转了一个方向,平稳的朝二皇女的宫浩浩而去。一路上,软榻所经之处总能听见接二连三的跪拜声,宫人们又敬又怕的跪在地上,头紧紧的贴在地上不留一丝缝隙。当今皇上孟北上虽然治国有方,带领女儿国的百姓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然而因为他冷,做事高深莫测,惩治犯人的手段更是狠厉毒辣,致使有所听闻的人对他是又敬又怕,在他面前说话做事更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惹得他龙颜大怒,那么下场就不是一个人头落地就可以了结,而是生不如死。

    孟北上看着跪成一条长龙似的宫人,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那笑容里带着傲视天下的野心。他孟北上虽然是女儿国的皇上,然而对于有满腹雄才伟略,野心勃勃的他来说,女儿国的皇上并不能满足他,他要的是将这个天下收进掌心,站在最高点。只是……想到这里他的面色一顿,霾笼罩,前天他从隐士的口中得知丈夫国的皇子月华夜正在四处寻找一位女子,虽然他不知道月华夜为何要这么做,他这么做又有什么用意,但是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他计策已久的计划,即使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景华里,上【】白色晚香玉罗软纱,下【】桃红色拖地烟笼纱裙的二皇女孟叶青静静的坐在桌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书籍,一旁的宫女手持羽扇,一下又一下的扇着,为她带来徐徐的凉风,整个宫里除了扇子划空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皇上驾到!”一声尖尖的,似乎是捏着嗓门用力喊出来的声音蓦然响起,给安静的景华带来不小的动,孟叶青连忙放下手中的书籍,带着一干宫女来到门口跪拜迎接。

    一看见停在门口的那顶华丽软榻,孟叶青连忙带领后一干宫人福行礼:“小青见过皇兄。”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孟北上慢条斯理的下了软榻,走到孟叶青的边将她扶起,同时对着跪在地上的宫人说道:“平吧。”

    “谢皇上!”得到孟北上的命令,宫人们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低头站到一边。

    孟叶青在孟北上的扶持下站好子,秀丽的脸上笑得婉约,温柔似水的问道:“皇兄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小青?”

    “朕来看看你住得还习惯吗。”孟北上淡笑道,转走进内,在他踏进内的一瞬间,他唇角的笑容刹那一收,幽深的眸子闪着点点幽光,一抹异样从眼中一闪而过。

    孟叶青一愣,随即回过神跟在他后答道:“小青觉得很好,谢谢皇兄关心。”她原本是住在一处偏僻安静的宫,后来因为即将远嫁丈夫国的关系,孟北上便派人将她安排到这处豪华的宫居住。

    “那就好。”孟北上坐到椅子上,喝了一口宫女送上的茶后放下,对着站在边的孟叶青说道:“坐吧,朕还有事和你说。”

    孟叶青犹豫了一会,不自然的坐下。“皇兄有什么事想和小青说?”

    孟北上深深的看着她,缓缓的开口道:“朕打算过几天书信一封去丈夫国,将你要提前去丈夫国的事和女皇月光光说一下。”

    听到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孟叶青一个措手不及,失态的站起来惊呼道:“皇兄,您说什么?”她不会是听错了吧?

    似乎了解孟叶青的心中所想,孟北上在孟叶青的注视下不疾不徐的再次重复道:“朕打算过几天书信一封去丈夫国,将你要提前去丈夫国的事和女皇月光光说一下,让她心里也好有个底。”这话他说得一脸的风轻云淡,而一旁的孟叶青早已在他的话中刷白了脸。

    “为什么?”她强忍着心中翻涌的震惊,颤抖着声音问。

    “小青,朕也是为了你好!”孟北上的剑眉一皱,似乎没想到孟叶青会这么问。

    “为了我好?”孟叶青苦涩的喃喃道,心隐隐作痛。如果真的是为了她好,为何连问也不问的就决定将她远嫁异国?难道就因为她低的出吗?

    “没错!”孟北上的眸子一暗,沉沉的道:“朕前后想了很久,你和丈夫国的皇子月华夜互不相识,根本没有感可言,为了怕你嫁去会受委屈,朕决定提前送你去丈夫国和皇子培养感。”

    “真的是这样吗?”她虽然是一介女流,没有皇兄的治国雄略,但是对于皇兄孟北上这个人她多少还是知道的,皇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原因。

    “你难道怀疑皇兄?”孟北上的口气登时不悦。

    “小青不敢,小青只是高兴皇兄竟然能为我想得这么周到。”她低着头说道,隐去眼里的泪光。

    “嗯,那就这样吧,这几天你好好准备准备,我会派人送你过去。”孟北上边说边站起

    “是,小青知道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朕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了。”看她温顺的样子,孟北上满意的点点头,转走了出去。

    等孟北上的软榻远去,看不见影的时候,孟叶青强撑的子突然软了下去,幸好边的贴宫女小喜眼明手快的扶住她,才没有使她摔倒在地。

    “二皇女,您没事吧?”小喜扶住她,担忧的问。

    好半晌,孟叶青才慢慢的摇头,失神的样子就像没了灵魂的木偶,声音幽幽的带着哀伤飘在景华,“小喜,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话说完,强忍的悲伤化作一声轻微的啜泣飘出喉咙。

    听到孟叶青不甘的质问,看着她悲伤的样子,小喜言又止,眼里又急又疼,憋了许久方才愤愤的说道:“如果二皇女后有人保护就好了。”女儿国的皇室子丁稀薄,只有一男三女。一男乃当今皇上孟北上,三女分别是大皇女孟叶兰,二皇女孟叶青,三皇女孟叶红。大皇女孟叶兰和当今皇上孟北上皆为现在的太后所出,因此份上比其他两人来得高贵,跋扈的格更是让人谈之色变。二皇女孟叶青温柔婉约,柔似水,很得宫人的喜欢,可惜她出生在一位份低下的奴婢上。三皇女孟叶红则为先皇最宠的妃子所出,几于屋及乌之心,他对这个幺女是疼入心扉,后来驾崩之际曾亲口下过圣旨,三皇女的终大事可自行做主。后来到了丈夫国皇子的婚龄之际,因为低的出,二皇女孟叶青将遵照祖先留下的懿旨,远嫁丈夫国。

    听了小喜的话,孟叶青的心一紧,讽刺的苦笑出声,一脸认命。是啊,谁让她没有人保护呢,谁让她有个低的出呢。

重要声明:小说《凉生一梦(丈夫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